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决战商河(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小商河旁的一处树林里,已经堆积了十余具金军斥候的尸体,全是关铃等一干神(射shè)手的战果。╔ ╗   http://www.yywx.net/

    牛通急不可耐地在林中来回踱步,心中焦躁不安,口中自言自语道:“这兀术老贼咋如此沉得住气,还没出动‘铁浮图,和‘拐子马,。”

    岳云心中其实也有些着急,但却知道现在冲上去等于是送死。唯有待守护在兀术(身shēn)边的最后一支部队出击后,他们这一千人才有可能施行斩首行动,一举扭转局势。

    好在他和牛通并没有等很久。只过了约盏茶功夫,关铃就率领着十余名斥候汗流浃背地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大公子,金军……金军的‘铁浮图,和‘拐子马,都出动了!”

    “好!我们的机会也到了!准备进攻吧!争取一举击杀兀术,逆转战况!”岳云听闻之后,便起(身shēn)上马。

    关铃这时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不过,兀术(身shēn)边仍有三千骑兵保护,看装备虽然比不上‘铁浮图,那样人马皆披铁甲,却也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我们这一千人冲上去,恐怕也未必打得过,而且一旦兀术遇袭,金兵势必回援相救,届时我们恐怕……”

    牛通这时也正好提着板斧准备上马,听闻之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关铃,怕个鸟啊!从颖昌、偃城、朱仙镇,哪次我们背嵬军不是以寡击众啊?在楚州时,完颜宗敏不也是这样被咱们击杀的吗?”

    关铃听后脸上一阵微红,反唇相讥道:“你以为兀术的亲兵是和完颜宗敏的那些亲兵一样的战力吗?我不是怕死!咱关铃怕死就不会冲到金军近旁侦察了!只是如何击杀兀术,必须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 ╗大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就是了,只是如此一来,未能扭转局势,可就是白死了!”

    他话音一落,众人都将目光望向了岳云,期待他再能想出个良方来。

    岳云这时却表(情qíng)镇定地说道:“大家不用担心,放心进攻就是了。何况,咱们不是准备了给金军的‘礼物,吗?”

    众人一听,想起岳云叫他们准备的东西,都不(禁jìn)心下释然,暗道大公子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岳云现在已在背嵬军中建立了崇高的威信,在这些将官士兵心中比岳飞也差不了多少了。

    众人当下不再犹豫,均点了点头,按岳云的吩咐戴上口罩,然后上马向兀术所在的小山丘处冲了过去……

    小商河北岸的平原上,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地狱般的屠宰场,宋金双方均将所有的部队派出去了。

    战场从东到西绵延数十里,双方超过二十万大军在此拼命厮杀,每一刻都有无数生命逝去。

    而在这前所未有的大战场里,让众人最关切,也最惨烈的地方就是兀术所在的那个小山丘西面。这里一方是岳家军人数最多的一支主力——中军,另一方则是金军中最精锐的‘铁浮图,和‘拐子马,。╔ ╗

    无论是岳飞还是兀术,心中都明白,这里的胜负将决定整场战斗的成败。若金军胜,便可中央突破,从侧后袭击岳家军的后军、踏白、选锋、胜捷等军,两面夹击下,岳家军全军溃败几乎就成定局。

    而如若岳家军胜利,则可顺势直捣兀术所在的帅帐,并将金军分割包围。此刻兀术无论逃走还是被擒,都将使金军群龙无首失去指挥而导致全军崩溃。

    只不过,在这大平原上,用三万不算精锐的步兵去和两万最精锐的骑兵野战,就连王贵都有些心虚。

    “杀!让这些宋猪知道,咱们大金的精锐铁骑有多厉害!”完颜亮伏在马背上,挥舞着狼牙棒大喝道。

    他对自己现在指挥的部队“铁浮图”还是很有信心的。

    完颜亮认为,偃城之战时,“铁浮图”之所以败在了岳云手中,那是因为当时“铁浮图”的指挥官夏金吾太过轻敌,被岳云言语相激后,竟然和其单挑,导致自己被挑落马下。

    由于金军主将被杀,饶是“铁浮图”这种精锐部队也不(禁jìn)军心动摇。而岳云抓住这个机会,率领背嵬军精骑趁机突击。

    而背嵬军骑兵的兵员素质其实还在“铁浮图”之上,只是装备没有他们好而已。但岳云个人的战力实在太惊人了,连挑十余名金军将领。╔ ╗于是,“铁浮图”部队群龙无首,终于由小乱变成了大乱,再到后来成了溃败。

