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救美

    既然皇帝都发话了,封她做了左王妃,那她在庄子上的好子也到了头了,夕颜在庄子上好说歹说的赖了四五天,实在找不到理由不回去了。

    若初几个在屋里收拾着东西,只有夕颜一个人无所事事的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

    若初心里有些疑问,实在憋不住了,问道:“主子,您真的是仙人的徒弟吗?”

    夕颜睁开眼睛,好笑的看着若初,说道:“主子我什么时候自己是仙人的徒弟了?我只是说我有幸得到仙人指点而已啊,可没有拜师呢!”

    “那主子真的会仙人的神通吗?”秋扇可不是个能歇得住的人,赶紧凑过来问道。

    夕颜瞪了她一眼,挑眉说道:“你说呢?”

    几人想起了夕颜给人家做手术,开膛破肚的,又可以凭空变出许多东西出来,应该是会的吧?

    弄影一边收拾着一边说道:“主子,这样一来,您回到王府就安全多了。”

    说道回去,夕颜忽然变得有些伤感,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算是夕颜来到这个世界,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了,怎么没有感,更可况这里每一个地方的布局,都有着她的手笔,算了,以后还是可以常来看看的。

    想起陈伯和陈嫂他们一家子,想起陈虎,夕颜瞥了眼秋扇,这小妮子怕是舍不得了吧,想了想还是问道:“秋扇,陈伯他们在干嘛呢?也相处了这么久了,怎么说也要去道个别的。”

    秋扇从夕颜揶揄的眼神中自然看出了夕颜的调笑,脸登时便红了,嗔道:“主子,您就知道取笑奴婢。”

    “我可没有取笑你,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陈伯他们在干嘛呢?”

    秋扇刚刚才和陈虎告了别,自然知道他们一家现在什么地方,在秋扇的带领下,他们到了耳房的一个布置的有些像是书房的地方,一家三口正聚在一起,抓耳挠腮的思考着什么。

    夕颜有些好奇,便开口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三人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是夕颜,赶紧起行礼:“奴才给王妃请安,王妃万福。”

    “免礼,你们凑在一起做什么呢?”

    “回禀王妃,今年这个庄子上的粮食已经收上来了,奴才们正在核对账本,可是去年曾先生说奴才的帐做的很不好,就是记流水账的,很多问题都没有说明。”陈伯手上拿着一本账本一样的侧着苦恼的说道。

    夕颜知道,曾先生是李辰玦的手底下的人,叫曾静,做事很有一,是个人才。

    夕颜接过陈伯手上的账本,随便翻了一下,夕颜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曾静会说这个是记流水账的记账方式了。每一页上面都是今天用了什么记上一比,明天买了什么再记上一比,一点也不系统,看着也很繁琐,费事!

    夕颜稍微看了看,便说道:“曾先生是叫你今年一定把账本弄好,否则就算没有完成差事?”

    陈伯和陈嫂都是一脸沮丧的点点头,这么多年,他们都是这么记账的,也只会这么记,本来他们识字就不多,能记成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

    夕颜今便要搬回王府,看着陈伯一家人,笑了笑,反正都要走了,帮他们一次也无妨,于是夕颜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又拿起毛笔,在一张空白的纸张上画了一个表格,然后将陈伯一家叫到自己面前来,想了想,又将自己边的几个丫头叫了过来,解释了这个表格的作用,以及每一项代表了什么,然后最后还有个注释栏是做什么的。

    解释完之后,夕颜笑着对他们眨了眨眼睛道:“你就按照这个方法记账,保证曾先生不会说什么的,说不定还会夸你哦!不过,你们可不要说是我教你们这么做的。”

    “是,奴才记下了。”

    虽然刚开始还不太适应这样的表格,不过,他们也觉得这样记账一目了然,又面面俱到,比自己那一记账方式好了很多,当下就对着夕颜跪了下来,说道:“多谢王妃,奴才们会谨记王妃的吩咐的。”

    “我这也是举手之劳,再说我住在这里,你们也照顾了我们主仆许多,我今就要搬回王府了,这算是离开时送你们的小小礼物吧。”

    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夕颜虽然对这里很不舍,可还是要走了。

    马车摇摇晃晃,做的很不舒服,夕颜撩开车帘子看向两边的摊铺店铺,闹非凡,一片繁华的景象,想着李御风将这个国家治理的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正当夕颜感慨着京城的繁华的时候,马车忽然来了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车里的夕颜也差点跌倒在地。

    秋扇本就是个急子,又是个泼辣的吃不得亏的,当下打开了车窗们就跳了下去骂道:“谁这么不长眼,敢撞我们的车!”

    “本大爷还就撞了,怎么着?”男子流里流气的声音透过车门传进夕颜的耳朵里,夕颜有些不屑,也就一个古代的官二代富二代之类的纨绔!

    秋扇听到这样的声音,心里更是恼怒,厉声说道:“放肆,我们主子千金玉体,撞坏了你们担当的起吗?”

    夕颜不与这人纠缠,就开口说道:“秋扇,我们回去,别耽误了时间。”

    秋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的车架,转上了马车。而对面马车里的男子,刚刚恍若听到一阵仙乐一般痴痴迷迷,竟然一时之间不知处何处,等到回过神来之时,发现对面的马车早已走远。

    夕颜以为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可是没想到,等到她转过了两条街又在一个闹市区碰上了这名男子,他的声音夕颜还是记得的,只听这个声音说道:“哼,本大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逃跑?你已经是本大爷的人了,还敢跑出来卖!”

    夕颜眉头皱了皱,典型的欺善霸女的行为啊,夕颜稍稍的往车外看了看,旁边已经围满了人群,只听一个滴滴的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刘公子,小女子是要卖葬父,可是您将小女子带了回去,却没有履行承诺,小女子的父亲尸体放在义庄已有七天了,您若不想帮助小女子,还请不要开玩笑!”

    听这个女子的谈吐,倒像是个有学识懂礼教的,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夕颜走下马车,向人群走去,弄影在后面提醒道:“主子,这里人多,您要小心些。”

    “我知道。”说着,便挤进了人群里面。

    看着那女子,长相美柔弱,看着就是个病西施,此时又是哭的梨花带雨,很是能博得一些人的同心,看那气质,也不像是穷苦人家出生的,那双手,细细白白的,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水的姑娘!

    再看向那个男子,长的倒是人模人样,眉眼很是俊俏,可是一眼看去,子却是有些虚,看那眼神漂浮不定,面色有些浮肿,走路也是虚浮无力,这正是子亏空的症状。

    只听男子说道:“哼!你已经是爷我的人了,不守妇道的女人,来人,将她绑回去!”

    接着出现了几个大汉,恶狠狠的向着女子过去了。

    “住手!”

    夕颜看着这样的女子,也是没敌得过心底的保护,冲动的开口说道!不过说完她就后悔了,现在她的份不一样了,做事不可以这么冲动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