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妙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三位先生全站在前,赵赦拍拍真姐儿小手让她起,沉着脸对张士祯、俞道浩和展祁道:“先生们全是名士,”

    说到“名士”这两个字,王爷故意咬重了音。三位名士一起露出不敢当的笑容,赵赦更板起脸,这三个只要名士风雅不在乎中举名声的人,还会觉得不敢当。

    “世子大了要念书,想来想去只有三位先生教才最合适。”赵赦说过,眼睛又瞟瞟这三个人,还是一脸谦虚的笑容,居然没有一个人为他们留在京里,而王爷不要他们跟随而觉得不自在。

    赵赦火大,一气把话说出来:“张先生可以教夫子大义,俞先生可以教教杂学杂闻,展先生就更妙了,你是曲艺弦管,无一不通的人。”

    真姐儿和先生们一起脸红,心里笃定昨天的话,有人呈给了王爷。

    这书房里极宽阔,声音压得极低本以为没有人听到,现在王爷亲口说出来,四个人互相猜测,是谁说的?

    王爷是不许别人听自己说话,但是别人说话,他最喜欢听。此时把话说出来,见真姐儿也羞赧,先生们低头眼睛乱瞟在猜测。

    他不自觉的扯动嘴角淡淡一笑:“本王虽然舍不得你们,不过为着世子,只能留先生们在京中。就这样,去吧。”

    三个人出来,都不似在房里精神。留在京里书房的华诚和文震等人奇怪,小声问道:“莫不是挨了王爷的训?”

    “不是,是说教世子的话。”三个人虽然分开而坐,却耳朵尖的都听到,一起悄声反驳。书房中余下幕僚肃然起敬,齐齐拱手道:先生们是王妃师,以后又是世子师。“

    张士祯小有面,俞道浩继续嘿嘿,心里却不是滋味,展祁瞅瞅自己的衣裳,新做的羽裳宽袖精致,在家里觉得好,现在瞅哪儿,就哪儿不对劲。

    现在才多少觉得丢人的三位名士,一起动起脑筋。功名好?还是名士好?听到”世子师“这三个字,才觉得没有功名是丢人。

    真姐儿在房中弄针指,总是心神不定要不时看赵赦。赵赦不抬头也可以感受到真姐儿柔柔的眼波,招手命她过来,握着她的小手敲她的小脑袋,笑骂道:”和表哥玩花样,你还早呢。“

    ”是,敢问表哥,要怎么样才能玩得过?“真姐儿嬉皮笑脸问着,皇弟的女儿都不要了,离不夜归还远吗?

    其实真姐儿很想问的,就是呐喊几声:啊啊,还会远吗?

    赵赦笑得有丝狡猾,把手中握着的一双白晰香葱般小手放在唇边轻咬着,再道:”这辈子,你是不行了。“

    离开几步的真姐儿冲赵赦笑得甜甜:”兴许我试试,还能糊弄表哥一回。“

    ”去试试吧,真是个不气馁的好孩子,“赵赦半真半假夸过,听在真姐儿耳朵里,她噘着嘴走开,这是讽刺。

    书房中没有坐一会儿,姐妹亲戚们来拜王妃,真姐儿到后面周旋一回,赵意上来回话:”郡主遵王妃命,已经安置在新房子里。“

    真姐儿让碧水赏赵意,又问他:”红笺可有了喜信儿?“赵意笑容满面:”还没有。“真姐儿是苦口婆心规劝边人:”你少出去吃酒,常在家里。“

    表哥的奴才,多少和他都差不离儿。

    王妃说,赵意就答应着,出来,也是抛到脑袋后面去。唯一在脑袋里面的,就是王妃也说红笺怎么还没有?赵意抚着下巴边想边走,我是王爷的小厮,王爷有两个,我应该有一个才对。

    想到绿管也还没有,赵意去找赵如,这没儿子的大事,要好好商议才成。

    马车辘辘声中,穿过闹街道来到舞阳郡主的新住处外停下,被安置在西大门内的宅子里的舞阳郡主正在观赏这宅院。

    这条街道同闹街道相交,并离得不远。齐妈妈的儿子齐明和媳妇在这里管着。齐明家的陪在郡主边,手指着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樱桃树道:”郡主请看,这上面全挂了果子,我摘了好些洗干净候着您来用呢。“

    小丫头见说,果然捧上白玉盘中红樱桃来。白色夹着红果子分外好看,舞阳郡主一则是喜欢,二则是被这殷勤弄得喜欢。

    纤纤手指掂了红果子放在唇中,果然香甜多汁水。见齐明家的带着巴结笑容在问:”这是我们当家的让人来嫁接过,说是一定好。郡主觉得如何?“

    ”好吃,“舞阳郡主带笑:”怎么你守着这院子,倒不知道好与不好?“齐明家更是笑着,解释道:”这里有一个缘故,新鲜果子头一起的东西,不管是庄子上还是宅子里的,主子们没有用,奴才们哪里敢用。“

    这规矩听得舞阳郡主眉开眼笑,她在自己家里当然是人上人的女,从不理会这些规矩。现在这里讲究到如此地步,只能说明王爷心中,是拿自己当心的人来看。

    初来到这小院的舞阳郡主,仅有的不快也消失。王爷没有让住进王府,是顾虑到自己还没有成亲的缘故。

    舞阳郡主此时想问的,就是几时去给老夫人请安。不过就是王爷不说明天就给老夫人请安,舞阳郡主也不担心。

    和齐明家的刚认识,虽然她是齐妈妈的媳妇,问她太多的话也不多,会显得自己露怯,也让人认为自己没见识。

    认定言多必失的舞阳郡主只是浅浅的笑着,和齐明家的说着红墙碧瓦,京里的好玩去处。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院门开,见进来一个面生的奴才,青色料子略好的家人式样衣裳,是个面白白的清秀人。

    ”这是赵辰,是王爷的贴小厮。“齐明家的小声说过,见赵辰手里捧着一个红色镶螺钿的精巧盒子上前来,躬一礼行过,面上笑容多多地道:”奴才见过郡主,王妃听说郡主安置好,让奴才送这些来,又说有什么缺的,只管往府里要去。这里小了些,怕郡主闷气住不惯,王妃说且耐些时候吧。“