    “哼!夏金吾那小子以为自己能和岳云一战,便傻呼呼地在军力占优时和别人单挑,才有此大败,他的死倒成全了岳云的威名,……只不过我完颜亮可不是他那种莽夫!”完颜亮心中暗道。

    这次突击他也很聪明,一直居于部队中央,四周都是金兵保护。让他可以从容指挥调度。

    排成方阵缓缓前进的岳家军中军士兵,已经看到从前方倾泄而来的钢铁洪流了。他们中不少人都在偃城一战时见过这种金军精锐铁骑。

    这些重骑兵人马皆披铁甲,能够抵御普通弓箭和普通刀剑,防御力极强,当然弱点也有,那就是移动缓慢,转(身shēn)困难。而且由于人马皆披重甲,战马只能维持两次冲锋就必须休息,缺乏连续作战能力。

    片刻之后,两股洪流接近到两百步了,这是弓箭手的最远(射shè)程,终于可以互相攻击了。

    王贵摆出的阵型是一个稳扎稳打的队形,前五排全是盾牌兵和长枪兵,而在他们之后则是弓箭手。结成一个有十余排纵深的长条型方阵,迈着步伐向前缓缓行进着。

    “放箭!”王贵大喝一声。

    只见天空中箭矢如雨点般地向正冲过来的“铁浮图”重骑飞去。不过,由于“铁浮图”的铠甲太厚,且人马皆披铁甲,一般弓箭难以穿透。只有手持神臂弓的大力(射shè)手,用精钢利箭才可以穿透铁甲。╔ ╗

    不过宋军中有这样大力气的弓箭手实在太少,整个中军也不过几十名能拉开神臂弓的弓箭手,因此这一轮弓箭下来,狂奔中的“铁浮图”骑兵只倒下了不到百人。骑兵一旦进入冲刺状态,速度极快,冲击力势不可挡。

    很快“铁浮图”骑兵便冲到距离宋军一百步的距离了。双方的士兵都能清楚地看到对方的面孔了。金军“铁浮图”重骑全穿着青色的铠甲,戴着青色的头盔,头上还有两个牛角似的突起。远远望去,就象是青面獠牙的鬼怪一般。

    兀术将“铁浮图”的盔甲如此设计,也未尝没有恐吓敌人的打算。

    这个距离是弓箭手的最佳(射shè)程,但王贵在经过刚才一轮(射shè)击之后,知道自己的弓箭手几乎(射shè)不穿对方的护甲。因此也就不打算再(射shè)箭了。

    他厉声喝道:“除了能拉开神臂弓的(射shè)手,其他的弓手一律换投枪!”

    随着他的一声喝令,后面五排的弓手立刻从腰袋中取出了一杆黑色的投枪。这些投枪是偃城之战后,岳飞下令打造的,用于在中距离上攻击敌人的重甲骑兵,投枪长约三尺,枪头由精铁制成,锋利异常。

    岳家军中的工匠在制作出投枪后,用缴获的“铁浮图”骑兵铠甲进行了试验,确定其可以在五十步以内击穿其铠甲。不过由于时间紧张,军中工匠只赶制出来很少一批。仅在前军和中军之中配备了部分士兵。

    “掷!”王贵右手一挥,大声喝道。╔ ╗

    “呼——”

    数百支投枪象乌云一样从宋军方阵中腾起,带着一股尖啸袭向快速奔进中的“铁浮图”重骑。

    投枪的重量远比弓箭更重,而士卒投掷投枪时,手臂挥动的力量也比开弓放箭时更大。再加上“铁浮图”重骑前进的冲力原本就很大,饶是他们的铠甲远胜一般士兵,被这投枪(射shè)中后也依旧会被扎个透心凉,瞬时间翻落下马。

    两轮投枪掷出之后,金军就已经冲到了宋军方阵之中,两股洪流终于交汇到了一起。

    而“铁浮图”部队却因这两轮投枪,一下子减少了一千多人。让完颜亮也不(禁jìn)心痛不已。暗忖宋军如果再多来几轮这样的投枪,估计就又是一个偃城之战的结局了。

    王贵大叹可惜,他的投枪已然全部用尽,想依靠器械上的优势给金军造成重大杀伤已不可能了。现在只有硬碰硬的殊死搏斗了。

    此刻最前面的五排长枪兵和盾牌兵已经和“铁浮图”重骑接战了。

    “杀啊!”一名宋军士兵猛地刺出一枪,枪尖从己方同伴的盾牌缝隙中穿过,直刺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金军骑兵面门。这是岳家军通过偃城之战和“铁浮图”重骑交手后得来的经验,深知只有对着敌人唯一没有护甲保护的面门才能用普通武器予以击杀。

