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渐成情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淼仔 书名:小小王妃驯王爷
    安平王问出这句话来:“何德何能,来投我?”让(情qíng)急之间乱说话的郁新一时为难。

    在他(身shēn)后拜倒的马京、陈寿和吕升心里如揣了小兔子般乱跳着,为郁新拿捏着担心。刚才只是跪下来认错也就是了,几时这一位嘴里吐出要投安平王的话。

    要说起来他这句话,也不是人人都反对。相反的,马京骤然听到,他一惊过后,心里是赞叹的。京里书生多如牛毛,功名三年才一科,一科榜上不过几百人。而且还有外地的举子在榜上,那功名并不都是京中书生们的出路。

    十年寒窗苦,书生有中有不中。不中的人再等下一科,家里至少要有几亩薄田,不然也要有一个会养家的妻子,才能继续攻读下去。虽然说穷文富武,一穷二白的境地,也念不起书。

    所以马京一面为郁新担心,一面正在心里盘算。郁新要是得了王爷许可,他也要起来回自己要投安平王。虽然这投安平王的心思,有一个是为着巧文。但是有人可依,等于先把自己以后的去路铺垫好一条路。

    因此马京跪下在那里,心里想着学里也会过几个文人,背后评论起来,都说安平王算是大方的一个人。

    马京是这样的心思,陈寿和吕升则是各自肚肠。陈寿此时心中在想什么?他在想着自己这短打衣服今天有没有穿错。偷看一眼王爷,月下面带笑容,一(身shēn)贵气有如神祉在和郁新说话。而他(身shēn)后那一角白衣,陈寿看得更清楚些,他甚至看到了衣上的掐边上,绣着一朵一朵小小的红莲花。

    古人平时忌全素,真姐儿夏天着素衣,衣上必定有这样那样美丽的装饰。这白衣的衣襟儿上,衣角儿上,全是别有花色。

    这一位见过别人家船被砸,还要把自己家船送来冒风险的陈寿,也是冲着“王妃”二字而来。好像街头追明星,人人追的其实是“明星”这两个字的光辉头环,至于其人,倒是不重要了。而陈寿与街头追明星不同,月下本出美人儿,他刚才在月下见到真姐儿一个侧(身shēn)全貌,还想再看第二眼。

    当然赵赦在侧,这些人不得不小心着些。陈寿想着,眼睛(情qíng)不自(禁jìn)往吕升那边看一眼,见吕升也是不错眼睛地看着安平王(身shēn)后那一角白衣,陈寿如是想,原来吕升,也是为看王妃而来。

    他们这样转心思,赵赦是讥笑一声,对站在船头犯难的郁新道:“书生(胸xiōng)中作难矣。”再一挥袍袖:“回去吧,以后再来。”

    这话本是赵赦给他台阶下的一句。书生既无挥洒高谈的意趣,赵赦觉得不能取乐,既不打算加罪,当然是让他们回去。再说上一句以后再来,是赵赦对于文人也好,武人也好,都是这么一句。回家学好了,再来不迟。

    安平王赵赦无时不刻不在表示他的乐贤(胸xiōng)怀。

    马京、陈寿和吕升齐齐的松一口气,此时水上清风,吹得游船上人两腋徐徐有风行,是极暇意的事(情qíng)。但冲撞王爷行驾的人,就别是一番滋味儿在心头。听见赵赦让走,这三个人正要齐声道谢,一直沉思的郁新重新开了口,是恳切地道:“书生无大德行,亦无大能为。愿以三尺薄躯,来投王爷。”

    赵赦微微一笑,在月下这才仔细地打量郁新。此人单薄清秀似一个良家子,当然赵赦心目中的良家子,与不风月是两回事(情qíng)。郁新面上发自内心的恳切让赵赦不忍苛责他,要知道安平王府里就是招死士,也不要这样手无缚鸡之力,又临场没有恢谐谈吐的没中举书生。

    因为那恳切,赵赦没有责备,还只是笑着道:“你这三尺薄躯,本王要来何用?”郁新这一次(胸xiōng)有成竹,恭敬地伏着(身shēn)子道:“国士有国士怒,布衣有布衣怒,昔(日rì)唐雎之怒胜天子矣。”与此同时,赵赦觉得(身shēn)后真姐儿动了一下。

    教养妻子已有时(日rì),赵赦多少能把握真姐儿的一些内心,知道她这微一动是心里有话要说。今天本来就是带她出来玩乐,真姐儿刚才又有“表哥最喜欢的是书生”这一说,赵赦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说?”

