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真姐儿去书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冰雪中一片匝地琼瑶,银妆素裹中的杏眼小王妃,让底气本足的清源王刹时间没有脾气。她圆溜溜的眼睛如猫一般,在正午头下瞳仁中似只有一线,像极了上等的猫眼石。而她的神态微憨,又像极了一只猫。

    “喵喵,”此时恰有猫声响起,一只肥大的白猫在雪地上奔来。白猫如玉壁,雪地似琼宫,到了近前蹭在真姐儿裙边上,这冷寒梅花下的两个人才发现。

    清源王是全神贯注打量真姐儿神色,猫叫声骤然响起,让他才回过神来。见真姐儿俯抱起白猫,手点着它的黑头小鼻子亲昵地道:“表哥有客人,谁让你跑来的?”

    “真姐儿,”赵赦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也是略有责备:“下是客人,怎么请到外面去了。”真姐儿憨然一笑,抱着手中大肥猫对清源王蹲施礼:“下请厅上去。”

    赵赦换了一衣服,刚才是锦青色十字扣锦衣白玉带,现在换成水青色盘扣锦衣金雕螭兽头腰带。见真姐儿走过来,也在她小鼻子上点一下:“吃饭你又抱猫,吃好了进去吧。”

    “是,”真姐儿巴不得这一声,见易宗泽也上来,展开宫装衣袖,手里还是抱着猫行过礼,在赵赦不悦的眼光下给他一个笑容斜走出两步。

    只走出这两步,紫檀木绘农耕图的屏风后面,有猫似乎知道真姐儿要回去。先出来一只肥猫爪子,又出来一个毛茸茸肥猫头。一只接一只出来,只只亚似小老虎。

    紫衣广袖的清源王和白衣胜雪的易宗泽露出笑容,都被宫衣旁的猫儿吸引看去。赵赦命人:“换酒换大酒,我和下、世子痛饮几杯。”

    赵吉送上来温水里烫着的玉爵,赵祥满上美酒。赵赦举杯让清源王和易宗泽,快意地道:“这小鬼不在,咱们可以痛快喝酒。”

    这小鬼才走到屏风后面,皱皱鼻子抚着怀中老实趴着的虎将军,细声细气地道:“你呀,都是你不好,是你不让表哥喝酒的吧。”

    虎将军一动不动,眼睛只瞪着真姐儿宫装上绣的翩跹蝴蝶,像是在揣摩要不要去扑。

    回来房中暖薰香气如深,洗过手脸换上寝衣去午休,一觉醒来往外面喊人:“取衣服来。”进来的是花开。

    “哦,红笺去看房子了?”真姐儿灿然一笑,花开见到这笑容才觉得安心,生怕真姐儿习惯红笺在,突然看到自己不习惯的花开小心道:“王妃早上吩咐,红笺和绿管去看给她们准备的新房。”

    说到这里,花开神色有些异样。真姐儿步下榻,安慰道:“以后也有你的。”花开垂下头,嗓音里有了黯然:“我要陪王妃,不要那么早出嫁。”

    “好,好,你陪着我,”真姐儿机灵的转过来,花开怕自己和以前不一样。忙再补一句:“咱们呀,还和以前一样。以前下这样雪,你和我一起去……”

    花开打破自己黯然笑起来:“我和姑娘去采梅花上的雪,”说过伸手打自己两下,埋怨自己道:“我怎么总是转不过来。”

    “花开,”真姐儿内疚了,她心思比较敏锐,这是普通女孩子的天。又和花开是幼年时就在一起,对花开的心思很是了解。见花开改不过来口喊自己姑娘,真姐儿歉疚的道:“这两年,我冷落了你。”

    只要得了这句话,花开就喜欢了。她心中原本半是担忧半是喜欢,此时一半喜欢的那一半有如火山喷发,腾腾地把另外一半担忧也燃烧成火山。

    “姑娘,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花开跪到真姐儿脚下,仰望着如今贵为王妃的真姐儿。在家里时,主仆多和契,真姐儿想什么,花开就知道什么。自从来到王府里,什么都好,样样都好,就是花开小姑娘,觉得自己失宠了。

    要说她失宠,花开自己也不能确定。四时赏赐,花开还是头一份儿。就是陪着真姐儿出行的,永远是红笺和绿管两个人。

    她眸子星光璀璨,动了意。

    真姐儿对着这双眸子,心头想起在沈家时的一切。花开小嘴儿快又不让人,常常四姨娘为大姑娘的吃用好而计较几句时,花开立即就还了话。

    那时的忠心,好似可挡月。

    是自己冷落了花开,真姐儿这样想。虽然她有理由,她到王府里要按着赵赦的话去行步动步,到京里要在老大人和老夫人面前承欢。别人看她四平八稳,还以为多简单……。真姐儿微微叹一口气,不,自己没有理由。花开,还是自己的好丫头。

    “起来吧,你好好陪我两年,给你找个好人家,就像红笺和绿管一样离我还是很近。”真姐儿说到这里,见花开又嘟了嘴,忙笑着劝解:“你呀,以后就成了亲,也是要天天进来和我说话的。现在你在这里,快给我取衣服来。”

    花开把小噘嘴放下,转嗔为喜的去取来真姐儿的银红色织金妆花宫装,再殷勤着为真姐儿取来小牛皮靴子,嘴里的称呼也对了:“王妃要出去不是,红笺和绿管服侍您一场,得了王爷王妃亲自指婚,又在府里给了两间房子当新房,子也近了,当然您是亲自要去看看的。”

    真姐儿含笑点头过,顶绿管的丫头绿秀上来梳头发。趁这个空闲时,花开又出去喊当值的小丫头:“王妃要出去,记得跟着。”

    沈家里同来的水月凑上来悄声取笑花开:“姐姐刚才撒呢,这是和虎将军学的,还是和下山将军学的?”水月从窗户里无意中看到花开跪在真姐儿面前那一幕,那神态,像极了猫将军们。

    “坏了心的小蹄子,让你拿我取笑,”花开红着脸举起手中帕子去打水月,水月笑嘻嘻接住她舞着香色帕子的手,低声不无羡慕:“不想姐姐和王妃旧还是这么深。”

