第三十七章 谢恩

    夕颜将那女子带上了马车,细细看去,一双眼睛哭的有些红肿,柔柔弱弱的样子反而更加激起了旁人的保护

    一素服,看来该是为父守孝的,夕颜收回大量的目光问道:“你叫什么?”

    “回王妃,小女子叫左安乐,家住在城北的一个村子上,因着爹爹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小女子也有幸识得几个字。”

    夕颜点头,朝车外望了一眼,她知道卫十三定是会查好一切的。

    马车一路前行,没再遇到什么事故,到了王府门口,后院里的一众女眷都出来迎接了,不管是真心假意,面子工程总是做的出色的。

    王落雪笑的一脸温柔得体,亲的拉着夕颜的手,说道:“妹妹走的这些子可是瘦了不少,回来就好,姐姐马上就吩咐厨房,给妹妹好好补补子。”

    夕颜不语,连被她握着的手都想抽出来,无奈这王落雪不知道怎么犯抽的硬是拉着不放!陈月儿在一边虽然笑着,可是夕颜还是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嫉恨!随即换上了一抹开心的笑意,也跟着亲的说道:“是啊,姐姐去了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瘦成这个样子了?”

    宋梅、张云儿等一干妾室只是跟着她们后面,不发一言,没法子,那三个人,一个是原来的正妃现在的右王妃,一个是皇上亲封的左王妃,还有一个深的王爷宠的侧妃,她们只是侍妾,没有资格!

    “呦,姐姐,您这边跟着的小美人儿是谁呢?怎么一回来倒是带了个美女回来了?”陈月儿看着夕颜边的弱不风的左安乐,语气酸不溜丢的问道。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任谁看到这样的景,怕是都会觉得这是夕颜用来固宠的!弄个美女放在自己的屋子里,用来笼络住王爷的心。

    夕颜自是不知道陈月儿心中所想,便客气的说道:“这是我路上救回来的。”然后回头吩咐了秋扇道:“你等一下带些人帮她把她父亲的丧事办一下吧。”

    “是,主子。”

    左安乐却是一跪下来,眼泪也不自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说道:“多谢娘娘,奴婢这辈子生是娘娘的人,死是娘娘的鬼,奴婢回去为爹爹办了丧事就回来伺候娘娘。”

    说着又是“碰碰碰”的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连额头都有些红肿了。

    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夕颜发现自己小院里出现了几张陌生的面孔,夕颜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想来这些陌生的面孔应是王落雪和陈月儿趁着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安插过来的,自己不想与她们争斗,她们倒是闲不住非得给自己找个敌人!是嫌自己子过得太轻松悠闲了吗?

    夕颜躺在美人榻上,半眯着眼,慵懒的淡淡开口吩咐道:“若初,去查查看那几个的原先的主子都是谁?”

    “是,主子。”若初吸了口气,她还以为主子没有发现呢!又或者以为自己这个主子最是心软,还以为就算主子发现了,也不会拿那些人怎么样的。

    屋子里,只有晨雪和弄影伺候着,夕颜又吩咐了晨雪去弄些吃食过来,自己就这么靠在榻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很快,卫十三便回来了。看见夕颜慵懒肆意的躺在美人榻上,睡颜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让他眼前一亮,心突突的挑了来,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夕颜这样的时候,美丽、慵懒像一只高贵的猫。

    忽然夕颜的睫毛颤了颤,卫十三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拧起了,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夕颜。这时,去里屋帮夕颜取毯子的弄影出来,正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弄影本就是王爷的人,自然也与卫十三比较熟悉,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卫十三,与以前的冷漠刻板完全不一样,弄影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一般,也忘记了呵斥他现在对主子的无礼,只是看着卫十三,不发一言。

    倒是卫十三,在感受到有人过来的时候,自己清醒了过来,诧异的看了弄影一眼,弄影被这眼神看得也醒了过来,脸色绯红。

    为了避免现在的尴尬,弄影说道:“都查到了吗?主子做了一天的马车也有些累了,你晚些时候再来汇报吧。”

    弄影已经将声音压制到最小了,可夕颜还是听见了,低低的嘤咛一声,幽幽转醒,睡眼朦胧的看了弄影一眼,又看了卫十三一眼,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都查到了?那女子世可疑吗?”