    看看自己的心思,真姐儿又多知道些什么?

    这句话让郁新一愣,也让另外三个人一愣。才愣怔间,听到(娇jiāo)(娇jiāo)低音叽叽哝哝道;“表哥要考他才,罚他作诗吧,要是作的好了,赏他让他们走;要是作的不好,让他回去上进去。”赵赦又是一乐,对跪在(身shēn)前小船上的郁新道:“以月色为题,你作来我听。”

    这话刚说过,马京抢上一句:“王爷,我也会做。”陈寿和吕升也一直(身shēn)子想抢这个风头。不就是作诗,风流书生不会作诗,还谈什么风雅。(身shēn)子刚一动,赵赦更是乐,对着两个短打衣服,一个似小二,一个似老农的人道:“难道家人小子,也有文才?”

    陈寿和吕升羞惭地伏下(身shēn)子,此时心中惟恨的是,自己不是书生衣巾。刚才不要这书生名分,此时当着王爷的面再承认是书生,送到学里,是要获罪的。

    说这几句话的功夫,郁新已经做了来,赵赦听过,微微皱眉还没有说话;马京也朗朗开了口:“我也好了。”他一面念,一面眼光对着后面一艘画舫上看去。巧文在那里,马京已经听到她的笑声。

    安平王相当的不悦!他没有大怒,算是他有涵养。

    这两个找挨打的书生!

    马京所念,是相思缠绵、相思之苦;而郁新所念,却是月里婵娟。赵赦(身shēn)后是真姐儿,不由得他要恼怒。

    偷窃女眷也罢了,念在他们认错算是恭敬,也是风流中人的赵赦本就有心放他们一马,因为他砸了别人船,也只是为哄真姐儿一笑。不想这两个酸才!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咏起相思和婵娟来。

    他面色没有变,甚至刚才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少一分,只是眸子里冷冷闪了一下,正要说话。听郁新又顿首道:“中秋月圆,人亦当婵娟。晚生们作的俗了,请王爷恕罪。”机灵的郁新,从没有和真姐儿离得这么近过。

    两个船头只有三、四尺远,郁新全(身shēn)心努力地去感知赵赦背后的真姐儿,把赵赦的不悦也感受到,赶快再补上一句。他此时心中只有婵娟,难免要泄漏几分自己的思绪。

    这话说过,赵赦面色稍缓。安平王心中有得色,有谁敢这么大胆子窥视我的未婚妻子。这又不是(情qíng)人们,随她们去往哪里,赵赦是不过问的。

    虽然不再生气,但赵赦也留上了心,淡淡地道:“进去吧。”真姐儿知道是对自己说的,低低的应一声:“是。”脚步急走几步,赵如打起帘子,让真姐儿避进船舱。

    郁新不无失望中,听赵赦冷淡地道:“做的不错,放你们回去。读书人也要有品行,才是立(身shēn)之本。

    安平王在教训别人的同时,是不会想到他自己风流倜傥,在本朝风流人物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一个。

    教训过,赵赦转(身shēn)(欲yù)往舱中去。听(身shēn)后郁新又是一声:”王爷请留步!“

    马京、陈寿和吕升都不由自主看郁新,这呆子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他早有投一家朱门的心思?三个书生一起咬牙,这人!竟然把这心思自己揣着。

    赵赦停下脚步,(身shēn)子侧转了一半,一动不动地就这样站着,声音带了不悦道:”还有什么!“郁新只着急美人儿就要离去,他不愿意此时分开,匆忙中又道:”王爷百战百胜,令我辈不胜艳羡之。今(日rì)有缘得见王爷金面,唯愿多聆听教诲,是晚生的福气。“

    ”你说!“赵赦还是原地侧(身shēn)子站着,像是随口给了这大胆的书生一句。郁新这一次不能让赵赦再等着了。上有问话,下立即要回,不回也是失仪的。

    刚才既然说到安平王的战功上,郁新开始指手划脚说上一通:”晚生们虽是文人,闲暇之时也多看战事的邸报。现有吐厥凶猛,外敌猖狂。王爷处于西北,赫赫有名,外敌皆服。再看灵丘王和霍山王两处,他们封地互相依靠得紧,但是战事上并不是太如意。再这样下去,也难免会殃及王爷……。“

    马京在心里骂郁新,这些话是平时大家谈论的,此时他一个人在这里高谈阔论,像是他一个人多能耐。陈寿和吕升,也是这样的想法。

    郁新乱说评论,别人在心里对他是纷纷唾骂。

    真姐儿出来,本来是为着玩。她坐在船舱里听外面说得(热rè)闹,是嫣然含笑。这应该就是展先生说的,赵赦(爱ài)书生的意思了吧。战事真姐儿一概不懂,她一不看,二没有人说给她听。试问一个人对不了解的事(情qíng),怎么能下结论?