    花开不无得意,又低声纠正道:“不是旧,是王妃新待我的意。”房中有动静传出,花开急忙丢下水月:“闲了再和你说,王妃要出去我跟着呢。”

    往房中来见真姐儿梳妆已毕,花开忙扶着。一时恍惚间,以为是在沈家。沈家虽然没有这样的绣阁朱户,却是主仆相得。又回想起旧事的花开姑娘,得意洋洋跟着真姐儿出门,去为红笺和绿管布置新房。

    回来时已近天黑,灯烛一盏盏点上,赵如回话道:“王爷晚上有客,请王妃自己用饭。”真姐儿用过饭,又想到有一件事要交待管家。图外面雪地如水晶宫,又换上碧蓝色羽纹曳地长披风从长廊走去吩咐了她。

    赵赦踏雪而回,面色紧绷着并不是很好,花开小心送上王爷烘暖的丝履和家常衣服,听外面环佩声响时,出来悄声对真姐儿通风报信:“王爷像是不喜欢。”真姐儿对她会意一笑,这就进来。

    榻上不见赵赦影,他走到书案前提笔正在写字。真姐儿凑过去,见只是随心练字。写字能静心,赵赦对真姐儿也说过。

    书案前的安平王冷冷看了真姐儿,这一眼,把真姐儿看得从头冷到底,她心中觉得唯一让赵赦生气的事,就是捉弄了清源王。

    果然,赵赦紧抿着的嘴唇里问了一句:“请下看歌舞,是你自己的主意?”真姐儿垂下头嗯一声。赵赦再问道:“环肥燕瘦略有不同,也是你自己的主意?”垂下头的真姐儿再嗯一声。赵赦问第三句:“送他丫头也是你自己的主意?”

    他如电的目光放在真姐儿面上,真姐儿心里明白赵赦全知道了,他完全能清楚自己的本意是什么。赵赦不是清源王,不是装着惊奇:“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可以糊弄过去的。真姐儿来个恼羞成怒,跺跺脚先发了脾气:“表哥又凶人了!”

    在赵赦的愕然中,真姐儿拔腿就出去了。出来后后跟着忠心耿耿的花开,十分助长地殷勤着:“咱们哪里去?”

    天上雪花纷纷,有如黑锦上白色大花不断。这清冷中,真姐儿开动脑筋,去哪里呢?有了,去书房。

    王妃在前,丫头在后,当值的小丫头措手不及,也急急捧着东西跟上。内书房里绣榻锦被一应俱全,真姐儿来到这里,暇意地伸了一个懒腰:“花开,打水来。”

    今天本王妃,要歇在这里了。

    赵赦在房中愕然过忍俊不,这臭丫头又闹脾气了。下午赵赦听到这件事,就把想真姐儿小股上揍一顿。

    戏弄清源王?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

    安平王很满意自己的小王妃长大,不过面对清源王这样出皇族,问鼎皇位的人,赵赦还是不愿意真姐儿出面。

    当然她有原因,真姐儿肯定要说为清源王一时的追查乱了阵脚,赵赦下午才教训过张士祯:“外面的事不需要王妃烦神。”

    这样的一个大男子主义,从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妻子帮自己。

    悠然自得写一会儿字的赵赦,在听到真姐儿歇息以后,才漫步往书房里来。前站定看真姐儿,居然上就入梦。

    休息得香在今天晚上,让赵赦心里很不舒服一把。他伏下子对着真姐儿就狠狠亲了一通,直亲到真姐儿睁开眼睛,先是不高兴了:“我在生气。”

    “表哥也生气,咱们一起生。”赵赦手滑进去,真姐儿嘻嘻笑着躲开:“不许搔人家痒痒。”把真姐儿彻底弄醒,赵赦开始算账:“用了多少绸缎?”真姐儿把头躲进绫被里:“不多,三百匹。”再把头露出来:“外加四匣子香粉,四匣子胭脂。”

    赵赦把脸黑下来:“知道多少钱吗?”真姐儿小小声:“知道,不少钱。”家里的香粉从来不便宜,真姐儿用的这些要能让常闻宫香的清源王闻得进去,更是不便宜。

    “你这个不听话的小丫头!”赵赦才说过,真姐儿又把头一缩,躲在被子里不出来。良久听至外面没有动静,把被子揭一条缝见赵赦已经躺下来,他不知道几时洗过,只着里衣笔直在被子外面在生气。

    那英俊的面庞上线条紧绷着,一只手枕在头下,一只手放在小腹上,微闭双目看上去似入梦,就是他没有盖绫被。

    上被子本多,全在真姐儿子里面。赵赦懒得去取,就这么躺下了。

    细细碎碎的声音中,一角被子搭到赵赦手臂上。被子送过来时,真姐儿往后面退一退缩到里面静静等着。

    那角被子还搭在赵赦手臂上一动不动,真姐儿把子探出来,觑着赵赦紧闭的双眸把被子又给他盖一盖,嘴里小声道:“盖上不会生病。”

    赵赦还是不动,也不说话。真姐儿索坐起来,把被子给赵赦盖好,见他还是不动,依到他边来小声问:“这气,应该真姐儿生吧?”

    “真姐儿为什么要生气?”赵赦眼睛没睁,只是张开手臂把真姐儿抱在怀里,手按着她的脑袋到唇边亲了亲,还是不醒的样子:“生气的是表哥。”

    真姐儿这个姿势更方便,顺便就把头靠在赵赦肩膀上:“真姐儿是想帮你。”赵赦大手久违在真姐儿小股旁拍一下,拍得真姐儿嘻嘻过,穷追不舍地问:“为什么表哥要生气?心疼我浪费东西?”

