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嫁妆(捉虫)

    第二天一醒来,就看到一张绝美的脸庞,在自己眼前,脑子浑浑噩噩的才记起昨夜是自己的洞房花烛夜,一想起来,脸不由得“噌”的一下红了。

    “怎么,本王的侧妃还害羞不成?昨夜可不是这样的。”

    “王爷今儿个不用早朝吗?”

    “本王新婚,有三天婚嫁,妃不用担心,本王这三天可是会夜夜陪伴你的。”

    夕颜心里很不乐意,按照规矩只有正妃进门,大婚的前三天才需要歇在新娘子的屋子里,而她一个侧妃,根本就不需要,他这么做岂不是要将她推向火坑!夕颜心里忽然一阵明悟,他还是讨厌她的,她这是故意将她摆在众人面前。

    想通之后,夕颜心里一阵烦躁,语气不怎么友善的说道:“王爷准备什么时候起,我醒了便睡不着了。”

    “你爹娘都没有请人教你些规矩吗?在本王面前该怎么称呼,不用本王教你吧?”

    夕颜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你要是不高兴可以抗旨不娶我呀,自己不敢抗旨却来找我的麻烦,李辰玦瞧着夕颜的样子有些有趣:“怎么,心里在骂本王呢?”

    “妾不敢,妾知错。”

    “既然你睡不着,正好本王也睡不着,那不如就接着做昨晚的事吧。”

    夕颜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嘴被堵住,子被压下,又是一场缠缠绵绵。

    李辰玦心里很矛盾,才一个晚上,他就觉得她的子异常甜美,从不许女人碰他的嘴唇的李辰玦竟然破天荒的吻了她,可是心里又明明厌恶的很,商人重利,这场赐婚是莫星南以三百万两银子换来的,而他就值那三百万两银子,一想起这个,他的心里就很舒服!就好像自己是个货品一样被卖了!

    夕颜昏昏沉沉的睡着,门外卫领的声音响起:“王爷,已经是巳时初了,王妃她们还在等着呢,刚刚着人来问——”

    “滚!”

    门外顿时噤声。

    夕颜悠悠醒来,巳时初了吗,那就是九点多了。起就要穿衣。

    “你干什么?”

    “王爷,王妃姐姐还在等着妾去敬茶呢,想来可能已经等了一两个时辰了,若是再不去,怕是王妃姐姐该生气。”

    “先伺候本王更衣!”

    夕颜撇嘴,她自己穿这衣服都不熟悉,何况是帮他?不过不敢顶嘴,拿着衣服,着实忙了好一会儿才帮着将衣服穿上!心里不停的咒骂这些天潢贵胄,连穿个衣服也不会!长着手干嘛来了?

    忙了好一会儿,夕颜才托着疲惫酸痛的子去敬茶。

    一走进屋子,夕颜就感觉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盯着她,犹如探照灯似的恨不能将她盯出几个窟窿来。穿衣的时候,她看到自己上那青紫的咬痕吻痕,心里一阵恼怒,然后选了一件高领口的衣服想遮住一些。

    可是,这王府里的这些人可不都跟人精儿似的,夕颜这么做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几个女子的眼神都要瞪出火来了。

    主位之上,一个雍容美丽的女子,嘴角含笑:“妹妹可算是来了,看来王爷真是心疼你,刚刚姐姐派人去你院里,想看看怎么回事的,没想到被王爷打发回来了。”说完,嘴角还含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位应该就是李辰玦的王妃王落雪了,这话听着没什么问题,可仔细想想这是将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抬眼瞥见一个美艳女子眼中鸷的光芒,夕颜心里一个咯噔!这就招来仇敌了?

    夕颜结果晨雪递过来的茶水,恭敬的接过,跪下行礼敬茶。弯腰的时候,离得近的几个女子撇到了夕颜脖子上欢的痕迹,嫉恨的目光顿时集中在夕颜的上。

    夕颜心底苦笑,李辰玦他就是故意的!

    敬完茶,便是几个侍妾来给她见礼,夕颜本就不耐烦这些,人也没记住几个,见完礼,索就推说子不舒服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王落雪端着刚刚夕颜敬茶的杯子,眼底闪过一抹怨毒。看了眼手中的杯子,然后狠狠的将它砸在了地上。

    王落雪边的大丫鬟雨虹上前扶着她,吩咐人来清理了,然后问道:“娘娘,您打算怎么办?”

    王落雪望着门外,不甚在意的说道:“怎么办?不用我出手,你看这府里的女人,哪个是没点手段的?再说,她也得不了王爷的宠,就算得了又怎么样,看那陈月儿,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又怎么样?王爷宠她,可心里却没有她!”

    雨虹皱眉还想问什么,王落雪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看着好了,以前那个花魁不是很得宠?现在被抛在庄子上,谁还记得?王爷是个无心无的人,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要说沉不住气,陈月儿肯定是第一个。”

    而陈月儿回到自己小院,心里则在想着夕颜那张美轮美奂的脸,心里一阵不舒服,不过最终还是止住了找她麻烦的心思,想着再观望几天再说吧。

    夕颜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就听见秋扇在跟若初说着什么,夕颜皱了皱眉。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两人一见夕颜回来了,行了个礼,秋扇是个急子便说道:“小姐,您不知道,刚刚奴婢和若初去清点您的嫁妆,谁知道,竟是一点也没有了。”

    “怎么回事?嫁妆单子呢?”

    若初脸上也有些着急:“小姐,夫人她,她没给单子,当初只拟定了一张单子给了王爷了。”

    “小姐,刚刚奴婢听说你的嫁妆便是那三百万两,其余的一点多的也没有,那三百万两银子也已经献给皇上做了军饷了。”

    原来这就是顾氏打的好算盘,想让自己在王府里寸步难行吗?反正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王爷的女人的自己人,至于她在府里过的怎么样,她们无所谓。

    看着若初和秋扇,夕颜无所谓的笑了笑:“怎么办,你家小姐成了穷光蛋了,你们两个可还愿意跟着我了?”

    “小姐,奴婢生死都会跟着您的。”若初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动容。

    夕颜弹了她的脑袋一下:“这不就行了,反正不管我有没有钱,你们都不会舍弃我的,那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若初和秋扇眼眶都有些发红。

    ------题外话------

    宿舍有人过生,我们买了蛋糕回宿舍庆祝的,一不小心蜡油滴到了胳膊上,留了一个很丑的疤,好难看……幽怨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