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洞房(捉虫)

    坐在上不知道过去多久,夕颜感觉自己的双脚都已经麻木了,坐着腰也有些酸疼,还有股,最难受,该死的,还不来!

    本还想着怎么才能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下倒是省事了,看来这个四王爷对这个赐婚本就很不满意嘛!这样看来自己倒是安全了。可是今晚你到底来不来?不来老娘可还要睡觉的!

    “晨雪,现在什么时辰了?”

    晨雪微微抬头,回道:“回主子,现在已经子时了。”

    子时,就是说十二点多了啊,以前的这个时候自己早就睡了,学医这么多年,自己还是很注重养生的。看看两个尽职尽责的丫头,夕颜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们俩先去休息吧,可以换若初和秋扇过来替你们。”

    弄影福了一福:“是,主子。”

    看着两人走了之后,夕颜站起来,轻轻的走向桌子,意念一闪,从空间中取出这段时间配好的迷药,虽然已经半夜了,可还是不能保证他不来,只能用这个逃避洞房了。

    将迷药下了进去,晃动着酒瓶,在原地摆好,然后回到头继续坐着。心神沉到紫玉空间,夕颜发现这个紫玉空间,不但自己可以进去,意念也可以进入其中,随意控制着空间,不知道若是自己能够隔空取物的本事被别人知道了,是会当自己是妖怪还是仙子呢!想到自己现在的妆容,夕颜“扑哧”一笑,多半是妖怪吧。

    看了看种下去的葡萄籽,仅仅两天时间,就已经长的老高了,得搭个架子才行了。那个泉水一天浇三次,竟就是一个季,这样算起来,自己岂不是再也不用担心饿死了?

    听到外面有了脚步声,夕颜收摄心神,端坐在头。

    门被打开,夕颜下意识的抬起头,不由得看的呆了!

    在二十一世纪这样一个传媒发达的地方,同时整形手术也益精湛的时代,什么样的帅哥没有见过?可是这个人,俊美的让女人自惭形秽,眉眼间轻轻一眨,似乎就能慑人心魄,嘴角若有似无的轻笑,看上去更添了几分邪气。比女人还美,却不显柔。

    李辰玦一走进屋子,就看到边坐着的女人一副花痴似的看的自己,眼底闪过不悦。虽然早就见过她的画像,可不得不说,这张脸还是美的让人惊艳,似乎放在府里做个花瓶也不错,这样想着,便快步走近夕颜。

    夕颜站起来,盈盈拜下:“王爷吉祥。”

    “起吧。”

    说着便要上歇息。

    夕颜心里一急:“王爷,我们还没有喝合卺酒呢。”

    “喝什么合卺酒,不过就是一个妾。”这样无的话,竟也是含着笑说出来的。

    夕颜心里将他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个遍,这个男人以为自己愿意做他的妾不成,不就是长的好看了些,有权有势了些?

    将愠色敛去:“王爷,我,那个妾害怕,想喝点酒壮胆。”

    李辰玦看着她那多变的神,忽然来了兴趣,刚刚她一脸的愤怒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嘴角笑意更甚,不是木讷不知趣的吗?看样子报有误呢。

    “好啊,那本王陪你一起喝吧。”

    夕颜一喜,面上不显,可眼底喜色还是被李辰玦瞧了个彻底,他的兴趣更大了。若是夕颜知道,原本这个人是讨厌自己的,根本就不想理会自己,虽然现在还是讨厌自己,可刚刚自己的举动却引来了他的兴趣,不知道会不会呕死!

    李辰玦端起酒杯,放在鼻尖闻了闻,眼底寒光一闪,很快隐没,夕颜也跟着端起酒杯,正要喝掉的时候,李辰玦便阻拦道:“怎么?不是喝合卺酒的吗?”

    “哦,对,是啊,呵呵。”

    两人胳膊交缠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夕颜那杯酒靠近的时候,李辰玦特意闻了一下,也是加了料的,难道这不是莫夕颜这个女人做的?

    李辰玦一将酒喝完酒急忙使用内力将那酒了出来,而夕颜则是碰也没有碰,直接扔进了空间里。

    李辰玦双目迷茫:“那现在可以歇息了吗?”

    夕颜自然歇息是什么意思,虽然知道他喝了迷药应该没什么事,可还是忍不住脸红,扶着李辰玦就往上去。

    等到李辰玦完全躺在上的时候,李辰玦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顺势晕了过去,想看看这个新娶的侧妃究竟想干什么!

    看着李辰玦晕了过去,夕颜明显松了一口气。

    反正他也晕过去了,夕颜立马本暴露,瞅着他的睡颜言言自语道:“虽然你长得不错,看着很养眼,可咱俩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个陌生人呢,要我跟你做那事,还不如杀了我的好,所以不好意思啦,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就没什么事了。”

    说着和衣在他的旁边躺下,闭上眼睛,翻了几个却怎么也睡不着。

    侧过来,对着李辰玦,说道:“过了今晚你应该就不会过来了吧?府里那么多女人,就是你一天一个,一个月也应该排不完,我猜外面可能还有更多,恩,应该不会来了。你好像满讨厌我的。”

    李辰玦听着心里怒气横生,原来竟是要逃避洞房!这个死女人,她怎么敢!

    夕颜自顾自的把话说完,正准备侧过子闭目睡觉,谁知道耳畔想起一个恻恻的声音:“宁愿死也不跟本王做?”

    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低沉的魅惑着夕颜的心,僵直着体转过,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睁着,哪有半点像是中了迷药的样子,夕颜不有些挫败,第一次给人下药,居然就给识破了!

    可是现在她最应该着急的是,怎么度过眼前这关。想着夕颜也学着李辰夜的样子勾唇一笑:“那王爷想要如何?”

    夕颜自己不知道,那一笑有多么倾城妖娆,媚中带惑,饶是李辰玦见多了美女也不有着迟钝,这个莫夕颜,眸子闪着狡黠慧黠的光芒,灵动清澈,恍若天上而来的一汪清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子。

    随即想起她对自己的算计,心里更是火起,只有他嫌弃女人的,只有女人搔首弄姿等着他的宠幸,他何曾被女人嫌弃过?!

    双目危险的一眯,语气冰冷偏偏笑若朝霞:“怎么办?本王有个怪癖。”

    夕颜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口问道:“什么怪癖。”

    李辰玦嘴角的笑意更甚:“别人越怕什么,本王就越给什么!”

    什么意思?夕颜有些转不过弯儿来,她最怕得到他的宠,这样自己会成为王府的众矢之的,他难道要宠自己?自己都这样激怒他了,任何一个男子怕是都受不了吧,可是刚刚他那样说明明就是这个意思呀,怎么办怎么办……

    夕颜还是天马行空的想着李辰玦要怎么处置自己的时候,就感觉上一轻,被子被掀了,然后上一凉,衣服直接报废了,眨了眨眼睛,显然没有搞懂自己现在的处境。

    李辰玦看到了她那眨眼睛的可又迷糊的小动作,心底竟是柔软了几分,本想粗暴对待的忽然改变了主意,轻轻的吻了起来……

    幔帐落下,被翻红浪,一室绮丽光。

    很久以后,李辰玦都很庆幸,那时的莫名其妙的心动……

    ------题外话------

    多多留评,喜欢收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