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生日派对:回不去的旧时光

    我的生派对是在别墅里举办的,我们家的别墅在离我们现在住的“香榭水岸”较远的位置。大文学这里依山傍水,美丽如画。

    今天的生派对,父母邀请了他们的许多朋友,他们大多携家眷而来,我也请了许多同学。

    我穿着一件雪白的公主裙,长发挽起,上面别着珍珠发夹,手上戴着白色珍珠手链,整个人都被雪白包围着。喜欢这种白,淡雅、清静,给人缥缈之感。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浅蓝色的天空漂浮着白色棉花糖般的云朵。这里宁静而温婉,如诗如画。

    庭院里开满了鲜花,正值牡丹花开放的季节,满庭都是盛开的花朵,大朵明丽的花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微风拂过,花朵随风摇曳而顾盼生姿。人们纷纷驻足凝眸为她的姿彩而赞叹。

    别墅门前的空地上摆着餐桌,餐桌上是准备好的酒水、饮料、糕点、慕斯、酪、布丁、糖果、巧克力,提拉米苏、水果等。色彩艳丽,品类繁多。

    姑爹和姑妈来了,姑爹是宜昌葛洲坝工程局的局长,曾任三峡工程的指挥长。这次他和姑妈远道而来是为我们新买的别墅而道贺,也是来祝贺我的生。大文学

    “依依,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啦!长大了,更漂亮了。”姑妈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

    “姑妈,谢谢,您夸奖了。您和姑爹体还好吗?”我见到她感觉非常亲切。

    “我们很好,依依现在不仅出落得亭亭玉立而且更懂事了。”姑妈连声赞美。

    小的时候,我在姑妈家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姑妈笑言家里没有女孩,要把我要过去当女儿呢!可见她有多喜欢我。我在那里度过了很平静而无忧的时光,直到有一天,睡午觉的时候,我的嘴中喃喃地念着小伙伴们那段时间常说的一句话:“妈妈,狼狗子来了。”姑爹进来问我:“依依,你是不是想妈妈了?”那时候,我只有三岁,不记得妈妈的样子,妈妈的模样对于我来说,应该是没有印象的。但是我却回答:“是的,我想妈妈了。”其实或许因为小伙伴们唱的儿歌里常常都有“妈妈”。而我只是想知道妈妈的样子。于是姑爹用小车将我连夜送回我的父母边。永远也忘不了妈妈见到我时哭的样子。母女连心啊!我也跟着哭起来。所以现在想来,我是一个重感的人,或许从那时候便开始了。

    到场的人越来越多了,爸爸拿起话筒:“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到来。很高兴大家来参加小女的生派对,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尽玩乐吧!”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笑。大文学

    夏文宇是和他的父母一起来的。这会儿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正在交谈。

    文宇今天穿着一黑色的休闲西服,隐隐可看见那微露的里面T恤的图案,有一种看起来很帅的视觉感。他略卷的头发,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和他脸上浮现的那抹微笑,让人有种很舒适的感觉。

    “来了。”我很自然地和他打招呼。

    “嗯。”他的语气里透着温柔。他看了看我的打扮,轻轻地笑了。

    “如雪女孩,清纯中不失妩媚。”他轻声说。

    他的赞美换成我一脸的红晕。

    “文宇啊!你的李阿姨来了,快去打个招呼吧!”文宇的爸爸对他说。

    “好的。我待会再来哦!”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看我,露出迷人的微笑。

    “你好!清依,好久不见!”我一回头看见一位着绿色裙衫的女孩正和我打招呼,她的眼里满是笑意。

    多么熟悉的面容,只是几乎一年未见面了,她依然是那样美丽。哦,是陶莎,我高中时代的同学。

    我满心欢喜地走到她的面前。“你好!陶莎,你还好吗?”我轻然相问。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我是和爸爸一起来的,我看见请柬上的名字才知道我们的父亲是同事,她们在同一个工作系统。所以我也来了,来看看你。”她望着我开心地笑。

    是啊!当我转学到他们学校的时候已是高二下学期,正值樱花飘落的季节。那时候时间紧张,更多的时间都只能用于学习,同学们几乎所有的谈资都是与学习有关的,也容不得你去谈别的。所以连我们的父亲是同事的关系竟然都不曾知道。

    “遇见你,我总有一个感觉,就是想到他。”她的眼神给我一种回忆的感觉,她仿佛又回到过去的那段时光里。

    我沉吟片刻,没有说话。上次在江滩放风筝的时候遇见晶晶,她也说想起了他,这次遇见陶莎,她的话语里也充满了对他的回忆。

    “我很怀念过去的那些时光,那时我们经常一起回家。原本三人行,后来变成你们两人行,再后来便是各自独行。”

    “你还记得那一个下雪天吗?当我们三人在小商店里躲雪的时候,我问他,给哪些人送了贺卡?我多么希望他能说出给你送了,可是他没有说,而只是默默地看着你笑。”

    我知道许多的事,正是因为一次没有说明而错过,那么在心头原本可以很美好的,都一并被埋藏,再也没有继续的可能。

    “你还记得他吗?我和他是很好的

    朋友,我们无话不谈,可是我们却不是男女朋友,有些人注定只能是好朋友的。”

    “那时,有一天下午,当我问他,‘你觉得林清依怎样?’的时候,他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很认真地回答:‘我觉得她很好。’那时我都被感动了,那么潇洒的他对你是那么的认真。

    “我原以为,你们会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最后你们还是没能在一起?我曾经很疑惑。”

    我没有说一个字,只是静静地聆听着。

    她的问话、她的眼神将我带到那段过往里,时刻提醒着我过去那些时光的存在。

    一个人会有多久?曾经尘封于心头的那些因为却没能的过往,又会在多久的未来里消散?也许永远也不会消散,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毕竟它曾经来过。

    那年遇见的他,终是无法淡然的影。但是你若问我,你喜欢谁,愿意和谁共赴天涯?我依然会选择文宇。因为那是回不去了的旧时光。我明了。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樱花飘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