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挣扎

    “主子——”若初皱着眉头,言又止的看着夕颜,这个大夫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怕别人拿不出证据证明她是妖孽呢是吧?

    夕颜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只听那个男子继续说道:“大夫说的是哪个?我这就回去抬了我的妻子前去。”

    “是四王爷府上载城南的庄子上,那上面住着四王爷的侧妃娘娘,她的医术应是不错的。”这个老大夫不是别人,正是上次给王落雪看病的淳于臻,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故意让人去她那里,还是纯粹只是为了救人?

    “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办?”

    夕颜凝眉沉思,那边说书的已经说完了,卫十三已经跟了过去。她倒要看看是谁要这么害她!若只是名声上的诋毁,皇家倒是可以出面压下去,只要莫家还有价值,还有可用之地,皇上就不会让自己出事,可如果是妖孽鬼怪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倒真是打的好盘算!

    夕颜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庄子再说。

    回到庄子上,夕颜只歇了一小会儿,那人就上门来了。

    “主子,门口有人带着一个孕妇上门来了。”

    小丫鬟在夕颜院门口禀报着。

    夕颜叹了口气,“领他们进来吧。”

    夕颜前世不想当医生,是因为她不想面对病人以及病人家属的绝望,不想陷入医院里面的一些暗的事,并不代表她不想治病救人,不然她也不会学医这么多年了。再加上在医学院呆了这么久,说不受影响,那是假的。

    可是如今,夕颜真怕这是有心人刻意安排的!

    很快,卫十三就回来了。

    “怎么样,跟谁接头的?”夕颜问道,显得有些急切。

    卫十三垂下眼帘,才开始说道:“跟两个人都接了头,一个是厨房的粗使丫头,那丫头是王妃的人,还有一个也是王府上的,平时也都注意到她,属下也不清楚她是谁的人。哦,对了,那来求医的夫妻属下也特意去查了,他们应该不是被人利用,是真的来求医的。说起来,这家人跟主子还有些旧故,他们家是商人世家顾家的旁支,这个顾勇也是个人才,从他父亲手里接手了一个快要关门的酒楼,花了五年时间,发展成了京城最大的酒楼,还涉及了其他的好几个产业。”

    “顾家?你是我我的嫡母那边的?”夕颜有些惊讶。

    卫十三看着表丰富的夕颜,偷偷看了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去,说道:“是的,不过这顾勇这一支跟长房那边关系不是很好,不,应该说是有仇才对!”

    这时候,弄影推门进来:“主子,已经将人安排好了,那名女子,奴婢做主安排到了您收拾的那个手术室去了。”

    “好,我先换件衣服,马上过去。”

    “恩,主子,刚刚七公主说她想要旁观,看看您是怎么医治的。恩……这个,那个谣言公主也知道了。”

    夕颜不甚在意,“没事,既是有心人传出来的,公主不知道倒是奇怪了。”

    夕颜进了手术室,看那孕妇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男子见了夕颜来了,跪下来磕头说道:“娘娘,求求您救救我妻子,小的小的给您做牛做马了。”

    夕颜最见不得的就是这样的形,怕到时候带给家属的是绝望的消息,现在心里还是有些复杂,倒是七公主,这个时候,皇家的风范就显现出来了,“你先出去等着,夕侧妃自会尽力救治的。”

    “是是是,小的这就下去。”

    既然大家传言她是妖孽,她偏不让那些人如了意。

    替那女子把了脉,况十分不好,气血虚弱,孩子在母体内呆了太久也不是很好,如今七公主在这儿就更好了,夕颜凭空取出一株泛着紫气的人参,吩咐晨雪切了一片给那女子含住,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莫不是主子真是如传言那样的?

    七公主也是一脸的惊讶,然后是若有所思。

    要说这株经过灵泉灌溉,又在空间里面长了这么久的人参功效真是好的没话说,没过一会儿,那女子便恢复了些许力气,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若初几人都为刚刚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主子怎么可能是妖孽?要是,也是那九天仙子下凡尘,主子本就给她们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说是仙子倒比妖孽更加贴切。

    夕颜再次细细把了脉,观察了她的产道,最后发现这是难缠中最为凶险的一种。

    孕妇生产主要的三个分娩因素是产力、产道和胎儿。

    这三种因素中其中一个不正常,或三者之间的关系不协调,便会发生难产。常见的难产有:1。产力难产:子宫收缩无力或子宫收缩不协调。2。产道难产:产道畸形(外yin、yin/dao、子宫颈),肿瘤或有疤痕组织,产道异常,包括骨盆狭窄或因胎儿过大造成头盆不称。3。胎儿难产:胎位异常,胎儿畸形,双胎,羊水过多,脐带脱垂等。

    而这名女子正是产道难产,这放在现代,大多都是要进行剖宫术的,如今夕颜也没有好的方法,只能进行剖腹产。

    “晨雪,上次替晖儿治病让你熬得那个汤药还记得吗?再去熬一份过来,分量减少一半。”

    晨雪有些担忧的看着夕颜,真的要用那个方法吗?不过还是点点头去了。

    夕颜又拿出银针,引出了空间的灵泉将银针冲洗了下,想起这灵泉的效果,夕颜又给那女子灌下了一口,希望对胎儿会有些好处吧。

    接着便是对那女子行针,最主要的还是要让她放松心

    昨晚这些之后,夕颜对七公主说道:“月瑶,这里接下来的事怕是有些血腥,再加上这如今变成了产房,您份尊贵,还是避一避的好。”

    “没事,我就留着看看。”

    夕颜知道再劝也是没有用的,便不再劝说。

    很快晨雪的汤药便煎好了送了过来,夕颜端着药,对那女子说道:“现在我要帮你将你的孩子取出来,你跟孩子都会没事的,知道吗,一定要放松心,将这碗药喝了,然后睡一觉,醒来,你的孩子就会在你边了。”

    “多谢……娘娘……我…可以…可以知道,您用什么方法接生的吗?”

    夕颜目光一闪,继而温和的笑笑:“剖腹取子,怕吗?”

    那女子显然还是震惊了一下,然后温柔的摇摇头,轻声说道:“不怕。”

    接着,一仰头,就将药喝了个精光。

    李月瑶有些惊讶的望着她,目光里尽是震惊于不敢置信:“你真的要剖腹取子?这,这怎么可以,你是想让谣言坐实了吗?”

    “没事的,若是我不这么做,她们便会一尸两命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