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姊妹花:悦来酒店,心中永远的记忆(三)

    姐姐要带我去购物了,我自然是满心欢喜。大文学她让我等待片刻,她要去找她的同事,因为他们事先约好了有事相谈。我跟着姐姐在酒店里穿行,此刻我的心里,仿佛是看见了一只轻盈的蝴蝶在面前翩然起舞那样的欢愉。

    这次同姐姐一起来北京工作的有一个印度人,他的名字叫帕拉伯,他住在酒店的十九层。当姐姐带着我去他那里,初相见便可以感觉得出他是一位活跃、开朗之人。他浓密而卷曲的黑色头发,乌黑而大的眼睛,高的鼻梁,略黑的皮肤,一见便可知他来自于东南亚国度,具有当地典型的特征。他友善地望着我笑,然后伸出手礼貌地和我相握。

    “你好!见到你我很高兴!”他说着流利的英文,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充满友善。

    “你好!见到你我也很高兴!”我礼貌地回应。

    “你和你姐姐很相像,都很漂亮!”他赞美。

    “谢谢!”我的语气很温和。

    “欢迎你来!”

    然后,他又问了一些问题,都是初次见面时的问候。

    见到他我确实很高兴,而且与他对话不仅有愉快的心而且还练习了英语口语。

    “我们有工作上的事要谈,等一下让他陪我们去,好吗?”姐姐征求我的意见。大文学

    “好啊!没问题!”我答。

    我们要出发了,帕拉伯陪着我们。

    在车上看着街上的景致,五月的北京美丽无比,各种明丽的花朵绽放,和风过处,花瓣飘落,柳絮轻飞,展示着这个季节的明媚与缤纷。

    五月的风轻轻吹拂着面颊,仿佛有温柔的手在触摸一样,让人感觉舒适而惬意。

    我们提早下车,穿过一条繁华的街市。一路上,他们边走边交谈。

    在商场里,我们挑选自己喜的服装、饰品。我选了一件有着浅浅的黄绿色花朵的连衣裙,那颜色浅浅的,淡到看不见,仔细看却感觉得到一种牵动人心的深刻。还有一条紫色的裙,那是我最心仪的颜色,飘逸而美好。

    我一件件地试穿着,在镜前端详,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问:“姐姐,好看吗?”

    “好看。”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看着姐姐和帕拉伯眼中流露的神色,我便知那喜的裙和我有着相和的缘分。

    “满意吗?喜欢的话,姐姐给你买下来。”姐姐走到我的边,

    “姐姐,我喜欢。大文学”

    “请帮我先把这两件裙包好。”她对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

    这时,姐姐进了试衣间,帕拉伯便与我交谈起来,他说的依然是英文。我觉得他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人。附近柜台的那些营业员都含笑地望着我们。

    姐姐出来了,她选的也是那件紫色的,只是款型不一样,我们帮她看衣服的上效果,我走到她边帮她整理一下,然后对着镜子由衷地说:“很好看,这件和姐姐很相称。”

    八层楼的卖场,我们只上了四层,因为我已感觉累啦!

    我们又在楼下买了鞋子和配饰。帕拉伯帮我们拿着购物袋,好多袋子,他真是好人啊!他说他愿意为我们效劳。我们就在前面走着。动听的英文歌在耳畔响起,让人感觉轻松愉快,让整个下午的购物时光也变得美好起来。

    出了商厦,我们又去燕莎大厦,进门便感觉到一种淡淡的香氛萦绕,我们逛了一下,买了一些物品,这才打算返回。

    在酒店楼下不远处有家Seven-eleven店,姐姐要进去买点用品,她帮我买来我明天要喝的牛,吃的零食。从小到大姐姐一直都很照顾我,她想得总是那么周到。此刻,我对她的感激之油然而生。

    天已渐渐黑了,我们回到了酒店,门口有一棵蓝色的灯树闪耀着迷离的光,让我有片刻的屏息凝神,因它实在太美,在黑夜里,它如耀眼的星子,又如梦幻一般。

    放好买来的物品之后,我们便和姐夫、文宇一起去吃饭。

    平时,姐姐他们总是会去吃不同地方的特色菜,他们说,在美国他们周围的人都认为中国菜最好吃,他们也这么认为。所以,他们来北京之后,看见这里汇聚了祖国各地的风味美食,便决定每一种都要品尝。

    天气不怎么好,雨纷纷而落。因为要找寻家乡菜,我们便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来到这里。

    这家酒店里顾客很多,一进门,站在一楼的大厅里,便看见几乎已坐满了人。

    服务员帮我们找到位置,坐下,我们便开始交谈。

    “清依、文宇你们来这里感觉如何?”姐夫笑着问。

    “好的,五月的北京很美。我喜欢极了。”我欣喜地回答。

    “我也感觉很好、很喜欢。”文宇也是眉目舒展,很愉快。

    “今天,你们都很累了,特别是依依还逛了那么长时间的商场,明天你们要多休息会儿,晚点再起来,我们要去工作不能相陪,你们自己去玩。不要坐公车,乘出租车就好,玩很累的,这样可以节约时间,又方便。”姐姐给我们安排,她总是那么贴心。

    帕拉伯不会使用筷子,于是我用公筷帮他夹菜。

    >  他连声说:“谢谢。”他的眼里都是感激。

    “不用谢,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我轻浅地微笑。

    出来的时候,雨停了。我和姐姐都感觉冷,她撑起了酒店为客人准备的酒心红色的伞,那是因为忘了,酒店工作人员为我们提供的。我也撑开伞,这样确实可以抵挡一下有些凉意的风。吹得人凉凉的风,让我们的裙随风飘舞。

    帕拉伯在那里大声说起来:“雨已停了,整条街上只有你和你姐姐在打伞。”他说的都是英文。他说话的时候总是铿锵有力,似乎很远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我说冷。目光却在街上游移,看那些行走在雨后的人们。街上很宁静,只听见帕拉伯在说话的声音。

    雨停了,空气里有种淡淡的花香。我和姐姐却因为冷而打着伞,两把相同颜色的伞,在这个雨后的夜晚,为我们遮着有些寒凉的风。我们真的就像儿时一样,她做什么,我也跟着做,而那时我们经常听到,人们常说我们是姊妹花。

    夜里,雨又下了起来。空气异常清新,我喜欢的雨,在这样的夜晚轻然飘落,忽然想起几天以后,我和姐姐又将会别离,就好像蝴蝶飞走,那幸福成为永远的消逝,那样的落寞。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樱花飘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