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生病

    推门而进,满室凄迷,幽暗的房间,散发着**的味道。

    抬眼间,一个满头乱发,蓬头垢面的女子躺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硬木板上,嘴里呜呜咽咽的说着什么,衣服上血迹斑斑。许是没了力气,不似刚才那般大叫着了。

    夕颜走近前去,想看的真切有些,若初有些担心的拉了拉她的衣角。夕颜对着若初微微一笑,示意她没事。

    走近前去,恍惚间,这个女子倒是有些像陈氏,想不到王妃的手段这么激烈,看这样子,陈氏是听不过去了。

    陈氏停下了哭泣,抬起头看着走向她的夕颜,目光一亮,宛如看到了希望一般,艰难的朝着夕颜移过去,还一边说道:“娘娘,是我不对,是我以为您要将婢妾的儿子养在自己的名下,才没有经得起陈月儿的挑唆,至于王妃娘娘,那是婢妾猪油蒙了心了,而且我下的那药根本伤不了王妃的根本,都是陈月儿干的。”

    夕颜一言不发,静静的等着陈氏继续,陈氏慢慢的小声啜泣起来:“婢妾不求娘娘能够救了婢妾的命,可是晖儿好歹也在您那儿呆过那么长时间,请您一定要救救他。晖儿今儿个早上就腹痛,婢妾被关在这里,嬷嬷只好偷偷的请来了大夫,可是……可是大夫说,晖儿得了痈疽,没法儿治了,王妃也不愿意去进宫请太医,如今我的晖儿只能等死了吗?”

    夕颜眯着眼睛,痈疽,也就是阑尾炎,看样子晖儿得的还是急阑尾炎。以前夕颜学习中医的时候,知道这阑尾炎在古代早就有治疗的方法了,怎么这个时候的医术竟然如此落后吗?她在庄子的这段时间,也看了看医典药典之类的书籍,上面确实有好多漏洞,还有很多注释有误的地方,中药的炮制也不全面,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认识到中药炮制的好处。

    夕颜想起了那个乖巧的孩子,目光顶定了定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去看看的。”

    陈青娴听了这话,莞尔一笑:“娘娘,婢妾也不指望您会将晖儿养在自己的名下,毕竟那会占了您的长子的位置,可是婢妾还是希望娘娘您能够时常的照看着他,这个府里,王妃心思深藏不露,陈月儿恃宠而骄,也是个有手段的,侍妾张云儿,是个没脑子的,只会跟在别人后面嚷嚷,可是那宋梅,婢妾一直看不透她,那么谦卑恭敬,老实木讷的一个人,可婢妾心里就是不放心她,每每看到她那谦卑的神色,婢妾总是不舒服,想来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也有可能是婢妾想多了,婢妾知道,娘娘一定会好好待晖儿的,这样婢妾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说完,竟是凄美一笑,喃喃自语:“王爷,奴婢自十四岁跟了您,便没有得到您的一丝怜惜,可是奴婢却将一颗心生生遗失在了您的上,等着您可以原谅奴婢那次的作为,等着您能够回头看看奴婢,如今,奴婢要去了,真好,真好……”

    说着嘴角溢出鲜血,竟是咬舌自尽了。

    夕颜平复了一下心,走了出去,看到那婆子贴在门口像是在听着什么,夕颜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奴才,真是不像话。不过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出来,对那婆子说道:“陈氏刚刚已经咬舌自尽了,你去禀告王妃吧。”

    那婆子呆了一下,看了一眼夕颜,就去了王落雪那里。

    夕颜寻到李展晖的屋子,竟是一个丫鬟也没有,只有那嬷嬷在一旁看顾着,也没有开药,那小小的人儿,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夕颜走上前去,那嬷嬷正要行礼,被夕颜拦下了:“若初,你带着嬷嬷下去,嬷嬷照顾晖儿这么久,也该累了。”

