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破谣

    对于夕颜,李月瑶现在说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喜欢泉海歌,可是她知道自己跟她毫无可能,或者只是自己一厢愿而已,可是她知道泉海歌经常往夕颜这边跑,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虽然她知道,很大的可能是九哥带着他来的。

    可是那天晚上,泉海歌的欣赏她是看在眼里的。

    如今,这个女子面临这样的谣言的时候,依旧本着救人为要的原则,她越发的看不清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但她知道,自己想要讨厌她,却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

    甚至,这一次她还想帮帮她!

    夕颜看着药效已经发挥了,夕颜从空间里拿出了放在哪特殊空间的手术工具,并用空间的泉水消了毒,深吸一口气,便开始动作起来。

    迅速找到了位置,冷静而又从容的下刀。李月瑶原先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却想不到,她竟然就这么做了,出了震惊,还有就是血腥的让她有些无法接受。

    外面,秋扇正在安抚着顾勇,按着夕颜的吩咐熬了安神汤给他。

    听到外面的传言,刚回到自己府里的王爷,连着九王爷还有泉海歌一起过来了,毕竟他们如今与夕颜也算是很熟了,外面有这样的传言,他们自是非常担心的。

    来到庄子上,正看到秋扇在客厅,还有一个男子坐着,神思不属的,李辰夜张口就问道:“你们主子呢?这个人是谁?”

    秋扇先是给他们一一行了礼,然后才回道:“我们主子在给这位公子的夫人接生,人还在那间手术室呢。”

    李辰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悦的说道:“接生?真是胡闹!她堂堂一个王爷的侧妃,跑出来给人接生?”

    五王爷的震怒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李辰夜和泉海歌都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而顾勇他虽然担心着自己的体,早在秋扇行礼请安的时候,就已经跪下了,这些人可都是惹不起的,再看到这秋扇口中的五王爷,吓的他六神无主,又是跪了下来:“五王爷息怒,都是小人的错,只是请许我妻子将孩子生下来再行定罪吧,小的都认!”

    李辰天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李辰夜浑然不在意的说道:“谁说要定罪了,本王什么都说你急什么?”

    看着大家气氛有些不对,秋扇赶紧说道:“主子进去没多久,要出来应该还有一会儿,两位王爷和泉大人还是喝杯茶先歇歇吧,等着消息就行了,奴婢这就给您们沏茶去。”

    说着正要出去的时候,却看到李月瑶奴婢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过来了,脸色惨白惨白的,像是生了什么病一般。

    扯开一抹笑,说道:“四哥,九哥,你们来了。”

    泉海歌忘了她两眼,随即低下头隐去自己眼中的担忧,可双手紧握,泛白的关节还是将他出卖了。不过李月瑶心思不在这边,想到刚刚看到的夕颜的作为,她就恶心想呕,又觉得恐怖异常,也没有注意到泉海歌的异常。

    李辰夜一脸忧心的看着李月瑶说道:“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李月瑶赶紧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然后摆摆手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没事,四小嫂还是救治那名孕妇呢,我只是见着那孕妇有些害怕罢了。”

    “我妻子怎么了?”顾勇一听就坐不住了,赶紧起问道,若不是他与李月瑶离得还有些距离,怕是都要披上去拽着她的衣角问了。

    泉海歌皱眉,不悦的说道:“放肆,公主岂是你能冲撞的?”

    “小的该死,只是,我的妻子究竟怎么样了?”

    李月瑶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说道:“我四小嫂既然说了可以保母子均按,那一定就可以做到,你且等消息罢了。”

    泉海歌平时当差,最是沉稳不过了,今天却因为七妹妹失态,李辰夜想起现如今泉海歌已经二十有二了,却还没有成亲,难道……

    虽然夕颜手有些生疏,但这次的剖腹手术完成的还是相当成功的,经过将近三个时辰的手术,从下午一直忙到了天黑,终于保得了母子均安。

    而且,因为之前夕颜给那名孕妇灌下了空间泉水,倒是改善了她的体质,孩子也间接的获益,生下来灵动的很,看着倒是比一般顺产的孩子还灵动几分。刚一生下来,那孩子的眼睛就睁开了,还冲着夕颜咧着嘴笑了出来。

    那夫人也没有什么问题,夕颜又给她用了消炎的药,所以现在剩下的就是修养的问题了。

    那孩子被抱出来的时候,顾勇接过去激动的眼泪直接淌了出来,都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会儿却不是伤心了,是喜极而泣。

    夕颜心力集中了这么久,心神耗损眼中,一出来疲惫之态就显现了出来,又是长时间没有进食,心神一放松,头就晕了一下,李辰天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了她。

    现在已是天黑,外面站岗的是卫十五,看着屋内的形,这五王爷根本就不是离夕颜最近的,但却是他接住了她,还有那眼底的担忧谊,简直就与卫十三如出一辙嘛,不会吧?怎么说,这夕侧妃也是他嫂子啊!

    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要一起写进信里让王爷知道,如今海东青被用在了战场上,李辰玦非常憋屈的要等一个月才能收到信。

    屋内,李辰夜看着李辰天,不动声色扶着夕颜坐到了椅子上。眉间的担忧很快隐去,然后吩咐道:“你们主子耗损过大,秋扇去弄些吃的过来吧。”

    “秋扇点头去了。”如今也只有她能去了,晨雪几个在里面帮忙,想来也是累的不行了。

    顾勇此时站在一边,言又止的模样让夕颜觉得有些不忍心,这个时代的男子,能有这样一个对待自己妻子一心一意的,还真是一朵奇葩!也让夕颜有些羡慕那个女子。

    夕颜冲着他笑了笑,“你放心吧,你夫人目前只是有些虚弱,休养个一个月就好的差不多了,我会开个方子,你回去就按这个方子抓了药给她补补就行。”

    顾勇听了立时就跪了下来:“多谢娘娘的救命之恩,多谢娘娘,回去小的就给娘娘立长生牌位去。”

    “不用了,救死扶伤,本就是我辈责任。”

    夕颜让顾勇去看了他夫人,然后将闲杂人等全都屏退了出去,留着秋扇在外面把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李月瑶到现在还在震惊着她看到的那一幕,且不说那剖腹取子,就是那凭空取物的本事,她也是惊讶万分的。当下忍不住就问道:“四小嫂,今你可要交代清楚了。”

    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交代什么?”

    李月瑶看着夕颜说道:“还是四小嫂自己说吧。”

    “也没什么,我小时候体不好,体弱多病又经常受欺负,有一我病的差点醒不过来了,我的姨娘也是吓的不清,不过我却在梦里得了大福缘,梦见一位修道者,将我带到了一个密境,后来总觉得脑子里迷迷糊糊多了很多东西,却也记得不真切,不过那以后子却是好了很多,后来梦里,那位修道者告诉我,我是有仙缘的,只是还有一段尘缘未了。”

    此话一出,几个男子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夕颜,虽然他们的武功不弱,可是比起仙人,那也是差了不止一点两点的!

    夕颜自是知道他们不信的,于是从空间中去了桃子、葡萄等各种水果,那桃子水灵灵的,泛着丝丝紫气,个头像球儿一样,看着就像是鲜果。

    夕颜眨着眼睛俏皮一笑:“你们尝尝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