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恋爱见习生(4)

    他们来到位于市中心的一间DIY陶艺小店。大文学在不到二十个平方的小店里,排满了各式各样泥塑作品和侣的合照留言,显得既拥挤又温馨。

    “姚小姐,”扎着头巾,穿着一条橙黄色格子围裙的老板娘,亲的和姚安琪打招呼,“你上次做的只杯子已经烤好,我去给你拿!”

    “不急,今天我是带朋友来玩的。”

    “呵,交男朋友啦!”老板娘看见站在姚安琪后的白璟楠,顺口就说:“很登对呢!”

    “谢谢!”

    白璟楠抢先道谢,不让姚安琪有解释的机会。被人错认为侣这样尴尬的事,他觉得还不错的,以后要经常和姚安琪出来逛逛。大文学

    姚安琪略显忧郁。

    他是什么意思,一次又一次的令别人误解他们的关系。脑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想入非非,也许他喜欢这样,也许他对她有好感,也许他上她了。

    不!这不可能!他只是……只是担心别人会尴尬,如此而已。

    姚安琪不敢有过多的奢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犹豫的,满腹筹措该不该捅破这层暧昧不明的窗户纸。

    白璟楠暗暗注视姚安琪的表,她的失落和不安是那样的明显。他不开始怀疑,她当真是个能玩转顾问,那样真切的暧昧她当真毫无所觉?

    看来,不下剂猛药,她就只能困在这层暧昧中,僵死在哪里。大文学

    很快老板娘就准备好一切,白璟楠和姚安琪开始自己的作品。

    从一开始做泥塑,姚安琪就清楚感到迎面来的炯炯目光。他们做的是侣人偶,是一种临摹对方神态表的泥塑。白璟楠那样看着自己是理所当然,而自己却按耐不住自己的心砰砰乱跳。那目光太过有力,以至于她都不敢直视白璟楠。姚安琪自我厌恶,她平时也是很凶的,怎么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媳妇似的没用。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得借雕塑转移注意力。她心不在焉的做着,手中的雕刻笔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人偶的脸上划过。她的心里一团乱麻。她开始后悔待白璟楠到这来,让她心猿意马,让她不知所措。

    “你那么恨我吗?”

    白璟楠别扭地拧眉,他指指姚安琪手上的泥塑,重复道:“你那么恨我吗?”

    姚安琪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赫然发现自己手中的泥塑已经千疮百口惨不忍赌。

    “噢!”姚安琪小声惊呼,“对不起,对不起!”

    她赶紧那稀泥补上,虽然是补上了,切合的缝隙还在如此周而复始。

    “好啦,再换一个就是。”

    白璟楠找来老板娘再拿一个来,老板娘却死活不肯。

    “不行!”老板娘言辞坚决。无论白璟楠则么说,她都不愿意。

    “你们不知道的!这的泥偶都是成双成对的,临时更换的话会招来不幸的。”

    “没关系!”白璟楠历来就不信这种迷信,“那,我把这的都换成新的!可以吗?”

    老板娘面露难色,她仔细想了想,很勉强的答应了,“那你们一定都要用新的!”

    “好!”白璟楠满口答应。

    很快老板娘拿着新的泥偶过来。白璟楠并没有听她的话,他依旧我行我素的用原来那一个,这样一来就多出一个,那一只孤零零地杵在被遗忘的角落。

    上午的时间匆匆而逝。由于温泉会馆在别的的城市,单程也要四、五个小时。姚安琪和白璟楠匆匆用过午餐,就开始长途跋涉。而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那个温泉会馆绝对值得一去。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攻防战:女人,束手就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