    赵赦从来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也没有浪费多少。

    “是生气,”赵赦说到这里不想说了,不能直接告诉真姐儿,自己在生清源王的气吧。上午和清源王的长谈,赵赦不得不暂时的让了步,答应清源王派两个官员到西北来,也答应清源王往军中派将军。

    他睁开眼睛,眼前是关切的真姐儿就在自己眼前。她扶着自己肩膀半坐着,被子闪着风挂在真姐儿肩头。

    “不是生你的气,”赵赦想起来真姐儿喊赵佑的话:“宝贝儿,躺好了。”赵赦说出实话,真姐儿也老实伏在赵赦怀里,默默听着房外雪花飘断枝落。

    好奇心终是不能消逝,真姐儿又悄悄喊着:“表哥,”赵赦没有答应,真姐儿有些无聊,自语道:“真快。”这就去见了周公

    伏在下的膛起伏一下,赵赦道:“没有。”他在想心事。

    烛花轻轻爆了一下,还是真姐儿先开了口:“我想佑儿。”赵赦再亲亲她:“明年带你进京。”真姐儿眼波一闪,抱住赵赦头颈:“是真的?”

    “歇息吧,是真的。”赵赦轻轻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被真姐儿听出来有心事。她知趣的老实下来,明白赵赦这样在封地上是主宰的人,也是有烦恼的。

    清源王最近在折腾,不知道他上午和赵赦说了什么。

    书房中似比房中安静,只有打更人的声音在静夜里响起。三更敲过后,赵赦慢慢坐起来,把怀里的真姐儿放到一旁盖好绫被,他起到书案前。

    暗格内抽出一封信,拨亮烛火又看一遍,赵赦面上更是沉思。这信是颂皇子来的,清源王的两个年纪的兄弟,都对自己示好。

    唯年长的清源王,最可恨不过。赵赦平心静气地想,明白自己对清源王的不舒服感觉,全是由真姐儿由来。

    如果没有惹到真姐儿,这毛丫头是不会使聪明,当然也有为表哥的成分,不过真姐儿上了小子,这才是赵赦眼中的主要原因。

    自己的妻子被人窥视,如果还有人能容忍的话,那这个人绝对不是赵赦。

    信还摊在书案上,赵赦对着信在发呆。衣衫闪动中真姐儿有如一头小鹿,悄悄的也走过来,在书案前的火盆旁站住脚,黑亮清纯的眸子对着书案上的信扫一眼,再喊赵赦:“表哥,你不休息?”

    离开两个月左右的相逢,真姐儿也没有就此呼呼入梦。

    赵赦不动声色把信收起来,不避真姐儿的打开暗格放进去,一时并不想去歇息,带上笑容对真姐儿招手:“过来。”

    把这个孩子搂到怀里,赵赦又责备道:“看看这手脚,都是冰凉的。”真姐儿对着赵赦眼睛里看,试图看到他内心深处去,嘴里笑眯眯在玩笑:“表哥不在,所以就冰凉了。”赵赦微微有些撇嘴,嘴角只是一侧又恢复紧抿着,在真姐儿额头上亲着,慢慢亲到她雪白粉嫩的脖子上,粉色寝衣的衣襟,也被拉开了。

    火盆中不因主人不在而黯淡,炭火是值夜的丫头们时时看着添换,红通通的带来炽温度。这炽,不如书案前炽。真姐儿雪肤紧紧压在书案上,赵赦喘息着犹在调笑:“小别如何?”真姐儿红着脸似推又抱紧赵赦,嘤咛一声算是回应。

    书案虽然沉重是红木制成,也不时有细微声响出来。“啪”地一声,又掉下来一个墨盒,打翻在地后里面的红墨倾了一地,这是赵赦用印的墨盒。

    真姐儿吃吃笑,眼睛随着掉落在地的墨盒走了一圈回到赵赦面上,见他也面带笑容,人在恋中。

    重回鸾被中的这一对人,真姐儿背上被压出来几道深红色印痕。赵赦没有平卧,半歪在枕头上,抚着真姐儿在怀中,给她轻轻揉着背上这深红处,突然在她小股上拍拍:“还醒着?”

    这一拍之下,正要入梦的真姐儿立即醒来,仰起面庞:“啊?还没呢。”赵赦笑着理顺这懒猫额前的乱发,把她抱得往上一些,在她耳边低声道:“关家再来找你,你就这样……。”

    在真姐儿耳朵边说过一番话,真姐儿露出调皮的笑容:“那韦大人,他肯上这当吗?”赵赦也笑得不无狡猾:“要么他上当,要么他听话。”顺手在真姐儿又拍拍:“小聪明,明白了吗?”

    “才不是小聪明,”真姐儿把小嘴儿又嘟一下,听外面打更四声响过,已经是四更。

    各想心事又小别胜新婚的夫妻两人相视一笑,这才认真去休息。过了一个更次五更天,赵赦第一个起来。

    王爷在里面书房歇息,贴小厮们一早赶到这里来习武。真姐儿走了困没有梦沉,被外面呼呼拳脚声弄醒。

    她学剑时,不管是赵赦的书房是还是自己房中,都摆的有沉香木剑,红木雕花剑。此时熟门熟路地取出一把,穿着长长曳地的宫装走到廊下。

    寒冷空气扑面而来,“啊嚏,”先就一个喷嚏打出来。习练完毕坐在廊下看小厮们习武的赵赦回就笑,真姐儿犹未醒,手里拖着剑,脚下拖着织金裙边,又是一个喷嚏打出来。

    揉一揉鼻头,真姐儿还是一张笑脸儿:“表哥,来陪我,啊嚏。”赵赦大乐:“表哥不陪你生病,今儿天冷不必出来凑闹。”

    不肯走的真姐儿还是走到赵赦旁站着,花开及时送出厚披风真姐儿披上,方便她赖在这里凑闹。

    木剑在手里拖了有一会儿见赵赦不答应,怏怏不乐的真姐儿带着丫头们回房去。回去第一件事喊花开:“我要再补一觉。”倒头在锦被中,不一会儿呼呼入梦,极是香甜。

    皑皑白雪中,易宗泽也是一夜未眠。他的从人及时赶来,带来白石王的担心和忧愁。长姐云阳的下嫁,只能安抚一方夷人,还有二姐舞阳郡主,易宗泽不忍再让这一个姐姐下嫁给蛮夷。

    白石王一族,都是生得美若无仙,不论男女,都是容貌出色之人。他们在井盐有财富,唯一缺少的,是保护自己的兵马。

    始皇帝统一六国,用的是武力。武力有时候,是解决争端竖立威风的唯一手段。安平王在易宗泽心中,就是如此施行的。

    他往安平王府里来,门外遇到韦大人。韦大人笑容可掬:“世子前几天来的路上,见到别处州县,可也是这样大雪?”

