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惩治恶霸

    男子回过头,正想吼出声,却是再见到夕颜的容貌的时候眼前一亮,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夕颜,似是下一刻,她就要飞了似的。

    想起刚刚的那一声“住手”,那男子觉得没有比这更加好听的声音了。不不媚的声音,可是听在耳朵里,只觉得那是天上的仙乐一般。

    夕颜眉头微皱,嫌恶的撇下眼睛,说道:“你叫什么?”

    男子嘿嘿笑了两声,很是狗腿的磨到夕颜的边,谄媚的笑着说道:“小的叫刘廉七,是王大人家的表少爷。”

    夕颜思索了一下,问道:“哪个王大人?”

    弄影很尽责的在一旁恭敬的回答:“回禀王妃,是右王妃的娘家兵部尚书王大人。”

    夕颜了然的笑了笑,“我说呢,王大人治家严明,怎么会出现这种仗势欺人的人呢?”

    其余的人听了弄影的话,哪里还有不理解的,既然人家的丫鬟称这刘少爷的表姐是右王妃,想必这位就是最近在京城里盛传的医仙左王妃了,当下每个人都在心里暗自期待着,让这个刘少爷好好的吃一次亏!

    刘廉七自然也是知道了,近里因为皇上的一道圣旨,王家丢进了脸面,而面前这个就是让王家丢尽脸面的罪魁祸首,难怪皇上会亲自下旨册封其为左王妃,长的天姿绝色,不知道皇上把她召进宫里,有没有做些什么……

    如果李御风知道了这刘廉七这种猥琐的想法的话,肯定会先气的五脏出血,然后将他凌迟处死!敢这么编排皇帝和皇帝的儿媳!

    刘廉七看着眼前肤若凝脂,顾盼神怡的亮丽女子,心头像是有几只小爪子在抓着一般,难受的紧,可是偏偏他还不敢对她怎么样,王府是有钱有势,可在怎么样,也没法跟四王府比啊,刘廉七收起了猥琐的笑意,不过一双眼睛还是不老实的看着夕颜说道:“王府家大规矩也大,自然是不会有这种人的。”

    夕颜冷笑一声,这人既然这么不要脸,夕颜也就不与之废话了,当即说道:“这位姑娘说的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买回去的丫头,只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敢偷偷地逃出去,看我回去之后不打断她的狗腿!”刘廉七恶狠狠的说道。

    “那有卖契吗?”

    “还没有来得及签。”刘廉七一愣,像是没有想到夕颜会这么问,然后便如是回答道。

    夕颜看着那名跪着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惊喜,若芙蓉的姿,面若桃李的容颜,还有刚刚那一抹笑意,这个女子看来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呀!不过,救都救了,到时候将她安排的离自己远些也就是了。

    这个时候,夕颜还完全没有想到,这可能是有心人利用她的心软而安排的一出美人计!

    现在夕颜已经不如先前那般,那么冲动的想要救下这个女孩了,现在的夕颜倒是有点后悔了,冲动的救下一个不安分的女子,真是难以想象,若是以后因为她的不安分而出了什么事的话,自己会内伤成什么样!

    不过既然之前就救了,现在也不好问一下就走,于是夕颜淡淡的说道:“既然没有卖契,你如何证明她是你的?我大康朝的律法好像没有哪一条规定了你说谁是你的丫头,谁就是是吧?”

    刘廉七虽然心里不乐意,可毕竟自己没有卖契,再者说,这个月的例银他都用在了喝花酒上了,前天他在街上遇到这个女子卖葬父,就带她回去了,也确实没有给她银子,怎么说也是理亏,说开了,也是自己的不是,索卖个面子给这位美人也不错,于是说道:“既然左王妃看上了这个丫头,那我也不好过多纠缠,送给你就是了。”

    夕颜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自说自话的刘廉七,说道:“如此,本王妃也送你一幅对联,作为谢礼好了!”

    刘廉七心里有些微微的惊喜,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自信的,这会儿不想到,难不成这皇上新封的左王妃也被自己的俊朗丰神给吸引了?

    自古以来,以诗传的人倒是很多,只是这用对联来表达意的实在是不多见,刘廉七心里暗自窃喜了一番。夕颜看了一眼刘廉七,便撇下眼不去看他,只是这样的表在刘廉七眼里却变成了羞涩!

    若是夕颜可以知道他的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扁到他母亲的都认不出来他!羞涩你妹啊,这个想法定会让一向矜持淡定的夕颜瞬间暴走!

    刘廉七按压住心里的喜悦,说道:“廉七自当洗耳恭听。”

    边说还一边做出一副酸秀才的样子,让夕颜倒足了胃口!

    夕颜张口便说道:“这上联是‘忠孝悌礼仁义廉’,下联‘一二三四五六七’。”

    说完便领着那名女子走了。

    刘七廉还在那里默默的念叨着那副对联,半晌反应过来,心想着,这左王妃果然是对自己有意的,连着对联里面都嵌着自己的名字,廉七。

    抬头去寻找佳人时,已经不见佳人踪影。

    而人群中,有些有真正学识之辈也知道这副对联之中的真正含义,不抚掌大声叫好!于是人群动了。不明所以的人便问道:“这位先生,您笑什么?我怎么听着这对联里面嵌着那恶霸的名字啊?”

    那抚掌大笑之人正是四王爷的门人,曾静。本来,他出府是想去庙里看望老朋友的,结果遇到了一直见面不多的夕侧妃如今的左王妃,看到她要救那个明显不是一般人的女子的时候,心里暗自可惜,这左王妃,虽然人美,子也好,淡如清水,只是单纯了些,心软了些这个女子明显不是那么简单的!

    后来,看到她眼底闪过的了然就知道自己担心过了,或许她是心软,也单纯,却绝不愚蠢!她也知道了这个女子的不一般。

    只是没想到后面还有如此让人惊喜的一面,这个女子当然不二的当世才女!这样的绝妙好联,居然就这么脱口而出,而且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了。

    看着人群中众人着急的模样,曾静微笑的解释道:“这副对联里面确实嵌着那刘廉七的名字,不过却是骂他的,书上说‘忠孝悌礼仁义廉耻’,少了一个‘耻’字,便是骂他无耻;而‘一二三四五六七’没有八,却是骂他王八了,对联嵌着他的名字,可不就是说刘廉七是无耻之徒,王八之类吗?哈哈哈……”

    众人听了解释,也都抚掌而笑,这真是太解气了,被骂了还偏偏一副高兴的模样!大家忽然觉得这医仙神女怎么也如此俏皮胡闹,骂人都不带着脏字儿的!

    说白了其实,也是一腹黑!

    五王爷收起外放的真气,这个夕颜,究竟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人群中的谈话他自然是听到了的,每天一个果子,如今,他体内的污浊之气已经排的差不多了,武功一更上一层楼,已经可以真气外放了,想来不久就能超过四哥了。

    ------题外话------

    是偶左右不分了,已经修改,见谅则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