    舞阳郡主也不敢怠慢,王爷的小厮,王妃来送东西,她觉得面上有极大的光辉,忙欠欠子听过,命丫头们接到手中,满面风地道:”多谢王妃想着,回去请上复王妃,我应该就去请安的,又不知道几时去才好,请王妃示下才是。“

    王妃这样客气,从刚才就一样一样东西送来,舞阳郡主也要殷勤回礼。要说王妃这是真的人好,舞阳郡主心想,自己当着这些人,也要会做一个知礼节的人;要说王妃是装样子,舞阳郡主更要装。

    两下里都是这般客气,初进京的舞阳郡主不由得心花怒放。王妃不敢怠慢自己,说明王爷他,是心中有自己的。

    赏过赵辰看着他出去,齐明家的先赞叹一声:”郡主没到的时候,王妃见天儿让人来这里看着收拾房子,看着换时新的家什摆设。这郡主才到,刚才送来的是今明两天的水菜、份例菜,现在又送来东西,容我开开眼界,这样精致的盒子里,是什么心的东西才给郡主?“

    舞阳郡主压抑着笑容,她只认定一条。女人,没有不争宠不怕别人来分宠的。这一点儿上,在父亲白石王上可以清楚明白。王爷不吩咐下来,把自己全抛到脑后去,王妃她没有那么好,会这样对自己。

    见齐明家的这样说,舞阳郡主再也忍不住,她也很想看又送来什么东西。命丫头们打开盒子,里面一式四个琉璃小瓶子。

    琉璃已经足够名贵,见里面有水样东西只有七分满,瓶盖子上压着明黄色锦笺。

    ”我的佛爷,这样好东西王妃也肯分出来。“齐阳家的又欢喜要夸:”这是进上的,郡主看这上面锦笺就知道。这东西,是给郡主洗浴用的。我还是托我们家老的福,在老夫人房中见过一回。王妃未成亲时就住在王府里,夏天全是用这个。“

    舞阳郡主来了兴致,拿起一个蓝色琉璃瓶子细细看,笑得眉山带翠:”这么个小瓶子装着,光看着就是珍贵的,倒是洗浴用的?“

    院门又有人叩响,是齐妈妈回来。她去时带着两个丫头坐车过去,现在回来是双手捧着满满的东西不算,又喊人出去搬进尺头、绣线等物来。

    ”这个月里的月钱,我领来了,一会儿请郡主给大家发放,“齐妈妈领的,就是这个院子里服侍人的月钱。舞阳郡主堆上笑容问她:”妈妈请看,王妃才送来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对着小小琉璃瓶子一瞄,齐妈妈更是笑得巴结:”这是进上的沐浴用香精,这蓝色的,全是兰花香,那红色的,是玫瑰花香。这是个好东西,成车成车的花,才只有这么一点儿出来。夏天只用这么一丁点儿在水里,就一夜香气不散,而且用过,子无汗。这东西,比金子还贵。“

    舞阳郡主这时候对真姐儿才真正有感激,这样的好东西她肯分出来……想到这里,突然心思又变了,这是王爷的恩典才是。这东西要换了是舞阳郡主是王妃,她是舍不得拿出来的。

    齐妈妈又回道:”郡主的正经衣裳已经在做,这是里衣儿,王妃说咱们自己也要动手,郡主自己看着做的,也更如意。“

    ”是,还是王妃想得周到。“舞阳郡主这一次感激,是真正的感激真姐儿。

    有了这些东西的欢喜拥来,舞阳郡主不再看小院,进来给丫头们分过月钱,再分过针线,自己也开始动手,做上几件王爷会喜的里衣儿才是。

    到晚上用兰花香精调在洗澡水里洗了一回,果然香妙异常。见到自己嫁人的衣服分出来做的舞阳郡主,要是平时,她会舍不得用这香精。但是成亲在即,郡主为讨王爷喜欢,决定每天晚上用这香气浓郁的东西来洗浴。

    香气一夜没有散去,到第二天早上犹有余香。舞阳郡主的丫头纷纷来恭喜她:”郡主得了这样东西,不怕王爷不宠。“

    舞阳郡主心里,也飘飘然觉得王府里的子,一定是人人奉承着。

    飘飘然的舞阳郡主,也没有把易宗泽的话丢下。易宗泽在知道胞姐要进京时,是告诉她自己随后就到,会赶上来送亲。

    信后,还附有几个地址,是易宗泽要舞阳郡主去拜会的人。

    易世子这一次不再让胞姐足不出户,这是京里,多认识几个人没有什么不好。再说也要让京里相熟的人知道,舞阳郡主随安平王的船进京。

    京中多宴游,三月三后游赏荷到梅花大放,只要想玩、愿意玩、有钱玩的人,是时时有处去。

    五月石榴花大放,绿叶中夹着红花衬得人心浮动。水中荷萏立于绿叶清波之上时,不用到荷花节,赏荷的人就片片阵阵,请人赏荷的贴子,也是飞一样而至。

    城外西山脚下千亩荷田,是仕女游人们的好去处。

    几个女眷坐在水边上在说话。穿红色把莲纹衣裳的妇人四十多岁,正在问对面青色桃纹衣裳的妇人:”舞阳郡主真的进京了?“

    问话的是向夫人,被回话的是计夫人。这两位娘家,都在白石王封地上,和舞阳郡主有一些远亲,是易宗泽让舞阳郡主到京里拜见的人家。

    ”郡主亲自到我家里来,你搬了家换了地址,她问我你新家住哪里,我说不必急,可巧今天大家要会面,郡主在这里当面问你也是一样。“计夫人笑得有些暖昧,借着荷叶田田起伏声遮盖一下,低声道:”知道她怎么进的京吗?“

