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表哥三天不打,要折房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孟夫人站旁边,心里扑簌簌落着泪。眸子中幽怨加深,对着王妃手中香囊看去。她子摇摇坠,全部心神系在香囊上。

    如果真姐儿再投,孟夫人只怕要站不稳。

    那香囊在真姐儿手中把玩着,她嫣然地对赵赦滴滴:“表哥,该你投了。”命妇们全嘴角含笑,眼里有了精神。

    赵赦欣然,伸手取箭:“我投中一个,王妃要答应我一件事。”真姐儿微张小嘴儿,想一想摇头笑:“不行。”

    “说不行也晚了。”赵赦一支箭已经在手,随手一扔,直中壶心。夫人们珠摇环动中,盈盈笑声和喝彩声不断:“好。”

    第二枝箭又在王爷手中,王爷温和地目视王妃,含笑道:“事事要听话。”看也不看投壶,第二枝箭随手又出,“啪”地轻响声中,又中壶心。

    夫人们哗然地笑起来,王爷对王妃道:“安生修养。”手一挥,第三枝箭又出去了。真姐儿赶快喊停,不乐意地道:“这箭快要被表哥投完了。”

    安平王妃当着人撒,看着欢喜的看着欢喜,看着犯醋味的要犯醋味。安平王朗朗笑了两声,手中取了第四枝箭在手,调侃真姐儿:“怎么,不敢比了?”

    “像是头痛。”真姐儿手揉着额角,毫不脸红的说着。赵赦又笑了一声,把手中箭送到真姐儿面前:“你来。”

    真姐儿嘟嘴:“我不要这个!”把手中香囊抛了两抛,听旁边有人喊一声:“慢!”孟夫人走出来陪笑:“王妃手中香囊多精致,用它来投可惜了。既然不喜欢箭,何不换别的?”

    再掷一次,孟夫人只怕自己要晕倒。

    “不用这个也行,”真姐儿对着手中香囊看看,又去抱怨赵赦:“这是哪里来的,做得不错,只是我想要个粉色的,这偏偏是个金色的。”

    孟夫人忍住难过,还要陪笑。眼睛对王爷看去,见他更是面有无辜:“这是哪里来的?”这全是真姐儿自己拆开的,哪一个对哪一个,王爷怎么会知道?

    当然小孟儿走出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香囊是她手绣的。可是王爷并无证据,他依然可以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清楚,对真姐儿道:“你喜欢粉色的,吩咐下去让人做些你玩就是。”

    “再要,就是粉色带石榴百子的,这玉不好看,不如串上些石榴石倒不错。”真姐儿这样说着,又递过来给孟夫人看,是笑容满面:“夫人你看,这金色不好吧?”

    孟夫人只能道:“可不是,不好看。”人家用心配的金色黑珠儿线香囊,上面串的是上好白玉块。王妃用来投壶过,现在上面玉碎了好些。

    偷眼看王爷,是若无其事地在品茶水。又把茶碗递过来送到真姐儿唇边,看着她喝下两口摇头不肯再喝,这才收回去。

    哪里不能缠绵,一定要在众人眼前。来看王爷的夫人们气得眼睛痛,觉得那碗茶水刺眼睛。

    孟夫人表示过意见,真姐儿颇为以然:“不用这个也行,这个我投的无趣。”孟夫人在心里咧一咧嘴,您要投得有趣,哪里有这许多给您摔着玩的。

    “我这荷包上珠子不错,拿这个来投。”黄夫人心又乱跳起来,眼睁睁看着王妃扯下珠子一颗一颗打着投壶玩,中了就格格笑一声,旁边还有命妇们喝彩,要是不中就抱怨一下:“这珠子没有准头儿。”

    准头儿,应该在人的手里才对。

    黄夫人没有孟夫人皮厚,她一直吓得不敢出来,只站在旁边脸发白。随着真姐儿白晰的小手轻掷,珠子抛出来落地一声响,她的心就重重的撞上一下。

    这珠子虽然不是上好的,却是黄夫人自己亲手挑出来,亲手串起来的,珠子下面络子,也是用心思打的。

    现在络子拆散,珠子分开,一粒一粒全抛在了地上。

    淘气过两次,真姐儿歇了一歇,又要梅花看。让人摘了来,玩了一会儿就不要了。听人说了两个笑话,眼睛又瞄着投壶,那眼珠子转一圈,就是一圈的别有心思。

    说直白些,是不怀好意。

    赵赦好笑,给了真姐儿一个梯子:“还要投不成?”真姐儿笑眯眯,取下头上一根簪子顺手掷过去。

    “叮当”一声响过,又是“咚”地一声。一位夫人晕倒在地,旁边夫人们一起来看:“夏夫人,你怎么了?”

    夏夫人悠悠醒转,她本来就没有晕,是受到惊吓。抚着额头醒来,死死护住额角一片头发,呻吟道:“我的头疼,容我不能在这里,我要回去。”

    她的丫头伸手扶她,夏夫人另一只手还死死的护着那额角,像是头疼得多么厉害。

    主仆走下高亭,见左右无人,丫头抱怨道:“您倒不敢对王爷说说?”夏夫人这才取下护住额角的手,那一片发丝上,俨然是和真姐儿扔出来的一模一样簪子。

    这一对的一个,在这里。

    “她现在有了,王爷尚且让她三分,我说有什么用?”夏夫人还是呻吟地嗓音,若泣若喃地道:“东西送去,是亲手交到王爷手上的吗?”

    丫头诧异地道:“是我亲手交给王爷的小子,半点儿也不会错。夫人您刚才怕的是什么,只管把头上这一枝亮出来给她看看,就说是撞对了式样,看她能如何?”