    虽然不懂,但真姐儿也可以明白,这些书生们,今天晚上不会有事,就是回去以后,也不会有事了。

    真姐儿不想表现自己(爱ài)才,也不想表现自己会识人看书生。不过是本着心地善良,变相地为书生们开脱一下罢了。

    书生们是跪着看不到赵赦脸上神色,而真姐儿却是坐着的,可以看到船舱外的赵赦,面上掠过一丝笑意。真姐儿不再把外面的谈论放在心上,一心一意去看自己的月色了。

    郁新为着多呆上一会儿,滔滔不绝说了有盏茶时分。赵如和赵意窃笑过,这书生纸上谈兵。赵赦在他停下来以后,只说了一句:”书生误国,多由此而来。“

    这一句话让郁新一下子涨红了脸羞愧难当。

    不了解的真姐儿从不乱说话,而不了解的书生们,并没有大见识,这些背后的议论也拿出来当个宝似的呈上,只能得到赵赦这么一句评价。

    评价过,赵赦完全侧过(身shēn)子,举步往船舱里去。走到舱口停下,不回头又说了一句:”你若有意,到我府上找一位文震先生,就说我让你去的。“

    完全处在失望中的郁新大喜了,在他心里,是以后能常见到美人儿才大喜呢,还是为自己攀上了安平王而大喜。此时也没有太多时间让郁新去推敲,他只知道安平王说过这句话后,自己的心头不由自己控制地泛起一片狂喜。

    这喜剧迅速的浸润了全(身shēn),在这浸润中,郁新第一个念头就是,以后得王爷青睐,可以常常偶遇美人儿,见到美人儿,把她的秀色,在大白天里饱饱的看上几眼。

    俗话说,色胆包天。今天晚上的郁新,是色胆不小。

    小船退开,书生们退到远处泊下船,一人一句开始骂郁新,不仅是骂,还一拳一脚不真不假地对着他(身shēn)上招呼,打着再骂:”这攀富的想法你几时有的?不够兄弟,居然一直自己揣着不说出来。“

    吕升是嫉妒:”安平王府上的清客最少的,一年也有上百两银子,或许还不止。你虽然不等着这银子,可是得了这一注儿财是不无小补,以后算是手头上宽裕的人。再说常来往的,以后一定是名士公卿了。哼,不打你不解我心头恨。“

    郁新坦然让他们招呼,不时呼上几声痛,呼痛过是一句也不让:”看看我今天的衣服,就是名士风流来投,看看你们(身shēn)上的衣服,王爷要了你们,是留着好打酒,还是家里开菜园子?“马京怒目骂,把自己(身shēn)上的衣服抖几下:”你这(身shēn)衣服害了我,你今天出风头,穿的是我的衣服,快脱下来还我。“

    郁新今天心(情qíng)好,一切都不计较。脱下衣服还马京,接过自己衣服笑着道:”要是我刚才穿的是自己的衣服,一定更好。唉,你有什么可抱怨的,王爷相不中你,你倒是看看这衣服上全是草渍,这是你爬墙时弄的。“

    ”依你这样说,王爷倒是以衣取人了。“马京不服气:”明天我做件新衣裳,我也投她去。“大家听过,忍不住都笑。

    月色更明亮,今晚有了这样的奇遇,一起舍不得走,坐在这里看月色,再不时地看安平王的画舫。

    夜更幽静,画舫旁侧近处无人,船窗上的竹帘子打起来,一只船上是几个姑娘们(身shēn)影一起献出;安平王所在的画舫上,是一个白衣丽影在往天上指着看。

    静水小船中,四个书生一起痴痴。

    不知何处有琴声传来,”叮当“一声似天地间只有这琴声,小船,丽人和明月……

    他们在这里觉得郁新今天出了风头。不知道等他们去后,赵赦和真姐儿在船舱里的一通对话。

    真姐儿让赵赦重新坐下来,对他一笑:”恭喜表哥又得一人。“赵赦进来,又懒懒地靠到锦垫上去,一晒道:”有什么好恭喜的。“一个空谈的书生罢了。

    真姐儿好奇赵赦的淡漠,问道:”表哥不喜欢?“赵赦伸手搭在真姐儿肩头:”你听他说话如何?“真姐儿见问,先是想了一想,才很是谨慎地回答道:”他在说战事,我并不懂,不能评价。“