    向夫人是瞪大眼睛:”难道不是陆上来的船上来的不成?“旁边姜夫人也见过舞阳郡主,高深莫测的笑着不说话。

    ”是安平王接进京的。“计夫人说过,向夫人惊奇了:”哦哦,是安平王接进京?“这里面一听就有故事。

    姜夫人故作不动声色,掂起一枚玫瑰瓜子儿在手中,道:”人家那是坐安平王的船进京,哪里是安平王接进京。“

    计夫人也不生气,笑着又反驳回去:”安平王好好的借她船使也罢了,她倒奇了怪,不从自己家里走,倒从西北而来。你说说,这不是安平王先接了她,再送到京里来。你说安平王好好的,为什么不接别人一定接她?再说,她来京里不往咱们家里住去,倒跑到安平王的住处去住。“

    向夫人听得十分精神:”哦哦,原来下处,也是安平王亲自安排的。“什么叫蚂蚁变大象,就是此时。

    舞阳郡主面对远亲们,是含蓄的告诉她们:”从王爷封地上走,坐王爷的船而来,不必往这里来住,下处是王爷安排好的。“

    到了向夫人听在耳朵里,就直接转换成王爷亲自去接,王爷亲自安排。

    这真是个大新闻,向夫人心里盘算着,这消息要如何对别人说。要知道安平王可是足够风流的,向夫人参加了端午的宫宴,对夫人们簇拥着王爷,记得还很清楚。

    正在想,见一乘马车过来。计夫人立即对姜夫人撇一撇嘴儿:”郡主来了。“姜夫人又是她高深莫测的笑容,计夫人则换成和气亲切。

    没有见到舞阳郡主的向夫人,又瞪大眼睛看来的马车。这是一辆有标记的马车,马车上的帏帘清楚写着”安平王府“字样。向夫人看得心旷神怡,觉得回去可以有多多的话可以传播时,见马车停下,车夫取下小板凳放好,车内两个丫头扶出舞阳郡主来。

    大家见过礼,向夫人理当问舞阳郡主:”几时来的,如何来的?“舞阳郡主含笑回答道:”来了四、五天,是坐安平王爷的船来的。“说到最后一句,舞阳郡主就有些含羞。这含羞看在别人眼中,就更觉得有故事。

    而舞阳郡主,要的就是别人这么想。王爷再想把郡主藏得紧紧的,这一次不能如愿。

    长天下碧水边多的这一个姣花软玉似人,立即吸引别人眼光。水对面正在骂人的五、七个人,有一个人让大家来看:”这个美人是谁家的?“

    ”坐安平王府的车来的,是他们家亲戚吧。“说话的人是项林,他们刚才骂的,正是赵赦。骂得最凶的秦大公子前几天在宫中骂,现在跑到这里也骂:”前天我去相好的王夫人处,你猜怎么着,门外柳树上,系着安平王的马,看到我去他才走,妈的!真不像话。“

    项林也心中不乐,他第二天让人往于夫人门前打探,果然见到安平王带着两个小厮过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只会了一会儿又出来。以项林来看,到嘴的不吃,只能是赵赦临时又有事才会离开。

    年青的封大人也开骂:”新来的小孟子,小手儿软得像棉花,我正在入港,赵赦一回来,那小浪蹄子立即不理我。刚才见到我,对我也是不冷不,发上有新首饰,娘的,难道欺负我给不起?“

    这一位和秦大公子,也是以前和赵赦同为风流中人,同玩乐的人。项林以前和他们玩得不多,因为他太撬赵赦的夫人们,所以自已觉得心中亏心,怕赵赦同行的人不好相处。

    这几年在军中磨练得多,回到京里来,项林是什么样的人都玩乐,不想处得有些意思,才发现这些玩乐的人,是个个都不好。

    想想也是,都是风流自许的人,张三也觉得女人眼中只能有自己,李四又觉得天下佳丽只能自己去摘。今天这背地里骂赵赦,全是赵赦宫宴那天东招惹西招惹,弄出来的骂声不断。

    ”这些浪蹄子们,眼睛里只要生得好的,年青轻的,又要有钱的。几时赵赦一回西北,她们急得上火,大爷我也装看不见。“秦大公子又开始骂,骂着骂着把陈年旧帐全翻出来:”赵赦我从小就认识他,打十几岁开始,就一起抢女人,这混蛋,真是个混蛋!“

    项林心中觉得骂得很对,到这里疑心消去不少,正要附合几句,见一个好事者回来,擦着汗水嘻笑道:”哎哎,知道安平王马车里来的是谁吗?“

    把众人眼睛全吸过来,他才两根大拇指对着比划一下,水边没有别人,也放低声音取笑道:”安平王的又一个,白石郡王的女儿舞阳郡主。“

    ”你瞎扯吧,白石王的女儿这一个我记得清,她没有出嫁,肯给赵赦当姘头?“秦大公子好巧不巧,是在礼部里领的官职。对于皇室宗亲们婚丧嫁娶,哪一家今年有适龄出嫁的女儿,是很清楚。

    封大人也是京里的贵公子,他故作沉思道:”赵赦抢女人是有一手的,或许被他弄上手到京里来拜老夫人也是有的。这手段,我信他。“然后嘻笑了:”长的什么国色天香,我看看去。“再一拍项林:”去不去?别人的美人儿,不看白不看。“

    最后一句”别人的美人要白看“,引来几句骂声。

    项林跟着封大人一起过去,装着踱步走到十几步外,见一个桃花玉面,明艳照人的少女坐在夫人们中间,人第一眼过来,目光不由自主要先放到她上。

    她上是桃红色罗衣,下水绿色湘裙,裙下微露出一点丝履,看上去天生丽质,可羞荷花。

    封大人当时就是眼睛直了的模样,再看项林,也和自己一样。

    ”哎,小王爷,你说咱们就看着不成?“封大人用肩膀悄悄碰碰项林。项林道:”不看着还能上下其手不成?“封大人嘿嘿笑了两声:”你说得也是。“他随即道:”我有个相识来了,失陪一步。“