    这是试探,易宗泽明白,他含笑回道:“我急着赶路,只恼大雪纷纷路不好走,是不是一样的大雪倒是没看出来。”

    韦大人错往内宅里而去,心中担忧更深。白石王处有人来不假,但是易世子进城,还是没有人看到。王爷前不久清理官场,现在清源王又来清查。易世子潜伏在这里,总让人觉得不是好事

    赵赦要是和这周边诸王关系不错,他腾开手要收拾的,还是和他捣乱的官员们。韦大人这个处于有心向上,又无胆子捣乱境地上的人,只觉得赵赦和白石王修好,让他头疼得很。

    他主要头疼的是,这两个人是为着什么到一处的。一定有利益,否则不会这样好。

    被他腹诽的易宗泽心里打的,的确是有一个主意。进来见雪中的安平王府,经过一夜霜冻更似琼楼玉宇,内中有真姐儿那个近似于烂漫的小王妃,让易宗泽觉得这里高处,也是胜寒的。

    赵赦见他进来,面无表请他坐下,刚说了一句:“清源王最近追查不休,”听外面有轻笑声传来:“表哥,你出来看看。”

    大步出去的赵赦在廊下黑了脸,对着手牵着红马黑马的真姐儿斥责道:“这是骑马玩的天气吗?雪地里滑,玩别的去。”

    “我给了石小姑娘……。”真姐儿还想再说几句,见到易宗泽在赵赦后转出来,这才把话咽下去,不愿地回去。

    回的赵赦对着易宗泽抚一下额头:“淘气顽劣,这孩子,还是个孩子。”昨天半夜里教真姐儿主张的赵赦,还是这样说自己的妻子。

    易宗泽只觉得温暖,他站着微笑。赵赦坐下才看到他还没坐:“请坐,我和你说说清源王。”易宗泽露出明白的笑容:“我都明白,”上前一步深深施下礼去:“我有一事想对王爷恳提,请王爷应才是。”

    “请说,”赵赦是随意的语气,在他心里白石王的地位,也就是攀附于安平王的关系。前几年一个人独力支撑也过来了,赵老夫人担心赵赦养不起他的兵,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手中财政宽松得多,赵赦腾开了手,想在商战上打几个漂亮仗出来。

    盐之一项,离不开的先就是白石王。白石王处产盐,占全国不少的一份子。所以他周边的商王等人或明或暗的欺负他,皇帝装看不到,就是怕白石王挟资为大,会不好收拾。

    白石郡王注定,是有钱而无兵力的人。

    易宗泽一开口,赵赦就想到这些,清源王对自己盘查,冠冕堂皇的原因就在于些。背地里说不出来的原因,是白石王如果想弄些什么花样出来,只要说盐产量降低,随便找个理由出来,只要年年产盐量下去,那随之而来的,就是物价的幅动和人心的浮动。

    赵赦漫不经心,他只想保证自己西北用量充足,再说真姐儿和幕僚们研究过,是有矿盐和湖盐一说。只打算利用白石郡王协调周边关系,不打算做出来让宫中惊心事的赵赦,对着易宗泽说有一事恳提,是很随意,表示自己不是太放在心上的表

    房外扑地一声,是一丛积雪落于檐下。火盆中炭火滋滋轻响中,易宗泽笑得恳切无比:“父亲与王爷素无交往,这一次合兵剿匪,当然会引起他人心思。以宗泽来想,清者自清,数自明,这一件事你我不需要担心。”

    “这不算什么,下也是好意,有人上折子,京里来查是应当的。”赵赦云淡风轻的说过,易宗泽心中的不安也去了几分,对赵赦更是佩服之余,诚恳地道:“当我对父亲备言王爷英勇,父亲亲耳听到王爷威武,心中十分敬。我一母同胞两个姐姐,长姐云阳嫁给拓拔族首领,还有二姐舞阳郡主,人颇不差。宗泽愿以胞姐奉王爷,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赵赦很是镇定地听完,没有一点儿吃惊或是诧异。这就是赵老夫人对赵赦说的:“将来有什么,真姐儿那里,我帮着你劝。”

    王府里,都是一堆姨娘,外加联姻而来的侧室。没有三个的,也至少有一个。赵老夫人为亲事和赵赦计较这些年,唯一不松口的是亲事必成,别的一切,赵老夫人都觉得可以松口。

    赵赦会再娶第二房,第三房,是赵老大人和赵老夫人都心里明白的事。赵赦自己,当然也也明白。

    不过安平王,是个挑剔人。

    接来真姐儿,全按着他的喜好去教导,有些地方真姐儿的好,赵赦喜欢,有些地方,赵赦也能容忍,整个儿来说,他和真姐儿是夫妻相得的。

    在安平王眼里,姨娘要千依百顺的,要娶侧妃,赵赦也要把握在手心里才行。

    他镇静自若,面上刚才没有表,现在还是半点儿喜欢也没有,第一句话是:“你坐下,”易宗泽反倒有些愕然,他生得俊秀过人,云阳郡主是赵赦见过的,也是生得超出凡人一等,自己这样推敲一下,不用多说,二姐舞阳郡主也是美人儿才是。

    看安平王的意思,他跟听天天北风吹没什么区别。

    “用茶,”赵赦说过自己慢慢品茶,足足沉默了一刻钟,带着正色拒绝了:“郡主天人之姿,我只怕匹配不上。”

    如果成亲事,眼前有些事固然好解释。不过在赵赦心里,觉得对白石郡王还要深交才行。他不是急色鬼,要是治下子民万千中,哪里挑不出几个美女来。他是生长在权势之中的公子哥儿,只是权势薰心。

