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野种

    自那次皇帝李御风召见了夕颜,从此夕颜的边又多了两名无间,而那夕颜对李月瑶说的话,自然是传到了李御风的耳朵里。

    御书房里,李御风心颇好。

    “这个丫头,果然是真对月瑶上了心的,有她看着,朕就不担心了。”

    李德福是个会看主子颜色的,连忙接话:“是啊皇上,依奴才看,这七公主以后到了那边定然会过的很好的。”

    本就是想做个米虫的夕颜,却当起了公主的老师,夕颜对此很不满意。她是致力于做一个舒服的快乐的米虫,可是当她发现那本木灵决之后,已经很费心思的修炼那玩意儿了,如今又多了一项任务,夕颜偶尔还是会抱怨一番的。

    “公主,这个是我这几天整理出来的,突厥部落的风俗人,这几天你就看这个吧,我趁着这段时间,将一些基础的药理毒理整理出来。”

    李月瑶接过夕颜手中的册子,翻开看了看,里面全是一手漂亮的字体,想起前段时间外界传言的那幅画上题诗,曾经听九哥描述过,应该就是眼前的字体了。忽然想起九哥在自己面前念起的那首诗,意境悠远,这样的才,这样的样貌,确实也配得起四哥了。

    李月瑶细细看了起来,里面对于突厥的描述十分详尽,可见这个册子的主人当时是十分用心的在写这个东西的,李月瑶的心里忽然有些感动。

    “四小嫂……”

    夕颜看着她,摆摆手说道:“你可不要感动,这都是为了给皇上和玉妃交差的,可不是为了你!”

    听夕颜这么一说,李月瑶眼眶瞬间红了,自从赐婚之后,她就变得冷淡无比,虽然所有人都刻意的不提突厥这几个字,都刻意的对自己好,可是却没有人像她想的这么周到,让她觉得这才是真的为了她好。

    “你别哭啊,我可不会哄女孩子的。”

    李月瑶拿着册子跑向了自己房间,嗔的说道:“谁要你哄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半路停了下来,回过头朝着夕颜笑着说道:“谢谢你。”

    夕颜敛去脸上的笑容,望着跑进房间的女孩子,有些感慨,这才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嘛。

    夕颜笑着走进了自己的屋子,没过一会儿,李展晖便来了。

    “夕姨,隔壁庄子上的小路子说我是野种,还说以后都不跟我玩了,夕姨,你告诉我,晖儿不是野种。”

    眼前的男孩子,眼圈红红的,拽着夕颜的衣角,执着的想要求一个答案。

    前些天,因为晖儿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正是玩儿的时候,隔壁庄子上的小路子恰好跟晖儿是同龄的,夕颜便默许了他们在一起玩了。

    不过后来,夕颜才知道,隔壁庄子是王落雪的陪嫁庄子,那小路子一家子都是王家的仆人,对于四王府上的那点子事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的。

    每次晖儿去玩的时候,都会带很多夕颜特别做好的吃食过去,与那小路子一起分享。

    平时两个人玩儿的也算不错,怎么今儿个就这样了?夕颜看着照看晖儿的小丫头,冷着脸,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丫头看着板着脸的夕颜有些害怕,抖着声音说道:“娘娘,今天王尚书家的小公子过来了,见着晖儿小少爷,就说,说……说会儿小少爷是王爷也不愿意承认的…野种……”

    夕颜眼底冷光闪过,只听那小丫头接着说道:“后来,王尚书家的小公子就让小路子不要跟晖儿小少爷玩,小路子自然就跟着自己公子欺负小少爷了。”

    “那你呢?你当时在干什么?”

    小丫头没有说话,当时她哪里敢做什么?只呆在一旁了。

    夕颜面色更冷:“为丫头,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吧?”

    “是、是忠心。”

    “哼,很好,看了你倒是没有忘了为奴婢的本分,既知道要对主子忠心,那你在主子遇到危险遇到刁难的时候又是怎么做的?”

    小丫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这样的丫头,我要你何用?一点户主之心都没有,倒不如养条狗,都比你有用!少爷也不用你伺候了,就在这庄子当个打杂的丫鬟好了。”

    打杂的丫鬟,那是人人都可以欺辱的,而且待遇也不好,小丫头面露绝望之色,可却不敢再继续求饶,只好领了罚,出去。

    “主子,您还是太仁慈了。”若初看着走出去的小丫头,对夕颜说道。

    像这样的奴婢,每个府上都是要不起的,看那样子是个油腔滑调、贪便宜、自私且记仇的人,这样的人,只要犯了事,基本上都是被打发出卖了的下场。

    夕颜确实知道自己太过仁慈了,只是前世二十几年的教育,让她无法不顾别人的感受,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甚至决定别人的生死,人人生而平等的想法已经在她的脑子里根深蒂固了。当初,她不愿意进医院,就是因为见不得自己对病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病人家属的那种绝望悲伤的神,无法面对被人生离死别的场景,所以无论家里人怎么劝说,也不愿意进入医院工作。

    而且医院的黑幕,她也听过不少,更加不愿意去那里同那些人同流合污!

    自从上次救了晖儿,她的心意却隐隐的有些改变,在这个时代行医,未尝不可。知道自己的医术可以救晖儿,她当时只有庆幸,庆幸自己的学医的。虽然,她整天只想着做个米虫,可是毕竟是现代来的,怎么可能一点儿理想也没有。

    不愿意去医院工作,不代表她不喜欢医学,要不也不可能将中医西医都学的这么好了。

    夕颜神有些黯然的说道:“是啊,我就是太仁慈了,所以你们这几个丫头都有些无法无天了呀!”

    看着眼眶还是红红的李展晖,那倔强的模样,让夕颜一阵心疼,将他搂进自己的怀里,轻柔的说道:“我们的晖儿怎么可能是野种,你是夕姨最宝贝的孩子,你的父王只是不知道怎么样去关心人,他是个笨蛋,所以晖儿不可以跟父王计较。”

    “可是小路子说他以后再也不要跟我玩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夕颜刮了刮他的鼻子,然后郑重的说道:“晖儿,朋友是要用心去交的。你是主子,小路子是卖为奴的人,你们的份就注定了你们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再者,你每天拿那么多好吃的给他,建立在外物之上的友又怎么会长久了,当你不能在为他提供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会怎么对你呢?若是他觉得这些东西他不稀罕了,有人可以给他更多更好的东西,那时候,他还会记得你吗?”

    夕颜知道这些对于现在的晖儿来说,太过深奥,可是既然事发生了,夕颜就得教导好他,让他清楚,什么人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看着晖儿似懂非懂的小脸,夕颜微微笑道:“晖儿现在还不懂,以后会明白的,现在赶紧跟着若初姑姑去把脸洗了,然后夕姨带你去吃东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