    夏夫人摸摸心口,犹有后怕:“傻丫头,她当着王爷的面敢这样,肯定是有备而来。王爷水涨,她就船高。皇后和贵妃礼遇的人,我冲撞了,只有罪名没有理的。”

    丫头想想也是,收起埋怨,扶起夏夫人:“今天她兴头,咱们避一避吧。”夏夫人避开。

    高亭上,真姐儿也没有有继续下去。虽然她还有兴,旁赵赦却轻咳一声。在一在二不在三,玩了三次,安平王不再许真姐儿吃第四个醋。

    这丫头,整一个醋葫芦。

    轻咳声响起,真姐儿老实收敛下来。对着赵赦瞅一眼,那意思还意未尽。赵赦微微沉下面庞,警告一下表哥只能容忍到这里。

    真姐儿又老实一下,玩着梅花不再寻衅。

    安平王坐在这里,对夫人们欢笑也好,使眼色也好,全当看不到。他眼里看到的,只有赵小毛。赵小毛没玩好,正在闹别扭,低下头又不理他。

    一个宫女悄步上高亭,在后扯扯孟夫人衣衫,低声道:“有事。”孟夫人心里黯然,难得寻到的这一个空儿,全消耗在被王妃吓了一回上。

    她不敢耽误下来,对宫女低声道:“我就去引来。”离开宫女,过了两道宫院,这里常青盆景儿多多,有几个人背对着正在赏玩。

    孟夫人没有进去,站在垂花门下唤了一句:“请随我来。”观赏盆景的几个人转过头来,却是商少阳和他的随从。

    其中一个随从面如敷粉,材纤细,是打扮成随从的小舞。小舞份不能入宫,商少阳心中有愧,让她打扮成男人进宫玩一玩,也算是来宫里一回。

    凡是能给小舞的,商少阳全给了她。不能给小舞的,他也没有办法。至于给得对不对,商少阳也是个不去想的人。

    宫灯千姿百态,宫人千种模样。小舞喜笑颜开,不时低声对商少阳道:“这件衣服很好看。”或红或黄或碧或青的飘飘宫装,让小舞大开了一次眼界。

    商少阳虽然要说:“走好。”不过对于小舞一次又一次地贴过来,倒不拒绝。

    小舞,成了来看万花筒的。

    孟夫人眼前总晃动着那摔在地上,掉落玉块的香囊,不回头看他们,却心不在焉的接上话:“见过娘娘,宫中有几处可以赏玩。”

    “是真的?”小舞欢天喜地说出来,又缩一缩头,知道自己不应该接话。孟夫人偏偏没有听出来,还是没有回头,无精打采地道:“是真的。王爷出来后,寻侍候的小太监问问,哪里可以玩的,让他们带你们去。”

    商少阳对小舞笑笑,那意思是等我出来带你宫中游玩。小舞喜形于色,是到京中难得高兴的一天。

    皇后宫外,随从们停步,孟夫人独领着商少阳进去。商少阳一面走,一面把宫墙琉璃瓦看得一个仔细。

    内宫中,多严谨。内宫中,多锦绣。第一次进京的商王来时是假装轻松,走着走着,虽然更见奇花异草,美丽禽鸟,人却越来看凝重。

    几个美丽的宫女打起门帘来,孟夫人只引商少阳门帘处跪下,叮嘱道:“王爷这里行礼。”商少阳三拜九叩过,偷偷抬眼对门帘内看去。

    见里面宫室深深,有一个妇人露出全来。头上凤冠,上是凤衣,面容和上次在伍家见的人一模一样。

    他深深再次叩下头去:“臣,谢皇后娘娘洪恩。”

    只此一面,孟夫人就引商王出去,在路上目不斜视,没有再同他说一句话。商少阳心照不宣,皇上病重不起,这宫中,要翻天了。

    站在哪一边?商少阳一时晕了头。太子下,还是四皇子,八皇子,还有楚安王等几位皇叔在……。

    且看风向再说。商少阳心中盘算,乱世出英雄,乱世可以建功业。最好京中乱上一乱,才是大显手的时候。

    出来会合上小舞和随从们,商少阳是浑上下轻松了。果然如他所想,皇嗣还没有立下。如果立下了,皇后也不必着急去见外臣。

    对着他们走开的影,孟夫人幽幽叹息。她并不想害人,可是不得不为之。皇后娘娘一力拉拢外臣,还想着她的打算。在孟夫人看来,有时候想法是可笑的。

    当然有伍家做后盾,也是一个大力的援助。

    可怜这刚进京的商王,一下子就被卷入这宫中纠纷上来。

    警惕心方向不对,或者说浑然没有发觉危险的商少阳,在同小舞找地方游玩。小舞先提议:“人多的地方先看看去,刚才等你不敢乱走动,看他们提宫灯的提宫灯,携玉杯的携玉杯,看得我流口水。”

    商少阳大乐:“走。”往人多处去,也有商少阳进京后新认识的一些人。伍云卿和堂兄弟们寒暄几句,商少阳又带着小舞去看宫灯。

    正在看,见几个太监急急过来:“安平王妃来了。”虽然没有说回避,这里的人也大多退避开来。

    商少阳不无窘迫,他也是王爷,赵赦也是王爷。凭什么王妃来了,就是回避让她先看。然后大家后退,不由得他不让开。

    先是四个红衣太监开道,再是两排宫女引着。安平王妃架子可比宫中贵妃和皇后,款款行走在最后面。

    她大红刻丝绣凤宫装,头上是九翟四凤遍缀宝石的金冠,正中间一颗鸽子蛋大的红宝石,大白天里闪着光泽直多远。

    一左一右各是一个命妇扶着,看服色,一位是四品诰命,一位是三品诰命。这气派,在宫中算是首屈一指。

    “王妃看这荷花灯,这花瓣儿是活信子还会动。”两、三个命妇喜盈盈地。安平王妃眉眼儿含笑看过来,眼神若有若无的在商少阳上转一转,又在小舞上转一转。

    此处不方便说话,只轻轻颔首就当招呼,再去看灯。

    小封大人从后面上来,满面风地行了一个礼:“嫂夫人,听说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有旨,王妃看中的灯,可以拿回家去赏玩。”他嘿嘿笑着:“给我一个吧。”

    领路的太监也来凑趣:“封大人这般大了,还要宫灯玩。”小封大人是认得他的,骂道:“老奴,休要多口!”

    又对真姐儿陪笑:“嫂夫人,我缺一盏孔雀灯。”真姐儿笑容亲切,先问他:“最近可曾乱吃酒?”