    对于权力的追逐,赵赦的进取心相当的强。这是他封王的根本,也是他的本质。

    房中有短暂的安静,但两个人面上,易宗泽还是笑容满面,第一次提亲不被采纳,这在理之中。外面谣传安平王和白石王如何如何时,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其实没有那么好,是为各自利益而进行的一场交好。

    赵赦虽然面无表,也不是板着绷着面庞,就是一个没有笑容也不是冷淡的主人。

    如风吹皱水,只是这么一吹就过去。书房中接下来开始的,是正儿八经的一场谈话。

    被赵赦撵回房中的真姐儿,也在和韦大人进行一场正儿八经的谈话。这场谈话,完全在安平王的预想之内。

    “草场肥美,骏马多出自关家,说关家通敌,应该是有人嫉妒背后捣鬼。”韦大人快要指手划脚,他今天是特地进来对王妃再为关家说。在韦大人来看,王妃把关家推给自己,又有些小别扭,不是为礼物就是为钱财。

    韦大人打量着真姐儿的神色,伺机在说关家给她送东西的事。沈家那里一件也没有收,难道王妃这里她也不收?

    真姐儿若有所思:“韦大人真的确定这全是那不知道哪里来的观风巡查使所为,关家并没有通敌?”

    这句话不太好回答,因为把来历不明的观风巡查使和关家通敌放在一起。

    一直就把责任推到观风巡查使上的韦大人理所当然接下这句话:“依我来看,与关家无关。”真姐儿默然半晌,对韦大人又提醒道:“关家?是冤枉的?”韦大人回答着底气十足:“是冤枉的。”

    “那好吧,我为他在表哥面前再说说话。昨天我和表哥说过,表哥说这事要查才是。”真姐儿最后给了韦大人一次机会。

    韦大人也谨慎了,他是认真考虑着。他考虑的,是关家值不值得帮,而不是关家通不通敌。卖马的不可能全是来历清楚的客户,当初商王处第一次来时,也是遮遮掩掩。韦大人把关家送的重礼和关家在关外的地位考虑一遍,对王妃打下保票:“关家在关外这么些年,做事的分寸他们应该是有的。”

    真姐儿笑容可掬:“既然韦大人这么说,我看他们是冤枉的才是。”韦大人对着这明丽的笑容,明白这一次事过去了,他含笑躬道:“王妃兼听则明,是西北之幸事。”

    “让他们给我送几匹漂亮的小马来,不要太高,太高了不好上,要跑得快又要稳。”真姐儿要的东西是这些。韦大人答应着出来,不回去先去关家住的客栈里见关三:“事可以成,清源王处你送珠宝,王妃处你送几匹金鞍小马,要漂亮的。”

    关三大喜,带着房中还有的几个叔伯兄弟给韦大人拜倒,口中感激道:“这就去办来。”还有韦大人处,当然也是要再送一回。

    “关外你给我一路通行,你答应我的,可不能忘了。”韦大人要的,是关外的控制权。他要在关外说一句话,就一呼百应。关三把家里由通敌的绝境转化到现在这样,已经是可以回去交待,他把韦大人的话,也答应下来。

    对着叔伯兄弟交待:“以后韦大人这里,要勤来勤往。”韦大人满意而去,回到家里面色舒缓的坐下来,让自己新纳的妾过来唱小曲儿取乐。

    关三在客栈里打点东西准备送人,不提防他的一个叔伯兄弟悄步走了后院子里,放了一只信鸽。这信鸽没飞多远就被人打下来,过不多久,再带着原样的一封信离开。而信的抄件,很快送到赵赦的案头。

    “风声已息,一切照就。”这八个字写在普通纸张上,赵赦冷冷一笑,以细引细,再顺手把韦大人也放进去,这就开始了。

    就像赵赦对真姐儿说韦大人:“要么上当,要么听话。”在觉得可以哄哄真姐儿这孩子的时候,韦大人还是一如继往的没有意识到他又和王爷背道而驰了。

    古来的权臣顶尖者,并不是一味的顺应上意,而是要做到左右上意才是高。赵赦有时候底气十足,就是他的战功,能起到左右上意的效果。

    关三来时带了一批好马来,让人打了几副上好的金鞍银鞍,托韦大人送进内宅。这一切事进行中,沈吉安没有出面,全是韦大人一个人进行。

    真姐儿得了小马很喜欢,牵去给赵赦看过,收到自己的马棚里。

    大雪只息了两天又飞至,冰雪匝地中,清源王从驿站里醒来,对着边肌肤雪白的女子看看,再推推她:“我都醒了,你还不醒。”

    女子眼眸朦胧,这是赵赦交待官员们进献的女人,她柔长雪臂搂一下清源王,声道:“下您说带我走,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天天要问。”清源王被真姐儿用“旧事”折腾一回过后,谨慎挑选下,收用了一个长得不一样的女子。

    她先下去给清源王取来衣服,又斜挽发髻给清源王看:“昨天下去和王爷用酒,王妃喊我去赏了这个,下您看,好不好?”

    一枝红杏花钿,宝石微闪光泽在她发上,清源王怔了怔又一笑,眼前浮现出真姐儿灵动的眸子和俏丽的面容。

    这算是明她心志?清源王才觉得气馁。京里多少贵夫人,表面上看着一本正经,背地里暗有款曲的多得是。这世上除了风流女人,还有一种叫装模作样。

    “取下来给我看,”清源王不死心,让女子发上取下首饰自己看过,嘴角边露出笑容。此花钿非彼花钿也。

    清源王下当着人大大方方送出去的东西,真姐儿没有归还。这女子发上的,是新的一枝。看上去颇为形似,只有勾画这式样的清源王,看得出来不同。

    因为他把这首饰来时路上看过多次,想过多次真姐儿带在头上是什么样。每一处花瓣花尖处,清源王都清楚。

    美人之心,是徐徐图之的。

    早饭后赵赦带着官员们赶到送行,在高大英武的安平王边,骑着一匹金鞍漂亮小马的真姐儿,又让清源王多看了几眼。

    这每一眼,赵赦都隐忍不发。贵族们生活习气靡靡,却不是所有人的妻子都可以靡靡,在这一刻,赵赦心中的天平,偏向了清源王的弟弟皇孙颂。

    清源王还在流连真姐儿的美貌,他心中叹息。寻常人家堂前燕,飞处王谢家中可入诗。再看边的女子也有人恭敬,这就是份不同。

    也是现代人最说的,一样东西放在不一样的地方,价值就不一样。好似超市里的可乐和酒店里的可乐,是不一样的。

    想到这里,清源王对真姐儿送还相似花钿的不悦心思减了好些。

    城外送走清源王,赵赦也笑顾真姐儿的漂亮小马几眼,真是出群又吸引人眼光。真姐儿在马上翘首低声笑盈盈:“这马不错是不是?”

