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风波起(2)(捉虫)

    这几,李展晖每天都往夕颜阁跑,与夕颜在一起久了也不像开始那么怯生生的了。

    而王府后院的其她女人,显然是不那么安分了。

    陈月儿沐浴过后,透着妩媚的风。她边的大丫鬟雨和雨梦静静的伺候在一旁,陈月儿,本是江南的一名普通人家的女子,一年前,王爷一次下江南游玩时遇到,然后带了回来,被封为侧妃,恩宠至今。

    雨和雨梦是最早伺候她的。

    那个时候的陈月儿,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柔妩媚。许是因为普通人家的女孩,所以心思很单纯,而因为王爷的宠,也曾经默默的受了不少伤害。如今再看这个女子的眉眼,温柔依旧,只是已不再如从前那般自然。

    王府的后院虽然不比皇宫,却终究还是女人的战场,进了这里又有几个还能保持一如既往的单纯?这位恩宠至极的侧妃娘娘也一样,眉宇间的尖刻狠辣之气总是若隐若现。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江南水乡的陈月儿了。

    陈月儿对镜梳妆,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听说最近陈青娴的儿子总喜欢往夕颜阁跑?”

    雨和雨梦收起心中那些想法,雨笑着回道:“是的娘娘,陈姨娘的儿子这几天每天都会到夕侧妃那里去,听说夕侧妃也很喜欢他。”

    “哼,喜欢?那是她不知道王爷根本不重视这个儿子,若是她知道了,还会这样吗?我看是避之唯恐不及了吧!”

    是的,李展晖,李辰玦的庶长子,在府里却一点儿地位也没有,后院的所有女人除了他的亲娘都不承认他是李辰玦的儿子,平时都是叫他陈姨娘的儿子。

    雨和雨梦不再说话,只听陈月儿继续说道:“我想我是该做些什么了,王爷连着五天都去她那儿,她的位分也不比我低,趁着王爷不在,倒是个好时机。”

    雨和雨梦将头低下,她们知道陈月儿要设计那个新来的侧妃娘娘了。这个新来的夕侧妃,她们每次去王妃那儿请安的时候都会见到,不施脂粉,素面朝天,却美得惊心动魄。不是那种妖艳的美,而是淡若银河水,轻若风中羽,明若月下尘,不会很耀眼,却让人难以忽略,这样女子,却是是娘娘的大患。

    陈月儿站起来,轻声说道:“好几都不曾去姐妹那边走动走动了,今儿个就去陈妹妹那里看看吧。”

    陈月儿进去时,陈青娴正在绣着一方帕子。见着陈月儿来了,忙起行礼,对于陈月儿,她是有些害怕的。曾经因为两人同姓,她就整的她病了整整十几,不得见人。她也亲眼见着一个妾室颇为获宠,有些恃宠而骄,结果得罪了她,第二便被王爷打发出去了。

    想起陈月儿刚刚进门那时,很美艳、很温柔、很单纯的一个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那个样子,让人害怕!短短一年时间,竟然让人改变的如此之大。

    陈月儿轻轻扶起陈青娴,像是在闲话家常一般的说道:“陈妹妹每里都这么清闲吗?这帕子绣的真是好看,姐姐我都不及你万一呢。”

    “姐姐是贵人,怎么能做这种事呢!若是姐姐做了,定是比我的要好很多的,妹妹每里没什么事,也只有绣些东西打发时间了。”陈青娴说话的态度低眉顺眼,陈月儿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喝了一口茶,陈月儿才说道:“怎么没见着晖儿,这孩子可是可的紧呢。”

    说到李展晖,陈青娴眼底闪过一抹温柔慈,陈月儿自然也看见了,眼底掠过的是狠毒的光芒,不管王爷承不承认,他始终是庶长子,而自己来了一年了,也没有孕,这让她更加痛恨陈青娴母子。

    府里的其她女人为难她,多数也是这个原因。这么些年来,只有陈青娴生下了王爷的骨血,这让她们怎么能够咽下这口气!

    虽然王爷一直都不待见她,可是她们心里还是痛恨着陈青娴。

    而且,一些聪明点的女子,也渐渐的明白了,不是她们自己有问题,也不是王爷有问题,而是王爷根本就不想让她们生下他的孩子!

    陈青娴温柔的笑着说道:“这孩子近来总喜欢往外跑,回来还会说好些故事给我听,倒是比以前开朗了不少!”

    “妹妹可知晖儿总是跑到哪儿去吗?”陈月儿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陈青娴微微一愣,像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陈月儿来找自己,不会是闲话家常的,她在等着她切入正题,可是她一来就围着晖儿在说,难道她想要跟自己说的话是跟晖儿有关?

    想至此处,陈青娴轻轻摇头说道:“这个我倒是没有问他,姐姐知道吗?”

    “你呀,都这么些时候了,还不知道,小心自己的儿子认了别人做母亲!晖儿这几总是往夕颜阁跑呢,听说那位也很喜欢晖儿,你也知道,这些子我们几个姐妹都在猜测是王爷不想要孩子,若是你的孩子跟别人跑了,你这下半辈子可怎么过?毕竟王爷待你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

    陈青娴听着陈月儿这么一说,顿时急了:“姐姐说的可是真的吗?这可怎么办,妹妹我也是每瞧着晖儿说故事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开心的不得了,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夕颜阁的那位。”

    陈月儿低头轻笑,鱼儿上钩了!抬起头时,又是一副与陈青娴同仇敌忾的模样说道:“妹妹还是早做打算的好,那位的长相你也是看到的,王爷连着五宿在她那儿,此次王爷回来她怕是还要获宠,到时候她跟王爷一提,晖儿还不就是她的儿子了?”

    陈青娴心里知道,陈月儿这是再拿自己当枪使,可是事关自己儿子,她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跪在陈月儿前,哭着说道:“娘娘,求你帮我,我该怎么做,怎么办才能保住我的儿子?”

    “我来告诉你这些自然会帮你的。”说着轻轻扶起她,继续说道:“我的好妹妹这是做什么呢?你的儿子终究是你的儿子。”

    顿了一下,陈月儿才说道:“一劳永逸的法子就是直接弄死她,再次一些的便是让王爷厌弃她,或者直接让王妃发落,将她遣出王府。”

    “弄死她?!这个不行,这种事妹妹做不来呀!”

    陈月儿眼中眸光一闪,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模样,继续说道:“那就给她按个罪名,让王妃将她遣出王府,其实只要有个罪名就好了,王妃肯定会配合的,毕竟王妃也是很忌惮她的!”

    陈青娴一咬牙,点头道:“我做,姐姐告诉我该怎么做?”

    陈月儿附耳在陈青娴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是,姐姐,妹妹知道怎么做了,谢谢姐姐来告诉我这些,妹妹必定不会将姐姐牵连进来的。”

    陈月儿满意的笑了笑,走出了陈青娴的屋子。

    陈月儿走后,陈青娴边的丫鬟霜青走上前说道:“主子,您真的打算听月侧妃的吗?”

    “为了晖儿我必须这么做!”

    霜青和霜蝶都有些着急,主子这么做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啊,最终会害了自己的啊!可是她们只是伺候主子的奴婢,什么也不能做。

    主子是护子心切,可是她们却阻止不得!

    ------题外话------

    评论收藏,话说昨天在自习室跟三个很彪悍的女的吵了一架!我就坐在她们对面,她们在我不在的时候还搬我椅子,忍无可忍,就吵了!她们的椅子不好,将我的好的换了去,还反问我,那椅子就做不得你啊,我实在是被气得无话可说啊啊啊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