    小封大人陪笑:“没有,就有,也不去寻赵长兄。”真姐儿忍俊不,再板一板面庞:“天气冷,外面少耽搁的好。”

    见小封大人还是唯唯诺诺,真姐儿才一笑:“我才从贵妃娘娘宫中相中一盏孔雀灯,等我玩几天,你再来取吧。”

    商少阳面色煞白,这个人,是那天打自己的人。没错,有他一个。他自挨打后,就寻思着找孟夫人问个明白,又去伍家见皇后,一直没有时间打听打自己的是哪些人。

    今天进宫前想到会遇到,此时遇到,心中怒火熊熊,几压不下去。

    小封大人殷勤陪了真姐儿一会儿,指着好看的灯给她看,再嘻笑:“听说嫂夫人箭法也上来了,可惜要再有小侄儿,不然,要相请嫂夫人同赵长兄上一回才好。您不能去,我得去了,箭是有彩头的。”

    转之间,与面色苍白,眸子视的商少阳对上眼神,小封大人一愣,立即不放在心上,扬长而去。

    “这是哪一位?”同来的有商少阳京中认识的人,这就打听起来。那人低声道:“国子学里封侯爷的小儿子,最眠花卧柳的一个。他老子到四十多才有他,他姐姐是封淑妃,同两宫都好。”

    商少阳奇怪起来:“两宫?”随即明白,是伍皇后和齐贵妃。那人也诧异:“你倒不知道,”小声地道:“皇后和贵妃,是这样的。”两只手的手指做一个相对的样子,再说小封大人:“是京里有名的纨绔子弟。”

    这种世家子,大多是纨绔。

    小舞眼睛只盯着真姐儿,她仪态高贵,陪伴众多。陪伴的人,皆是命妇。看上去都是生惯养的人,却肯为王妃携衣裙,捧唾盂。

    安平王之跋扈,在今天可以看个明白。

    王妃看了一遍,取下三、四盏宫灯下来,边走边对命妇们笑:“小王爷哪里去了,这兔子灯他一定喜欢。”又挂念起世子来:“要是世子在,也要喜欢这走马灯。”

    “母亲,”

    “大伯母,”

    佐哥儿和胖嘟嘟的期哥儿跑过来,都是紫衣小金冠,束着小玉带。手里各提着一个小小宫灯过来,一起抬高手:“看我们的。”

    小舞羡慕的看着王妃慈的伏下来,煞有介事地看过,把他们夸一夸:“真不错。”再夸衣服:“还是干净的。”

    佐哥儿笑嘻嘻,小手一伸就到母亲发边上,周期不明白这是干什么,以为佐哥儿在同大伯母玩,一伸手,也把小手放在真姐儿另一处发边上。

    佐哥儿瞪起眼,气势汹汹地问道:“你干什么!”周期从来不怕和他吵架,也气势汹汹地问道:“你干什么!”

    “我,”佐哥儿小眼睛一转:“我不告诉你。”周期愣住,佐哥儿一把扯住他:“走,咱们寻竹马去。”再对母亲笑:“晚上回去我问你。”

    真姐儿用帕子掩口,笑得不行:“晚上再来问,白天可不要来了。”当着人,差一点儿被儿子问一次:“乖不乖?”

    幸好他走了。

    风中,刮来周期的追问声:“问什么,你要问什么?”

    真姐儿不无担心,佐哥儿会不会说出去。自己这缠着表哥拍着睡的名声,再加上被儿子天天问乖不乖,这名声可不好听。

    不自在看看命妇们,她们全是笑容。真姐儿松一口气,就算满城风雨,想来她们也不敢当面问自己才是。

    衣香鬓影中,这一行贵夫人去了。小舞怔怔收回眼神,商少阳也有些无奈。安平王妃这气派,为什么小舞就不能有十分之一。哪怕是命妇装扮进来叩见皇后呢,可是不行,小舞就是进个侧妃,都难上加难。

    平白遇上安平王妃,商少阳和小舞都平添一回心事。在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展王妃。要是她今天在,容貌气度肯定不下于安平王妃。这是小舞的心思。

    商少阳要想,展王妃幸好不在,不然也成给安平王妃捧唾盂的人。

    真姐儿在这里歇了一歇,喝了一盏茶,先漱口时,就是命妇们捧上唾盏,安平王妃唾过,才慢慢地去用茶。

    这一对人各自心思又去游玩,看过箭的,看过马戏的,这中间,商少阳也把上一次打自己的人,全认出来并打听过。

    他苦笑,孟夫人之人,说这些人全是帮闲。而今听起来,秦长公子虽然不是尚书,是在礼部里当家。陈御史,就是这两年笔头最犀利的那个御史。

    光这两个人,就是商少阳一直神交,一直想交待的。他要休妻要大婚,得从礼部里走才行。而陈御史,却是一年弹劾了十二位贪污官吏,让京里京外贪官们听到就害怕的人。这样笔头犀利又大胆的人,商少阳当然想认识,有用他的地方。

    从表面上看,这两个人活脱脱两个花花公子。秦长公子在同一个宫女扯不清,陈御史则在两个宫女在猜谜儿。

    这看上去,哪里有半分铁笔御史的样子,分明,也是一个纨绔!

    商少阳摇头叹气,自己一进京,就得罪这些不能得罪的人。不是六部里尚书,却是各道上把门的小鬼儿。

    阎罗好惹,小鬼难缠。商少阳心中沉郁,以后再慢慢想法子挽回吧。

    这样闷无心绪下,商少阳招手喊来一个小太监:“有哪里是安静好去处,我们可以去玩一玩。”赏了钱,小太监乐颠颠儿的带他们去。

    到了一处古珍阁,上面全是珍玩书画。小太监把他们交给这里的太监陪着,自己回说当差去。这里的太监收下赏钱来献殷勤:“还有好玩的,里面有上古几件兵器。”

    商少阳一下子来了兴趣:“在哪里?”太监阿谀地笑着:“请随我来。”带他们穿过人迹罕至的院子,行过森森长廊时,商少阳犹豫一下,见小舞兴高采烈,只迟疑过就跟上去。

    而小舞,是觉得皇宫内院里应该无事。不见别人,她更以为是见皇帝才能赏玩的珍宝。

    前面有一扇大门,大门上拴着大而厚重的铜锁。太监神神秘秘地开了锁,只开一条门缝,里面就有珠光闪出。

    “这里面,全是皇上心的东西。皇上烦闷时,来这里欣赏过,可解忧闷。”太监笑得眼睛没了缝儿,推开这扇大门,哈腰站在门旁:“您请。”