    那嬷嬷本是不愿的,结果被夕颜一瞪,接着若初也说道:“我们主子是来救小主子的。”那嬷嬷才跟着若初一同出去了。

    夕颜现在探了一下李展晖的脉象,然后用手轻轻按了他右下腹的“麦氏点”,之间小小的人儿小脸皱成一团,无疑是腹痛加剧。

    接着观察了他的脸色,面红目赤,唇干舌燥,口干渴,右下腹压痛显著,反跳痛及腹肌紧张都很明显,大便秘结,尿赤,舌红,苔黄燥,探了探体温,也是明显的高烧不退。正是毒型的急阑尾炎。

    急阑尾蓝,中医治本,但西医见效快,但在体上动刀子难免会伤及体,看着小人儿痛苦的样子,夕颜先在空间里面拿了一颗止痛药给他服下,然后叫若初弄了酒先给他降温,自己则去见了王妃,他要把他带到庄子上去治疗。

    嬷嬷进去后,发现李展晖好受了很多,不似先前那般难受,看着夕颜的眼神立马恭敬而又崇拜起来,那眼中的点点期盼的光芒,让夕颜有些无奈。

    轻轻叹了口气:“嬷嬷先在这儿站看着晖儿,我与若初去找王妃,想法子将晖儿带到庄子上去治疗。”

    “老奴明白,多谢娘娘救命之恩。”

    王妃此时刚刚知道了夕颜去见过了陈青娴,也知道了陈青娴咬舌自尽的事,心下正猜测着陈青娴究竟跟莫夕颜说了些什么,这莫夕颜就过来了。

    “妹妹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是有什么事儿?”

    夕颜讨厌这种虚假的客,不明白这些人整天这样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可面上还是没有露出不快之色,瞧着,她自己也变的虚假了呢。

    夕颜笑了笑说道:“王妃说笑了,我来是向王妃讨个恩典。”

    “什么事儿竟然让妹妹恩典这样的词都用出来了?”王落雪从一开始就知道,夕颜是个高傲的人,她不屑跟着王府里的人姊妹相称,如今这一出是想怎样?

    夕颜眉毛高高挑起:“我自是不会让王妃做赔本的买卖,王妃瞧着我这脸色肤色如何?”

    夕颜的肤色莹白如玉,毛孔细致的几乎看不到,白里透红的脸色如瓷器一般,仿佛一碰就碎,这王府里头,就属她的肌肤如玉是最好的。

    王落雪却不知道她此时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便一脸疑问的看着她。

    夕颜说道:“我从小便用着自己改善的药膳方子调理,子肌肤自然都是极好的,加之我本还是十六的年纪,自然就更加的出彩了,王妃答应了我的请求,我自然会将那药膳方子给了王妃。”

    又有哪个女人逃得过时间的吹残,又有哪个女人经得住不老的惑?王落雪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夕颜那样宛若婴儿般的肌肤摆在眼前,容不得她怀疑。

    “我刚刚看到晖儿了,反正他得了不治之症,你们也放弃了他了,不若就让我带回庄子上,王妃看如何?”

    王落雪刚刚还是一脸紧张,以为她要提什么样的要求,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李展晖,占着王府庶长子的名头,本就让她心里不舒服,可如今他得了病,又不得王爷喜欢,他是死是活,她可一点儿都不在意。当即便很爽快的答应了。

    夕颜将李展晖接到了庄子上,夕颜便开了处方:生大黄15克、丹皮12克、红藤30克、冬瓜仁30克、败酱草30克、厚朴15克、白花蛇舌草30克、苡仁30克、黄连10克、黄芩10克、黄柏10克、枝子12克。

    她空间里的药材不够,让小丫头去外面抓了药,结果药店的伙计说这里面好些药都是见所未见的,夕颜一听,立刻想起来,像败酱草、黄柏、枝子等等药材,根本就没有上了药典。

    看来,就只有一条路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