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襄阳惊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蔡州北面的官道上,一条绵延两里多的车队正急促地行进着。╔ ╗

    由于早上在蔡州府衙为黄秀丽的事担搁了一个多时辰,因此岳云一行的运粮队仅走了二十多里,便已到中午了。

    岳云望着头上的火辣辣的太阳,((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干裂的嘴唇。用马鞭一指前面岔路口的一家茶铺说道:“兄弟们,我们就在前面的茶铺歇息一会吧,喝点茶水,吃了午饭再接着赶路吧!”

    众士兵和车夫们连声叫好,他们其实也有些渴累了。

    茶铺老板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士兵,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端茶送水,唯恐怠慢了这些大头兵。

    只是岳云他们这一群人实在人数太多,他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也只能给坐在茶铺内的几桌军官倒上了茶水。╔ ╗

    岳云喝了一口茶,只觉味道清新,沁人心脾,他转过头向成闵问道:“成将军,这里离郾城还有多远呢?”

    “大概还有一百多里,依这个速度的话,到后(日rì)夜间应可到达。”成闵放下茶杯,回答道。

    岳云眉头微微一蹙,这样的话,估计到朱仙镇少说也要九天。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从官道西侧响起,一匹喷着粗气的棕色战马,正驮着一名(身shēn)着青绿色锁子甲的骑士向这茶铺奔了过来。

    由于茶铺周围全是席地而坐的背嵬军士兵,这匹马冲过来一下子就撞倒了数人。

    牛通见状不(禁jìn)大骂道:“哪里来的蛮子,竟然敢冲撞我们的人!”

    他说罢便大步流星地冲了过去,一下子抓住了马头前的缰绳,憋足了劲方强行将马拉住,大喝道:“你骑马走路不长眼睛吗?看着这么多人还冲过来!”

    这时,他才发现伏在马背上的这名骑士(身shēn)上已是伤痕累累,还不停地有鲜血滴下来,人早已昏了过去。╔ ╗

    牛通心中一凛,连忙将他(身shēn)体抬起一看,却大惊失色道:“爹?”

    他立刻回头带着哭腔地大叫道:“岳公子,我爹被人打伤昏过去了……”

    茶铺内,那茶老板将自家的一张小(床chuáng)贡献了出来,让牛皋躺在上面休息。

    岳云、虞(允yǔn)文、关铃、牛通、成闵等人都神色凝重地站在他(床chuáng)前,听刚刚被救醒过来的牛皋诉说着他和汤怀去襄阳借粮的遭遇。

    牛皋(身shēn)上的伤口都已经用纱布包扎好了。╔ ╗他一脸悲怆地说道:“我们于八月上旬就到了襄阳,见襄阳官仓内堆满了粮食,而襄阳刺史田师中却天天在城内逍遥自在,毫不理事。我们见到他时,他还在和几名歌伎饮酒作乐。见到我们前来,才有些慌神……”

    原来,汤怀和牛皋两人到了襄阳之后,田师中一开始还算比较配合,虽然也暗中下了些绊子,一会称大车不够,一会称雇佣不到足够多的车夫。但总还是同意发粮的。不过就在牛皋他们八天前准备出发时,田师中却突然派兵将他们全部拦下,称粮食另有急用,不能让汤怀和牛皋运走。

    这一下,可就把他们急坏了,朱仙镇那么多士兵和百姓还等着吃饭呢,怎么能不运粮走呢?

    于是他们就和田师中发生了争执,而牛皋的脾气又十分暴燥,很快便和那田师中动起手来,还狠狠打了他几个耳光。

    田师中立刻便恼羞成怒,下令他的士兵拿着刀枪强行拿下汤怀和牛皋等人。╔ ╗

    由于田师中的部队人多势众,有备而来,弓弩、长枪、绳索带得齐全,汤怀很快就被打倒抓了起来,而他们的一千士兵也被打伤不少,并被缴了兵器。

    牛皋武艺较高,一般士卒拿不下他。他见势不妙,趁田师中的人没注意时率了几名亲兵逃跑。才总算脱离了险境。

    “这田老贼竟敢抓我爹和汤叔叔?不行,我要去救汤叔叔!”牛通一听,立刻眼睛一红,大声叫道。他提着大斧就想上马。

    牛通的老爹牛皋就是一大老粗,棒槌(性xìng)格,哪里会照料自己儿子,而牛通的娘又死得早,他小时候基本上是被汤怀夫妇带大的。

    岳云连忙一把拉住他,冷然道:“牛通,你先别忙冲动!我们弄清楚(情qíng)由后再一起去!这田师中敢如此对待我岳家军的人,我决不会轻饶他!”