    小舞瞪大眼睛,这四周摆着金丝楠木架子,上面放的全是女人首饰。珠光闪闪的宫花,灿金闪翠的凤冠……

    商少阳也屏气凝神,这里面,像是摆放后妃首饰的库房。脚步慢慢迈进,一个一个看过来。随从跟在他们后,是小心谨慎地四面看着。

    开门的太监站在门外,面上陪笑见他们走了四、五步,突然在门框子上一扳。几声惊呼和剑光传出,宫室中地板下陷,拔剑的随从和没有带剑的商少阳、小舞一起陷了下去。

    地板轧轧重新升上来时,是空空如也。太监面上还是他的陪笑,把门锁好。从袖中取出刚才的赏钱看看:“五十两,还有钱。”

    把银票放好,太监弯腰小步急步,穿过一道宫门,走过两道小桥,来到宫的后面,上回廊而到前面,进到宫室中回话。

    颂下坐在书案后,见他进来漫不经心问道:“办妥当了?”太监用老公鸭嗓子回话:“回下,妥当了,让他们关上几天?”

    “先关几天吧,不给吃喝,看他们有什么说的,再来报我。”颂下说过,挥手让太监出去。进宫到处赏玩的人也多,独商王是要关他几天。

    私下会见伍皇后,又到宫中会见伍皇后……颂下冷笑,这些外地的藩王各有心思,心中乱打算盘的人多不胜数。

    下不乱杀人,只是让他关几天清醒清醒吧。不管皇祖父病到几分,这些人,全不许有盼着乱的心思。

    下的手指在书案上轻叩,正在想心思。外面有人回话:“霍山王和蒙古头人扎那宫门求见。”颂下漫不经心地道:“宣。”

    霍山王陪着扎那进宫,扎那是第二次进宫。他大步不很拘谨,在霍山王陪同下进来见颂下。

    上一次进京求婚,见的是皇帝。这一次,见的是青年颂下。他气宇饱满,体修长。绣龙纹的衣服裹在健美的躯上,虽然只显斯文,也不容人直视。

    颂下看扎那,是一个年长些的青年,粗红面庞粗壮子,上是他自己的服装,一件红色蒙古袍子。

    “公主之事,我已尽知,本想治罪,”颂下说到这里,有意地停顿一下。扎那果然有话要说:“请下息怒听我一言,从我父亲起,愿和天朝世代交好。皇上以公主下嫁,是我一族的福气。公主此次回京,是她思念家人。下,请不要治她之罪,容她好好改过。”

    颂下心里舒服了,他最不想要的,就是扎那一族要开战。他眼下内尚未攘,不想对外开仗。安平王是能打仗,但是颂下想留赵赦在京里。不仅是赵赦要留在京里,有军权在手的这些王爷,颂下全想留在京里。

    听过扎那的话,他含蓄地一笑:“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当恶人。不过定宁公主有失职责,不堪再为公主之尊,你既然喜欢,就留在边侍候吧。霍山王要再给你一个女儿,这是好事,你好自珍惜。”

    手指着阁子上一个碧玉如意,颂下道:“这个赏你,再赐你一个名字,你是个有福气的人,和亲郡主又和亲公主,蒙古话中福是宝音,赐你作宝音汗,望你福祉久长吧。”

    扎那弯腰行礼感谢,他不肯行跪拜礼,霍山王也没有办法,只暗暗着急看颂下,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外面又有人回话:“安平王带蒙古王子阿拉塔求见。”扎那很是惊奇,阿拉塔是章古的长子,是他最钟的儿子。他微眯起眼睛,如果自己不来,阿拉塔也是要来的。

    汉人京都离草原是快马数月之遥的距离,安平王安排阿拉塔来朝,他……是单独为章古求封的意思。

    霍山王也愣在当地,他也不知道这件事。

    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发呆,颂下面带微笑,霍山王老矣,打仗是稳扎稳打,就是做事也太秀密好似女人。

    他心不错,微仰面庞:“宣。”片刻后,脚步声响,安平王带着一个穿着崭新蒙古袍子的大汉进来。

    阿拉塔个头儿不小,不亚于他的父亲章古。面色粗黑,粗鼻子有胡须。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大上好些岁。

    进来见到扎那,阿拉塔毫不奇怪,和亲公主跑回来的事,他已经听安平王说过。见镶着宝石的书案后坐着一个面带笑容的青年,阿拉塔按赵赦接的上前行礼,他是单膝跪地双手奉上自己的礼物:“送给天朝的下,祝你福寿万年。”

    这礼物,是一把金刀。这金刀事先呈报过,所以才容他带进来。太监接过送给颂下,颂下接在手中打开,只见金光闪闪。

    金刀上还有蒙古符文,会蒙古话的颂下也认得,这是一段祈福经文。他大为喜欢,当即对阿拉塔道:“我才封过扎那头人,你的名字是金子的意思,封你父亲为巴彦汗,在你们语言中是富裕。封你为巴彦世子,年年来朝吧。”

    命太监道:“取我新打的战甲赏他,”把手中金刀再把玩一下,祈福经文又念一遍,颂下对着单膝跪地的阿拉塔格外喜欢:“你起来,我们汉人的话,有来要有往。再赏你一匹御马,你自己去挑选。”

    太过欢喜的颂下对赵赦含笑:“也赏你一匹御马,你同他一起去挑。”此时不好冷落霍山王,又不愿意拿他同安平王一例,颂下再对霍山王道:“你要嫁女儿,赏你宫花两对,给新人簪花用。”

    新封的宝音汗和巴彦汗世子对看一眼,眼中都有霾。扎那对着那金刀他就不舒服,产狗头金的山脉,原来是格木顿所有。格木顿一死,又打了一场数年之久的大仗,章古趁机扩张地盘,把那山洞据为已有。

