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恋爱见习生(1)

    假戏真做经常会发生,

    男女之间感原本就要慢慢培养。大文学

    当一对男女伪装成恋的侣,

    不知不觉中,

    他们就会成为真的侣。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煞风景的响起。

    “该死!”

    在这种关键时候,那个混蛋打电话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刚才的客人打来的。白璟楠不得不接手机,他仍不打算放过她。他一面接电话,一面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总之,今天她不回答到他满意,他不会放过他。

    姚安琪使劲挣扎,怎么也挣脱不了。急之下,她狠踹白璟楠以求脱

    该死,这女人又踹他!

    白璟楠看着姚安琪仓惶逃离的背影,得不到答案和被踹的怒气全撒在不知名的客人上,也不顾这么做,他究竟会损失多少。大文学

    他恶狠狠挂掉电话,对着街边的垃圾桶又是一脚,这下他的脚更疼了。他像个神经病似的不断地咒骂。路人都怕了他了,以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看见他凶神恶煞的表,吓得纷纷加快脚步。

    白璟楠无力的靠在栏杆山,他苦恼的捋捋头发。他这才发现,她对他的影响力与俱增。他从未这样失控过,仿佛一个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疯子。而她却轻易的就挑起他前所未有的怒气,他对这样的他感到自我厌恶。

    理智告诉他,他应该远离姚安琪。他需要些时间冷静,也需要些时间想清楚,他和她究竟应该是什么关系,可以是什么关系。

    姚安琪在街口匆匆拦下一辆计程车,她脑子很乱,就随意报了纪霏霏的地址。大文学下了车,她站在纪霏霏家楼下,才想起纪霏霏三个月前去香港办事,也不知道回来没。

    姚安琪正想走,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安琪!”

    纪霏霏拉着行李箱,就向姚安琪跑来。她没想到,她刚回家就能见到姚安琪。她现在非常需要她的意见。她在香港遇见一个麻烦精,她怎么甩也甩不掉,摆脱她这个专家给她点意见。

    “霏霏。”

    姚安琪和好友抱个满怀,她们已经三个月都没见面。作为高中及大学时期的死党,她们之前可是几乎天天黏在一起。姚安琪帮着纪霏霏把行李送上楼。两个人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有聊不完的话,叽叽喳喳东拉西扯的就讲起来。

    “那个……安琪。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一向爽快的纪霏霏,突然间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什么事?”

    姚安琪发现好友不对劲。要知道,纪霏霏是出得名的豪爽。一定出了些麻烦事,不然她不会这样。

    “在香港,我遇见个小我十岁的男孩,他说他上我了,我拒绝他好几次,他还是穷追不舍,我被他得,只好连夜逃回来。”

    纪霏霏一口气说完。她愁眉苦脸的,一副郁闷加三级的摸样。

    她已经快被那个人弄疯了。叫他找件事改掉戒烟,他倒好,用‘和她接吻’来代替吸烟的习惯;叫他好好吃饭,他要她用喂的;催他找个女朋友,他直接和她表白。他脑子是坏了没?她比他大十岁,整整十岁啊!怎么会喜欢她呢?

    “所以,你要我帮你拒绝他?”

    “没错!对方是我要改造的对象,资料我过几天给你,摆脱你快点给我想想办法!”

    纪霏霏一脸焦头烂额的表。当初,她之所以能担任生活教练这份工作,就是因为她脾气够强硬。很多人相信她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这个,相信她绝对能把自己子女的不良行为矫正。所以,她才会接到这工作,替一个漂白的黑帮大哥教育儿子。结果,谁知道搞成这幅样子。

    姚安琪开始犯傻,她和纪霏霏不愧为好朋友,竟然在相同时间内,惹上几乎相同的麻烦。纪霏霏比她幸运,同样是雇主纠缠不清,她还可以一走了之,而她却不行。

    “我想我帮不了你,我自己也快因雇主烦死了。”

    姚安琪无不苦恼的趴在桌上,无意识的开始吹自己的刘海。

    “这样啊。”纪霏霏挠挠头。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两个女人,两个男人,分别度过一个郁闷的下午。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攻防战:女人,束手就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