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捉虫)

    李辰玦说到做到,果然连着三天都歇在了夕颜的屋里,每次去正房请安,夕颜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这王府后院的女人,怨念太强大了。

    今天一早李辰玦便去上朝了,夕颜进了空间,发现那颗葡萄居然结果了,夕颜一阵激动,喝了点灵泉水,便想着再种点什么进去。

    自己的小院里好像有不少植物花朵的,夕颜想着在空间里种出个花园来,便道院子里转了起来。

    晨雪去厨房弄了些糕点过来,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主子,用点糕点吧。”

    “哦,好。”夕颜走过来,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味道还不错:“这是什么做的?”

    这个世界的糕点吃食很单一,没什么花样,夕颜偶尔嘴馋了便去空间里吃些蛋挞零食之类的。

    晨雪心道不愧是富商家出来的,面不改色说道:“主子,糕点自然是用面粉做的。”

    这个晨雪,在厨房或许是个可造之材,便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在和面粉的说道,往里头加些绿茶粉或者梅花什么的,这样味道或许可以更好哦。”

    晨雪皱了皱眉头:“主子,这个我们从来没有试过啊,真的可以吗?”

    “晨雪,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没有火的时候,人们吃什么?不就是野果子生之类的?后来有了火,人们发明了各种吃食,现在只是这些吃食上再加些花样,怎么就不行了?”

    晨雪听着双眼放光:“主子,您真聪明!奴婢这就去试试!”

    说着便去了小厨房。

    “小姐,晨雪她怎么了,这么急着去哪?”若初和秋扇过来,疑惑的问道。

    “她呀,去厨房做好吃的去了。对了,你们俩以后还是跟她们一样叫我主子吧,被有心人听到不好。”

    “是,主子。”

    吃了一块糕点便吃不下了,喝了点茶便向院子里继续探查看看还有哪些花。

    走至墙角的时候,夕颜停下来,细细的看了又看,结果大吃一惊,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这墙角一丛丛的开的艳丽的落子花(瞎编的,勿怪),夕颜心里一阵惊慌。这究竟怎么回事?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不小心当成观赏植物了?是只有自己的院里有还是所有女眷院子里都有这种花?

    夕颜转了一圈,发现这不可能是有人无意中种下的,围着院子一圈,生活在这里,会怀孕才有鬼了。想到王府里头至今只有一个孩子,难道真的是有人不想李辰玦生下孩子?

    自己原本还在烦恼着怎么才能避孕的,毕竟那三天自己可不是安全期,这下好了。

    随意采集了一些花的种子种到了空间里,浇了些泉水,便去屋子里看起书来,不然子太过无聊。

    晚上,李辰玦的书房里头。

    “王爷,卫十三有事禀报。”

    三天的相处,李辰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想知道她整天都在做什么,处理公务时,眼睛闭上都是那双澄澈的眸子。于是今天早上,便吩咐了卫十三暗中观察着莫夕颜,看她每天有什么事,酌禀报。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她上心了,只说是监视。

    李辰玦放下手中的公文,冷声说道:“让他进来。”

    “卫十三参见王爷。”

    “什么事?”

    “禀告王爷,侧妃娘娘她,她好像发现院子里的落子花了,今天她蹲在墙角好久,看着那花神不对。”

    “哦?难道她还懂医术?”

    “属下不知。”

    李辰玦皱着眉头,这落子花一般女人看到都会不释手,如他院子里的其他女人一般,一般人很少能知道它的真正作用,难道她真的懂医术?

    “你先下去吧,晚上不用盯着了,只白天就好。”

    “是,对了王爷,今天侧妃娘娘还让晨雪做了一种绿茶味的糕点,属下瞧着,她们一个院子里的丫头们吃着都觉得很好吃。”

    李辰玦眼底兴趣更浓了,看着桌上的公文,第一次有了想要全全丢下去找那个女人的想法!压下心头的**,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明明是明珠,却如鱼目一般的在莫府生活着,这个女人似乎不如想象一般,那么糟糕!提笔挥洒,纸上赫然出现的正是那晚夕颜弹唱的《东风破》。

    这个女人,明明才气过人,明明灵动可,明明聪慧如雪,自己也明明想厌恶她,却又不自觉的被她吸引着。

    夕颜躺在上,屏退了所有的丫鬟,钻进了空间,种下的那些花已经快要开花了,想想也是,一天就是三个月。这么好的东西,却不能得到更好的利用,难道只能种些花草?若是在里面种下些果树,草药的话就好了。

    刚想着,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夕颜赶紧从空间退了出来,躺在上装睡。

    李辰玦朝着夕颜阁走来,看到院子里黑灯瞎火的,心里顿时有股不悦,走了进去,看到夕颜躺在上睡觉,便故意加重了脚步声,朝着夕颜走去。

    故意走路那么大声干什么?夕颜心里呕死,正犹豫要醒来还是继续装睡,耳边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怎么,还想继续装睡?”

    夕颜睁开眼睛,看到李辰玦,便说道:“王爷,今天是第四天了,您可以不来的。”

    “夕儿这是什么意思?要赶本王走吗?”

    夕儿?我跟你也不是很熟吧,不过嘴上还是很恭敬的说道:“妾不敢。”

    “不敢就伺候本王宽衣。”

    无奈的从被窝里爬出来,替他拖了衣裳。

    李辰玦嫌她脱得太慢,挥手自己三两下就将自己剥了个精光。夕颜双眼瞪着他,李辰玦闪过一抹笑:“怎么,本王材还不错吧?”

    “呵呵,王爷,今天这么晚了,睡觉吧。”

    “不晚。”

    说完,又没有给夕颜说话的机会。

    这个该死的李辰玦,他究竟想怎么样,刚刚那一抹笑容与他平里的笑不同,温暖的直达眼底,如风拂面一般,差点就深陷其中。

    那院子里的落子花,想来可能是别人种下的,但也有可能就是他自己!

    若真的是他的话,那自己就应该守好自己的心,不然到时候痛苦的肯定是自己!刚刚差一点就因为一个笑容就沦陷了。

    李辰玦看着夕颜恢复清明的双眼,心里一阵恼怒,在她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于是,第四夜,李辰玦还是歇在了夕颜的屋里。王府的女人们,嫉妒的脸都绿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