    封大人走开后,项林对着舞阳郡主也动了心思。霍山王是个色鬼,才会不顾颜面娶了原本是儿子相中人的江阳郡主。老子如此,儿子项林也差不多。

    他忍了几忍想上前,又想到安平王不好惹。不仅是不好惹,而且项林和安平王是有嫌隙的。长平郡主一事后,除了伍侧妃能和真姐儿做到和气相处,项林小王爷,是把这事一直放在心里,而且是他的一块心病。

    在军中呆着,并可以时时去看妹妹的项林,深为知道长平郡主过的是什么子。长平郡主那子,她对嫁格木顿不满,第一年就没有停止过咒骂。

    格木顿不怕霍山王,也不让长平郡主好过。项林第一次去看长平的时候,就和格木顿打了一架,因为他亲眼看到的妹妹,在家里生惯养的妹妹,居然自己要去挤牛挤羊

    这一切,全是拜安平王所赐。自家人总是向着自家人的,项林回想往事,就会觉得妹妹不就是俏皮一些,不就是对当年没有成亲的安平王妃不尊重一些,除了这些,没有别的大事

    这些小事,居然要妹妹用自己的一生去换,项林每每想到时,就要痛不生。有时候小王爷往外面去风流女人家里住,也是不愿意回家看憔悴的母亲,看自己最讨厌的父亲。

    风流,有时候是可以让人麻醉。

    别人面对舞阳郡主,全是想着如何能去蹭两句话说。而林小王爷看到舞阳郡主,动心以后他就要很谨慎地想到赵赦,安平王不是好惹的。

    对着新鲜的美人儿又不能动,林小王爷这调笑习惯的人有些难过。咦?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封大人哪里去了?

    四面荷香阵阵,不仅封大人不见,刚才在一起的几个人,全都不见。水边有一处槐树林,项林找过去暗笑,封大人和秦长公子正在窃窃私语,应该谈论的,只有女人才是。

    悄悄的掩过去,听封大人道:”我让奴才打听过,住的西大门内安平王的宅子里。如何,你敢不敢去闻闻香?“

    ”我不敢!冲着前仇旧恨,我也得去闻闻香。“秦长公子嘿嘿笑:”这事儿不许说给别人听,你我打赌,以取来一件东西为证如何?“

    树后跳出项林来:”哈哈,被我逮到了。“封大人和秦长公子都唬了一跳,一起否认:”你逮到什么,我们在说后天请客。“

    ”不是吧?“项林露出笑容:”你们要去哪里闻香,算我一个。“封大人和秦长公子露出狐疑的神色:”你?“把项林上下打量过,一起摇头:”你算了吧,你敢去?“

    封大人对秦长公子摇头:”这种事不能带他,这家伙小我们几岁,未必嘴紧。“秦长公子也道:”别看是小王爷,偷香这事,他还太嫩。“

    ”不带我也行,我都听到了,你们要去的地方,是安平王的旧相识处。“项林见别人有兴,他的疑虑全抛到九宵云外去,只管跟在里面缠:”我也算一个。“

    一个人去,还有不敢得罪安平王的心;三个人就是群胆,什么事都敢做。

    秦长公子半信半疑:”你发誓不说出去?“项林立即起了个誓。封大人道:”咱们起这样誓,不比喝杯酒都来得痛快。这样吧,我们去了以后,你也得去!“

    项林一口答应下来:”怎么去?“秦长公子和封大人笑得极可恶,拉着项林一人一句道:”

    你知道三贞九烈的美人儿,如何让她乖乖就范?“

    ”请二兄教我,“林小王爷一听就来了精神,知道有秘闻听。秦长公子前看后看过,小声道:”知道皇后宫中的施夫人吗?以前可是三贞九烈的。后来被太子下上了手,“

    秦长公子和封大人一起又笑得极可恶,项林心中怦怦跳。施夫人是夫人们中最正经的,项林去军中前也勾搭过不成,今年一回来就听说被太子下弄上了手。

    项林不由得追问道:”太子下是东宫,她敢不巴结?“秦长公子笑眯眯摇摇头。这摇头的样子更把项林一肚子馋虫勾出来,又想一想道:”太子下帮她办了什么事?“封大人也摇头笑眯眯:”太子下也是风流人物,怎么肯干唐突佳人,以势强人的事。“

    两个人一起再摇头:”佳人应作掌中舞,这才是咱们的手段。“项林被勾得不行,施了一揖笑逐颜开道:”请二兄教我,我猜不出来。“

    到了风流的时候,小王爷也不再是小王爷,对着别人要称兄道弟。

    秦长公子这才觉得满意,一五一十的告诉项林:”施夫人干净,她时常在宫中洗浴过再出宫,太子下知道后,“

    ”我知道了,是偷窥,美人出浴,下露面,是这样吧?“项林立即插话,秦长公子一脸”你什么也不懂“,道:”那还是用强,突然出现,还不把人吓得尖叫不止,引来人,这多不好看。“

    项林急得抓耳挠腮:”你说,我再也不插话了。“

    没有人打岔,秦长公子徐徐道:”太子下买通那里侍候的宫女,把夫人贴的鞋脚,用的香粉全打听清楚。第一天,用一双和夫人脚上相似的鸳鸯红绣鞋,换下夫人的红色绣鞋。两双鞋上全是鸳鸯,只是鞋里面绣得不一样,夫人对鞋脚看得再严紧,也架不住宫女们偷换了,这是第一次。

    又一次,下又打了两根和夫人相似的簪子,把夫人的簪子换下来放在自己边天天带着。太子妃下发现后,拿着簪子让人看过是施夫人的,喊施夫人来责备她,说她的簪子怎么到了太子下手里。夫人百口莫辨,回家去看自己的,才发现错了。“

    荷露香风中,项林不住哈哈大笑:”好手段!夫人发现后如何?“秦长公子笑得坏坏的:”这一回去看过,施夫人就知道不好,原来她的肚兜鞋脚等东西,全都不是原样。“封大人笑得摇头晃脑:”施夫人这就软了,没几天应了太子之召。三贞九烈的妇人心里,也就那一道儿坎,过了这道坎儿,她就没想头。她不跟太子下,这名声也沾上。不愿意去死的,就范是常有的事。“