    赵赦是主将,当然会偏心章古。扎那没有办法,暂时只能作罢。他们族人对和亲公主长平不满,这也一个原因。

    阿拉塔对扎那不屑一顾,娶和亲公主有什么了不起,还是居于父亲章古之下。章古也表露过想和亲的想法,赵赦赏了他四个水灵的女人,又给了不少金珠对他道:“自己去办,想要几个要几个。就是不和亲,我对你也不会差。”

    今年阿拉塔来朝,就是赵赦一力主张。

    这两个人眼中互有火花,颂下很是满意。就是这样,他们就应该有矛盾,就应该有仇恨斗争不休,这样,天朝才是安宁的。下登基后,如果闲得慌,还可以给他们调解一番以解悠闲。

    “也让你们见一见今年的使臣,”颂下赐他们座过,吩咐下来:“让各处使臣来见,安平王,你的突厥将军,也让他来见见。”

    霍山王胡子抖动两下,军中传言说赵赦俘虏了一个突厥贵族,想要他投降。霍山王面色沉这居然是真的?

    这里坐着说话,半个时辰后,来了五、六位使臣。有大食的,有龟兹的,全是异邦来朝的人。扎那紧紧抿住嘴唇不说话,汉朝人多繁华,这是他早就知道。不想,这么远的人也来朝见。阿拉塔也觉得震惊,不过他随着父亲,向来对赵赦听从惯了,这震惊不算太大。

    真正震惊的,是阿史德温博。他来得也快,是从宫门口直接来的。

    由西北到京里,路上行过无数繁华城市,在阿史德温博眼中,早就对汉人广大的土地有所了解,他也有所了悟。

    难怪汉武帝可以越沙漠而击匈奴,汉人要是真的全国发力,不是一个小小突厥可以打得赢的。

    听到说晋见,在赵赦小厮们的陪同下,或者说还有不放心的押送下,他一进来,就对着这些异邦使臣惊奇去了。

    光看服色,就知道这是哪些人。

    颂下欣赏着他,这是一个面容黝黑的壮汉,看上去还有几分斯文。安平王不说他是贵族,颂下也能看出来他和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不一样,光气质,就天差地别。

    赵赦在让他行礼:“这是颂下。”

    此此景,旁边是各处使臣,宫室是巍峨高大,珠光宝气中威严扑面而来。

    阿史德温博内心犹豫一下过,才迟疑着跪了一条腿下来。他刚跪下来,霍山王面沉如水,一字一句地道:“阿史德温博!”

    这是突厥有名的上将,有名的贵族,这一个,是在十年前刀劈霍山王嫡亲的堂兄弟项功自的人,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好似噶里都对于赵赦一样。

    霍山王怒目圆睁,一步一步走过来。阿史德温博受他气势影响,全绷紧站起来,握紧双拳也认了出来,用他带着异邦口音的汉话道:“是霍山王,你是我手下常败之将。”

    他平平淡淡地说了出来,霍山王被激怒了。武将上都有彪悍气,被激怒的霍山王大步就过来,赵赦一跳,在中间拦住,喝道:“王爷,下还在这里,你失仪了!”

    眼中全是恨意的霍山王立即跪倒,膝行几步痛不生:“下,此人手上沾满无数将士鲜血,此人当诛!”

    赵赦也跪倒回奏:“下,此人归顺,是万金难求!”

    阿史德温博怔怔地看着年青的颂下,他懒洋洋坐在那里,全上下是随意随。这一个人,让霍山王臣服,也让安平王要跪拜。

    霍山王虽然是自己手下败将,阿史德温博也知道他不是好惹的,不是三招两式就可以打败的人;而安平王,阿史德温博更知道他的能力。

    “将军,你意下如何?”颂下颇为玩味地看着阿史德温博:“你自己的意思呢?”

    金碧辉煌的宫室,重重而来的威压,侍卫们的明亮盔甲杀气腾腾,还有异邦的使臣尽皆恭敬……阿史德温博默然垂首,静静不发一言。

    颂下微微一笑,宽容地道:“啊,要你归心,还有点儿难。我不急,你慢慢想吧。”本来颂下还想试试这位突厥上将,现在不用了。霍山王那恨不能生啖他血的神色,足以说明这位将军是个厉害人。

    霍山王胡须颤抖得厉害,他最亲的堂兄弟,又有智谋又有功夫,死在这个贼人手上,眼看着,这报仇也没有指望。

    他对着赵赦,眼中全是仇恨目光。

    “安平王留下,使臣们请尽玩乐去。”颂下温和地目光在阿史德温博上转了转,这是个有影响力的贵族,他应该能起到好的作用。

    太监们带他们出去,只留下安平王赵赦在。颂下和气地道:“安平王,你和商王熟悉吗?”赵赦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也知道商少阳去伍家。当下如实回答,把商少阳带着小舞私奔的事说一遍,至于展夫人,是他们自己偶遇成亲,这事赵赦没有回,只是回了展祁和展王妃的关系,和商少阳后来对待展王妃的事

    最后下了一个结论:“臣,和他不熟。”

    话才回到这里,外面有喧哗声起,太监急急奔入:“下,霍山王世子同阿史德温博在外面打起来了。”

    颂下不耐烦:“去拉开,对世子说,阿史德将军是我邀请入宫的。”这话说过,颂下对赵赦露出笑容:“这倒是一员悍将。”

    霍山王府上,对他仇恨颇深。

    “回下,杀他,只是一死而已。留着他杀敌,可以少死去多少将士,又可以震慑突厥。”赵赦这样又回了一句。

    颂下听着喜欢,他也是这样算过帐。要是突厥人来降的多,这汉人将士就可以死得少。用他们出战也好,劝降也好,都是美事。

    这种算盘,颂下也算得精刮刮。

    “你去吧,好生待他,让他归降。”颂下面有微笑,把赵赦也打发出去。等赵赦出去,颂下才沉下面庞。伍皇后越来越不知检点,上一次会的,是处偏远地方的阳平王。她会的人,全是这种对京里不熟悉的人,偏又有兵权在手!

