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遇见从那天开始(7)

    什么是天生一对?

    这就是天生一对,

    为了彼此而生,

    为了相而活。大文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入房,呼唤起沉睡人儿。姚安琪朦胧的睁开眼,和煦的阳光暖暖的,颈后传来阵阵暖意。姚安琪顺势望去,是一个男人的手臂。他长得白白净净的,依稀记得李传伟说过他好像叫白璟楠,名副其实。拔的鼻梁,漂亮的眼窝,她还记得昨晚的他深邃的眼睛。

    她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脸好一会,她才迟迟想起,他们发生上了的事实。大文学天呐,她一定是疯了!她和这个男人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他们居然就上了!这个消息如同一击闷雷劈中她,半晌,她都没从这个惊天消息中反应过来。她绝对是疯了!

    “你醒了?”白璟楠含笑看着枕边的女人,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他们仿佛认识很久了,可昨晚的记忆清晰的告诉他,昨天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真正认识不到一小时。他们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对,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他想要知道她的一切,首先要知道她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她脸色微微泛红,就像红苹果,可的让人想咬一口。他伸手想要触一触她的脸颊。

    “只是一夜,没什么必要的。大文学”姚安琪躲开他伸来的手,顺势起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她捋一捋头发整理一下思绪,最后她敷衍的说:“昨晚的美好就留在昨晚,我有事先走了。”她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环抱在,低着头匆匆赶去厕所换上,之后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

    白璟楠单手撑着头,依靠在上。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避他如蛇蝎的女人,低着头是连目光都不想接触到。这样冷淡和昨夜她的大相径庭,他一时适应不了这样的差别,敢她把他当成消火栓了?天呐!他脑子肯定进水了才会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疯了,都疯了!

    白璟楠不是滋味地摇摇头,手伸到边的小小的凹位上。上面还暖暖的,残留着她的体温。忽的一阵风袭来,冷冷的,吹走一切温暖只留下心口的冷。

    白璟楠知道自己不该留恋那个女人,可他的大脑总忍不住想起她。

    她不算非常美,中上水平。

    她不算很熟练,及格而已。

    是什么呢?他为什么总会想起她,他绝不认为那是的缘故,他不会上把他当成消火栓的女人。答案不确定、不知道、不明了,但他会知道的。她和他并不是毫无关联,鲁玫,有了这座桥梁连接一切问题都不是都不是问题。

    姚安琪回到家里,手忙脚乱的洗澡、换衣服、化妆。等弄好这一切,两个小时过去了。等她赶到办公室已经十点半,破天荒的头一遭,她居然迟到了。这种不寻常的事,当然逃不过八卦的乔雅言的眼睛。她立刻向蜜蜂闻见蜜糖一样,围上前去探听消息。

    “今天怎么迟到了?”乔雅言旁敲侧击的问了一句,她拱了拱姚安琪,眼见得她瞧见姚安琪衬衫领子内侧的一抹猩红。

    姚安琪睨她一眼,说:“你很无聊耶,不用做事的啊!”想起白璟楠,她忍不住满脸绯红,太尴尬了。

    “要的,要的!”看她的反应乔雅言已经能猜出大半,发现她背后的猩红另一半她也已经了然于心。临回到位置之前,她小声伏在姚安琪耳边说:“昨晚很愉快!”接着一路偷笑着离开。

    姚安琪看着她的反应,诧怪不已,她是怎么知道的。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攻防战:女人,束手就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