    项林心服口服:”倒花了不少精力和心思。“封大人道:”那当然,尤物,要慢慢的上手才痛快。咱们又不是浇粪花子,要斯文着才有意思。“

    ”这招儿也教你了,实话告诉你,我们打算用这招数对付赵赦的这个新人,管她是侧妃是姨娘,今天夜里我去,取她一样东西回来,咱们没太子下那功夫,也没有新的给她。明天是小封去,也取她一样贴东西回来,后天,可就是你去了。“

    秦长公子说过,封大人笑得更邪邪:”去的要是时候儿对,还能看到美人入浴。“秦长公子骂道:”笨人!不在美人入浴的时候去,怎么能取到她贴的东西!“

    ”敢不敢去?不敢去现在说出来。等到东西咱们捂了,再带在上给她看几眼,“封大人和秦长公子一起拍手得意:”妙哉!“

    ”这样的玩法,好!“项林兴奋的鼻翼都是煽动的。三个人约好后,又去看舞阳郡主。见她已经和女眷们分开,独自在看荷花。边两步外站的,是京里另一个风流人。

    赵赦结的风流仇气,还是不少。如果舞阳郡主不坐安平王的马车来,也有一堆人来献殷勤;现在她坐的是安平王的马车,又是少女没开脸的面容,来瞅瞅可能和安平王暧昧人的人,就更多。

    再加上舞阳郡主自己,有意无意地把自己从西北来,坐的是安平王的船还游玩到京里,服侍的人也有王爷的人,住的又是安平王安排的下处一一说过,跑来献殷勤的人,就更多。

    ”郡主马戏一定是好的,宫中击鞠一定请郡主去。郡主,不是眼睛里没人的人吧?“来献殷勤的人,都是会说话的人。

    秦长公子跺脚悄声骂:”陈留王又去了,“这也是一位皇室宗亲。项林也觉得遗憾,那丰肌弱骨的少女,如水般颜,正被陈留王逗得格格在笑。

    这笑容,在琼姿花貌上更似襄江神女。

    在玩年纪的舞阳郡主,在西北闷了整整两年。来到京中是花开好,夏的季节,遇到诸般好玩会说好听话的人,今天玩得极开心。

    回来去洗浴,今天用的是玫瑰花香。玫瑰花香,大多有催作用。郡主子缠绵在木桶上,撩水泼在自己肌肤上,见肌肤如玉般晶莹,幽幽满意的叹息一声,陈公子、张公子、小侯爷、小王爷……这些人个个是英俊的。

    兄弟说王爷英俊,他在这些人中,同哪一个会相似?

    从闹地方备受过殷勤的郡主发,一个人在柔和的水中泡了许久,既品这玫瑰花香,也是让这花香多浸润在自己子。

    想到陈留王悄声问自己:”这是何香,和皇上宠的兰贵妃上香气近似?“舞阳郡主露出笑容,更是愿意在水里多呆片刻。

    出浴的郡主,丫头们也多多赞叹:”郡主比花更美,这香气,比栽在地上的花儿还要香呢。“月儿一钩,在夜风中挂在窗前,舞阳郡主伏在金丝竹簟的竹榻上,在脑海中想像着王爷的英俊,慢慢拼出各样的英俊面容来,微笑睡去。

    贴的丫头进来给她盖上薄薄的丝被,也觉得郡主这子,真是太好。出来见齐妈妈还在灯下赶着里衣,丫头也觉得感动,过来低低道:”妈妈去睡吧,我多赶几针就是。“

    ”你小人儿家,眼睛伤不起,就是上夜,也要睡一会儿才有精神。“齐妈妈一脸忠厚老实当差样,对丫头带笑:”这几针赶完,我就去睡。今天出去,玩得好吧?“

    丫头眉飞色舞:”可不是玩得好,明天还有贴子呢,后天,大后天也有。“齐妈妈也笑:”早就该出去逛逛,在西北的时候劝着出去,郡主也真是能忍,天天足不出户的,我都怕她闷出病来。“

    ”可不是,“丫头也这样说:”出去玩玩多好,我们也得以跟出去见识京里的景致。“

    两个人悄声说着话,齐妈妈把今天的活计赶完,这才去睡。

    第二天,秦长公子、封大人和项林在酒楼上见面,秦长公子得意亮出一枚梅花儿紫宝石的簪子来:”如何,这个正巧是她昨天头上戴过的,美人在入浴,我取了来。“

    看向封大人:”今天晚上该你了。“

    封大人请教他:”郡主住哪间房里,夜里有几个上夜的人,你反正去了一趟,不如教教我们。“秦长公子不肯教:”我是自己打听的,你们也自己打听去,凭什么我出了力,让你们弄巧宗儿。“

    这一位,还不肯教。

    又隔了一天,封大人也取了一样东西来,是一个绣帕,帕子上香气氤氲,三个人一起喝彩:”这是用的什么香,闻一闻死了也值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项林用了这句话作注解,同时保证自己今天晚上会去。

    鉴于秦长公子和封大人都不肯说出小院的房子安排和上夜家人的况,林小王爷自己特地先去看了看,这一看他就乐了,进去半点儿也不难。

    这一条街道邻近最闹的街道,街道上有一座小有名气的大客栈。客栈离舞阳郡主的住处隔开有十几个院子,从客栈的客房下到别人屋底,从房顶上很容易过去。

    林小王爷当天让人在客栈里订下房间,到了深夜从窗户里下到屋顶,借着夜风慢慢行来,感觉好似御风而行。

    这温暖的夜风拂在上,好似温柔地人之手,林小王爷在夜风中不无陶醉,要是能多看一眼郡主洗澡,多看一眼郡主香肌,这一次窃香,应该在秦长公子和封大人之上。

    离开那小院有两处宅院时,可以感觉到院中有肃然。行伍数年的林小王爷心里兴奋得怦怦跳,知道下面看守严密。

    舞阳郡主如果不是让人误会是赵赦的人,而只是赵赦的客人,林小王爷不会这么兴奋。就冲着是舞阳郡主自己暧昧的告诉别人,半吐半露地告诉别人自己隐然和安平王关系不一般,林小王爷心中更觉得应该来。