    踱了几步后,颂下面上浮现沉的笑容,伍皇后心里,只怕还惦记着清源王呢…。

    赵赦出来,外面架已经拉开,寻几个将军陪着阿史德温博,也有保护的意思,也有防着阿史德温博作乱的意思。

    安平王,信步来寻赵小毛。天已经过午,宫宴想来已经用过,小毛玩了这半天,可以回家去好好歇着。

    赵安来回:“王妃在宫室中休息。”安平王笑一笑,觉得赵小毛今天很乖巧,并没有肆意玩闹不休。

    来到他在宫中的休息处,见到跟真姐儿的人全在这里。王爷大步进来,见赵小毛又不乐意地坐着,那嘴嘟的,可以挂上一个小油瓶。

    “小毛又在闹别扭,是怪表哥没有陪你?表哥有事回下,出来就来看小毛。”赵赦对于真姐儿这一次有子格外的嗲,是百般的哄着。

    真姐儿不无懊恼:“不是的,表哥,是长平公主又在乱说话。”赵赦呵呵一笑:“她就要不是公主,不用理她。”

    见小毛很是不喜欢,王爷抚着小毛柔声问她:“她说的什么?”

    “她说,我天天挨你打。”真姐儿告状:“我正玩得喜欢,她带着一群女眷过来,当着那些人的面对我说,你挨打的,我亲眼看到你上有伤。表哥,”小毛十分的忧愁:“我怎么办,我的名声,我的能干王妃名声,我的指使表哥名声,我的……现在全没有了。”

    小毛“呜哇”一声,扑在赵赦怀里:“我才没有挨打,我会打表哥,我会还手,我要打表哥。”

    安平王喝彩:“挨打,好名声啊好名声。”

    赵小毛泪眼婆娑:“表哥不好。”挤来挤去,硬是挤出一滴子眼泪来,挂在眼角要滴不滴的,小毛泫然泣状:“还我的名声来。”

    “好名声,这是赵小毛最好听名声。”赵赦还在笑着大夸特夸,赵小毛把面庞埋在他怀里,也不知道真有泪水假有泪水,用哽咽地嗓音道:“表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赵赦好心地提醒:“表哥只会拆房子。”

    “表哥三天不打,要拆房子。”赵小毛抽抽泣泣地,又改掉自己的话。

    安平王拍着怀里这小毛,对她柔声细语:“拆房子的事,要怪哪一个?”面庞埋在他怀里的赵小毛,蹭了几下,再呜呜道:“怪表哥,要打表哥,只打表哥就对了,打表哥小毛喜欢。”

    “你这小毛哈,”安平王努力睁大眼睛扮惊奇,赵小毛只在他怀里不肯看。对着假呜呜的小毛,他心中柔四起,把小毛的面庞从怀里寻出来。明知道是没有泪,到看到小毛雪白面庞上点滴泪水没有时,赵赦还是大乐:“小毛,你又撒了。”

    赵小毛“哼”,把自己面颊从他手中夺回来,再次不依地埋首在那宽阔怀抱中。伴着不依,再摇头晃脑地蹭上几蹭。

    “小毛,你要抓紧时间撒才对。”抱着这撒小毛,赵赦心满意足。赵小毛不抬头,在他怀里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表哥很温柔地告诉小毛,用自己的怀抱紧紧去搂她:“这么,肯定是生小小毛。以后表哥怀抱里,还要抱撒的小小毛。小毛哈,现在没有人和你抢,你多多的撒吧。”

    赵小毛仰起自己面庞:“和我抢的小小毛,小毛打她股。”赵赦笑了两声,再装模作样沉下面庞:“那是表哥的小小毛。”

    “那就打表哥吧,”赵小毛毫不犹豫说着,面上几丝在赵赦衣服上蹭出来的红印子随着她的笑而动几下,看得赵赦要笑,又心疼,在她上揉着,再就笑骂:“小秃毛儿。”

    小秃毛儿今天很受屈,从她到京里来,一会儿是出不好的名声,一会儿是战战兢兢的名声,一会儿又是挨打的名声……。

    她哼哼唧唧,把女人的撒表现了一个淋漓尽致。赵赦含笑哄着拍着,再柔声在她耳边低低说着话:“该睡了,小小毛要休息。”

    真姐儿慢慢闭上眼睫,又闪两下,再次闭上眼睫。宫室中温薰流动,王爷晃着轻摇着,看着真姐儿要睡去时,外面传来重重的脚步声,有人一溜儿小跑着过来……

    赵小毛翻坐起来,赵赦很是不悦。外面跑来的人是赵如,他是奉真姐儿之命在外面看着,见到长平公主来,就即刻来回话:“王妃不好了,长平公主带着人往这里来了。”

    听起来,好似小猪在乱跑。

    “她来就让她来吧,有什么大惊小怪!”赵赦才斥责过,真姐儿伸出握住他的嘴唇,对外面急急道:“就说我不在,”再命丫头们:“你们全进来,别让她看出来我在这里。”再道:“关宫门,快关门。”

    这些话全说过,睁着圆溜溜的眸子,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对赵赦来了一句悄悄的:“嘘。”

    “宫门已经关上,”赵赦无奈:“她倒有这么可怕?”

    真姐儿拉着赵赦,用着悄悄的步子往窗前走,把脑袋趴在窗缝里往外面看,又回对赵赦悄声道:“嘘。”

    丫头们进来的进来,散开的散开。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群人,是分作两处。长平公主带着一些人,大多是伍家的亲戚姑娘,还有霍山王府上的郡主。进来就问这宫室里当差的宫女:“王妃在不在?”

    真姐儿听到这一句,是吓得魂飞天外状,飞快拿起赵赦大手罩在自己额头上,赵赦忍俊不,见到真姐儿缩着脑袋,人又往外面聚精会神看着。

    另一处人,为首的是显哥儿的媳妇周氏也是个淘气的,对着长平公主冷笑:“表嫂不在,就不用问她,也知道你说的话是假的。”

    为显哥儿的媳妇,又能生下来周期这样孩子的周氏,带着家里的表姐妹们是嗤之以鼻对长平:“我家表嫂,是这样的。”

    一只手臂端着,另一只手臂作拍抚的样子,杏眼圆睁道:“是表哥夜夜拍着才睡的,怎么会挨打!”

