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吕姑娘眼里只有自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接下来真姐儿继续想笑,送汤上来的不会是老板。赵赦不明白指示,跟的人也不会许别人随意接近真姐儿。老板穿着一新衣服新围裙把馄饨做好,交给赵如。赵如接过来送给丫头们,再一一给姑娘们。

    粉彩的小花碗里盛着浓郁香气的馄饨,碗里放着白瓷小调羹,这两样是王府中的东西。真姐儿窃笑就觉得饱了,天底下哪家馄饨铺子里,是粉彩瓷碗和甜白瓷上等调羹,都是大粗碗才对。她只慢慢吃了半碗就放下来。玉盈说好吃,又是这样的重兵环绕之下,她珍惜这个气氛,总要捧场,就吃了两碗。如兰也是一样,独玉香吃了三碗,满意的吁一口气:“这味儿真好。”

    再来看真姐儿还剩着半碗,玉香忙道:“大姐怎么只吃这一点儿,和你平时饭量不一样。”真姐儿微笑刚要说话,老板紧张了。他看到坐在上首的这个姑娘,有两个丫头陪着的这个姑娘,只吃了这么一点儿,怕没法子交差,赶快躬道:“姑娘再尝尝,我们这是百年老汤,今天的这馄饨馅子,是我一早去买的新鲜五花,这配料……”

    什么是打个喷嚏,别人也遭殃,真姐儿觉得就是自己此时此刻。自己吃得少或是不喜欢吃,这老板他担待不起。想想生意人辛酸处,父亲外面也能遇到。就重又拿起小调羹,对老板道:“我还吃呢,只是歇一会儿。”

    把那半碗吃完,也丢下一句:“味儿不错,表哥要在家里,给他送一碗回去倒好。”这一句话说过,老板开始连轴儿转地去下馄饨。真姐儿不再觉得好笑。

    送走这一行人,街上重点才开始慢慢撤退。隔壁的邻居来打听事儿:“这是什么贵人,就为着吃一碗馄饨,布这些多兵。”老板也不明白,不过他笑眯眯:“总是贵人吧,看看我平时不是吹的吧,贵人也知道我这里好。从前天就开始关门洗桌子板凳和铺子,人家也不坐,自己带的有。”

    “那赏钱呢?”好事人再问过,老板眼睛笑得睁不开:“我关了几天的门重新收拾,算是小赚一些。”行到街口的真姐儿也想起来这句话,不知道自己吃这一碗馄饨,价值是若干。平时一碗不过几文,今天这一碗只怕不便宜。

    正午街上虽然闹,红笺也请她们去茶楼上歇一歇。真姐儿犹豫一下答应,来到茶楼算是满意。没有重兵把守,只是二楼上,一个人也不许上。楼梯口两排便衣的彪形大汉,街上不时还有巡视的人。茶楼老板比馄饨铺子老板的格调要高,他见惯贵人,不以为意地招呼客人。

    楼上刚坐下来,赵如送上一张贴子:“吕姑娘听说姑娘在这里,过来请安。”真姐儿接过看看,对玉盈等人道:“这是吕大人家的姑娘,以前来陪过我。”送书的事,赵赦已经明白,真姐儿还不知道与吕湘波有关。手拿着这张贴子,想到那傲气的吕姑娘,她特意来给我请安?真姐儿突然愿意见见,对赵如道:“请她上来。”

    人就在楼下候着,赵如下来说,吕湘波已经候得不耐烦。这个小商人之女又在做什么?也不惦惦自己分量,初到王府里应该收拾收敛小心才是正理。她倒好,大张旗鼓出来游街,很威风吗?

    吕湘波是被母亲喊着来请安,来时看到回去的一部分士兵,看到两位将军品阶不低。自居为名门之后的吕湘波,觉得自己了不起的吕湘波,觉得这样的威风,真姐儿不配。送上贴子在楼下等,她更不喜欢。心里正在骂真姐儿不知道如何歪缠,求得王爷这样对她。就看到赵如下来:“请。”

    上来问过是真姐儿的妹妹和邻居,吕湘波眼睛一亮。玉盈等人知道是大人之女,对她是战战兢兢,恐怕自己哪里出错。真姐儿冷眼旁观这位吕姑娘,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傲气。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来请安?真姐儿客气地道:“正是歇午觉的时候,吕姑娘来陪我们,太客气了。”

