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征(捉虫)

    第五夜,李辰玦还是宿在夕颜的屋里。

    第二天一早,将军府门口,所有姬妾都在。李辰玦一盔甲,这样的他,少了一些邪肆的俊美,多了一些阳刚的帅气。

    王落雪站在他的旁边,帮他整理着衣裳,嘴里不停的在唠叨:“王爷,妾为您准备了药材干粮,一定要带着,还有棉衣,军中不比王府,您一定要小心。”

    李辰玦眼中闪过不耐,隐去后说道:“本王知道,府里就交给王妃和福伯打理了。”

    妾室张云儿仗着得宠,再加上这些天王爷对她们视而不见,而今天王爷随军出征,那位竟然没有来想送,立马就说道:“王爷,您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夕侧妃姐姐竟然都没有来送送你。”

    李辰玦眸中闪过不悦,想起那个女人,心里又是一阵柔软,嘴角不自的扯开了一抹笑容,看着张云儿冷声说道:“是本王让她好生休息的,你对本王的话有意见?嗯?”

    “妾,妾不敢。”张云儿一看李辰玦这样,立刻跪下。

    刚刚李辰玦眼中那一抹笑容,几乎所有人都看在眼底,她们什么时候见到过王爷这样的笑,温柔中透着迷恋。

    “四哥,这次一去要多久才会回来?”

    九王爷骑马赶来。

    “我也不知,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应该可以赶回来。”

    这次出兵,主要是边境胡虎族作乱,胡虎族是一个骁勇善战的部落,所在地区资源稀少,五年前签订的和平盟约显然没有约束住他们。

    九王爷李辰夜往女人堆里瞥了一眼:“咦,怎么没见到新嫂子?她没来送你吗四哥?”

    王落雪正要说话,陈月儿抢了过去说道:“九弟说笑了,想是昨晚夕妹妹累倒了,王爷体恤,让她多睡会儿呢。”

    王落雪心里一阵不舒服,九弟也是你叫得的?!

    李辰夜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四哥这个侧妃也太不懂事,平时就恃宠而骄,他本就不喜欢她,平时都是看在四哥的面子上才对她有些许好脸色。

    李辰夜没有理她,而是对着王落雪说道:“嫂子,四哥这一走你可就辛苦多了呀。”

    王落雪只是淡淡一笑:“这些不都是我的本分吗?”

    “是是是,听说四哥喜欢小四嫂的呀。”说着还朝着李辰玦挤眉弄眼。

    “管好你自己,我不在京里,你可别被二哥他们抓到什么把柄。”

    提到二哥,李辰夜脸色一变:“我能有什么把柄,倒是四哥你,二哥他在军中影响力那么大,你才要当心才是。”

    李辰玦双眼一眯,行军打仗,他还能因私废公找他的不是不成?父皇派遣的监军是镇西大将军西门烈,他是父皇最忠心的臣子,不可能帮着二哥对付他,他的安全至少是有保障的。关键是西门烈的儿子西门战这次也会随军出征,趁着这次机会要将西门战争取到自己这一方来,至少也不能让他投靠了二哥。

    “四哥,这是父皇以前赏给我的玉灵膏,你带着,刀剑无眼。”

    李辰玦也没有推辞,接下揣在怀里,转上马,策马而去。李辰夜看着绝尘而去的李辰玦,心里默默的说道:四哥保重。

    “嫂子,弟弟我也该回府了。”

    “九弟慢走。”

    夕颜阁中,夕颜悠悠醒来,上一阵酸痛,这个李辰玦,就是见不得她好过!

    梳洗过后,准备去给王落雪请安的,结果晨雪禀告说今儿个不用过去了。

    夕颜皱眉:“怎么回事?”

    “主子,今儿个王爷随军出征,王妃她们都去送王爷去了。”

    随军出征?为什么没有人来告诉自己?

    弄影像是看出了夕颜心里的想法似的:“主子,是王爷吩咐让您多睡一会儿不用出去相送的。”

    “那大家也都知道了?”

    弄影点点头,若初和秋扇看着皱着眉头夕颜,心里知道,小姐这是不高兴了,小姐说过枪打出头鸟,如今小姐可不就是那个出头鸟嘛!

    洗漱过后,闲着没事,夕颜从空间里拿出了古筝弹着。

    若初看到了一脸惊奇:“主子,这是什么乐器,弹出来的声音真好听。”

    夕颜弹奏的正是一曲《江花月夜》,闭上眼睛,想象着那美好的画面,心里竟是别样的安宁,嘴里不自觉的念出了张若虚的诗:“

    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半不还家。

    江水流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满江树。”

    张若虚只有两首诗作传世,这首更是被誉为“孤篇盖全唐”的惊天伟作!

    夕颜一时沉浸在诗作里无法自拔,若初和秋扇瞪大了眼睛,她们不懂诗词,却也知道这首诗写的真好!小姐是什么时候懂得作诗的?

    而晨雪和弄影都是认过几年字,弄影更是常年在书房伺候着的,一脸的惊艳看着夕颜,原本她们以为,一个商人之女,肯定是满俗气的铜臭味,王爷调查回来说这个侧妃娘娘木讷呆笨,如今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夕颜抬头,看着几个丫头目瞪口呆的样子,微微笑道:“这种乐器叫古筝,刚刚我弹奏是《江花月夜》。”

    弄影想着那首诗,脱口问道:“刚刚那首诗也叫做《光花月夜》吗?”

    夕颜点点头。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这诗真美,曲子也美。”

    夕颜想着反正有诗有曲,索将画也一并作了吧。想到这里,便出口吩咐道:“弄影,取些笔墨过来,今儿个我要作画。”

    屋外,暗中观察的卫十三一脸的惊艳,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那么美好,让人想要疼想要怜惜,可每每又会被她眼中的傲然清冷吓退,这样的女子或许只有王爷才能配的上吧?也只有她才能配得上王爷!

    拼命压下狂跳不安的心,躺在树上继续着他的任务,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在琴声幽然飘出的那一刻便已经沉沦了!从此不再属于自己。

    ------题外话------

    刚看了李敖的北大演讲,说的好的,蛮可的一个老头,什么都敢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