    长平公主是亲眼看到,也大声反驳:“我亲眼看到的,也问过她,就是挨打的。”出嫁的四表姑娘憨未解多少,也奋力回话:“是你挨打,不把我表妹也说进去。”她冷笑:“你手臂上不是才给我们看过,”

    旁边有人大声喝彩:“你有了,还挨打,真是不错!”

    “她挨打,安平王妃都挨打,我算什么!”长平公主说得理直气壮,是半步儿也不让。又命宫女们:“快去寻王妃,我来问她!”

    在窗缝里偷看的真姐儿,把罩在自己额头上的赵赦大手往下移,屏气凝神地盖在自己眼睛上。怕看不清楚外面,又把赵赦大手食指和中指分开,露出一条可以看的缝隙来。

    赵赦又是心疼又是要气,敢上战场的王妃,这吓的是什么?

    外面争着吵着出去,长平公主一口咬定:“很受气,她背地里常挨打,女人成亲过就是这样子,个个都挨打,我挨她也挨!”

    周氏等人反唇相讥:“你挨打,别人不挨!”

    等她们走出去,真姐儿从惊心动魄的担心中醒来,回看赵赦,眼圈儿微红,小嘴儿噘着,又扑到赵赦怀里:“表哥哇,三天不打,要拆房子。”

    想想以后迟早会遇到长平公主,被她问自己挨打,而且她肯定找上一堆看笑话的人来问,真姐儿觉得这话儿难回。

    怎么办?多窘迫。

    赵赦给她理着发丝,往外面吩咐人:“备轿来,王妃是回去歇着的时候了。”不一时软轿备好,赵赦携着真姐儿走出来,让人拿来她的斗篷,给她披好,见还是怏怏,王爷虎下脸:“真的想找挨打了。”

    真姐儿眼圈儿又红上一层,不依地扭一扭子。

    杏黄色软轿是宫中的,绣帘高打起,王爷抱着真姐儿坐入轿中,取过丫头手上的鎏金花鸟手炉让她拿好了,这才放柔了声音:“乖乖回去,表哥回去的晚,不过心里总想着小毛儿。”

    小毛儿噘着嘴委委屈屈,把面庞往一边一扬,作一个心不爽不想回话的表。王爷笑了两声,站直子亲手往下轿帘拉好,对抬轿的太监道:“起轿。”

    行出去没多远,就遇上还在争论的长平公主和周氏一群人。四表姑眼睛最尖,欢快喊一声:“表嫂。”

    随着喊声,这一群人呼呼拉拉的全过了来。

    安平王在这里,长平公主也不敢放肆,只是用眼睛瞍着轿内,再瞍王爷的面庞,他是满面关怀。

    “表嫂累了,她有子要去歇着,你们也别玩太久,别只贪着玩雪。”赵赦手扶着轿杆交待过家里的亲戚女眷们,送着真姐儿软轿往宫门上去。

    行过的地方,官员们要行礼,命妇们要欠。周氏觉得大出气,对长平公主得意道:“你看你看,要是受气的人,怎么表兄还会亲自送。”

    长平公主没有面子,找一个理由出来:“他们一起要回去,就顺儿就走了。”四表姑把她打回去:“表哥一会儿就回来,不信咱们这里看着。”

    过不多时,宫径上出现赵赦的影。长平公主傻了眼,四表姑偏不放过她,转着手里一枝子梅花欢声迎上去:“表哥,你刚才是送表嫂吧?”

    “不是送她,我为什么要走一趟。”赵赦对这个表妹也是严厉加管教,沉下脸来回她话:“她有了,你也大了,少引着她一处淘气。”

    四表姑心里心花怒放,嘴上却装不喜欢:“表嫂也玩呢。”赵赦哼一声:“所以让你不要系着她,这不是没有子的时候,我处处当心,你也处处当心。”

    他大步走开,四表姑得意洋洋回来,当着众人对赵赦背影扮个鬼脸:“最偏心。”

    安平王没有走上几步,遇到伍侧妃。伍侧妃深深的行礼,花白的头发好似地上积雪:“王爷,敢问王妃在哪里,我说去见见她,只是寻不到。”

    面对赵赦说这话,伍侧妃是极含羞。她心中明白,王爷是很清楚自己寻王妃做什么。为扎那不答应娶贞平郡主,伍侧妃到处筹集钱财,而兵马,则要来寻安平王妃。

    面对赵赦求兵马,他肯定听也不听。

    安平王妃从进宫,先是软轿到了两宫处贺岁,再就是命妇们陪着闲话,又和赵赦在一起。伍侧妃本来想用宫宴的时候和她在一处,偏偏命妇们太多,安平王妃边没有她的位置。

    真姐儿自有孕难得出来,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和平时不多见的命妇们闲话几句,轮不到伍侧妃上前。

    宫宴后,真姐儿被长平公主吓得躲在宫室中不敢出来。伍侧妃宫宴后又去陪了皇后一会儿,对她说尽好话。到赶着出来遍寻不到安平王妃,遇到赵赦,不顾颜面问他一声。

    赵赦沉吟一下,回答道:“王妃子不便,我才送她回去。”伍侧妃大失所望,心中黯然地垂下头。这位养子的王妃再要见人,至少又要一、两个月。有心去王府里贺年,她现在是个不得势的侧妃,出去喝年酒的单子上没有她,别人也不请她,只请霍山王妃。

    再说过一、两个月,扎那这亲事也就成了。这失望来得巨大,伍侧妃十分悲伤。

    沉吟的赵赦是在犹豫说不说长平公主又在不讨人喜欢,他没有理会伍侧妃的伤心,还是说出来:“你女儿又在编排王妃挨打,王妃这里呆不住,我让她先回去。”

    伍侧妃大惊失色,匆匆插烛似的行了几个礼:“王爷息怒,她是个孩子,她并不懂事……”

    旁边传来长平兴高采烈的喊声:“母亲,”

    安平王不听则已,听到后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表,赶快就走了。

    北风中,伍侧妃呆呆地看着女儿过来,是眉飞色舞地来撒:“她们全不信我,母亲,安平王妃常挨打受气,比我还不如呢,这是真的呀,她们全不信。”

    “长平,”伍侧妃对长平无话可说,她喃喃喊上一句,眼下要求人,要防着扎那一族要乱,唯一要求的,就是安平王妃。

    她嘴唇嗫动几下,想到长平受的苦,终于还是没有说。

    赵老夫人没有进宫,她推说受风寒,在家里料理过年。见真姐儿午后回来算是早的,喜欢过还是骂丫头们:“应该早回来。”

    真姐儿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去睡觉,脑子里只是转不过来长平公主问自己挨打的事怎么回?

