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这样的时刻,谁为你轻染温柔

    周末,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大文学开始下雨了,雨敲打着寂寞的窗,我倚窗看着窗外的世界,花与泥的气息从窗外飘来,令人有种浅浅的陶醉,被雨沾湿的校园小径清静而落寞。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窗下站着一个女孩,她撑着伞,抬头看见了我,向我招手示意我下去。她是那天与文宇站在一起的那个红衣女孩莫雨薇。

    这个时候,她为什么会来?带着疑问我走下楼。

    她站在雨里,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对我说:“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吧,我有事找你。”

    两个女孩在雨中并排走着。她依然是一袭红衣,依然是洋溢的模样。可是,也许是不太熟,我们一路沉默。

    到了一家咖啡馆,收了伞,推门进去,店主地接待我们。

    她要了两杯石榴汁。

    看着我的表,她似乎知道我想问的是她如何知道我的喜好。大文学她说:“你喜欢喝石榴汁,是他告诉我的,今天我陪你喝。”她搅拌一下殷红的汁液,若有所思地说。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他”是文宇。

    “我们在办校刊的时候他总会不知不觉地提起你。”她继续说。

    “这样,我今天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吧!”这应该是她的格吧!

    “你喜欢他吗?”她望着我的眼睛,仿佛想要看到我的内心深处去。

    听到有人这么问我,我突然楞了,随即又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咖啡与茶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大厅里,舒缓的音乐也在耳畔萦绕。这应该是一段美好而惬意的时光。她的话却让我的心无法平静,我感觉到我的心在加速跳动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用一种恍若隔世的语气轻轻地说。我从不愿别人打扰我的内心世界。

    “因为我喜欢他,很久了。可是他却一直把我当作好朋友。大文学我感觉在他心里的那个人是你。”她轻叹了一口气说着。这个外表、快乐的女孩也有忧愁的时候。

    看着她比较美丽的眼睛,我忽然羡慕起她来,羡慕她的直截了当,同时我也很不安。

    “他是那么一个优秀的人,我不愿他受到任何的伤害。我想,如果你也喜欢他,那么我祝福你们,因为他的心中人本来是你,倘若不是,那我就要去找他了。”她继续说着,仿佛说着她心里埋藏已久的话。

    “我喜欢他。”这句话一说出来,我自己顿时惊异了。是的,我也未曾料到我会这样地表明心意,而且是在别的人面前。

    话已说出,已无法挽回。

    坐在我面前的女孩也愣了一下,她的眼神告诉我,她也没有想到,我会说得这么快。

    “那你是喜欢天宇还是文宇呢?”她继续望着我的眼睛问着。

    “我确实喜欢天宇的文章,可我并不认识他。”我淡然地说,我只是说明实

    “文宇就是天宇。”她告诉我。

    哦,原来是这样,我想起,那一在外语系楼下,有几个系里的同学对着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他拉着我就走了,原来他们是准备喊“天宇”啊!

    原来我一直用心读的文字、原来我那么喜欢的文字的作者竟然是夏文宇。一直喜欢他的文字,一直以为他离我很遥远,可没曾想因一次偶然他却成为我边一个那么熟悉的人,而我却不曾知道。

    “你会因为喜欢一个人的文字而以为自己是在喜欢着他吗?”她似乎想要抓住最后的一线希望。

    “如果文宇不是天宇,我也依然喜欢他。”

    “好,祝你幸福!你这么说,我也解脱了。”

    “文宇这几天好像不开心,可能有什么心事。他说,他原本想找你有话要对你说的,可是临时遇见了一点事。”

    “我想可能因为这件事,他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好像很苦恼。”她继续说着,眼里都是担忧。

    我想起了那天,他约我在樱花树下见,说是有事找我的时候,他看见了西影。

    那个曾经让我忧伤的西影,那场还未来得及开始就幻灭的,也许失去了的是最美丽的。但是当西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便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而与文宇的点滴的美好,却是值得珍惜的,也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取代的。

    原来我是喜欢他的,原来我们的心里都装着彼此。原来其实不用说明,心里都是知道的。

    路过樱花,看着那即将花开至荼靡的场景,我明白我心里的那份莫名的伤感依然未曾离去。

    此时,我开始想及关于他,关于一切,关于未来。

    夏文宇,你的忧伤我已知道。可是,樱花的花期那么短,你还会那样的难过吗?这样的时刻,谁为你轻轻唱起一首歌?谁为你轻染温柔?

    =================================================

    夏茉浅影请你多多支持!淡淡文字,希望你喜欢,若你喜,敬请收藏、推荐!会用心写字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哦!O(∩_∩)O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又见樱花飘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