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病:情深似海

    终于来到山脚下,再步行一段时间,来到一处人烟多起来的地方,依稀可以看见城市的影子。大文学这里有房屋,还有公路和车站,我们站在车站等车。

    天空依然飘着雨,我们站在这里等待,雨落在树叶上,雨落在低矮的灌木丛中,最终落入泥土消失不见。金银花在雨水的滋润下更显秀丽,而清香四溢。

    这里的车很稀少,所以只好等待。望着纷飞的雨,心里还是感觉焦急。

    终于,十几分钟以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我们的面前,坐上车才感觉好累。

    “你累了吗?”我轻声问他。

    “还好,你一定很累了!待会回家就休息。”他望向我关切地说。

    到了他的家。他说:“你去洗个水澡吧!再去睡会儿。”他的语气里是那么的柔和。

    他找来他的棉质T-恤和裤子,递给我说:“等一下把这些换上。”

    我看着那件T-恤上面印着卡通娃娃,很可,但是我却没有要行动起来的意思。

    他见我迟疑着,便说:“是不是觉得难为?要不我去找找我妈妈的衣服吧?”

    “算了,我不洗也不换了。我还是回家去吧!”这样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那不行的,你的衣服都湿透了,这么冰凉凉地贴在上,很不舒服,再不换下来真的会生病的。听我的啊!再说了,你现在回家,你妈妈看见你这样,还不知会担心成什么样子呢!”他说着,语气里带着恳求。大文学

    “那不好意思了!”我浅笑轻然。

    “就穿我的衣服吧!这是妈妈给我买的,其实,我还没有穿过呢!”他含笑地说着。

    “那好吧!”我答应。

    我很快洗了出来,真的感觉很不好意思。这时我觉得我的头已经很晕了,有些发

    “看你脸色很不好,很苍白,你去休息会儿吧!”他牵着我到他的房间里。

    我确实很不舒服了,也许是淋了太长时间的雨,而且太累了,现在的我全无力,眼发黑。小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在洗澡的时候,眼前一黑便晕倒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体还是很弱的。

    此时,我想快点到达边,因为我又出现了小时候的那种状况,我的意识让我想尽快支撑着什么。还未接近沿的时候,我的体已经往下滑落了。这时,他一把抱住我,这下可好,我们一起落入中,我的头很晕很晕,却正对上他的眼睛,乌黑发亮的眼睛闪着某种光,随即看见他的脸红了,我是一个晕倒的人,却不知此时自己是不是也在脸红着,如果是,它一定比任何时候都红。我只知道,虽然晕乎,我的心却跳得厉害。那应该是几秒钟的凝视吧!

    依稀听见他说:“对不起!”

    他把我放在中间的位置。

    然后,他起走了。关上房门,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大文学

    可能是生病的原因,我做噩梦了,却记不清梦的内容,我一定是发出了声音,大声地喊着什么,不然,怎看见文宇的脸在我的视线里由模糊变得清晰?此时他正在前看着我,见我睁开了眼睛。他说:“依,你做噩梦了,听到你喊了什么,我就过来了。”

    此时他已经换了衣服,头发再无湿漉漉的感觉,而是整个人都显得干净清爽,他原本就是一个干净清秀的男生。

    我坐了起来。我想起了刚才我在如梦之前的那个节,不满面绯红。

    “怎么了呢?你的脸又红了。”他的眼里是温柔。

    “没事啦!”

    “你是想起了刚才的事吧?”

    我笑而不语。

    “其实我也不好意思呢!”他纯净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羞涩。

    望了我一会儿,他才继续说话。

    “噩梦都让人受惊吓,不过,别怕啊!有我在呢!”他说着,揽了揽我的肩头。

    “你上好啊!”他微皱眉头,眼里又变得好急切。

    他伸出手在我的额头上摸了摸,说道:“还有些烫。我们去医院吧!”

    “我不去,我不要到医院去。”我摇摇头说着。

    “你怕打针?”他的眼里充满疑问。

    “有点。”我淡淡一笑。

    “去医院吧!不然会耽误病的。如果病不好,头那么晕,怎么学习啊?不要怕打针,我在你边呢!”他继续劝我。

    “来,走了,我背你去。”

    “背我?那你会很累的。”听到他说要背我,我像个小女孩那样地撒起来,撅着嘴说。

    “看你好可!我就是要背你,背着你我是不会觉得累的。”他开始笑了。

    就这样,我被他背在上。

    我说:“放我下来吧,别人看见了很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你不舒服呢!比起你的难受,那些目光算什么?”他说。

    我又一次地被感动。他的话总是会不经意地激起我心的涟漪,让感动的绪在我的心里漾。

    我只好乖乖地在他的背上,他的背就像依靠一样,让我好依恋。

    后来,我们坐车,下车。到达医院。

    看了病之后,那位和蔼的医生真的让我打针了,他给我量体温文,说我是发烧,而且有点高。不过还好,可以帮我安排个位,这样我就能躺着打点滴了,可以缓解一下难受。

    打针的时候,他坐在我的病边,握住我的一只手,时不时看着吊瓶。他知道我不愿打针,握着我的手便是在给我传递力量吧!

    “你好轻啊!刚才背着你都觉得好轻松。”他开始笑了。

    “呵呵,没有让你觉得重就好!”我也笑着。

    “太轻了不太好呢!每次吃饭的时候,你要多吃点哦!”

    “哦,好的,听你的。”

    “你睡会儿吧!我来看着吊瓶,待会儿我来按铃叫护士来。”

    “好的。”

    病了的人确实是总想休息。我很快便闭上了眼睛,有他在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他都会帮我安排好的。我被他小心地呵护着,我心里的滋味像极了蜜糖罐里的那颗蜜糖。

    也因为他在我的旁,我感觉很安然,所以我很快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便看见他的脸,他的那双澄澈的眼眸。我笑了笑。

    “你好些了吗?”他问我,语气里都是关切。

    “似乎好点了。”我说。

    “你要快点好起来,不希望你太难受。”他轻柔地说着。

    谢谢你,我的宇,你的每一句很平常的话语,却总是令我感动。你那么地为我着想,你的每一个字句都悄悄地触动着我的心,转就会让我泪流满面,而我一定不让你看到我流泪的模样。

    针快打完了,我们又开始说说开心的话语,活跃一下气氛,事实上,是我们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总是那么的默契。

    他说,打完针还是去他的家里,我的病还没有好,他让我给他照顾我的机会。我答应,其实是他说的话我都愿意应

    他对我的意太深厚了,如海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樱花飘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