    他为谨慎还不肯自己挑头说窃香,跟在封大人和秦长公子后偷听,是林小王爷想听听这些背后骂赵赦,和赵赦有风流仇的人,是如何对待这件事

    安平王这混帐!自己有这样一个年青美貌如花似玉的郡主,还要去和别人的相好眉来眼去。虽然夫人们是谁的相好不过明路,不过大家出来玩,应该是心照不宣。

    林小王爷这样想着,并没有想到他以前干的,就是和别人的相好眉来眼去。皇后宫中的容夫人,原来是赵赦的,林小王爷不惜让妹妹出马,也要在容夫人面前去讨好。

    下面院子里肃然之极,不时有家人走过。离得近时是爬行过来的项林伏在隔壁人家的墙头上想主意,没理由别人都能下去,自己去不了。

    月色偏偏明亮,又无处遮挡的多。正因为明亮,项林看到隔壁院子和舞阳郡主的这院子中间的墙头上,搭着一架梯子。

    梯子也是要爬上去从墙头高处过,这和没有梯子有什么分别?项林突然眼睛一亮,在自己头上拍拍,小声自语:”笨蛋!“

    轻手轻脚下到隔壁去,隔壁人睡得死沉沉,而且也没有什么人看守。项林大大方方、轻手轻脚从梯子上院墙,在院墙上一架蔷薇花上露出头看过去,把舞阳郡主所居小院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这姿势是不避人的,要是被上夜的人看到,也只以为是隔壁掐花的人。花架子下面放一架梯子,想来是这家人白天常掐花。

    既然常掐花,露出一个、两个头来,不会有人奇怪。

    月色下的林小王爷,原本就是一个清秀的人。再加上窃香者不是偷盗人,不会穿上夜行衣,打扮得很吓人。

    林小王爷一直风流自许,今天晚上想着也许会佳人,他上一件碧罗色衣衫,下面是一条淡红色绢裤,腰间玉罗带,上系白玉绦,是光手净脚一个整洁人。

    这样的一张面容在花架子上露出来,趁夜看上去,看不清楚的,会认为是隔壁的女眷。上夜的人从院子里巡视过,对隔壁”小娘子“又爬墙头,是不以为意。

    项林大喜,果然天助我也,隔壁居然有这样一架梯子,想来这常登墙头掐花者,也是一个妙人儿才是。

    等舞阳郡主到了手,白无事再来转转,把这隔壁香的小娘子也多看几眼才好。想来香者,应该是妙人。

    想到这里,项林心里格登一声,心中笑骂秦长公子和封大人,难怪来过的人都不肯说什么,原来有这样便宜的法门不肯告诉人。

    心中笑骂过秦长公子和封大人,倚在花架子上的林小王爷,也已经把舞阳郡主院中上夜人看得明白。

    算好一个空子,他装着下梯子,突然两步轻轻重新登上,双手在花架子上一按,只听得轻轻的扑籁声,花架子只轻轻抖动几下,林小王爷已经落到院中。

    这花架子虽然颤巍巍,林小王爷早就看在眼中,双手按在实处,这就在香花动叶中,过了来。

    过来这边,是两株有树冠的树木,林小王爷子矫健,正落在树冠上。

    见院中没有异样动静,从树后滑下地来。刚才在树上,也敏捷地把这小院子里方位,看得很用心。

    京中的院子,大多是二明一暗的正房或是二暗一明的正房,除非乱盖一通,不然基本是这样的四合院,只是有一进、二进和三进之分。

    这院子是一进的,想来不是安平王不舍得钱,全是为着隐蔽。

    下地来的项林自己在家里住的,就是二进的小院子。对于上房、耳房、厢房的陈设,他极是清楚。

    院中花木扶疏,处处不少。借着樱桃树、柳树,低矮的红叶树遮挡,小王爷来到廊下。听到脚步声响,在廊下角落里蹲下子,见一个黄衣青裙的丫头走出来,声喊道:”鹦哥儿,添水来。“

    一个十二、三岁的丫头答应着,手提着一个提梁壶走来,及至走到,又软语恳求道:”好姐姐,明儿放我半天假,我娘说京里有个亲戚,临来时要我去走动哩。“

    ”找打的小蹄子,你在西北呆了两年,没有见着急往京里寻亲戚,要是郡主还在西北住着,你哪里能寻亲戚?快回去睡明儿再说,休要讨一顿打在上!“丫头接过提梁壶,再把鹦哥儿一通好骂。

    鹦哥儿不敢强,只是一口一个”好姐姐“地喊着,陪上多多的笑容:”好姐姐,这不是王爷接咱们郡主到了京里,我也有福气跟了来,好姐姐,明儿郡主又出门儿,你们出了门,我去半天可使得。“

    这无意中的几句话,项林更是心痒痒的。这位郡主在西北呆了两年?想来不是清白人。

    不是清白的**人,何必要客气。

    ”明天再说,“丫头还是不肯答应,提水走去。项林心中又乱跳一把,她走去的地方,应该是郡主洗浴的地方。

    这样一想,心中更是难熬,林小王爷忍无可忍想着,我只去看一眼。秦长公子和封大人神神秘秘,只怕是已经看到过了。

    明艳郡主的玉肌、如花郡主的体……。已经到了这里,林小王爷脑子里翻腾的,就只有这些。俗话说,色胆可以包天,这句话既然出来,应该是有道理的。

    色胆的林小王爷见四处无人,他居然还整整衣衫,正正头上金簪子,扶一扶腰间玉罗带,把系着白玉佩的丝绦也用手理过,笑容可掬地悄步上了廊下。

    香气就是引路人,香气浓郁的房门外,林小王爷凑到雕花格子前,把眼睛凑了上去。刚凑上去,后一声大喝:”什么人?“

    一股大力从后扑来,隐隐有刀剑寒霜,林小王爷避无可避,唯一可以解救眼前的,就是用力扑开门,腾跳了进去。

    这是他战场上生死关头磨练出来的,在危急时候避开危险,是百发百中。

    月夜当头,林小王爷百发百中的进了舞阳郡主的洗澡间。这一扑之下,果然是算无一失,无一遗漏,是久练锻炼的手。

    小院本不大只有一进,房子也小巧。这里面是分内外间,不过,舞阳郡主惯于泡得长久,水气过于氤氲薄薄的门帘,人走过时**的,反而不觉得好。

    再加上丫头过来添水,随手把门帘打了起来。就是不打通往里外间的门帘,沾了水的门帘有些透明,也是能大概看得清楚。

    ”啊……“舞阳郡主难免尖叫,她原本从水中站起来,此时一下子缩进水里去,骤然间,添水的丫头不及防备,又被门响声和惊喝声吓倒,水有一些洒在舞阳郡主上,烫到她又从水里站出来。

