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陪着王爷骄奢银逸的真姐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晚饭送来摆满一桌子,其中有几样是新鲜菜。真姐儿陪着赵赦,又吃了小半碗饭。赵赦看在眼里,也没有强迫她添。

    表哥吃饭不说话,真姐儿也不说话。桌上饭菜虽然气腾腾,真姐儿却渐回魂,心中又惴惴不安,因为她心中对以后生活,不时是没底气。

    一位王妃应该如何?待人接物,应付下人……偷偷瞥一眼赵赦,不经意间又面无表,这是他常有的表。真姐儿低下头心中揣测,他家中有几房姬妾?是不是都好对付。表哥生得英俊,又是一位王爷,总是有投怀送抱,为争宠大开杀戒的人吧?

    赵赦丝毫没有发现真姐儿的不安,他在给真姐儿挟菜。真姐儿不无讨好:“谢谢表哥,”道谢过再吃下去。好在赵赦今天没挟太多菜,王爷本人,压根儿就想不起来给人布菜,等他想到,饭也快吃完了。

    饭后赵赦也不让真姐儿就回去,让她坐在临窗榻上,自己也坐过去和她说话。和这么小的孩子说话,赵赦颇费神思。问她花儿粉儿,赵赦自己先要笑,就只问真姐儿先生如何,教的什么。一句话浮现在赵赦心头,就是不好问出来。我的小媳妇儿,壹一到拾可曾学全?

    “表哥,我去了还能念书吗?”真姐儿为自己争点儿打发时间的事做做,从赵先生教的东西来看,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不想当才女,只想闲瑕之余阅一阅古书,再有几本话本儿小说看就更好了。

    赵赦想一想回答真姐儿:“我府里幕僚多,选几个稳重本分的人,给你讲讲孝经烈女传,多听前人事迹,自己再多想想。”

    “嗯,”真姐儿在心里又要做鬼脸儿,孝经烈女传,去到王府先接受的,是洗洗自己小脑袋。窗外银盘渐起,照得水面一片银光,真姐儿微偏着头,面颊上露出小小笑涡,嘴角边一丝笑意对着远处岸上,那里灯火通明,灯火处有人家。

    赵赦正在想到真姐儿在家逛集市,小小面颊上汗珠儿明显可见,刘海湿答答粘住额头。足见可却也不合赵赦心思。本来想与真姐儿说说回家去应该如何,看到她弧涡半露,赵赦心中一软,静静任她看了一会儿。

    看得入迷的真姐儿,在想那月光流动多自由,两岸人家是家人团聚。等到回过神,遇到赵赦注视自己的黑眸,不见责备也不见喜悦。真姐儿又似一只受惊吓的小鸟儿垂下头来,和王爷说话,应该不能走神吧。

    “想是累了,回去睡吧。”赵赦站起来,真姐儿也站起来。赵赦携起她的手送到船舱里,交给丫头妈妈们,还是那句话:“姑娘刚离家,总有思家的心思。哄着她玩,让她别哭。”

    真姐儿垂首行礼送赵赦出去,闷闷梳洗过睡下。白天睡得太香,晚上人还精神在。一个人在绫被里噘着嘴,我这又成哭的人了。话说心中忧愁难过时,眼泪也是发泄的一种途径,真姐儿皱起小鼻子,自己取笑自己,这话和王爷说,他会懂吗?哦,表哥说过,眼泪发自常,不知道他离家去军中打仗,有没有偷着哭过鼻子。

    上夜的丫头们睡在前地上,红笺绿管虽然是王爷指派的,却对诸丫头甚好,知道花开是姑娘心坎上第一个的丫头,事事会问花开也肯带着她。

    “花开,”真姐儿睡不着,从锦帐里轻声喊她。花开一骨碌爬起来,欢喜过来悄声道:“姑娘要喝茶吗?”同上夜的红笺虽然没有被唤,也赶快过来垂手。

    真姐儿不无羞赧,当着红笺就期期艾艾:“明儿一早喊我,给表哥请安可不能去晚了。”这是匆忙想到,在沈家没早起过,怕明天起不来。

    红笺笑,花开也笑。当着红笺,花开喜滋滋给真姐儿脸上贴几层金:“姑娘从来早起,偶然担心起晚也是有的,明儿我喊您,您放心睡吧。”

    真姐儿答应重新睡下,两个丫头把锦帐掖好也去睡。花开也睡不着,她和真姐儿自小长大,觉得家里最贴心的人就是自己。可是现在,花开在被子里噘嘴,来了两个又大方又展样的红笺绿管,以后我花开,还怎么办?

