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听书

    秋扇还是有些犹豫,求救的看着一边的若初。

    夕颜皱眉看着她,“到底怎么了,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秋扇咬咬牙,说道:“主子,您昨儿晚上醉酒坠入池塘,后来五王爷救了您,奴婢们煮了姜汤给您跟五王爷喝了,可到今儿早上,若初就发现您额头滚烫,奴婢就去请了大夫。大夫说是您受了风寒,开了方子,奴婢就出去帮您抓药了。”

    夕颜知道,重点来了,就配合的问道:“然后呢?”

    “奴婢在街上听见很多谣言,都是……都是与主子您有关的。”

    夕颜眼中闪过一丝明了,谁说古代人心善纯良了?这舆论还是被利用的很好的,夕颜换了个姿势,饶有兴趣的问道:“那外面怎么传的?”

    “外面都说,说主子你为四王爷的侧妃,嫉妒成,王妃心善只是将您送到了庄子上反省,谁料,您不但不感激,反而与五王爷九王爷还有御前侍卫有所牵扯,真是……真是……”

    夕颜扯出一抹冷笑,“真是怎么?一并说了,主子我是那么经不住敲打的人吗?”

    “外面传您仗着自己文采好,故意用这个来吸引旁人的目光,与别人勾勾搭搭,不守妇道!还说,九王爷与五王爷本都是极好的,都是受了您的勾引,才……才总是往这庄子上跑,与您私会!”

    想起前段时间,夕颜将后阶段的药丸配好了给了王落雪,告诉她只要将那药丸用完,子几本就可以好了,想来她也是找了大夫看了的,应该是体好了不少吧,这就开始卸磨杀驴了?我虽是二十一世纪来的,不懂家斗宫斗宅斗,却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以为我就没有后手,既然你对我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了。

    夕颜唇边泛着笑,苦涩难懂,自己不与人争,可别人总将自己当做眼中钉中刺,自己想一世无忧的过一辈子,可不代表自己是个怕事的!

    夕颜笑了笑,“五王爷还在庄子上?”

    “是啊,七公主在照看着呢。”

    “主子,幸好有七公主在,不然外面不定传成什么样子呢?”若初心有余悸的说道。

    夕颜冷笑,“七公主在,现在传的那些话就好了吗?”

    “那主子打算怎么办呢?”

    “百姓们茶余饭后,无事可做,都喜欢聊些大户人家的私密事,王府里头的侧妃勾引男人,这可是一件可以让他们谈论很久的谈资呢。百姓们大多都是有仇富心理的,他们最喜欢的便是看那些高门大院的笑话。”

    若初和秋扇都皱着眉头,显示着她们的不悦。

    夕颜无所谓的笑笑,“今我们不妨也去听听那些人是怎么说我们的吧。”

    “主子难道不急嘛?”

    “有什么好急的?传出这些话的人,主要的目的除了毁坏我的名声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想让该听的人听到了,若是那人都不信,我们自然什么事儿也没有。”

    若初看着夕颜,若有所思的问:“主子说的该听到的人是指王爷吗?”

    “不止,还有宫里的各位主子。现在边境不稳,我们家出了军饷,皇上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我的地位受到威胁的,而四王爷,怕也是不会相信这些个传言的。”

    门外,李辰天站着听着里面人的谈话,嘴角扯开一抹笑容,刚刚听到自己的侍卫来报,说外面出了很多对她不利的谣言,本还有些担心她的,如今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李辰天从外面进来,温润的声音响起:“看样子,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夕颜抬头,见是李辰天,便说道:“还恕不能给您请安了,多谢五王爷的救命之恩。”

    “你好好休养,我先回去了。”

    虽然不舍,可总呆在这儿,对她的名声总是有损。

    “若初,送送王爷。”

    大街之上,闹非凡,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

    夕颜着男装,带了若初和秋扇出来,找了一间最为繁华的地段,进了一家最为闹的茶楼,点了三杯茶,坐在不是很显眼的位置,开始静静的听着人们聊天。

    没过一会儿,却听着正厅一个桌案上,惊堂木一拍,却原来是个说书的。

    “各位看官,今儿个我要说的就是这京城王府里发生的秘事。想必大家也都已经听说了那传闻,事实如何,且听在下说来……”

    夕颜刚刚喝了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原来连说书的都出来的,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夕颜不动声色的走到茶楼外边,说道:“我知道一直有人跟着我,既为保护也为监视,出来吧,别再偷偷摸摸了。”

    夕颜在心里暗数三下,面前出现了一个面目俊朗,线条刚毅的男子,抱拳跪下:“属下卫十三,奉王爷之命保护娘娘。”

    “好了,我不管是保护也好监视也好,总之等一下那个说书的说完之后,你就跟着他,看他到时候会跟谁接头。”

    “属下遵命。”

    夕颜轻笑,“行了,进去一起听听,看看那说书的能不能将这事儿给说出什么花样儿来,我倒是很期待呢。”

    夕颜走近茶楼,正听得那说书的讲道:“这莫家庶出小姐,生的是国色天香,让人见之难忘。于是莫家便让这庶出的小姐代替嫡女出嫁了,果然,这四王爷连着五都宿在了这新娶的侧妃那里,若不是带兵打仗,怕是荣宠不断了。可是,这商人家的庶出的小姐,文采斐然,却是让人十分不解,且听我念两首诗与你们一听……”

    夕颜一听,正是《江花月夜》与《水调歌头》这两首,只是这《江花月夜》她知道,这《水调歌头》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莫不是昨儿个醉酒念出来的吧?

    “大家说这两首诗,是不是绝世仅有了,可之前这莫家庶出小姐有这样的文采,这京城竟是一点传言也没有,这也是在下觉得奇怪之处。再说这四王爷出去领兵,这个侧妃也不安分,先是故意使计将自己弄到了庄子上,却原来,是为了跟五王爷还有九王爷私会呢……”

    这个人脑子怎么长的?夕颜真是想不通,如此这般的诋毁皇家,他难道不怕惹祸上吗?

    只是听到后面,夕颜眼中冷光一闪,原来这背后之人打的是这个主意!

    那说书的人继续说道:“这四王爷、五王爷、九王爷还有皇上边的御前侍卫都被她迷得团团转了,而且那毫无根据,凭空出现的斐然文采,都让人越发的怀疑,这夕侧妃,莫不是狐狸精转世?就算不是,也定然差不离了。那王府的大公子,得了绝症,好几个大夫看了都说没救了,却愣是被夕侧妃给治好了,大家说,这不是精怪有什么?”

    陈月儿、王落雪!这两个人怎么敢?若自己真被皇上怀疑,最后的下场定然是被烧死!原来,她们想的根本就不是毁我名声,而是要知我于死地呀!

    夕颜心里怒海狂澜,却听对面医馆门口焦急的惨呼声:“大夫去救就我妻子吧,她今生孩子,可已经生了**个时辰了,还没有生下来,只求大夫可以救救我的妻子,保住我的妻子,大夫求求你了。”

    “唉,我已经去看过了,不是不想帮你,实在是没的救啊,你去找那住在庄子上的四王府的夕侧妃看看吧,或许她能有什么办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