    木桶只及腰,**的舞阳郡主和项林看了一个眼对眼。

    ”啊……。“舞阳郡主再次尖叫,又缩回到水中去。她委曲莫明,眼中一阵乎乎的酸涩,泪水上来后,才由小女儿家遇不如意事的突然委曲,转为明白事严重的恐惧和害怕。”来人呀!“

    这恐惧和害怕尽的转化为尖叫声,只听到脚步声”咚咚“响,像是隔壁,也被惊动了。

    齐妈妈哪里还敢怠慢,她是急急披衣出来,好在夏天衣服好穿,走上两步一就得。郡主今天玩得久,晚饭才回来。她又要泡澡,近三更了还在水里。这么晚睡,对于在家里就习惯夜宴的舞阳郡主是没有什么,不过候着她回来的齐妈妈,也要抓这个空子去洗澡才行。

    也是从水里急急出来的齐妈妈,见到廊下两、三个家人手执棍棒对着郡主沐浴的房门,而家人们,陆陆续续地都起了来。

    一个打扮体面、衣着整齐的男人,从郡主沐浴的房出从容而出,家人们喝道:”站住!“这个男人面上带笑:”对不起,走错路了。“

    说过夺路而逃,家人们当然不肯放过。这争斗中,齐妈妈和家人们全看得仔细,这个男人不仅衣着整齐,而且打扮体面。

    要说做贼的人,有打扮成一个香荷包去当贼吗?

    舞阳郡主的丫头吓得全发抖,郡主这几天认识不少人,不少人前来献殷勤。郡主回来以后,也会私下里和丫头们说上几句,张公子生得体面,陈留王今天打扮得好。

    偷香窃玉者,大多会打扮得风流俊俏,今天晚上把自己打扮成香荷包的项林,害得舞阳郡主自己的丫头,都起了疑心。

    这香荷包小王爷,可以害死人!

    消息传到王府中去,赵赦抱着真姐儿已经入睡。丫头们急急来回,赵赦出去,真姐儿对于夜晚来回话极为敏感,或者说是她最近比较多心,她也揉着睡眼披散着一头长发跟出来。

    齐妈妈亲自来回话,她也很害怕,郡主的嫁衣都做了近一半,在齐妈妈看来,也觉得王府里时常送赏赐,是王爷心中有郡主。

    她直跪在地上,先打了自己几个嘴巴,把话哆哆嗦嗦着回出来:”……那个男人有些功夫,不过也没有逃出去。“开玩笑,王爷对郡主,是一片上心上意。虽然小院子里上夜的人不多,却个个是家里有功夫的家人。

    还有赵意在,这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是表示王爷重视郡主的一个人物。

    ”赵意拿下他,让人看管他,又让人看管了郡主,“说到这里,齐妈妈小心偷看了一眼,见王爷面无表,王妃听得很是认真。

    以齐妈妈来看,有一个香荷包男人深夜出现在郡主房里,郡主也是要疑心的。

    王爷王妃没有说什么,齐妈妈又接下去回道:”如今不敢耽误,即刻就来回王爷,这事要怎生处置才好?“

    ”那个男人是谁?“赵赦面沉如水,不疾不徐地回出来。齐妈妈叩头回话道:”赵意认识他,说是霍山王府的林小王爷。“

    真姐儿忍了又忍,竭力把心中往冒泡的笑意忍下去,她兴灾乐祸的成分不太多,全是明白表哥手段后的喜悦。

    表哥,果然是又一次说到做到!

    赵赦正在喊她:”真姐儿,“只着寝衣的真姐儿赶快垂手站起来:”在。“赵赦淡淡道:”这半夜里,也要辛苦你去一趟了。“

    ”是。“真姐儿回过话,唤进碧水和红玉给自己梳妆,小丫头又进来几个,在红玉的指挥下,给王妃打水净面,取衣服拿首饰,再送上浓浓的绿豆银耳红枣汤来。

    赵赦对还在叩头的齐妈妈道:”你起来吧,“齐妈妈直起子,又带泪羞愧道:”是奴婢没有侍候好,请王爷重重责罚。“

    王爷从来事事要强,是这府里老人的齐妈妈十分明白。现在一顶绿帽子就要戴在头上,以齐妈妈来想,王爷不知道要如何大动干戈。

    ”你素,是经心的。“王爷只这么淡淡一句,齐妈妈子又颤抖一下,泣道:”全是奴婢的错。“

    王爷语气十分平静,只慢慢说了一句:”树静而风不止呐。“真姐儿在房中听到,不由得一笑。笑过突然明白不对,自己丈夫要纳进门的侧妃出了这样大事,为主母的自己应该很生气,应该很恼怒,应该很……

    反正笑,是不对的。

    收起笑容梳妆毕,再出来齐妈妈被赵赦吩咐去院外候着,房中挑得明亮的烛光下,只有赵赦笔直如山般稳重的影。

    对着这泰山似稳稳的影,真姐儿打心眼里儿生出尊重来。她低声吩咐丫头们出去,双手提着裙裾走到赵赦边,十分敬佩地送上自己才涂的嫣然滴的红唇来。

    赵赦也极配合的往前微伏一伏子,盘膝端坐的影送上面颊受了这一个香吻,夫妻在烛下相视微微而笑,赵赦低声问道:”知道怎么做吗?“

    ”知道,“真姐儿眼睛里这恭敬,全是油然发自于内心。赵赦含笑抱她到膝上来:”说给表哥听听。“

    齐妈妈在院子里静静候着,此时过三更夜风转凉爽。这凉爽把她上吓出来的冷汗和夏天急急来回话的汗一起吹退时,对着满天繁星,她仿佛明白点了什么。

    这一明白间,齐妈妈又吓出一冷汗来。她检视自己最近行为言语,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合王府规矩的地方。

    王爷他,或许是这个意思,也或许不是这个意思。不过齐妈妈心中疑惑的是,那个香荷包小王爷,是怎么来的?