    “看在这马份上,我可以网开一面。”赵赦也低低回了两句话,夫妻两个人会意笑过,并骑进城。

    将军多是马人,好的养马人在赵赦眼中,是万金难求。

    今冬的大雪,明年的馍馍。大雪披散如银河玉落时,雪地中踉跄走来一个女人。这样的天气她只着一件薄薄的青色斗篷,看上去是好料子的斗篷上面全是污渍,像是赶路很久又没有换衣服的人。

    脚上靴子也是半湿的,深一脚浅一脚进得城门里来,劳累不堪的她就近投了一家客栈。让伙计们打一盆水来,关上门先要烫的是自己红肿有冻疮的双足。

    镜中人显露出她的面容,是商少阳与之私奔的小舞。她双目茫然,目光呆滞,心里反复只有一句话:为什么?

    为什么世事变成这样?为什么有人不能终成?为什么时候沈王妃那么温柔和气,而安平王……。却和小舞见过的不少达官贵族一样,是个让人不堪想起的人。

    小舞这样觉得,她想到安平王,心中就是永远的痛。

    并没有正式见过赵赦的小舞路上努力回想赵赦的面容,只记得他有紧紧抿着的唇,不用怎么费力就抿得很紧,这样的嘴唇显得人是刚毅的。

    还记得他有一双浓黑胜墨,却犀利得让人不敢直神的眼眸。这是佑哥儿满月时,商少阳携着小舞来用酒见到的。

    那眸子如钩如刺如针……。小舞想到这里,只觉得头剧痛眼发直,她不敢再想下去,紧紧抱着发重的头刚喊一声:“不!”脚无意中伸到一旁不着冷水待凉的水里去,狠狠的烫了一下。

    待到抽出脚来看,已经血红一片。小舞觉得好似自己的心,也是血红血红的。这烫,让她清楚许多,心中怀里一丝希冀。

    或许这事,与安平王无关。毕竟小舞只是猜测,她是听猜测的人猜测,而猜测的人,也只是猜测。

    所有的人,都没有证据。

    洗过手脸,对镜重新打扮过,小舞笑得惨然。镜中人如一株梨花经霜打,不再是以前舞场上急风亮丽的舞娘,博得多少数掌声博得多少赏赐。此时的她苍白的,就是自己也不愿意多看一眼。

    这个样子能进去王府,只怕门上的人先不答应给传话。小舞急急去翻包袱,包袱里钱已经不多。钱下面是胭脂,打开来看已经干了不少。

    手指轻沾最后的一点儿胭脂,小舞对着镜子给自己打气,只是手指不能控制的颤抖着,用了很大功夫才把胭脂涂匀。

    血色在面容上恢复,小舞黯然看着自己的眼神儿,这里面的灰色,是胭脂遮蔽不住的。

    换下仅有的一干净衣服,是小舞一直放着好见王妃的衣服。手抚着那珠色的花饰,小舞不能克制的想到商少阳,她泪水滴落下来,旋即狠狠甩去泪水,飞快地换上衣服,打开房门不怕风雪不怕一切地往外面去。

    既然少阳不说,小舞要问个明白。

    才洗过的脚,还是雪地里踩得半湿的鞋子,小舞来到王府门前时,又是一汗水发丝半歪。心不好下挽就的发髻,没走几步就伴着心歪在一侧。

    哆嗦着的嘴唇吐出来的话:“我要见王妃,请告诉她,我叫小舞。”门上人皱眉听过,还是进去传话。

    这等待的时间,小舞觉得心好似刀在绞动。如果王妃不见,如果……。正在如果时,见雪地里走来两个人。前面一个人是门人,后面一个人是个丫头,这丫头小舞见过,是真姐儿房中她见过的叫花开。

    “花开姑娘,是我啊,”小舞喜极而泣,花开心中惊愕,却没有流露出来。面上保持笑容的她想着如果是红笺和绿管,是从来很少乱动面容的,花开今天也是笑容不改:“王妃请我接您进去。”

    小舞心中绽发出鲜花朵朵,这一时间,她觉得不再寒冷好似天,她喜欢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点头,直到她和花开走进去多远,那乱了发髻的脑袋,还在点着。

    真姐儿在习剑,在隔壁的房间里听到小舞进来,放下木剑过来,神采飞扬地一进房门就笑语问候:“你来看我?”

    随即愕然,小舞怎么了?衣服不是衣服,人也很是狼狈。

    小舞见到真姐儿再也忍耐不住,不顾房中还有丫头,泪水慢慢流出来,膝盖慢慢跪下来,嘴里慢慢说出来:“请王妃,救我。”她哽咽起来。

    花开这个时候,又自学的开始做正确的事,带着房里丫头们悄悄退出来,不用别人守着,自己守在门边上听着里面会不会有使唤。

    里面先是有哭声和说话声,真姐儿命小舞起来,小舞再三不肯,只是跪着哭:“……谣言都说这亲事是王爷许的,求王妃您帮帮忙,我喜欢少阳,我心里只有少阳,我不能没有他。”

    “你坐下慢慢说,”真姐儿虽然吃惊,也还是体贴到了:“你用饭没有?”这天是下午,不过一个为所伤的人,只怕是水米不能进的。

    小舞只是哭,对别的话全听不到。真姐儿喊一声:“花开,”花开立即进来垂手:“王妃有什么吩咐?”

