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赵赦审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赵赦新回来,进家门洗过换过衣服,让人喊真姐儿的丫头来问问她这几天如何。既有担心真姐儿受委屈地心思,也有关心的成分。四个陪伴就都是奉承,赵赦也想知道真姐儿是如何对待,做的对也不对。

    红笺来见王爷,心里着实为难。韦姑娘传进来的东西,一定不好。这话回还是不回?回了姑娘要是听训,红笺觉得不忍心,她自己不是也处置了。可是不告诉王爷,不仅不对,而且韦姑娘是何居心?王爷英明,要是觉得她居心叵测,不会放过这样也称心。

    走进书房前,红笺的心思就是,担心说了,真姐儿要听话;要是不说,怕韦姑娘是个坏人?而对赵赦的时候,赵赦看出来红笺犹豫,目光只是一冷,红笺就不敢再乱想。房中丫头们妈妈不少,就红笺知道的,还有绿管、罗妈妈、叶妈妈等人来回话。红笺不敢不如实地回。

    “给的什么?”赵赦一听就留了心。红笺如实回答:“是个四四方方书本儿大小的东西,姑娘并没有看,隔上一天说送花儿给她们又还回去了。”赵赦脸冷下来,他隐约猜到答案。听红笺说过,赵赦不再多等,喊进赵吉来:“请韦大人带着韦小姑娘来见我。”

    韦婉如战战兢兢随着父亲进来,赵赦在会见官员的厅上见他们。赵赦居中坐着,韦氏父女站立一旁。“我几天不在,韦小姑娘进来陪伴,可有什么事?”赵赦问出来,正疑惑为何让女儿同来的韦大人飞快心里转过,对着女儿扫一眼,只见婉如低着头不敢抬。

    “王爷问你话?”韦大人提醒一下女儿,让王爷久等,这就不好。韦婉如嘴唇,艰难地低声道:“姑娘好着呢,跟她学了好些。并没有不好。”

    赵赦神色冷下来,厅上气氛也骤然冷却。韦大人不明就里,看着女儿微微颤抖,忙上前来跪倒:“小女年幼,有不知礼之处,请王爷责罚。”后一声轻响,是韦婉如也跪了下来。赵赦没有让他们起来,只是淡淡道:“韦大人是老官吏了,应该可以明白我心思,我最不喜欢的,是有事瞒着我。”

    韦大人对着女儿催促:“王爷英明天纵,有什么是为父不知道的,你快些说出来!”韦婉如轻声抽泣起来,一看就是有事。韦大人急了,赵赦封王刚一年,平时不苟言笑,他对赵赦的子也不了解。韦大人回对着赵赦叩头:“请王爷明示,这事下官是不知的。”又为女儿辩解一句:“小女年幼,有冲撞沈姑娘处,请王爷多多宽恕。”想来想去,要冲撞也只能是沈姑娘,冲撞不到赵赦面前去。

    房中一时寂静,只有韦婉如的抽泣声。韦大人对着赵赦看过,王爷冷若冰霜,唇边闪动的是一丝冷笑。韦大人脑海中闪过的,是赵赦在军中不好惹的名声,虽然年青,在朝中也不是一个好惹的名儿。韦大人急了,对着跪在后的女儿就是一巴掌:“快回话!”

    这一巴掌打得韦婉如跌坐地上,手捂着面庞只挤出来一个字:“我……”然后轻泣道:“三哥说不能说。”韦大人瞠目结舌,心里隐然警惕,这才觉得真的出了事,王爷要计较的,当然不是小事

    “孽障,快说!”韦大人涨红脸,对着韦婉如低喝。赵赦端坐,一言不发地等着。韦婉如被父亲迫,一面哭一面把话说了一遍。韦大人大惊失色,对着赵赦连连叩头:“王爷,我女儿不识字,她不知道那书不好。她大字不识一个。”

    吕姑娘?赵赦对韦婉如的话信上七分,他在心中冷笑一声。找死吗?还认字还读书,难道不知道她损的不仅是真姐儿名声,还有本王在内!“你所言是实吗?”赵赦慢慢问了一句,韦婉如哭着点头:“要说错一个字,听凭王爷处治。”

    韦大人咬牙,吕大人养的好女儿!朝堂之上不乏谋士,韦大人听过,也一眼看出来这是吕姑娘的好计策。他对着赵赦回话:“王爷明鉴,吕家之女素有才名,非一般闺阁女眷可比,这事,是小女心怀侍奉之心,才中了这计。”

    赵赦听过,面上出现一丝笑容。这笑容看在韦婉如眼中,让她打了一个寒噤。“只凭令一面之词,不可以就定吕大人之女的过错。”说到这里,赵赦加重语气:“这事实欺的是我!要拿吕大人之女来问,倒也方便。不过出这计的人,要的就是这事浮出面儿上。我不能让她的当!”

    对着跪在地上的韦大人父女看看,赵赦冷冰冰道:“此事到此为止,休再提它!韦姑娘,我想着你与真姐儿年纪相当,可以相伴才请你进来。念你幼小,又出自一片侍候的心。这一次就算了。你先出去,我有话和韦大人说。”

    韦婉如一出去,韦大人就急切开口:“王爷,这事与吕大人脱不了干系!”韦大人觉得自己还算含蓄,没有明说吕大人指使。赵赦反倒轻描淡写地“哦”上一声,让韦大人起来,再语重心长地说一句:“韦大人,这财务上的事,你也是老公吏吧?”

    韦大人连连打躬,又自报一次家门:“下官虽然没有吕大人之能,也是办熟了事的人。”赵赦又是慢慢一句:“能吏也要有行才叫好。”

    这一对父女离去以后,赵赦起来看真姐儿,他负手漫步而行。看似树底花旁一个悠闲自在的人,其实心中着实地恼火。再想一回真姐儿有没有惊到?这孩子倒也聪明,不动声色地还了回去。

    廊下看到出迎的真姐儿,赵赦面带微笑,可怜的孩子!表哥不在,这就让人欺负了。一会儿对表哥好好说说,好好哄一哄才是。携着真姐儿进来坐下,赵赦微微而笑:“我不在,有什么事没有?”

    真姐儿从丫头手中接过茶送上,摆出笑容满面的样子低声道:“并没有事。”赵赦接过茶,面上的笑容渐渐凝结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