    要是平时,或许嘻笑着就回了。这几天格外滴滴,对于这句有损自己大女子颜面的话,是深恶痛绝的不想听。

    晚上,赵赦在宫中留宴,真姐儿陪着赵老夫人和赵老大人和亲戚们用饭,放过无数烟花爆竹,重新喜欢。

    佐哥儿、期哥儿,还有不少亲戚家的孩子们跑着玩,一会儿在王府里,一会儿又跑去威远侯处,又去云家,总是难见到他的影停下来。

    大厅上招待亲戚们、来拜年的官员们一直不歇着,由着他们玩多晚。戏子咿咿呀呀声中,真姐儿告了罪,先回房中来。

    独自先睡去,迷迷糊糊听到有动静,睁开眼来见赵赦正在前解衣。真姐儿第一个动作,嘟起红唇。第二个动作,出声:“表哥。”

    赵赦微笑:“表哥的撒小毛又要撒了,表哥就来哄你。”解得只有里衣儿在上,王爷睡下来抱住赵小毛亲亲:“以后来了小小毛,不要和女儿争宠。”

    “那以后就多一个人欺负表哥多好。”赵小毛先是个淘气的,笑靥如花说过。房中动,王爷手渐不老实,低低地赵小毛耳边道:“表哥心痒痒的,你还要撒,小毛儿,如何给表哥去火。”

    赵小毛嘟高红唇:“只许亲一下,可不许多亲。”

    王爷强压抑着自己,扯去自己衣衫,又解去自己衣衫,把只着红肚兜的小毛搂在怀里,尽地抚摸着她柔滑的肌肤,嘴唇寻上她的红唇,寻上她柔软的前……

    正亲得喘息陶醉时,王爷忽然想起来,悄声问:“佐哥儿在哪里。”儿子从来是直接往父母亲房里闯。

    被亲得面色嫣红,肌如胭脂的真姐儿笑盈盈:“他去期哥儿家里睡,明儿一早咱们要去拜舅舅和舅母,他说打前站。”

    王爷松一口气,抱着真姐儿再一路亲下去。

    这样亲只会只惹火,两个人都意犹未尽地停下来,赵赦轻轻呼一口气,正在脑子里算着真姐儿几时子方便,真姐儿笑嘻嘻又来惹他:“要出门去吗?”

    白了这孩子一眼,赵赦悄声骂:“坏孩子。”抱在怀里又揉两把,啃咬着那淡粉红耳朵,王爷低低道:“闭上眼睛。”

    真姐儿听话闭上眼睛,直到赵赦低笑:“睁开吧。”

    房中星光灿烂。

    房顶上密密布着,一闪一闪,一颗一颗,璀璨又夺目的……。宝石。网似的宝石布满了房顶,夫妻睡在这里,不用半分力气睁眼看,星星似到了房中。

    “这个是桃花石,”真姐儿手指着粉红色的宝石,不太亮,在别的宝石闪耀下可以看得清楚。还有鸦青石,红宝石,绿宝石,间中明珠粒粒用以照明。

    真姐儿心满意足,王爷深有暇思,手摩挲着真姐儿腹上,笑意盎然地道:“过上半年,就可以带着小小毛儿来看这星星。”

    他侧过面庞看着小毛儿:“小毛儿要星星,表哥给你摘,小小毛儿要星星,表哥给她摘;小毛儿和小小毛儿同时要星星,表哥给谁摘呢?”

    真姐儿双手攀着王爷头颈又拧他:“给小毛儿,还是给小小毛儿?”王爷心满意足地轻叹一声:“赵小毛,你又撒了。”

    “赵小毛要星星,要自己亲手摘。”真姐儿说过,王爷取过锦被把她裹严实,他是不怕冷的人,房中又笼着地火。**着子把赵小毛抱得高高,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举来小金剪刀给她,宠溺地道:“摘哪一颗,就摘哪一颗。”

    赵小毛伸出两只光溜溜手臂,王爷懊恼地道:“给你穿上里衣再来。”抱着赵小毛回,赵小毛叫起来:“我要先摘一颗。”

    眼看着星星又离得近了,赵小毛嘻嘻笑着,看明白这星星后面全是金丝线打就的网子,宝石是穿在上面。

    每一颗宝石中间线头儿打结,剪下一颗来,别的不会掉下来。

    选了一块金刚钻剪在手中握着,由着赵赦抱回上去穿里衣儿。穿好,夫妻携手并肩走来。王爷蹲下子,把赵小毛扛在肩头:“随意摘吧,摘完了表哥再给你。”

    宝石星星般密密布满这一处房顶,总要数千颗才行。

    安平王漫不经心地吩咐妻子:“随意摘取,不必放在心上。”他仰起面庞看着真姐儿,见她手指哪一处,就扛着她往哪一处去。

    等她摘了好几颗下来,王爷借机问真姐儿:“表哥好不好?”真姐儿眨眨眼睛:“好。”王爷再问:“坏小毛还要离家吗?”

    真姐儿笑眯眯回答:“表哥三天不打,要拆房子。小毛为表哥喜欢拆房子,才离家呢。”王爷笑:“哼,哼哼,要不要表哥多谢与你?”

    “啊,你我夫妻,何必客气?”真姐儿丢下小金剪刀,握着宝石的双手抱住赵赦,在他唇上亲了一亲。

    ------题外话------

    月中的分界线,今天16号,赵小毛求还有票的亲们翻空口袋,不打就拆房子的王爷求还有票的亲们清一清口袋,求票票,求站榜上。

    推荐夜纤雪的好文《佛堂色》,亲们帮忙收藏一下,雪雪全是简洁好文。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