    赵赦极是欣慰,伸手夸赞似在真姐儿头上拍一拍:”你并不懂,所以不能说;他也不懂,胡说八道一通。“

    明白过来的真姐儿”扑哧“一笑,因笑而(娇jiāo)声了:”原来。那表哥让他来,相中了他什么?“赵赦取笑道:”因为知道你要恭喜我,所以我让他来。“真姐儿嘟起嘴:”又取笑人了!“

    赵赦哼哼笑了两声,见真姐儿已经伏到窗前,手指着天上明月道:”中秋已过,月儿犹圆。“月儿已圆,家人应该团圆。真姐儿面上有一抹难过,她的家人,都不在(身shēn)边。

    ”傻丫头,我在这里,就是团圆。“赵赦不能完全明白真姐儿的心思,但是多少看得出来她想家,在(身shēn)后说了这么一句后,又伸脚轻轻踢了踢真姐儿脚上的软绢鞋:”过来倒酒,有我在,你以后不必伤心难过。“

    真姐儿也收回思念,再思念又如何,已经是异世相隔。再说思念要在独处时才尽兴,此时对着自己以后的”饭碗“一张,真姐儿回(身shēn)扮调皮:”表哥许我不必伤心也不必难过?那明天由着我玩吧。“

    ”哼哼!“赵赦含笑手指点一点真姐儿的额头:”让你钻了空子。“

    临船回去的时候,是鼓打三更以后。姑娘们少有玩得这么晚,不觉得因反而极兴奋。船靠岸时,她们先下船。坐在轿里再看真姐儿时,是哈欠连天的下了船。

    巧文在轿子里笑:”表姐真是不会玩。“今晚这一玩多好。还有杂耍看,而且这杂耍的人,是王爷本人。

    自从知道家里有意思让她许亲给展祁后,巧文一直闭口不提展先生半个字,也不许别人提一个字。但是别人忍不住不提展先生扔铁锚,年纪最长的沉芳是这样说的:”有一年街上有卖大力丸,力气大惹人惊。我当时看街戏在家里的茶楼上,只看他耍了一出,从此是不能忘。这下了好了,我可以忘了他,只记先生就行。“

    展先生耍铁锚,比街上跑江湖的要强;而王爷扔铁锚,比街上跑江湖的更强。

    下轿以后,姑娘们不想睡,相约着聚在一起等真姐儿回来好同她再说说今天晚上的好玩处。比如那书生们跪在那里还发抖,比如那书生说了一大堆话,是不是中了王爷的心意?……

    眼见真姐儿的马车在门首停下,车旁是(挺tǐng)拔(身shēn)子在马上的安平王。陆姑娘小声地道:”王爷会进来吗?“

    话刚说过,大家一起瞪大眼睛:”这……“只发了一个音,大家一起闭上嘴。闭上嘴还不算,怕自己开口,又一起用手中各种花式的团扇掩住自己的口。

    门外的场景太惊人了!

    真姐儿睡得沉沉,赵赦抱着她在臂弯中。这一次是(身shēn)子贴(身shēn)子,就这么抱着进来。进来见到门内等候的姑娘们,赵赦正眼儿也没有看她们,一脸正容把真姐儿抱在怀里,极其随意自然的往真姐儿房中而去。

    云老夫人已经入睡,云家的三位官人中,只有云大官人在候着。他提着灯笼打着哈欠过来,姑娘们再也忍不住,说了一句:”王爷抱着表姐……。“

    云大官人虽然迷糊中,立即来上一句:”胡说!睡觉去。“把这件事(情qíng)给遮了过去。

    陆姑娘回到房中,面色还是受惊吓的苍白。张姑娘已经睡熟,被她回来惊醒,睡眼惺忪地看看她,只含糊说了一句:”出去玩怎么像不喜欢?“就又沉沉睡去。

    房里只有受到莫大惊吓的陆姑娘呆呆坐着,这事(情qíng)不是发生在她(身shēn)上,可她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如何才好。

