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遇见从那天开始(4)

    缘分总在不经意间被触发,

    突如其来的,

    让人不敢相信、不能接受。大文学

    姚安琪开着她的minikrug,一辆粉红色的甲壳虫驶入丽都酒店地长廊。推开门,拉高灰色又保守礼服的裙摆,低着头走进酒店,匆匆上楼走进玫瑰厅。到了会场,她压在会场的角落里。接过侍者递来的香槟,她静静地躲在那欣赏舞池中的美景。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不起眼的她,而注意到她的却是整场宴会最重要的人——宴会的主角,白璟楠。打从她一进会场,他就注意到她。进来的宾客多是出双入对,唯独她形单影只,又行色匆匆的。大文学白璟楠找来保安,直觉认为这的女人绝不是被邀请的客人。保安科的人是怎么做事的,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

    保安很快就来了,白璟楠让他们先按兵不动。今天,这可是名流汇聚,万一没处理好闹大了就麻烦了。他去会会,先探探口风。他拿过一杯香槟,装作普通的宾客前来搭讪。可没走几步,他就停下脚步。因为那个女人的视线正正对着他,他冷冷一笑,原来她的目的是他啊!

    她妆画得很淡,几乎是妆。礼服也很守旧,还是前年的款式,颜色更是沉的灰色。穿成这样也敢到这来,这女人,想博眼球也太寒酸了吧!

    姚安琪在人声鼎沸的会场里来回搜寻,终于在高台边的犄角旮旯里找到鲁玫。大文学今夜的她比一个礼拜之前的要美多了。翠绿色的抹礼服,高叉至大腿,裙底的旖旎风光却一丝不漏。衣服很会选,配上她可的妆容相得益彰。

    鲁玫也发现了她,稍显僵硬的表有一丝柔和。姚安琪带着笑容几乎小跑步的走过去,幸好她今天选的是三寸跟不然真会摔断脚脖子。她眼里只看见鲁玫,一时没注意到舞池里的人,她一头撞上一个闷闷的膛。

    “对不起!”姚安琪退开两步,低头立刻道歉。能在这地方的人非富即贵,每个人都不能得罪。不等对方有所回应,她便着急离开。她不希望有人记得她,她现在在工作。作为一名顾问,遭受的质疑很多。被雇主以外的人知道自己的职业,可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白璟楠讪讪的苦笑,大大的失策,这种程度的白目,这女人眼睛瞎啦!还是说这是她‘打招呼’的方式。

    刚才姚安琪撞到他的时候连带的打翻了他的酒,他最的阿曼尼,湿掉了一大片。他如鹰眼一般盯住姚安琪,目光如影随行的追踪姚安琪的影,他看见她和另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他认得那的女人,那是他死党聂沐恩最新的女朋友鲁玫。依他看这个鲁玫也没什么冷人着迷的地方,不知道她给聂沐恩下了什么蛊,迷得他死死的。连他坚定的不婚主义都动摇了。

    一会儿应该他上台致辞,他暂时放过她,去休息室换衣服。等他换好,再陪她好好玩玩儿。

    姚安琪拉着鲁玫走出会场,两人来到阳台。这儿人少,适合讨论下一步计划。

    “我漂亮吗?”一处会场,鲁玫开心的就像个孩子。她提起裙摆左右旋转一圈,着急献宝。这是聂沐恩帮她设计的,她从来不知道聂沐恩还有这方面的天分。

    “美,他给你买的?”姚安琪随口问问。走进她才发现,鲁玫口带着一只小巧的针,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这礼服她从未见过,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不是,他是自己设计,自己缝的。”鲁玫说着说着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多富有活力。

    “真幸福!”有个人能为自己做些什么,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知道塔罗里说的那个会不会也这么对自己呢?羡慕嫉妒恨啦!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攻防战:女人,束手就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