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风波起(3)(捉虫)

    “王妃,刚刚月侧妃去找陈姨娘去了。”陈姨娘院子里一个粗使的小厮在正房王落雪的屋里禀报说道。

    王落雪饶有兴致的说道:“哦?听说最近晖儿那孩子往夕颜阁跑的勤快的呀。”

    “回禀王妃,是的。”

    王落雪笑的更灿烂了:“陈月儿,终究还是坐不住了呀,不过本宫倒想看看,也是,这后院里头,除了我就是她的位分最高了,夕侧妃的那张脸,让她紧张了?呵呵呵呵……也好,本宫这次就什么也不做,看她们斗法去。”

    夕颜阁中,被夕颜隔出来的书房中,夕颜坐在古琴旁边,悠悠弹唱着那曲《江花月夜》,抬首间,看见旁边墙上一幅字画也没有,很是空,想起自己的那幅画,蛾眉轻皱,停下弹奏的曲子叫道:“若初,我的那幅画怎么还没有拿回来?你今再去看看去,必要取回来,知道吗?”

    “是,主子。”

    若初来到珍楼,老板见是送画来装裱的那个女子,忙笑着去招呼。

    若初也不跟他客,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老板,我们主子差我来取画吩咐今一定要将画给取回去的。”

    “是是,今怎么也是返还那画的,我们做生意也要讲究诚信不是?”

    若初脸上含笑:“如此就多些老板了。”

    那老板面露尴尬之色,半天才问道:“不知道能否告知这画的主人是谁?”

    若初脸上还是含着笑容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主子吩咐过,不可将她的份透露的,还请老板见谅。”

    若初取了画便回了王府,一路上都不知自己后面有两路人在跟着她。一路是这珍楼的幕后老板李辰天的人,而另一路则是李辰夜和泉海歌两人。两人今出来喝茶,不巧看到珍楼有人取画,想也没想就跟上去了。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鬟竟是四王府的人。

    李辰天还在猜测着半夕颜究竟是谁,将王府里的人一一排除,就是没有猜到会是莫夕颜,这个四王爷新娶的侧妃!也是,谁能想到传闻中木讷呆滞的商人之女,会有这般才呢?

    而李辰夜一看到这个婢女是回的四王府就猜到了这个半夕颜是谁!

    看着李辰夜震惊的面容,泉海歌试探着问道:“怎么,你知道这个半夕颜是谁?”

    李辰夜从震惊中清醒:“你不会不知道我四哥新娶的侧妃叫什么吧?”

    这下泉海歌也呆愣住了,半天回过来才支支吾吾的说道:“你说是她?莫星南的女儿莫夕颜?不会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她?”

    “是与不是,等到四哥回来我们一起去拜访一下不就行了,现下四哥不在,我们倒是不好去四哥府上,免得遭人非议。”

    而夕颜看着若初拿回来的画,很是高兴,张罗着众人将画挂了起来。原本总感觉缺点儿什么的书房,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这边夕颜还在欣赏着自己亲手布置的书房,外面传来了弄影的声音:“主子,晖少爷来了,在找您呢?”

    “好,我就出来,晨雪,你去厨房弄些晖儿吃挂花糕来,秋扇去拿雪梨汁。”

    “是,主子。”

    夕颜出了书房,就看到晖儿小小的子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微笑:“晖儿怎么来了,是想夕姨了?”

    “恩,想夕姨,还有夕姨这里的好吃的。”

    “你这个小鬼头!”

    过了一会儿,吃食都备上了,李展晖边吃边说道:“夕姨今给晖儿讲什么故事?”

    “合着你倒是将我这儿当成了酒楼饭馆还有说书的听?”

    晖儿扑到夕颜怀里撒着:“晖儿没有,是夕姨这里的糕点好吃,茶也好喝,还有夕姨讲的故事也很好听,晖儿最喜欢听夕姨讲故事了。”

    夕颜也不再逗他,张嘴说道:“从前呢,有个小孩子名叫孔融,比我的晖儿大几岁……”就这样,夕颜慢慢的说起了孔融让梨的故事。

    不久故事说完了,夕颜微笑着问道:“晖儿有没有从这个故事里面知道什么道理?”

    “有了好吃的,让着哥哥。”说完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可是晖儿没有哥哥,怎么办?”

    夕颜被这样的童言童语逗笑了。

    “可是晖儿以后会有好朋友啊,可能还会有弟弟妹妹,我们的晖儿最懂事了,要懂得谦让知道吗?”

    晖儿懂事的点点头:“恩,晖儿知道了。”

    眨了眨眼睛,晖儿又对着夕颜说道:“夕姨,我姨娘听晖儿说了夕姨这里的点心好吃,让晖儿带着回去给她也尝尝呢!”

    “是吗?晖儿真是个小白眼狼,吃着还不忘往回带点!”

    昨天才给他说了白眼狼的故事,晖儿满脸不乐意:“晖儿不是小白眼狼,晖儿不是!”

    “夕姨逗你玩的。”

    晖儿走的时候带了一碟子的挂花糕回去了。

    晚上,夕颜正在屋里用膳,忽然外面一阵吵闹。

    “弄影,外面出什么事了,去看看。”

    弄影放下碗筷,出去看了看,赶紧跑回来:“主子,不好了,是,是,是王妃边的王嬷嬷带着好些人朝咱们院子来了。”

    外面树上,卫十五来跟卫十三换班,恰好遇到这样的事

    “出什么事了?”卫十五看着满脸着急的卫十三,出口问道。

    “可能是她遭人算计了,今天中午,晖少爷从这里带走了一碟子挂花糕,我猜可能是有些人拿那个做文章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卫十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先看看再说吧。”

    卫十五点点头:“你也不要太冲动了。”

    看着王嬷嬷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进了自己的屋子,夕颜放下碗筷,说道:“王嬷嬷好大的架子,莫不是你的眼里就只有王妃一个主子?”

    王嬷嬷眼底闪过不屑,不过还是行了个礼,才说道:“夕侧妃娘娘,王妃今用了你的挂花糕,便中毒到现在还躺在上,请您跟老奴走一趟吧。”

    夕颜已经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女人一多,果然是非就多,而李辰玦走之前那样对待自己,如今终于要承受那些女人的怒火了吗?

    夕颜不在意的一笑:“如此,那就麻烦嬷嬷带路了,事总是要有个结果的。”

    是的,她不想去分辨什么,如今自己孤立无援,自然是她们说什么便是什么,如今她只想知道结果而已!因为她知道,她们是不敢要了她的命的,毕竟这王府还是李辰玦的王府!

    只是,不知道要不要受些皮之苦。

    看着若初她们一脸担忧的样子,夕颜冲着她们摇摇头,然后微微一笑,跟着王嬷嬷走了。

    ------题外话------

    呜哇,要考试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