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中伤

    人的感,无论你隐藏的多好,总会在适当的时候爆发出来。

    今的夕颜便是这样。

    望着天边的满月,夕颜还是止不住心里的悲伤,一杯接着一杯的酒水下肚,若初忧心的望着她,劝道:“主子,您已经喝了很多了,别再喝了。”

    “今儿个团圆夜,主子我高兴呀,你们怎么这个时候都不让我尽兴?”说着举起酒杯,又是满满一杯喝了下去,喉间火辣辣的疼,可是却抵不过那灼人的思念。

    晖儿瘪着嘴望着夕颜,“夕姨今天怎么都不喜欢晖儿了?”

    夕颜望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小人儿,温柔一笑:“怎么会呢?夕姨最疼的就是晖儿了,晖儿那么懂事,将来夕姨还要靠晖儿保护呢。”

    “恩,晖儿一定学好本事,将来保护夕姨!再也不会让她们欺负夕姨!”

    “她们?”

    晖儿歪着脑袋,一派天真的望着夕颜:“就是王府里的那些人啊,晖儿知道肯定是她们欺负夕姨了,夕姨才会搬来庄子上的。”

    夕颜已经醉眼朦胧,双颊酡红,卫十五躲在树上看着,还真是一个绝色尤物,心里一阵苦叹:主子,王爷!这个任务做不下去了,再做下去,怕是他连自己都要卖给夕侧妃了!

    看着夕颜已经醉的分不清谁是谁了,若初和秋扇扶着夕颜准备回房间,晨雪去准备了醒酒汤,弄影则带着李展晖,伺候他去歇着了。

    夕颜虽然醉的厉害,却还是不想回房歇着,便对若初吩咐道:“你们先去歇了吧,我想一个人走走……走走……”

    “主子,奴婢就跟着您后面吧。”秋扇担忧的问道,醉酒后的主子,谁知道会出了什么事儿了?

    可是夕颜酒劲儿上来了,哪里肯听:“不要,你们谁都不要跟着!”说完嘴厥的老高,孩子气的看着若初和秋扇,这样的主子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可那一番风,直把两人看的眼睛都直了,更别说那树上为男人的卫十五了。

    若初与秋扇无奈,只得远远的跟着,她们知道夕颜的子,虽然看着很好说话,可是一旦倔起来,任你是谁也别想改变她的想法!

    夕颜顺着石子路,一路走到了后院的池塘边上,拖了鞋袜,一股坐了下来,两只脚在池塘里来晃去,可把若初和秋扇吓的三魂去了两魄,这要是主子不小心落了下去,她们谁也担待不起啊。

    不过,看着夕颜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两人便也放心的远远的看着,同样远远的看着的还有卫十五,此时的卫十五心里直感叹,自己的运气也太好了!这要是被卫十三知道了,还不得羡慕死自己?

    夕颜望着水里的月亮,那么圆那么大,忍不住伸出脚,搅乱了一池的水,抬头望着天空,那月亮依旧高高挂着,泛着柔和却又冷然的光芒,轻轻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中秋团圆,奈何月圆人不圆!”

    李辰夜、李辰天四人来到庄子,看到安安静静的,以为夕颜已经歇下了,找了个丫鬟询问了一番,却没想到见着了刚刚的这一幕。

    李辰天心里有些苦涩,月圆人不圆么?你是在四哥吗?你们总共在一起也不过才五天吧,怎么心里就有了他了吗?

    月光的笼罩下,夕颜一淡粉色的绣花长裙,飘逸出尘,宛若月宫仙子,那样静谧灵动的美,直击在场的每个人的心灵,泉海歌忽然想起那在珍楼看到的那幅画,若是将那女子的背影换成现在这个,应该更为应景吧?

    他也同其他几人一样,看着夕颜回不了神,眼神却是清明的,没有带着一丝邪恶的念头,更多的却是欣赏!只是,这样的眼神看在李月瑶的眼里却有所不同,目光黏在夕颜上,怎么也移不开,那样的迷恋那样的深,李月瑶心里有些嫉恨夕颜,也很痛苦,自己与泉海歌本就没有缘分,他也有权利喜欢自己看中的人,她甚至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对自己有几分谊,又有什么资格去恨夕颜?

    夕颜看着明月,吃吃的笑了起来,缓缓的吟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随着苏轼的这篇写中秋的绝世佳词浅吟出声,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放低了呼吸,紧接着耳边又传来了低低的浅唱,还是刚刚那词,那曲却是王菲的《水调歌头》,浅浅低唱,婉转动听,这样的唱风却是使人耳目一新的。

    李辰夜最先反应过来,笑着走了过去,“想不到四小嫂这曲唱的也是这么好啊?看来今晚上却是没有来错了!不然可就听不到这词这曲了。”

    随着李辰夜的出声,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李月瑶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一方面为着泉海歌的关系,她有些讨厌她,但是她待她确实是真心的好,这满腹的才也使她折服。

    夕颜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却一个不稳跌进了池塘。中秋的夜晚,水还是很凉的,夕颜子一沾水,马上就清醒起来,喝的那些酒是完全的醒了。

    只是,她现在该怎么办?她可是只旱鸭子,压根儿就不会游泳啊!

    正当她在想着该如何自救的时候,就听见池塘里又是普通一声,没过多久,夕颜便感觉自己进了一个湿透但温的怀抱,夕颜在池塘里呆了会儿,加上呛了几口水,知道有人救了自己,夕颜意识一放松,直接就晕了过去。

    本来,夕颜一个练气期二层的可以算是修真者,再加上修的又是木属的功法,对着这水,还真是不害怕的,可是她只会修炼,不懂运用哇!

    第二天,夕颜醒来,感觉喉咙冒火,浑酸痛,头痛裂。

    若初正进来的时候,看到夕颜醒了,惊喜的问道:“主子您终于醒了!”

    “我怎么了?”声音一出口,却发现嘶哑的厉害。

    “主子,您昨儿个醉酒不小心落水了,是五王爷救了您,五王爷也着了凉,还是九王爷快马加鞭回宫招了太医过来的,这会儿五王爷还在客房歇着呢。”

    夕颜皱了皱眉头,昨天晚上的事,她只记得自己掉进池子里最后有人救了自己,这个是谁,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原来是五皇子吗?

    这时晨雪也端着一碗药进来了,伺候了夕颜喝了下去。

    喝了药正准备起去看看五皇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秋扇叽叽喳喳,甚是不平的声音,“这帮子不知死活的东西,也不知是谁传的谣言……”

    若初没有皱了皱,弄影也闪过一抹不悦,夕颜却是提高了声音道:“秋扇,怎么了,进来说。”

    秋扇听到声音赶紧进来:“主子您醒了呀,奴婢都急死了。”

    “恩,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这……主子,外面也就是以讹传讹,主子您可不要当真。”

    夕颜只是一笑,“你这什么都没有说呢,怎么就要我不要当真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