    “我也说这样天,姑娘必不会耐烦人多。可是母亲不许,母亲要我来,怎么能不来?”吕湘波不笨,才女名分不是白得的。但是有一失是看不起人,或者说是除了她自己以外,她不会理解别人。比如见真姐儿,她自己见赵赦一样明白要守规矩,但是要看到真姐儿一点儿不错,她就要骂憋屈了。斯时斯地,放在自己上,想想是不是能做得更好,再来乱提意见。

    真姐儿就明白是吕夫人的意思了,她一时好奇,要看自己不见外客以来,屡投名贴的吕姑娘是不是认为遇到冷遇而收敛些,这就看到依然如故,也可以推断出那名贴,也应该是吕夫人让送的才是。

    喝过半碗茶,真姐儿后悔不迭,原以为吕湘波只是傲气,没有想到她坏心眼儿。对着玉香撩拨几句:“我最喜欢逛街,只是要一个人便衣出去满街上跑才好玩。父母亲常让人跟着我,有好玩的铺子也只能看一眼就走开。”

    玉香立即眼睛一亮,虽然没有引她为知己,也觉得这话太对自己太合自己心思,先时惧怕官家小姐笑话,现在听到她这样小姐也喜欢满街跑,看来这不是不体面的话,急急接上道:“可不是,我们上午看的,还有香烛铺子,我也想看看去,只是不是女孩子们的东西,这就不能去。要是在家里和姐姐、如兰我们几个,常跑到天黑才回来。”

    吕湘波笑眯眯:“我虽没有这样过,对这样的人却心里羡慕。原来你就是这样的人,你我一见如故。”玉盈一听,也接上话:“我也在呢,我总陪着三妹,也陪她回来挨姨娘的骂。”吕湘波立即追问:“姨娘?怎么是姨娘训你们?”

    真姐儿不动声色地道:“吕姑娘家的姨娘,想来不管这些事。”吕湘波鼻子朝天:“她们怎敢管我?”真姐儿含笑道:“所以呀,二妹和你玩笑,你就当真了。”玉盈这才明白过来,扯一扯玉香,把一碗茶给她:“上午你说多了话口渴,不是说过下午少说话的。”玉香虽然不明白,也暂时不说了。

    吕湘波又找上赵如兰,对着她含笑:“赵姑娘是姑娘自小玩大的邻居?令尊大人做的是什么营生?”如兰这一次听得明白,道:“我父亲是读书人。”吕湘波笑盈盈:“读书好,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姑娘看书,我也看书,赵姑娘平看的是什么书?”

    如兰这下子警惕没了,觉得吕湘波和自己可以一流,笑着道:“父亲说女儿家不能认字。我不如真姐儿和吕姑娘有福气。”吕湘波买好儿的道:“我父亲也这样说,不过我偷着学的。如今看姑娘在王府里,当先生就有两个,”真姐儿在心里纠正一下,是三个,还要把表哥算上。

    “而且这两位先生,都是当今的名士。”吕湘波废话一个一个过来,其实是为着打听真姐儿以前是不是街上跑,是不是不体面。她说话把大家目光都引过来,才笑着道:“名士们教的多不是浅显的,不知道姑娘以前跟哪位先生?”

    赵如兰开心地道:“就是我爹。”吕湘波故意素然起敬:“这位赵先生是哪一科中的?”如兰脸红一下,玉香刚吃过茶,接上话道:“并没有中。”

    吕湘波忍俊不,就放开了一笑,象是随意笑语一样,眼波又转到端坐着抚弄茶碗的真姐儿面前来:“我好久没有来逛,托姑娘的福带我逛逛。姑娘一定要去书坊里看看吧?我倒可以带路。里面呀,一定有不少新书好书。”

    真姐儿心里“格登”一下,差一点儿被人算计到名声不保。幸好是赵赦对她保护甚深,丫头妈妈们围随着不丢。要是平常一个寄居的人,有人送来那样一本书,再有人居心叵测地“恰好”看到,名声就一点儿也没有了。

    她用手中团扇抵在下颔,面色不变地对着吕湘波看过去,心里疑心大起……。

    ------题外话------

    仔仔有话说:……推荐李筝的《寒门闺秀》,种田励志好文……穿越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