    细想真姐儿其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出才之处;再常想想她得到这样好的待遇,不能不让人心里思量一回过,再重新思量一回。

    现在陆姑娘觉得一切有了答案,答案就在今天!对着窗外团团银月,陆姑娘心底里有一句话就要奔腾而出,以至于她用帕子死死的抵住唇边,免得这句话自己迸出来。

    这句话就是:真姐儿有此待遇,是因为她早就和王爷有了肌肤之亲。这就是今天晚上,姑娘们受到惊吓的原因。

    要说有肌肤之亲,只是肌肤碰撞倒也有,赵赦不是第一回抱自己的小妻子。要说是姑娘们想的那样,那倒是没有。当事人不是急色鬼,接回来好好的待她,何必猴急地给自己拉来一个坏名声。

    可是古代没有出过家门的姑娘们,在无数古代书藉描写中,站门首都是不对的。陆姑娘今天想歪,也是有她的道理和见识在内。

    折腾了足有半个时辰,陆姑娘总算是心里静下来能去睡觉。睡下来又七折八腾地不舒服,想了一回又一回。由真姐儿而想到自己,由自己而想到未来夫婿。

    姑娘大了,说(情qíng)窦初开也好,说怀(春chūn)也好。此时虽然是秋天,陆姑娘也想得满面躁(热rè),不能自己。

    三从四德可以管住人表面上做什么,却不能管住人心里想什么。陆姑娘由展先生想到王爷,由王爷再给自己未来的夫婿推敲出一个大概影子来。

    朦朦胧胧中,这个人慢慢转过脸儿来,他应该是含笑的,应该是温存的,应该是像王爷那样能武,又比展先生能文……。

    带着这样的思绪,陆姑娘慢慢入睡,一觉到天亮,见天光大亮急急起(身shēn):”哎哟,我晚了。“对面的张姑娘凉凉地接上话:”不晚,真姐儿是一个时辰才走,你现在去送,还来得及。“

    ”她要走,走哪里?“陆姑娘刚睡醒,就来了这么一句。张姑娘好笑:”当然是回王府,一大早就有车来接她,让她赶快回去呢。“

    陆姑娘一听更是焦急,顾不得衣衫还没有整洁,下(床chuáng)来对张姑娘道:”一大早有车来接她?还是来接王爷?“这话问出去以后,陆姑娘自己顿时红了双颊。

    张姑娘是奇怪,纳闷儿地道:”接王爷?王爷又不在这里住,你还没睡醒吧?“陆姑娘把这疑团放在心里,急忙忙梳洗。洗过约着张姑娘同去看真姐儿,果然见真姐儿坐在云老夫人房中,正在同她们说辞行的话。

    再说到姐妹们的时候,真姐儿起(身shēn)来道谢:”多谢你们陪伴我,我虽然回去却离得不远,几时再来看我,我是必请的。“

    大家一起难过,沉芳哽咽地道:”让你去,你不能不去,不过几时再回来住几天,也是姐妹们一场。“

    这句”让你去,你不能不去“的话,让从云老夫人开始的一众房里人,个个伤心难过起来。从房外看上去,好似这里有远别。其实出了云家到王府,不过就隔着几条街。

    陆姑娘哭得犹其伤心,让张姑娘好生不解。大家一起送到门口,目送真姐儿远去以后,陆姑娘推说头痛,回到房中继续痛哭。

    为什么这么痛哭,在她心里是起同病相怜之感。婆家,在陆姑娘心里开始变得可怕起来。在家里做女儿时,当然是可以趁心,嫁过去,就事事不趁心,这是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的道理。陆姑娘这一哭,也有哭自己的意思。

    张姑娘到底担心她,进来看她好笑得不行:”你时常不觉得真姐儿可喜,今天倒哭成泪人儿了。你要想她,还有见面的时候呢。“然后自己盘算了:”真姐儿说请我们去王府里做客,真盼着她赶快请才好。不过这个全看真姐儿会不会讨好了,不过她向来会讨好,王府里才会穿金戴银的打扮她。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的陆姑娘,只哽咽着说了一句:”女孩儿家,还是自重的好。“张姑娘又糊涂了:”她当然是自重的。你是说你?对了,你婆婆家要进京,几时你也让他们给你一(身shēn)新穿戴来给我看看。“

    陆姑娘伏案只是哭,想着王府里让真姐儿哪里去,她不能不去。再想着王爷回来那天,真姐儿哭得眼睛都肿了。唉,这叫待得好吗?

