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沙文猪的委托案(2)

    用脚趾想都知道那个黄伯伯说些什么,他显然是误会他们的关系了。大文学姚安琪愤恨的瞪了白璟楠一眼,埋怨他胡说八道。

    白璟楠对此熟视无睹,甚至笑的异样开心。这样‘温柔’的对抗,可比刚才她踹他要好得多。他的小腹还隐隐发痛,她干的好事。

    黄腾生大笑着走开,他忙不迭的探望老朋友。

    “你胡说什么!”她踢了他一脚。

    “打圆场啊……”牙缝里挤出来的话。

    刚说她温柔!天呐,这女人,她就只会踹人吗?

    “打圆场?呵呵,”她又补上一脚,“骗小孩啊!”

    白璟楠没有答话,他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大文学小腿胫骨传来痛楚使他纠起脸,她的脾气实在不好。又是小腿胫骨,在这样下去,没多久,他就要残废了!

    冷哼一声,姚安琪气冲冲的转离开。这个该死的沙文猪!也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想的,竟然就和他上。何等失策!

    白璟楠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他想追而追不了,痛死了。他缓步走到墙边,靠着墙休息。大文学他并不着急,姚安琪是伴娘,婚礼不结束,她就甭想走。何况,还有个鲁玫牵制住她。

    姚安琪行色匆匆赶到婚礼地主角面前,一是祝贺,二是道歉,三是辞行。因为那只沙文猪,她一秒钟也不想在这多待。

    她是怕了他了,这个男人懂不懂绅士啊,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完全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大狂。

    “恭喜!”姚安琪上前,礼节祝贺,“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谢谢!不送!”鲁玫致谢,她一脸幸福的摸样,应该是因为美梦成真的缘故。

    “啊,老公!”像是想起什么,她亲昵地呼唤聂沐恩,“支票!”

    聂沐恩拂拂鲁玫的发丝,他转头瞪了一眼姚安琪,说:“原来就是你啊!呵,丽都集团少东的妻子就只值十万块?”

    气氛霎时间紧张起来!

    十万块。姚安琪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钱,那是当初她和鲁玫说好的报酬,他是怎么知道的!姚安琪看了鲁玫一眼,鲁玫低下头,一副心虚的摸样。

    “呵,所以,你要加码吗?”

    姚安琪不答反问,她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了。但她确信一点,聂沐恩并不会因为这段插曲而对她怎样。要是他想动手,更本不必办这个婚礼。如果自己搞砸婚礼,绝对是损人不利己的蠢事。

    “好歹也是该百万开头吧!”他带着姚安琪走到一边。体突然放松起来,表缓和的多。

    “哈,我随意你写吧!”

    有人白送钱给自己,不要的就是傻瓜。

    聂沐恩慢慢悠悠地写下支票签好名,递给姚安琪。姚安琪看着支票上五百万的签单,还有龙飞凤舞的签名,写张支票有必要这么慢嘛。

    当然没必要,但是拖延时间就有必要的。聂沐恩之所以带着姚安琪走到一边,就是方便鲁玫把白璟楠找来。他这位哥们,预定姚安琪很久了。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攻防战:女人,束手就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