    “扶小舞姑娘起来坐下,”真姐儿说过,见花开去扶起小舞,再道:“这天也半下午,我饿了,取些点心来点补,再往表哥书房里送一些去。”

    花开答应着出去,小舞这才觉得自己又饿又冷,她哭着道:“多谢王妃。”真姐儿有些伤神,表哥给商少阳许了一门亲事,她觉得也有可能。

    真姐儿很想去问问赵赦,不过在问赵赦前,她谨慎的还是先问清楚。此时小舞绪激动,真姐儿又让人取水取自己的衣服来。

    等到气腾腾的点心茶送上来,小舞也重新收拾好,和真姐儿一起用东西。

    “是表哥所为是谁说的?”真姐儿问过,小舞定一定心,赧然笑着道:“我听少阳的随从说的。”说到这里自己心里也一格登,黯然垂下头来:“他们都不喜欢我。”

    真姐儿亲切地道:“小王爷有这么说吗?”小舞叫起来:“他还瞒着我不肯告诉我,是他的随从,这样对我说。”

    骤然而起的叫声,让房外丫头们全吓了一跳。赵如赵意对她们瞪眼睛:“进去看看。”丫头们进去又出来为难地道:“王妃让全出来。”赵如一打帘子,自己进来陪笑:“晚饭几时用,奴才早知道让人去传好。”

    真姐儿明白赵如的好意,不过还是道:“你出去吧,我在说话呢。”赵如往侧间里看一眼,躬道:“王爷早上说这架子上的书可以理了,趁这会子理一理可好。”

    “不用了,等会子再理。”真姐儿要笑。要是换了别人,肯定要觉得当着客人显得自己被奴才欺压,真姐儿是完全理会赵如是一片好意。她含笑抚慰:“明天再理吧。”

    死了心的赵如出来,丫头们掩口笑他:“你也出来了。”赵如瞪眼睛,和赵意也守在这门口。这哪里来的一个没份人,和王妃单独在里面说话。

    小舞吃饱喝足精神恢复许多,对真姐儿缓缓道来:“回去以后少阳也不喜欢,他把我安置在外面,一开始每天来看我,又把他的随从放在边说是保护我。”再瑟缩一下:“我知道他们不喜欢我。”

    真姐儿微侧着头,只是含笑听着。

    “我说少阳,带我出去逛逛吧,他也不肯,反而劝我不要出去,又让人来教我礼仪,我学不惯,为了他我才学的。后来他来的越来越少,有一次足有半个月之久没有看到他。再见到他时,他变了,”小舞很伤心:“他变得很开心,我也开心,以为他好了,以为他的父母亲重新喜欢了他,不想……。他要订婚了,就在下个月。”

    初听到这消息,好似飞珠溅地碎片四散,小舞觉得自己的心,碎成千片万片。她四处求证四处问人,把商少阳的随从一个一个问过来得到答案,再问商少阳却说不是。

    “他当着我的面鞭打了他的奴才,告诉我不要放在心上。”小舞面色苦苦:“他说的是不要放在心上,而不是不会。”

    真姐不知道劝什么好,让人不要放在心上,其实就是事已经发生,是完全真实的。

    小舞泣然的声音还在说着:“我变卖了我的首饰,买通了与他不合的小王爷家人,”真姐儿不得不打断一下,奇怪地道:“不合的小王爷家人?”

    “就是……。被他打伤的那一个,说是为我打伤的,其实是他对我慕名而来,慕的……还是少阳喜欢我的名声。”小舞泣不成声诉说着,真姐儿神伤,这样说话,其实代表着小舞心中,已经把商少阳当成外人来看。

    虽然小舞很伤心,这事关到赵赦上,真姐儿还是问出来:“他说是我表哥所为?”小舞凄然点点头:“与少阳不合的人说出来的话,不会是假话。王妃,”她突然又跪下,膝行几步到真姐儿面前,面上泪珠儿滚滚,衬着胭脂难掩的苍白面容,好似外面雪花纷飞的天空,全然是一片清冷。

    “求您了,”小舞哭着重重叩下头去:“我不是您,我和您出不一样,如果少阳有了别人,他只会喜欢别人不会再喜欢我。”

    夫妻关系中要把握的,并不是年青和漂亮。真姐儿没有说这句话,因为她随着小舞的哭声,心里也火烧火燎,急切要知道的,是赵赦有没有插手这件事。

    把小舞安置下来,真姐儿往书房里来见赵赦。花开这一次要劝了,跟在后面低声道:“这事,不必为她去问王爷吧。”

    “我知道,我去问表哥几时回来用晚饭。”真姐儿又要笑,边的奴才全是罗嗦人。

    天色已微黑,书房中刚掌起灯,赵赦正在书案前作画,画的是一幅红梅图。见真姐儿进来头也不抬:“又来书房过夜?”

    “才不是,”真姐儿一听要笑:“这又不是我的卧房。”过来看几眼画,已经是霜寒枝冷全画出来,只有梅心中几点寒香没有点出来。“我来点吗?”真姐儿被这梅花吸引,取过一支细笔沾上红色颜色,轻点一朵梅花完成,自己端详着先夸一句:“真不错。”

    赵赦取笑道:“哪里不错?”真姐儿笑靥如花:“依我看,只有这梅蕊最不错。”

    “坏丫头,再重新夸一回。”赵赦笑骂过,真姐儿一本正经评题:“这梅花嘛,水灵灵的像是从树下摘下来的。”

    “哼哼,”赵赦笑着哼两声,看上去心不错。真姐儿看着他问出来:“表哥,你给商少阳许了亲事?”