    这一位平白地为别人担心,被她担心的真姐儿在车里也同张姑娘一样的纳闷。别人哭也罢了,陆姑娘哭得像平生不能再见,让真姐儿也很疑惑。

    疑惑过,真姐儿取笑自己。她在乎我,难道不好?管她心里想什么,至少表面上,她是在乎我的离去。回王府的路上,真姐儿和红笺、绿管商议着:”姐妹们都喜欢我呢,回去对姨妈和表哥说请她们来,应该会答应一次吧。“

    红笺和绿管皆是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帮着出主意:”姑娘乖一些,应该能行。“真姐儿笑一笑,心想就算不乖的人,到了这样一位表哥手里也得变乖,再说自己,向来算是能”明哲保(身shēn)“不是。

    想到这里,真姐儿动了动(身shēn)子,挨打的时候不算,那叫自己运气不好。

    回来先来见赵赦。赵吉和赵祥是知道她今天回来,远远的看到真姐儿一行过来,这就开始清场子。再对着旁边愣着的郁新道:”郁先生,要回避。“

    昨天晚上赵吉和赵祥是在隔壁画舫上,但是也见到郁新昨天那一出子。两个小厮跟着赵赦(日rì)久,常见书生也有眼光。知道王爷是本着(爱ài)才之心,再就是不计较几两银子之心,才让这位书生过来。

    要说有没有才,昨天看得清楚,其实一般。此时见郁新只是发呆,赵吉赶快要提醒他:”姑娘要进来。“

    郁新欢喜得心中似要裂开,他一大早跑来,不想今天遇到这个彩头。赶快避让到一旁,眼睛悄悄抬一些,心里想着美人儿款款而来,这一次可以在白天好好看一看。

    耳边听到脚步声,郁新又悄悄地抬一些面庞。这一看下去,是大失所望。见丫头五、六个,都是彩衣明铛,把里面那位真姑娘,围得是一丝儿不露。任是郁新睁大眼睛,也只恍惚看到依稀仿佛是真姐儿的衣饰一闪而过,就此都进去了。

    来投安平王的郁新太失望了,比王爷上午没有单独见他还要失望。他自一早颠颠儿的跑来,原本也有敬仰这里名士的心思。怎奈这些名士们,不是跟着赵赦战场中过来,就是跟着赵赦诡谲官场中行走,对于这样未出茅庐的黄嘴小鸭子,是半点儿也看不上。

    没有人答理他。

    私下里自以为是风流书生的郁新,狠狠地碰了一个软钉子,只觉得这满书房里的先生们,全无着力之处。好不容易又遇到真姐儿来,不想连根头发丝儿也没有看清楚。

    郁新正在失望,赵祥一步过来,带着和气攀着他肩头道:”郁先生,你我站开一步说话。“郁新回过神,哦上一声,随赵祥站到一旁一株梧桐树后,刚陪上笑,听赵祥又制止道:”往前站些,你踩到了那树。“

    (身shēn)后是一片翻得松软的泥地,树是没有,只有尺把高的一株小树苗。郁新赶快再往前站些,心里是不以为然,想想到处都欺生。里面的前辈先生们看不上自己,这个小厮也跟着欺负自己。

    赵祥看到他神色浮动不放在心上,含笑道:”这院子里一树一叶都不可以乱动。比如这树,是姑娘亲手植的,她时常来看,你踩到了,我们如何交待?“

    郁新一听,立即素然起敬了,往旁边再站开些,对着那树必恭必敬地鞠了一个躬,再回(身shēn)冲着赵祥傻笑一下:”多谢指教。“

    赵祥下面还有话,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是语重心长地教训嗓门儿:”王爷常在外面书房里,里面老夫人面前的姑娘,姑娘面前的姑娘们常来回话,以后再来,你要低头才是。刚才你看什么?这里不是赶庙会!“

    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已经严厉。

    在人屋檐下,只能要低头。郁新来了有一个时辰,把以前想象中王府的威严见识了七七八八。刚才见前辈的先生们都对小厮们笑容有加,郁新此时更是只有听的份儿。他心中欢喜,来投安平王是对了。

