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决战商河(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实在想不到!金狗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岳飞听闻左右翼的部队崩溃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怒道。╔ ╗   http://www.yywx.net/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员满脸血污,左手也断了一截的年轻武将,年约三旬左右,(身shēn)上的披风已经全被鲜血染红,盔甲的缝隙处亦渗着血水。如果不是一左一右有两名岳飞的亲兵扶着他,只怕已经站立不稳。

    这人正是董先的副将胡清,他向岳飞汇报了左右两翼已经崩溃的消息。

    就在一个时辰前,董先和张显在对阵李成和孔彦舟时还牢牢占据上风,毕竟岳家军的兵员素质还是大大强于金军中的这些汉军队伍的。更何况他们还占有兵力优势。

    眼看就要击破金军步兵时,纥石烈志宁和阿离补却突然从战场中央率军杀到。而且他们全然不顾宋金两军已经混战成一团。

    他们不分敌我地纵马冲撞践踏。骑在马上的金军骑兵只管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人砍杀放箭,根本不去管面前的人是宋军还是金军。╔ ╗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董先和张显措手不及。不过他们很快便回过神来,明白金军这是孤注一掷了。

    两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将,深知步兵在平原上与骑兵作战,后撤亦是死路一条,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吗?只有死战不退才有一线生机。于是两人立刻下令部队不得后撤,原地抵抗。

    但是两人率领的左军和右军已经和金军战斗了一段时间,体力消耗了许多,而纥石烈志宁和阿离补率领的北地骑兵比他们晚投入战斗,且骑兵坐在马上,不用自己跑路体力保存得很好。

    更重要的是:纥石烈志宁及阿离补亦非庸将,指挥才能在金军中也是比较突出的,他们并不比董先和张显差。

    激战之后,宋军终于不支,败退下来。而董先和张显亲自断后,死战之下,董先重伤,生命垂危,正在接受胡大夫救治而张显则被纥石烈志宁斩落马下。如今金军骑兵正向岳家军中军的侧后方袭来。╔ ╗

    “元帅,属下无能,未能抵住纥石烈志宁的骑军突击!请元帅责罚!”胡清声音颤抖着。

    他深知战败的后果有多可怕,不(禁jìn)泪流满面。

    岳飞脸上亦露出痛苦的表(情qíng),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不怪你们!是我没想到金军竟然会不分敌我地发动突击,是我失算了!你们已经尽力了……”

    说罢,他平静地说道:“将胡将军和受伤的弟兄带下去好生治疗!不得有误!”

    两名亲兵应了一声就扶着胡清到后方去了。

    李若虚这时方急忙说道:“元帅眼下只能让徐庆的后军上去抵御了,不然金军骑兵就要绕到我军背后了。”

    岳飞心中挣扎了半天,方只得点了点头道:“……好吧!通知徐庆上来堵住左翼缺口!另外通知牛皋、李道、庞荣三人,让他们率踏白、选锋、胜捷三军前往右翼,抵挡金军进攻!”

    李若虚立刻叫来传令兵,开始记录命令。╔ ╗

    岳飞此时面色虽然依旧沉稳但却暗自心惊,这是他统兵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踏白、选锋、胜捷三军在偃城、颖昌、朱仙镇等战役时,损失就很大,许多营、都、队都空有编制而无人员,所以此次南撤时岳飞也只让他们随百姓队伍两旁以护周全。没打算让他们出战。可现在却是要他们去顶在前沿了,能不能抵挡得住金军骑兵的冲击,他心中也没数。

    现在他已经将所有的兵力都派出去了再也没有预备队了。

    想到这里他又说道:“通知王贵,舍弃战车,向兀术所在的山丘发动进攻!”

    李若虚听到这里,一下子愣住了他小心翼翼地说道:“元帅,兀术可还有两万骑兵没动啊,据斥候侦察,应是金军最精锐的‘铁浮图,和‘拐子马,部队。让王贵的中军去进攻他们恐怕……”

    他虽然没有说完,岳飞也猜得到他是想说这跟自杀没什么两样,中军在岳家军的编制中,虽然数量最多,却算不上精锐部队,如果是岳云的背嵬军,或许还能和“铁浮图”、“拐子马”正面较量,毕竟背嵬军中有近半都是精锐骑兵,而中军却全是步兵,在这平原上向精锐骑兵发动进攻,几乎不用打就能预料得到结果了。╔ ╗岳飞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如果王贵不上前,兀术必将把‘铁浮图,和‘拐子马,投入到侧翼战场,徐庆和牛皋他们则必败无疑,侧翼崩溃后,金军既可抄袭我军后路,也可立刻杀入正在过河的百姓人群中,造成大量死伤,而百姓一旦四散逃命,又势必冲跨我军阵型,届时整个局面就完全无法挽回了!”