    这是贵族中的靡靡风气所造成,赵赦算无遗漏,应该是他风流时见到和听到的这样事太多。赵赦虽然没有见过舞阳郡主,由易宗泽和云阳郡主上,是知道郡主美貌。

    夏天的季节,是心炽烈的季节。再加上风流贵公子们,本撬别人相好。深夜爬墙这事赵赦虽然没做过,不过对别人相好献献殷勤,以前的赵公子,是干得不少。

    他这样弄到手的女人,也不是三个、五个。

    去偷香的人,肯定会打扮得好。至少,他不会打扮成夜行贼。

    房门处出现王妃俏丽的影,她着一件大红色刻丝团花宝相纹罗衣,下是碧罗色绣牡丹花罗裙,因走动间,裙边不时露出丝履上明珠圆润光泽。

    看上去,比夏夜明亮繁星还要明亮。

    发上迎面是安着大珠凤,这是别人家里逢年过节时的打扮,王妃在家里,寻常就是打扮得整齐。王爷喜欢要给她打扮,王妃打扮起来,也是绝色佳人,有绝代风华。

    齐妈妈心中有了谱,不再如来时心虚得难过。她比平时更百般恭敬地侍候王妃出门儿,心里反而盼着王爷是那个意思,因为这样,齐妈妈可以少担许多责任,也不会受太重的责罚。

    王妃的七宝香车在静夜里往西大门去,后面两辆小些的马车坐着跟的人。赵如和赵星带着家人前后围随,行上大街,遇到巡夜的士兵,回过话,士兵们肃然候着安平王妃的车驾离去,这才继续去巡夜。

    静静谧夜中,真姐儿在马车里嘴角噙笑,星光在她的唇边凝结光泽,安平王妃成亲后越加艳丽有风华,已经有人在背后夸她,是当朝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儿。

    沈王妃此去,是要给舞阳郡主一个好结局。

    她到目前为止本无罪,娶安平王,也是出自于世子易宗泽的安排。古代的女子们,在亲事上是主动权不多。

    赵赦在易宗泽上也花费不少,为着退亲,他特地又出了一次兵。虽然这兵马费用易宗泽一一支付,不亏钱的安平王,还是没有放弃易世子的道理。

    皇帝有意打大仗,要在诸王中露出头角的赵赦在此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受过赵赦叮嘱的真姐儿,手捧着下颔又是含笑。表哥,是个可以让人信任的人。

    再炽,都有散去的时候。潮来时扑天盖地,潮去时无声无息,甚至于当事人都不明白,怎么就没有了?这样来时凶狠去时无由的感太多,也是最伤人的一种。

    唯有一个人的责任心,是建立在根深蒂固的习惯之上。这责任心,一般不会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

    责任心,其实是人的一种习惯,而不是大海泡沫般的恋

    可怜的舞阳郡主生在王侯家,她是不着寸缕被看管起来,只给了她一件薄衣服遮羞。她颤抖着嘴唇,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自己眼见的那个男人。

    他生得不错,又衣着整齐。天呐,恨就恨在这衣着整齐上面。要是一个黑衣蒙面人到房中,还可以分辨得清楚,把这个贼杀了,对外面说进了贼,也还可以遮盖。

    而这个人,却是打扮得俊俏的项林小王爷。

    郡主,是认得小王爷的。小王爷这几天总跟着她转,没少献殷勤,这是人人都看得到的。这殷勤,舞阳郡主白天的时候,还认为好,巴不得王爷会知道,自己多么招人喜欢。

    正因为认得小王爷,舞阳郡主更害怕。她的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抖到现在。怕她寻短见,两个妈妈看着她。不过对她不停发抖,两个妈妈视而不见。

    请媒下聘,才是正经女子出嫁之道。为嫁王爷,一位郡主能等上两年,还跑到西北去等两年。王府里派来的这些人中,看不起舞阳郡主的也大有人在。

    看不起归看不起,派来的人全是赵赦信得过的人,在王府里呆久了,对于”看不起“三个字,只会深藏在心中。平时当差,该如何就如何。

    外面传来脚步声响,舞阳郡主不由自主害怕起来,她怕王爷来,一怒之下把自己杀了。自己已经王爷的人,失贞的人,就是沉猪笼或是丧命。她更怕王妃来,王妃虽然时时让人送东西来,在舞阳郡主心中,已经站在”争宠“的地步上,她心中,更是害怕。

    ”妈妈,外面是谁?“舞阳郡主怯怯问出来,两个妈妈只是道:”别说话。“

    听到院子里请安声,舞阳郡主狠狠打了一个寒噤,眼睛里瞳仁紧缩,急急低声哀求道:”求妈妈们,我要是能逃出去,一定重谢。“

    没有人回答她,两个妈妈们好似没听到。

    隔壁,响起来清脆悦耳的责问声:”小王爷,你黉夜私闯良人家,偷窥我们家的人,是何道理?“

    这是王妃的声音?舞阳郡主先不及想到好听,而是感激涕零。王妃说,她说的是?是说自己是她们家的人。

    妈妈们冷眼看着舞阳郡主先是害怕,再是恐惧,再就是露出紧紧倾听的神色来……

    ------题外话------

    小小王妃驯王爷这书,颤颤巍巍还站在月票榜上,天呐,后面的人都差得不多。有票的亲们,投票了,给票了,要票了。

    打滚打滚打滚,泣血泣血泣血,泪奔泪奔泪奔,投一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