    以后有出(身shēn)不说,还可以常看美人儿。在这里呆得久了,说不定面前可以请个安。他正在答应着,见赵吉从里面出来,对着院子里道:”诸人回避。“郁新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一溜烟地跑到廊下,还不忘记把廊下候着的两个官员往旁边引:”这里来这里来,这里好呆着。“

    一切闲人都清除旁边房子里,赵吉高打了门帘,里面步出来赵赦和真姐儿来。

    别人都低头,郁新这一次不仅低下头,还不时看着别人低不低头。耳朵不用捂,听到几句对话,对郁新来说,好似天籁。

    ”表哥,这树长得不小,我想起来封地上,我手植了几株红叶,等我回去,不知道还在不在?“是真姐儿同赵赦出来看花。

    赵赦回她道:”你我就不在,难道别人不会照顾?要是不在了,你再重新种几株就是。“真姐儿仰起脸来道:”这一次我种,要种一季就开花的,可以及时的赏一赏。“

    ”啊,随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赵赦说过,院门外进来一个家人,喊一声:”王爷,宫中有人来。“

    真姐儿行个礼:”我进去陪姨妈。“丫头们重新围起,这就离去。赵赦让来人进来,却是送一道口谕:”外蕃来朝者众多,皇上有意在宫中行宴,让各家王公大臣们作陪。“还有命妇,也有真姐儿的名字在上面。

    赵赦站着恭听过,让人赏过来人,再让人进去告诉母亲:”二十二的好(日rì)子,带真姐儿进宫去。“

    到了宫宴那一天,赵老夫人把真姐儿打扮好送出来,赵赦带着她往宫中去。在宫门前下轿的下轿,下马的下马,一起往里面来。

    见过皇上和皇后,命大臣们随意游玩,赵赦带着真姐儿往御花园里来找亲戚们。

    在他们(身shēn)后,走过来一个粗壮的红脸汉子,(身shēn)上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这是格木顿,陪着他的,是项林。

    ”那就是安平王?“格木顿是一口流利的汉话,项林微笑道:”正是他。“格木顿自语道:”看起来也像是个汉子,人都说他能打仗,我看不出来。“再好奇地道:”他(身shēn)边是他的姘头?“来到京里这么久,格木顿对于汉人的不正当男女关系,也看了不少。项林一乐:”是他没有成亲的妻子,他呀,在草原上呆久了,受你们习气影响,把自己的妻子没有成亲就接到家里住着,这在我们汉人风俗中,是有伤风化的。“

    格木顿反而喜欢了:”这一点儿是个汉子,是自己老婆迟些早些见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女人,就可以随便的见。“再来了兴致:”去看看他老婆生得好不好?对了,“眼睛一翻,对着项林道:”你老婆呢?“

    项林有时候,也受不了他这粗鲁劲儿,忙道:”我还没有成亲,也没有订亲。“格木顿对着他秀气的面庞看过,再问出来一句:”你妈呢?“项林忍气道:”我母亲不见外客,请,咱们前面看看去。“

    大摇大摆的格木顿边走边道:”不知道你们家哪一位郡主要嫁给我,既然郡主们多,不如大家请出来见上一见,我也心里有数,她们也心里有谱,你妹妹叫什么来着?听人说是长平郡主是不是?“

    项林竭力地忍着心底里出来的怒火,尽量平静地道:”你放心,和你成亲的妹妹,肯定会让你满意?“

    ”是吗?“格木顿狡猾地问道:”要是我不满意呢?“项林噎住,格木顿一脸孩子似的天真道:”所以我要先看看,大家互相相一相有什么关系?“

    没有话回的项林只能硬着头皮道:”请请,前面请。“在他的心里,是十分的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对这个粗人如此忍耐?既然他在京里,把他结果了,不是美事一桩?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评论,抱抱亲们,本书在一百万以上,成亲前少,成亲后多,孩子也占一部分。所以这书,亲们的多多支持。O(n_n)O

    下个月会成亲,预订快乐亲的6张票票,么么亲一大口;努力的仔仔,预订飞鸿亲的所有票票,预订亲们的一堆票子(偶目前的目标)

    对炮灰不满意的亲们别急,会强大的,此炮灰是打不死的小强那种……对炮灰满意的亲们,咱们拥抱哈。

    此文是宠文,一切浮云皆会散。

    最后仔仔顶着锅盖伸出另一只手,(这只昨天没有伸):票票,最(爱ài);最(爱ài)滴,是票票……。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王妃驯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