    把头从被子里重新探出,睡在边的红笺闭目象是睡着。她和绿管来了两天,花开等丫头们打着殷勤旗号,其实探问来历,不想人家果然是王府里出来的,只是含笑微笑,一个字也没问出来。

    花开轻叹口气,姑娘去到王府,做丫头的总要事先打听前路如何,不想我果然无用,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是王爷有姨娘几个,红笺绿管也但笑不语。

    船外水声轻响,夜里也没有停船,花开睡着了,真姐儿也睡着了。梦中一片银白色的月光,飘然在真姐儿的梦中。

    第二天早早起,真姐儿怕起晚被人笑,脑子里有这件事,其实没有睡沉稳。醒来时时辰儿更好,窗外刚有白光,真姐儿坐起来。红笺警醒,先起来服侍;花开也起来,又给自己主人脸上贴黄金:“昨儿我就说,您怎么也起不晚。”

    红笺微微笑,不觉得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花开起来,红笺就退后,快手快脚把两个人的铺盖收拾进木柜内,这才打开舱门,外面的丫头妈妈们一起进来。真姐儿又打量这船舱,幸亏不小,和自己家里的屋子差不多大了,不然可怎么占得下这么些人。当然沈家房子小在过去宽敞宅院中算是一些。

    去给赵赦请安,赵赦也已经起来。他惯于起早习武,在船头上打了一趟拳,回来洗过换下汗湿衣服在看昨天小船送来的公文,听到外面回话:“姑娘来给王爷请安。”赵赦微笑命:“进来。”

    真姐儿穿一件流彩暗花淡黄色锦衣,下面是银纹绣百蝶穿花湘裙,恭恭敬敬走进来行礼:“表哥昨夜睡的可好?”

    “我好着呢,倒是你好不好?”粉妆玉琢地真姐儿进来,赵赦嘴角边微笑变成含笑:“会不会择,昨儿下午睡得久,晚上要睡不着,是不是又想家?”

    这随口的一口话,让真姐儿颇费神思。说不想家是假的,而且象是自己没有父女;说想家,表哥听到未必喜欢。真姐儿思虑一下才回话:“想总是想的,不过临来时父亲说,有表哥教导,就象在家一样。”

    赵赦呵呵笑了起来,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他在京里见皇上,是君臣奏对;别人见他,多为下级,是对他奏对。无意中问错话,让小媳妇儿好生为难一回。不过回答得好,赵赦很是满意。他原本坐在书案后,这就起往榻边去,再让真姐儿也过来坐下:“陪我用早饭,真姐儿喜欢吃什么,过来告诉表哥。”

    不过睡一觉,真姐儿又恢复拘谨,她老老实实坐在绣玉堂富贵的锦榻上,低声道:“昨儿表哥赏的玉兰片,我就吃,想来船上采买新鲜菜不容易,表哥特指给了我,我吃的不少。”赵赦一笑,这是他昨天晚饭挟给真姐儿的菜,这孩子还记得:“你吃天天有,只是不容易克化,尝个新鲜也就是了。”

    看到真姐儿站起来答应,赵赦更是有笑容,:“只有你和表哥在一起时,不用摆太多规矩,不用句句话都起来回。”

    “是,”真姐儿还是站着答应了,重新又坐下。等早饭的时候,往窗外看,看到两只小船飞也似地划过来,真姐儿恍然大悟,这船虽然是不停,可却有这小船运送新鲜菜蔬等东西。古人骄奢银逸可见一斑,这样一想,自己窃笑,我此时不正在骄奢银逸。

    早饭送来,有一碟子盐渍笋片。赵赦亲自动手把这一碟子菜放到真姐儿面前,对布菜的赵吉点头:“你会侍候。”赵吉得到这个彩头儿,满面笑容行礼下来:“姑娘说吃,奴才就去告诉厨房上的人。可巧儿采买的船也到得及时,这才赶着早饭能上来。”

    还在心里想骄奢银逸的真姐儿,收慑心神吃早饭。再说这句话,真的是在说自己了。饭后赵赦犹不让真姐儿走,他自己坐在榻上拆公文看,让真姐儿坐在对面,给她一个玉玲珑在手中玩。想到什么要说的,就随口和真姐儿聊几句。

    坐在对面的真姐儿,玩着玩着眼睛又看向外面,这一会儿行驶的河道窄,岸上有集市,闹闹、熙熙攘攘的人流,都可以看到他们面上的笑容。真姐儿也笑微微,再想逛集市,只怕是不可能。

    把公文看过的赵赦抬头,喊赵吉拿笔墨来批字。对着又偏着小脑袋微笑出神的真姐儿,赵赦也是一笑,告诉赵吉:“岸上为何闹?”

    “回王爷,今儿有大集市。”赵吉回过话,执笔在手的赵赦道:“让船靠岸停下,放小舢板下来,我批完这公文,带着姑娘岸上逛逛去。”

    赵吉答应过出去,真姐儿喜出望外,不敢相信地乐滋滋对着赵赦:“真的吗?”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涨红脸下榻对着赵赦行个礼:“多谢表哥。”

    “坐吧,你这孩子,只是往外面看,还是一个贪玩。”赵赦还是这样说,真姐儿红着脸低低应声:“是,”自己很不好意思。看到砚台上墨汁无多,拿起墨条用水盂添了水,垂着眼眸研起墨来。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有个字用银来代替了,不然过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