    顿了一下后,他又接着说道:“让王贵向兀术发起进攻,至少可以拖住他不敢让‘铁浮图,和‘拐子马,部队投入其他战场,为我们争取到至少两个时辰的时间!”

    岳飞望了一下后方的浮桥处,看着那虽然依旧黑压压的一片,但却已经缩短了很多的百姓队伍。语气沉重地说道:“估计再有两个时辰,百姓就能完全过河了,届时辙去浮桥,百姓便可保无恙!而金军就算得胜,在我军全力殊死搏杀之下,也必有大量损伤,他们亦无力再渡河发动攻击了!岳某也算是向百姓兑现将他们带回大宋安家的承诺了!”

    “元帅!”李若虚听闻之后,忍不住激动地说道:“可那样一来,我们岳家军就……”

    “我知道!我们会付出巨大的牺牲!可我们(身shēn)为大宋的军人,保护大宋的百姓原本就是我们的职责。╔ ╗而我们没能尽到这个责任,已经是愧对他们了……”岳飞脸上也不(禁jìn)流露出悲怆的表(情qíng)。

    他这时对自己(身shēn)旁的亲兵大声道:“拿笔来!”

    亲兵连忙递上宣纸和毛笔。

    岳飞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奋笔疾书起来。

    李若虚扭过头望去,只见宣纸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满江红”。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ròu),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岳飞一边写着,一边慷慨激昂地念着这千古流传的名句。

    在写完之后,他将纸笔交给了李若虚,然后跨上战马,拿起长枪道:“若虚,百姓过河之后如何安置就交给你了!我去会会兀术!”

    “啊!元帅!你(身shēn)为全军主帅,不可妄动啊……”李若虚焦急地大叫道。可岳飞却已带着(身shēn)边亲兵去得远了。

    李若虚对于岳飞心中的想法是再明白不过了。岳飞是打算和兀术血拼到底了。他都让手下的将领和士兵全压上了,而他自己(身shēn)为一军主帅又岂有躲在后面苟且偷生之理。这或许就是岳飞深得军心的原因吧。

    他仰天长叹道:“元帅,你如果去了,大宋又由谁来收复失地呢?眼下大宋诸将皆为守成之将,只有您才时时挂念着北伐中原,光复国土……”说到这里,李若虚已是泪流满面。

    小山丘上,血红色的“金”字大旗下,兀术遥望着正缓缓向前行进的宋军。这支宋军正是放弃了那些战车和投石机,全力攻上来的王贵率领的中军。

    “哈哈!看来岳飞真是黔驴技穷了,居然叫这些步兵来进攻我。如果他们老老实实躲在那些战车后面,又有投石机相助,说不定我还真一时拿他们没办法。可他们竟敢主动向我进攻,真是活腻了!”

    兀术冷笑了几声,随即便吩咐道:“亮儿,你率五千‘铁浮图,重骑,从正面击穿宋军阵型!”

    “好!小侄一定将功折罪!誓将宋军主将人头提来见您!”完颜亮欣喜若狂道。

    自楚州一役战败后,他就心中憋了一肚子气,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眼下这场战斗就正好是洗刷他耻辱的好机会。

    兀术又将目光望向另一员头戴银盔的女真将领,这人年纪只有二十六七岁,生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下颌留着一缕短须。

    他叫仆散忠义,来头也不小,是金国阿骨打老皇帝的皇后仆散氏的亲侄子。一手(射shè)术冠绝军中。兀术对他也很看重,认为他、纥石烈志宁、完颜亮、完颜雍四人是金国皇族年轻将领中唯一有资格接替他们这批老将的后起之秀。

    “忠义,某家就将一万五千拐子马部队交给你了,你可有信心从侧翼迂回包抄,将岳家军的中军全歼?”兀术摸着自己的胡须问道。

    仆散忠义上前两步,单膝跪下行了一礼道:“末将定当竭尽全力,必不负王爷厚望!”

    “好吧!你去吧!别让某家失望!”兀术挥了挥手。仆散忠义便起(身shēn)离去了。

    “嘿嘿!岳飞,我倒要看看,你这两万多中军能不能抗得住我的‘铁浮图,和‘拐子马,。”

    兀术望着(身shēn)边部队出发掀起的烟尘,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这可是他和岳飞作战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了战局掌控在握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决战商河(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