    赵赦眉头都不动一下,继续提笔画自己的梅花:“他不是为私奔,也会知难而退?”真姐儿道:“呃,像是负心人。”

    这句负心人的话,才让赵赦抬一抬面庞:“谁是负心人?”真姐儿停顿一下,古代的负心人在现代来看,不是一个意思。她再款款说出:“对小舞姑娘负心了呢。”

    果不其然,见到赵赦面上一晒,专注继续去作画。“表哥,”真姐儿见赵赦不像作假的表,再喊他:“商少阳新近喜欢的,是白石郡王治下的展家。”

    “哦?”赵赦这才有了一份惊奇,有了听真姐儿说下去的意思。真姐儿目不转睛看着赵赦面容,娓娓道来。

    马车惊遇,红裙飞散。芙蓉面带来的惊艳,在将开未开的梅花下面两个人眼光相遇,意流动中,后的那个,是被负心割得千疮百孔的痴女人。

    赵赦大笑:“千疮百孔的心,”然后嗔怪真姐儿:“这是什么文采?”真姐儿近前两步把嘴高高嘟起:“被抛在后的,还不是心里千疮百孔吗?”她柔嫩双手握着赵赦衣袖摇了几摇,软语相求道:“表哥,我不愿意见负心人,求你发话,让小王爷回心转意吧。”

    “傻丫头,”赵赦不无怜拥真姐儿入怀安抚几下:“人变了心,是不能回来。再说,商少阳未必变心,只是干了一件聪明事。”

    真姐儿跺脚不依,面庞上流露出伤感来:“求你说句话,求你试一试,在表哥心里小王爷不是变心,在小舞心里……”

    “不要提她,”赵赦好笑,小舞心里想什么,与表哥有什么关系。真姐儿扭一扭子:“真姐儿看不下去了呢。”

    赵赦笑起来,丢下笔揽着真姐儿去绣着梅兰竹菊的榻上坐着,对着真姐儿希冀的眼光,赵赦先想上一想又笑起来:“依我说,他这还是一件聪明事。展先生出自大家,展姑娘份是足以配得上小王爷。”

    “可是……”真姐儿又要说话,赵赦眼有笑意,又略带责备地看着真姐儿,温和地道:“不要休她,真姐儿伤心才和表哥有关系。”

    被商少阳负心而弄得心中不舒服的真姐儿眼睛一亮,也能感受到赵赦浓浓的关怀。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远比一个恋中的男人可靠得多。责任心出自于内心深处,责任心往往伴着荣誉感,责任心不轻易会改变,有责任心的真心关怀,最后会怎么样?

    不用想也是真心意。这种想也不用想的事,居然还有人要担心。

    处温暖中的真姐儿轻轻蹭着赵赦,嘟高小嘴:“我不是为小舞说话,而是怕小王爷又负了展姑娘。到底,”真姐儿迅速找了一个理由:“那是展先生的妹妹。”

    “他们份般配,你应该喜欢一桩美姻缘才是。”赵赦轻笑搂着坐在自己膝上的真姐儿:“呵,你这孩子真是奇怪,怎么倒是会担心?”

    真姐儿一时无话可说,好一会儿又拧一下:“别人也会说我和表哥份不相当?”赵赦含笑抚过真姐儿的碎发,给她理到耳朵后面去,柔声道:“怎么会呢,那个时候,表哥已经少年,真姐儿才这么大,”

    用手比划一下一个小小婴儿,真姐儿抗议道:“我和佑儿一样大小吗?”赵赦笑着赶快再重新比划:“你比佑儿要小一些,只有这么大,那个时候起,表哥就年年去看你,要有人说咱俩不相配,那他是胡说八道。”

    再笑谑道:“真姐儿,这胡说一气的人,是你自己吧。胡搅蛮缠的丫头,道听途说几句话,就跑来和表哥歪缠。”

    真姐儿不服气地道:“不是道听途说,”然后转移注意力:“你年年来看我?”晶莹剔透的眼眸里全是疑问,赵赦道:“当然,有一年没有回京,也去看的真姐儿。”

    回想那一年和母亲生气,赵将军一气之下不回京过年,又心里后悔时,只能往沈家走一趟,算是以后对母亲的安抚和借口。

    他从军时本不在西北,后来西北扬名立威,反而离真姐儿更近。赵赦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暗笑,天定姻缘,不可违拗。

    真姐儿还是扁起嘴,赵赦看的是他表妹,那个时候还不是自己。

    “好了,听话高兴些,”赵赦拉了拉这小扁嘴,取笑道:“你做许多怪异布偶,不如给佑儿做一个扁嘴鸭子,啊不,做一个扁嘴鸭子给儿子,做一个扁嘴真姐儿给表哥带着。”

    真姐儿被逗笑:“要做一个欢欢喜喜的真姐儿,才不会做扁嘴真姐儿。”

    见真姐儿重新欢喜,赵赦笑一笑再拿话来安抚她:“你这孩子心最好,把那舞收留些子,或许小王爷来找她也未必。”

    “是小舞,不是舞,”真姐儿抱怨过,再不错眼睛盯着赵赦问一句:“真的与表哥无关?”真姐儿心里,总是不能完全相信。赵赦沉一沉面孔,以示自己要生气,再在真姐儿子上轻拍:“用晚饭了。”

    外间里饭菜的香气,已经透过门帘子淡淡传来。

    与石家相邻的那一处小宅院,真姐儿让小舞在那里先住下。红笺绿管亲事已到,真姐儿要先忙的,是四个近奴才的亲事。

    赵赦格外交待过:“要好好办,他们与别人不同。”闹的真姐儿得了这句话,更是自己亲力亲为地去为他们收拾新房,如同她当初在京里成亲时。

    吉喜夜,喜娘扶出新人,在居中高坐的赵赦和真姐儿面前叩头。花软玉一般的两个丫头羞上眉梢感恩不迭,而真姐儿思绪遥遥,飞到初见她们的那一天。

    沈家窄小的房屋内,两个丫头初次来叩头:“给姑娘请安,奴婢叫红笺,她叫绿管,是王爷指来服侍姑娘的。”

    主仆相得三年多,她们没有半分不敬的神色。处处要让赵赦满意,又要尽可能的图真姐儿喜欢。

    真姐儿偏过面庞看喜烛下也喜欢的赵赦,对着他甜甜一笑。

    ------题外话------

    要避雷的亲们请避雷,此雷不是大起大伏,也不是章节重心,所以过上几章才会没有。男欢女依然依就,要看作者如何写的亲们,请准备下个月的票票。

    宠,是不变的。o(∩_∩)o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