    卫十三垂下眼睛,不再去看夕颜,恭敬的回道:“那女子父亲叫左世文,是城北五里村的一个教书先生。半个月前,有算命先生到了王尚书府上,说是府上的小公子最近会有一难,需到村子上方能避过,因此王尚书就将小公子送到了五里村,这小公子便跟着去听左世文上课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这小公子调皮用石子扔了这左世文,头上血流不止,没过几天便去了。

    左姑娘为了给父亲看病买药被人骗了不少钱也没有救下她的父亲,而家里连给她父亲办丧事的钱也没有了。左姑娘的亲戚本就穷,又是个小气刻薄的,不但没有给左世文办理丧事,竟然还强占了她家的田地和房子。”

    “王尚书府上的小公子?怎么回事?”

    “是王尚书的嫡长孙,今年五岁了。”

    夕颜眯了眯眼睛,听说这王涣的大儿子娶得那个妻子可不怎么样,是陈家的次女,可这陈家的嫡长女可是嫁给了二王爷做正妃的,而这王落雪也四王爷的正妃,陈家不可能不知道,怎么两家人还是结了亲?

    夕颜想不通,也不想想了,到时候让李辰玦去烦心就是了。

    其实,还有一个让眼想不通的地方就是,那王涣的长孙才五岁,就算是用石子丢人,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除非是误打误撞打中了要害,若是打中了要害,怕是当场毙命的几率大些,怎么可能还能拖上个三五天的?

    还有就是,那五岁的小孩怎么会去扔那左世文的石子的?

    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那个小孩子淘气,然后很不巧的扔中了要害?不知道为什么,夕颜总觉得事没那么简单。

    放下这些事先不想了,晨雪的吃食已经准备好了,夕颜稍微用了一点,就听弄影王落雪边的雨虹的来了。

    夕颜皱眉,脱口便问道:“她来干什么?”

    弄影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夕颜放下筷子,说道:“让她进来吧。”

    “奴婢给王妃请安,王妃吉祥。”

    “起吧,什么事?”

    雨虹跟在王落雪边久了,自然有一股沉稳的气势,很有大丫鬟的样子。只听她很是沉稳的说道:“是这样的,右王妃说,您被亲封为左王妃,那是皇上的恩典,既然回到了王府,少不得是要进宫谢恩的,明右王妃便与您一起进宫谢恩去。”

    “好,我知道了,告诉你们家王妃,谢谢她的提醒,不过谢恩这事,本妃一个人就够了,就不用她再去‘好心’的帮本妃带路了!”

    弄影明显的感觉到雨虹的呼吸一滞,心里暗自好笑,主子对不喜欢的人向来是不留面子的,更何况,右王妃那样诋毁过主子呢?

    ------题外话------

    那什么,今天看到至亲姐姐送的钻石,激动之余,剩下的就是感动了,本来嘛,个人喜好不同,就像至亲姐姐说的一样,萝卜青菜各有所,不过看到那样的评论我还是很难过的,想过我的文是不是写的真的那么不堪入目,有些不愿意看评论,不过想到会有人喜欢这本小说,我想我还是好好写下去的……不管好不好,我总希望它能够完整,能够有始有终,前几天说过我在写存稿,因为要期末了,到时候怕没时间码字造成段更,可是这几天上传的文几乎都是用的存稿,打开电脑,不知道如何下手。现在我也释然了,讨厌这小说的人有,可是总会有喜欢它的,为喜欢它的人坚持,也是对自己的坚持。我从没想过会有人送钻钻给我的,至亲姐姐的鼓励我真的很感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