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不好,身体起反应了

    <;">

    呼吸均匀,素子再次迷迷糊糊的睡着。大文学

    吴昊嗅着素子的发香,满意的看着怀中的女人,腾出一只手拿起边的电话轻轻的道:“上次说的事,你给准备下”说完挂掉电话,抱着素子,微笑安心的也睡去。

    “放开我,我说到三,你要是再不放,我会立马杀掉你的”安迪被人压倒上手被压在后,动弹不得。

    “说话不要那么的绝啊”男人低笑一声。

    “哥,哥,你在哪啊,你老弟,我真的快被吃了”安迪奋力的嘶喊着。

    “别叫了,你哥,已经被我哥,制服了,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和我恩一次吧”男人说着摸着安迪的前

    “妈的,皇普风,你疯了是吗?我是男的”安迪扭动体的叫喊。

    “这个我知道”皇普风笑笑,体贴近安迪的手背:“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你”。

    “呀——皇普风,我要崩溃了,你最好放开我”咬牙吼着黄埔风。

    “不放有怎样啊?”皇普风坏坏的道。

    “皇普风,你是知道我家的势力的”安迪费力的说道。大文学

    “势力再大,你说到我手里还会大吗?”。

    哎呦,忘了,他可是商业界出名的商业高手,他们兄弟两个不知道毁了多少家,大公司,自己这家在他眼里算个毛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个你是知道”皇普风笑笑,嗅着安迪的体香。

    安迪定在了原地,想想他总是玩女人,现在却被一个男人玩了,那自己这辈子不就毁在了他手里。

    体压到安迪的上眯着眼,冲着他的耳根呼吸急促的道“对我有过感觉没有?”。

    怎么可能有感觉,我是男人,怎么可能对男人有感觉,每次都被你调戏摸个精光,恨你还来不及。

    舌尖轻轻的扫过安迪的耳朵:“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上我了?”。

    “混蛋,我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门被打开了。

    “好了,皇普风。玩玩就散了,别动真格”安然和皇普雨站在门口无奈的道。

    “呵呵,ok”松开安迪的双手,皇普风,走到雨的跟前笑道:“哥,你们去哪里了?”。大文学

    皇普雨和安然对视一眼笑道:“吴昊派人送来了请帖,所以,我们出去走了一圈”。

    “什么请帖啊?”皇普风疑惑的问道。

    “结婚请帖,和素子”皇普雨笑道。

    “不会吧,这么快两个人就要结婚了?那我们要不要去敲点零花钱花花,再怎么说也帮过她啊”。

    那边只顾着聊天,这边被忽视的安迪被皇普风松开手后,愤怒的看着皇普风的后背。

    他的,只有他会捉弄人,老子也会。

    上前一把抓住皇普风的手,压到后,压着皇普风的体按到了上。

    只有几秒的功夫,正在说话的皇普风没有想到他会来这招,想动,先在也动不了了,此时安迪已经坐在了皇普风的上冲着站在门口充愣的皇普雨和安然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要报仇”。

    安然和黄埔雨,看了他们一样,双双摇头走开,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是个头,每天都上演这么一段,没完了。

    看两个出去了,安迪坏笑的道:“现在落在了我的手里,看我怎么整你”。

    皇普风笑道:“没事,整的越刺激越好”说完还晃动下腰肢。

    看着皇普风**的样子,安迪真的想打爆他的头,腾出一只手,解开皇普风的皮带,用皮带绑住被挟制在后的手。

    这下不用抓住皇普风的手,自己的手也可以腾出来,好好的整他。

    抬起手,摸着皇普风的后背,轻轻的抚摸着:“怎么样,舒服不?”。

    皇普风还是坏笑的扭过头道:“只要你碰过的地方都舒服”。

    妈的,舒服,看你还舒服不,想着,手慢慢的朝皇普风的后背狠狠的一掐:“看你还舒服不?”。

    突然后背那么的一痛,激起了皇普风的雄,还是笑着说道:“舒服,舒服级了”。

    啊,我真的崩溃了,他怎么可以这么的不要脸,再一次狠狠的用力掐“看你还舒服,看你还舒服不”。

    皇普风,只是翘了几下体,忍着痛呻吟了几声:“别费力了,你的触摸只会点燃我上的火,根本不会让我痛的,只会让我更爽快”。

    哦,no,这人是不是被虐狂。:“好,你是不是想试试sm?”家里可不缺的就是这个,这也是自己最喜欢对付女人的工具。

    “只要你不怕,后果你就拿来试试”皇普风笑道。

    有什么后果,你现在被我绑着,大不了,整完你,我躲几天:“有什么好怕的,我安迪还真的没怕过什么”说完,从底拿出一个小盒子,拿出蜡烛,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火机,啪——,小小的火苗燃起,隐约还能听到刺啦刺啦的声音。

    “看你在得意,现在你就让你尝尝,蜡水的味道”说完撩起皇普风后背的衣服,蜡烛冲着皇普风的后背慢慢的倒下,一滴一滴的蜡油低落在皇普风的后背。

    皇普风,感觉到次的痛,体摇晃几下,口里也发出几声呻吟“哦——,舒服”。

    听到皇普风依旧是那副享受的模样,心里就来气,冲着他的后背,蜡烛一滴滴的低落在皇普风后背的多处地方,后背已经被蜡烛烫的滚红,皇普风此时咬着唇,额头发着汗,嘴里也发着,嗯哼的声音,看着皇普风的表,听着他的呻吟,安迪的下居然有了感觉。

    “怎么,对我有感觉了?”皇普风,感觉到有东西顶着自己的下屯,明显的事实。

    “切——怎么可能”安迪不可思议的笑了一声,手还是拿着蜡烛游在皇普风的后背。

    皇普风,摇晃下腰肢,安迪下已经坚硬的东西触碰到皇普风的体,突然变的更坚硬,而且憋屈,按耐不住。安迪咽下痰,脸发红的想,不好,体起反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董事长的宠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