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新的身份(捉虫)

    疼,头疼,闷,莫小颜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记得她不是成了魂魄了吗,虽然学医多年,不过她自己也不清楚,这魂魄也会生病吗?

    吃力的睁开眼睛,环顾了四周,昏暗的光线让小颜很不舒服,她记得空间里面很亮堂很舒服来着,难道之前那一切是做梦不成?

    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嘶哑的不行,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小丫头走了进来,看到小颜睁着眼睛,一脸惊喜:“小姐醒了!太好了。”

    小丫头呆愣了一会儿,便飞奔出去,莫小颜有些无奈,看着顶的纱帐,古色古香的摆设,还有刚刚那个丫头的穿着,莫小颜百分之百的确定,她这是赶着潮流穿越了一回。这样也好,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至少不用被着学医了。

    闭上眼睛,脑子里似乎有人在跟自己对话。

    “你叫莫小颜吗?”

    小颜一惊,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并没有别人。

    “我是这个体的原主人,我叫莫夕颜,以后你就是我了。”

    小颜苦笑,还真有缘,名字都差不多,还是同一个祖宗,这会不会就是她穿越的原因?

    “代替我好好照顾我的姨娘吧,她这辈子很苦。”

    这,这任务就来了?看样子这个体的原主过的也不怎么样,她很想问问这个莫夕颜是怎么死的。

    “我要走了,终于可以解脱了,谢谢你,这样姨娘就不用担心了。”

    许是为了答谢,许是为了补偿,莫夕颜将属于自己的记忆都带走了,只是她的技艺,这些年学的女红、以及琴棋书画等等都留下来给了小颜。

    怎么说她也留下了一个体给自己,不然真要以一个魂魄飘来去,难保不会被黑白无常抓去,从现在开始,她就是莫夕颜,一个米虫一般的看客。

    正想着,外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夕颜抬起头,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边,眼底的恨意不加掩饰,轻启红唇:“莫夕颜,想要自尽吗?莫不是以为我没办法拿捏你了!这些年倒是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这样硬气的时候,不过,你要是再不好好配合的话,你的姨娘可就要小心了!”

    夕颜呆了呆,实在是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谁。

    耳边,轰炸机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在乎自己的小命,那你的亲娘呢?!”

    说完也不等夕颜反应转头便走了。

    接着一个丫头扑着头边哭了起来:“小姐,您怎么能这么不珍惜自个儿的体呢?您知不知道您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大夫都说,您要是还不醒的话,就没救了!呜呜呜……这么些年的苦都受过来了,您怎么就不再忍忍呢?”

    旁边看着比较文静的丫头拉了拉正在哭着的小丫头:“小绿,主子刚醒,先听听主子有什么吩咐。”

    “哦,对对,主子您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夕颜扯了一抹笑容,这两个丫头对她倒是忠心的。

    张了张口,嗓子还有些干涩:“水。”

    嗓子沙哑的不行,还有刺痛感,她需要水来润润喉。

    那个叫小绿的丫头听到后一溜烟的跑去倒水了,然后很快便端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扶着夕颜。一杯水下肚,夕颜感觉好受多了。

    想了想,夕颜决定还是失忆吧,原主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记忆给她。

    “那个,你们叫什么?”

    看着比较文静的丫头呆了呆,那个叫小绿的丫头又立马惊慌起来:“小姐,您别吓我,您怎么了?”

    夕颜歉意的笑了笑:“我只是把所有的事都忘记了,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小姐,奴婢叫小红,她是小绿,刚刚那位是莫府的大夫人您的嫡母。”

    原来这个镇定稳重的丫头叫小红。

    夕颜接着又问道:“将府里的事都细细的与我说一遍吧。”

    “是。”

    于是小红小绿两人絮絮叨叨,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终于将这莫府的事讲清楚了。

    原来,这个莫夕颜是这莫府的庶出二小姐,莫家世代经商,如今朝廷对外用兵,国库空虚,军饷吃紧,莫府的当家人莫星南便上报朝廷,愿意出三百万两的银子作为军饷捐献给朝廷,而唯一的条件便是与皇家联姻。

    皇帝李御风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嫁给皇四子李辰玦。只是自古士农工商的排序,让莫府的小姐注定不会得到正妃之位,顾氏心疼自己的女儿,便让夕颜待嫁。

    商人之女,份本就低,如果嫁过去的还是庶女的话,就真真是打了皇家的脸面,所以顾氏便将莫夕颜认了做了自己的女儿,成为家谱上的嫡女,代替姐姐出嫁。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体的原主竟然投湖自尽了。

    根据夕颜的了解,这个体的原据说是木讷呆板的很,夕颜想起了那的对话,怎么都不像,难道是藏拙以自保吗?

    四王府,李辰玦俊美邪肆的脸上挂着一抹冷然的笑意,眼底冰冷,这辈子他最讨厌的事里面,赐婚是一件,所以那个女人,注定不可能得到他的宠

    想起了自己妹妹,李月瑶,从小就粘着自己叫着四哥哥的妹妹,喜欢扑在自己怀里撒的妹妹,如今再也找不到那时的笑颜,只因为那一纸赐婚。

    为了维护统治,边关安定,父皇将妹妹赐婚给了突厥部落的单于长子,那种地方,怎么可能适合妹妹?他是想让妹妹死在那儿吗?再过两年就要完婚,他恨,恨自己无力改变,所以那个位置,他无论如何也要争到,只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每次一看到母妃忧郁的眼神,愁苦的面容,他就恨,恨那个掌握天下生杀大权的人,连妻儿都保护不了,要那个权力又有何用?

    门外福全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王爷,卫十三求见。”

    “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一劲装的男子进来:“属下暗卫十三,参见王爷。”

    李辰玦点头:“起来吧,有什么消息?”

    对于那个即将成为自己侧妃的女子,李辰玦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

    “回王爷,莫小姐她三前据婚投湖,今已经醒来,不过好像忘记了一切,现在正在备嫁。”

    是的,备嫁,夕颜如今真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外人看来真的就是备嫁,不过只有夕颜自己知道,她是不敢出去,生怕露出什么马脚,况且脖子上的紫玉环还在,夕颜现在所有的兴趣都在那个神秘的紫玉环的上面。

    卫十三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王爷,只见李辰玦危险的眯起了双眼,嘴角笑容扩大,带着冷意:逃婚?真是好样儿的!木讷、懦弱、呆滞的人,会做出以死据婚的事?

    卫十三心里有些为未来的侧妃娘娘担心,都说漂亮的女人是毒药,在他看来,王爷这样的男人才是毒药中的毒药!俊美邪肆,冷漠心狠,多更加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米虫难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