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烧烤

    晖儿在庄子上歇了有一个多月,子也渐渐的好了起来,却也知道了,自己的生母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

    李展晖本以为,那夕姨哄着他喝下的那碗药只是让他去的比较舒服一点,他只是那是绝症,根本就没有想过会被救起来,所以当他幽幽转醒时,看到围在自己边的若初、秋扇,李展晖脑子有点儿没转过神儿来。

    “若初姑姑,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秋扇冲着他一笑:“奴婢们不在这儿,该在哪儿,这么快就忘啦,您可是被我们主子抱来庄子上的。”

    李展晖一双眼睛看着若初,似乎是想听到她的肯定一般。若初看着他点点头,秋扇恼怒的冲着他瞪了一眼道:“合着奴婢的话就是不可信呀?”

    说完气鼓鼓的转过去。

    他以为夕姨只是安慰他的,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他以为再也不能看到那抹温暖的笑,那张可亲的脸,他以为他的人生已经走到头了,没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没来得及有梦想,便匆匆的离开了。

    可是正当他为着自己活下来而高兴的时候,夕姨却告诉他一个噩耗,自己的陈姨娘居然就这么不在了。虽然他才五岁,可是也看过不少府里的倾轧事件,他明白自己的生母绝对不会是正常死亡的、

    随后吃着夕颜配的药以及药膳,李展晖的子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远在边关的李辰玦收到消息,心底的震撼着实不小,这个女人,原本以为她就是稍微懂些医术,可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连那不治之症也有办法让他痊愈。

    对于这个长子,李辰玦心底现在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明明是毫不在乎的,可得知他得了那样的病以后,心底还是微微的沉了一下,说到底还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骨啊。

    子如流水一般一天天过了,空间里的那些花草果树,各种草药,被她每天辛勤的灌溉着空间泉水,长的非常快,转眼一个多月,竟长了十几年那么大了,夕颜心里着实喜滋滋的,每天不紧不慢的修炼者木灵诀,没事儿陪会儿说说话,摘两个空间里的水果吃吃,这段时间,是夕颜觉得实实在在的米虫般的生活。

    夏天渐渐过去,秋意渐浓,天气也渐渐凉了起来。

    夕颜没事看些小说杂记打发着时间,关于修炼,她倒是不那么积极,觉得劳逸结合,顺其自然才符合道家的思想嘛。

    看着这样秋高气爽的天气,夕颜忽然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跟一群好朋友去山上烧烤的景,越想越是怀念。

    夕颜是个行动派,想到便做,交代了晨雪准备好吃食,带着若初、秋扇、弄影和李展晖,一行人浩浩的来到了庄子后面的小山丘上。

    山丘上有一丛枫叶林,此时虽未到深秋,可那绿中带红的枫叶更得夕颜喜,当即选了那边,将烧烤用的一应物件全都吩咐人摆好了。

    “主子,这些都是什么啊?”晨雪指着一堆瓶瓶罐罐的调味料问道。

    夕颜却是神秘一笑:“这些可是人间美味呢,你们跟着我可算是有福了。”

    那些都是夕颜在空间里弄出来的现代调味料,有些还是夕颜自己根据包装上面的配料捣鼓出来的。

    若初几个看到夕颜串了韭菜、包菜等蔬菜,还有各种串,她们都在期待着夕颜的下一步动作。

    烧烤的丝网下面炭已经再烧了,夕颜用锡纸铺在上面,将各种串以及鸡腿抹了调味料放在上面,然后看着众人都在看着她,夕颜板着脸:“你们都动手啊,别指望我一个弄给你们吃!”

    没过多久,就飘出了让人垂涎的香味,吸引了两只馋鬼。

    “哇,我说这里怎么这么想的,一看原来是四小嫂子在弄好吃的。”

    一听这声音,就是九皇子那欠扁的来了。果然是馋虫一只,光闻着香味就能找到这里来!太高端了。旁边永远跟着一个男子,面孔严肃,可以说是不苟言笑,偏偏一张娃娃脸让整个人看上去很是亲切。

    上次见时夕颜没有发现,这次猛然见着着实称奇,难怪九皇子这丫的会跟他交好而没有被他的严肃给吓跑,这都是这张脸的功劳啊。

    泉海歌见夕颜总是盯着自己的脸猛瞧,原先因为那首诗而留下的好感已经心中的小小的遐想大打折扣!因为这张脸,从小到大大家总拿他开玩笑,明明他才是哥哥,可是偏偏每一个不熟悉的人见了,都说他是弟弟!

    这个女人也是这样,不,她是更加明目张胆,那眼底的意味更加的赤果果的!

    泉海歌没有说话,只是偏过头去,不再看她,也让她看不到自己的脸。

    夕颜心下觉得好笑,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张娃娃脸么?看看又不会死!

    九皇子看到李展晖的时候,眼底的惊异十分明显:“四小嫂,这,我四哥的孩子治好了?不说是绝症吗?这怎么可能呢!”

    晖儿眼底的兴奋一闪而逝,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是爹爹的孩子,别人都是说他是陈姨娘的孩子。

    夕颜看着晖儿,眼神变得温柔,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投了她的缘。看了眼晖儿,然后才转向李辰夜说道:“是啊,现在已经痊愈了,是个有福的孩子。”

    “四小嫂,听说你会点儿医术,这个孩子不会是你救回来的吧?”

    夕颜没有说道,将一串烤好了的羊串抹上了辣酱递给了李辰夜,李辰夜接了过去尝了一口,顿时“嘶”的一声,然后惨叫:“怎的这么辣?”

    “有没有水?”

    这声音是泉海歌的,很好听,跟他那严肃的气质也很不配,夕颜觉得他定是为了让了自己看起来老成一点儿,所以才故意这么严肃的。

    见夕颜没有说话,晨雪递了一杯过去,他将水递给了李辰夜然后说道:“他不能吃辣?”

    夕颜抬起头,看着被辣的红红的嘴唇,已经脖子上起的小红疹子,这个九皇子不是对辣过敏吧?那他得失去多少美食呀?

    夕颜走上前去,替他把了脉,想起空间里就有缓解这个症状的草药,可是她要怎么拿出来?正想着,夕颜抬头看到远处一丛绿草,夕颜心中一喜,这个就是专门正对过敏的啊。

    夕颜跑过去随手抓了一把荆芥,这个就是被这个时代的医者当成草的宝贝啊,然后又在附近找了一些其它的草药,就近用了工具将其混合捣烂,给九皇子敷上了。

    “过上半个时辰就好了,你先去那边坐坐吧,对了,这些烟熏油腻的东西你就不能吃了?”

    九皇子急的干瞪眼,可是无奈,还是乖乖的一边呆着去了。

    夕颜在心底祈祷着,这九皇子上的疹子能消了下去,毕竟那图上了辣酱的串是她给递过去的,都说皇家是最不讲理的,到时候若是被上面知道,还不定怎么定她的最呢!

    由于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吃的也都没那么尽兴了,索从小学习的医术没有让夕颜失望,过了大半个时辰,李辰夜脖子上的疹子终于慢慢的消了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