    他这一番话,总算让牛通稍微平静了一下来。╔ ╗

    岳云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地问道:“牛叔叔,你说带了几名亲兵逃走,那他们人呢?”

    之前见到牛皋受伤,他还以为牛皋遇上了深入宋境的金兵游骑袭击,所以岳云曾派关铃带人四下搜索了一番,却再没发现其他可疑之人了。

    “他们……”牛皋听到这话,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们……他们从另一个方向走了……也全靠他们中有一人穿了我的盔甲,吸引了敌人的注意,我才能够逃脱。”

    “什么?爹,田师中竟然还派人追杀你?”牛通惊怒道。

    这下不光是牛通,在场的所有人都怒不可遏了。

    军中不同属的将领士兵之间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现象比比皆是,但一般打过之后也就算了,象这种打架之后,将对方人员全部缴械扣留,甚至还派人追杀,似乎不想让一人漏网的行为,却是从未有过。

    虞(允yǔn)文这时向牛皋一抱拳道:“牛将军,请问您怎么会到蔡州附近来呢?如果是从襄阳回朱仙镇,理应直接北上,从邓州走啊。”

    “大公子,这位是……”牛皋没见过虞(允yǔn)文,有些疑惑地问道。

    岳云忙解释道:“哦,牛叔叔,这是我新收的幕僚虞(允yǔn)文,他智计过人,在我这趟楚州之行中,出谋划策,运筹帷幄,本事着实让人惊叹啊。”

    “哦,原来如此。”牛皋这才放了心,方低声说道:“田师中这次行动绝对是有所准备的,我逃出襄阳后,原本也是打算向北直行的,结果没走多远就遇上了他的拦截人马,全靠我一名亲兵穿了我的盔甲才把他们引开。”

    顿了一下,他喝了口清水,又接着说道:“然后我到了附近一个小镇上,才听过往商队说,襄阳北上的道路全有哨卡盘查,似乎在找什么(身shēn)材粗壮,黑脸大胡子之人。我这下便不敢再向北自投罗网了,就绕道东行,准备从蔡州这条路走,结果哪晓得东行之路亦有田师中的副将杨伯孙指挥兵士拦截,不过好在这些士兵大多是前军之人,并非田师中的嫡系部队。在杨伯孙下令向我放箭时,都故意没有瞄准,然后在截杀我时又装作不敌,不然我又哪能杀得出重围呢?”

    牛皋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神色凝重起来了。这田师中的胆子未免太大了,竟然敢截杀职位高于他的牛皋,这跟公然犯上作乱没多大区别了。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掌控着岳家军屯积在襄阳的数十万石粮食,这可是岳家军的命根子啊!

    岳云作为参加了那次借粮讨论会的将领,更是清楚襄阳的这几十万石粮食对岳家军有多重要。现在只怕朱仙镇的粮食早就见底了,襄阳的粮食不运上去,只怕十余万大军和数十万百姓都要被饿死了。

    岳云脑中急转,眼下如果派快马去朱仙镇找岳飞,再由他另派张宪或者王贵等军中高级将领率精锐部队来襄阳,一去一回起码要半个月以上。

    而且,就算一切顺利,解决了田师中。等襄阳的粮食运到朱仙镇,只怕人都饿倒一片了。看来,只有另想他法了。

    ———————————————————————————————

    马上又是一波小的(情qíng)节来临了。新晨向大家求推荐票,求收藏!只有在大家的支持下,新晨才有动力把这部小说写得更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