    这时只听对面传来一声惨叫,一名骑在马背上,正挥舞着狼牙棒的“铁浮图”士兵从马上立刻跌落下来,满脸是血,宋军士兵的那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左眼,从他的脑后刺出。

    他的尸体掉落马下后,(身shēn)后的同伴立刻就顶上了他的位置,挥起狼牙棒,居高临下猛力向刚才那名宋军长枪兵头顶砸下。

    只听“噗哧”一声,那名宋军士兵连哼声都未发出,直接就被打得颈骨折断,头顶开花而亡。

    不过,那名刚为同伴报仇的金军士兵也没活多久。一员宋军队长举起手中的巨斧,向他拦腰劈来,瞬间就将他连人带甲砍为两段。

    而这名宋军队长脸上刚刚露出一丝微笑,就瞬间凝固了。一柄长枪从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绕过了他正前方的盾牌,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脸上……长枪巨大的冲力一下子将他钉在了地上。

    而他(身shēn)后的战友亦毫不退缩,踩着他的尸体继续上前,重复着举枪、刺出、收回的动作……

    只不过,在“铁浮图”重骑的强力冲击下,他们往往在重复了几次标准的刺杀动作后,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成为地上不断增多中的一具尸体。

    两只部队都是久经战阵的精锐部队,相比之下,“铁浮图”部队由于装备上的优势,战斗力更强一些。且他们已经休息了半天时间,才投入战斗。

    而王贵的中军先前已经经历了一场战斗。体力明显不如“铁浮图”部队。

    刚开始时,他们还可以凭着一股锐劲和敌人斗了个旗鼓相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力都渐渐有些不支起来,在战斗中逐渐处于下风。

    王贵看在眼里,心中一阵焦急。而且让他更为焦燥不安的是,方阵两侧已经腾起了大片烟尘,大股金军骑兵正向自己侧翼杀来。而看那些金军骑兵的模样,正是金军中的另一支精锐部队“拐子马”。

    “传令下去!变换阵型,结成圆阵防御!”王贵急忙下令道。

    这时,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现在变阵来不及了,一变之下只会让士卒混乱起来!”

    王贵听闻之后,向那声音处望去,却见是一名头戴紫金盔,(身shēn)穿黄铜锁子甲,披着一袭银色披风的中年儒将。他(身shēn)后只跟了数十名亲兵。

    王贵一见此人,顿时惊喜交叫:“啊!元帅,您怎么来这里了?”

    旋即,他便回过神来,焦急地说道:“这里太危险了,元帅您还是快过河去吧!这里有我指挥即可!”

    岳飞扫视了周围众将兵一眼,眼神清澈,却透出一股浓浓的落寞与哀伤。

    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此番北伐,我军连战连胜,如若不是朝中(奸jiān)臣当道,我军早已光复汴京。兀术不过一鼠辈耳,此战他亦是强弩之末,只要咱们拿出最后的气力,直攻下去。必破他矣!大伙儿追随岳某直到今(日rì),对我岳飞一直不离不弃,岳某岂有单独过河之理?俺们行营后护军的儿郎们,现正舍死忘生为大宋而战,岳某自当站在你们的最前面!让兀术那厮明白,咱大宋不可欺!岳家军不可憾!”

    王贵等众将官呆呆的看着岳飞高瘦的(身shēn)影,均张大了口,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四周似乎突然沉寂了一下,紧接着整个战场,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周围看见岳飞的所有宋军将士,都高声呼喊,向着岳飞的(身shēn)影挥舞着手中的兵刃!

    岳飞微笑着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转(身shēn)对王贵道:“伯富、德应,你们就各率两营人马掩护中军侧翼,万不可让‘拐子马,从我军侧后掩杀过来。我率主力突击,从正面击跨‘铁浮图,!”

    王贵和中军的副统制郝晸心中一凛,忙齐声道:“末将定不负元帅厚望,就算死也不让‘拐子马,突破我军侧后!”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