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送药

    在庄子上呆了几天,夕颜就想去山上看看草药什么的。

    中午吃完饭,夕颜就让若初准备了三男装,自己先换上一,然后带着秋扇和弄影去了山上。

    秋扇和弄影都是从小做丫鬟的,没有出过远门,更没有爬山涉水,刚爬了一会儿就不行了。倒是夕颜,跑在前面,远远的将她们甩下了。

    “主子,您慢点儿,等等我们呀。”秋扇在后面受不了的大叫。

    夕颜回头看了眼远远的落在后头的秋扇和弄影,嘴里不有些念叨:“平时叫你们多多锻炼,你们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现在知道子骨弱了吧?”

    “主子,您就行行好,慢些吧,奴婢这腿可是要报废了。”

    夕颜停下来,等着她们,顺便看着这山坡上的风景,景致如画,堪比现代的任何一个风景名胜区,闭眼贪婪的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享受的张开双臂。

    一月白色的男装罩,柔媚中,更显着一丝英气,不远处的树林边,卫十三暗暗看的呆了,这个女子,不论男装还是女装,竟都是这么的迷人,动人心魄!

    随着夕颜到了庄子上,他也跟着到了这边,最开始的时候是监视,可是此时更多的是一种保护,然后他又不得不将她的每行程如实的报告给王爷,不然若是让王爷发现,进而猜测到他的心中所想,那后果,他只是想想都觉得恐怖。

    夕颜朝着卫十三藏的树边瞄了一眼,不是她有多么的警觉,只是那人的目光太过炽烈,让人想忽视都难。又想起在府里时,她也会经常有着被人注视着的感觉,心下更是疑惑不解,莫不是李辰玦还叫人盯着自己了?

    想到这里,夕颜不撇撇嘴,自己一个商人家的女儿,没权没势,盯着自己做什么?不过,以后进入空间得小心点儿了,这最后保命的手段,若是被曝光了,难保不会有人借此生事,将自己当成妖魔给烧了。

    等了好一会儿,秋扇和弄影才上来,夕颜看着她们那气喘如牛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向山上进发。途中也遇到了不少药材,若是那些少见的,夕颜都收进了自己的药篓里。两个丫头手里,一人拿着一本夕颜画的草药集,先收集画册的前五种草药,也是这个时候采收的:半枝莲、藿香、白花蛇舌草、红花、川芎等等。

    到了山顶,倒也发现了不少好宝贝。人参、灵芝也找打了一两之,不过都是几十年生的,品质也不太好,夕颜将其扔在了药篓里,等着回去后将它们种到空间里去。又在山上晃了些时候,挖到了几株天麻、黄精、杜仲之类的,夕颜觉得再转下去也没法儿挖到什么好的了,就带着两个丫头下山去了。

    秋扇和弄影早就想下去了,本来上山的时候,她们俩就已经累的不行了,又在山上找了这么久的草药,回到庄子,两人都累的跟滩烂泥似的。

    在婢女的房间里头,若初和晨雪一脸羡慕的看着两人,晨雪拉着弄影问道:“今儿个出去好玩不?去了哪里呀?”

    弄影哼了声,没理她,倒是一边嘴快的秋扇说道:“晨雪姐姐,你就别问了,下次主子在找人陪着一起出去的时候,你跟若初只管去,今天我们又是爬山又是采药的,累的都动不了了,明儿个可能还起不来呢!”

    “瞧主子把你们给惯得,以前咱们刚被买进府做粗使丫鬟的时候,什么事儿没干过呀,这会儿倒是嫌累了。”晨雪瞧着两人开起了玩笑的说道。

    夕颜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让若初伺候了梳洗一番,然后将若初赶回自己屋子睡觉了,她也赶紧爬上了,吹灭了灯,一个闪,进了空间。

    今,她自己也是极累的,先喝了两口泉水,去除了全的疲劳,又将今采摘的药材一颗颗种了下去,想着,若是自己有一个有灵的宠物多好,自己也就不用这么累了。

    等她将草药全部种下去之后,又开始为王落雪配药了。

    按着自己的猜想,想了个药方,然后弄了些药,在里面加了些桃,制成药丸,很快一瓶就好了。闪出来时,天色已经有些微微发亮,闭上眼睛赶紧补眠。

    第二,不但夕颜起的晚了,就连秋扇和弄影也没能及时过来伺候。

    “若初,这是给王妃的药,你今天找个时间亲自给王妃送过去吧。”

    若初有些犹豫的接过药,说道:“主子,这药毕竟是给王妃的,您若是不亲自送过去怕是不好吧?”

    夕颜看了若初一眼,皱着眉头想了想,遂笑道:“说的也是,看来少不得我亲自走一趟了。这样吧,晨雪在庄子上呆着,秋扇和弄影若是醒了就让她俩先休息,我跟若初去趟王府吧。”

    王府里头,雨虹在一边伺候着。

    王落雪脸上显得有些焦躁:“嬷嬷,你说这莫夕颜会不会配不来那药?都这么些天了,怎么还没送来?”

    “王妃别急,这不才五天嘛,夕侧妃要研究方子,想必那些药也不是好找的,还得收集药材,慢些也是应该的。”王嬷嬷在一边安慰道。

    王落雪眉头皱的更紧了:“若是药材不好找可以差人送信,本王妃又不是寻不到!宫里的药材还能缺了种类不成?”

    正发着怒,门前小厮来禀报说:“禀告王妃,夕侧妃娘娘回来了,说是来给王妃送药的。”

    王落雪面上一喜,终于给盼来了,遂急切道:“快,快请她进来。”

    夕颜进来后,先行了礼,然后才拿出药,对着王落雪说道:“这个瓶子里的药丸便是我夜配出来的,您可要每都吃,里面有三十颗,我下个月在再送过来。”

    “为何不一次送过来?”王落雪沉声问道,心里却想着,难道她还想用这个威胁自己不成?

    夕颜却是不在意的一笑:“每隔半个月,我要过来给王妃请脉,根据进展,改善药方,这用药自然不一样了。”

    “有劳妹妹了。”王落雪笑的一脸亲切。

    夕颜心下却有些恶寒,用得着的时候是妹妹,用不着了,还指不定怎么打压呢!只希望,到时候不要用这药来反咬自己一口。

    可是嘴上还是笑着说道:“王妃不也满足了我的要求吗?对了,这么些子没回来,我倒是有些想念我那夕颜阁了,还请王妃容我去那儿瞧瞧去。”

    “那是你的院子,既然回来了,自然是要去瞧瞧的。”

    夕颜带着若初往自己院子走去,路上似是听见有人在哭,听着声音有些像陈青娴,真是想不到,这王落雪的速度还真是快,这就发落了她了?不知道陈月儿,她是怎么发落的。

    顺着声音,夕颜来到一间黑屋子跟前,哭声隐隐约约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夕颜正要进去,外面看守的婆子却是将她拦住了:“夕侧妃娘娘,王妃吩咐谁也不可进去,里面关着的是意谋害王妃罪人!”

    若初立马拿出大丫鬟该有的子:“我们家娘娘看个被发落的侍妾也需要你的同意不成,见着我们家娘娘不行礼,我看你也没学好规矩,这样的差事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这是王妃的命令,老奴自当遵守。”

    这时,夕颜不咸不淡的开口道:“见着主子不行礼也是王妃的命令?我倒要去问问王妃,究竟是不是?也好让王妃清理清理门户,没得让手下的人败坏了王妃的名声。”

    这老婆子吓的腿一软,跪了下来:“老奴不敢,侧妃娘娘进去就是了,只是这时间万不可过长。”

    “我自然省的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