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婉儿喊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岳云见这案子居然这么快就人赃并获,倒也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他见黄秀丽一双俏目却是挂着泪水,脸上表(情qíng)凄婉之极,让他却是有些不忍。

    他不(禁jìn)忍不住低声问道:“孟将军,这玉佩既已找回,对这黄……黄姑娘该如何处置呢?”

    孟邦杰转过头去问了一下徐师爷后,方悄声回答道:“听师爷说,按大宋刑律,偷盗之犯,依金额大小,男子是发配充军,时间从三十年到数年不等。女子则是被罚作官奴,时间大致和男子发配充军的时间相仿。如果有人想出钱购买,收为奴婢,官府也会同意出售的。”

    这时代居然还有这种古怪规定?岳云不(禁jìn)对这案子的事实又有了几分怀疑。

    这时,孟邦杰却已猛拍了一下惊堂木:“好了!现在案子已经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现本将宣布退堂,暂将犯妇黄秀丽收押进大狱,证物一概封存,明(日rì)正式宣判!”

    黄秀丽一听,顿时泪流满面,她只觉委屈之极。╔ ╗口中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痛哭声,哀声道:“大人,民女是冤枉的啊!民女可绝没有偷他的什么玉佩啊!”

    她的哭喊声让岳云也不(禁jìn)动容。但孟邦杰显然是已经看到过多次类似(情qíng)况了,虽然心中亦有些不忍,却还是挥了挥手,让衙役将黄秀丽带了下去。

    这时,那白广仁方满意地向孟邦杰一拱手道:“孟将军断案果然高效、准确,并成功为草民追回失窃财物。草民在此谢过孟将军了!”

    说罢,向孟邦杰恭敬地行了一礼,又问道:“不知道在下作为事主,可否优先购买官奴呢?”

    孟邦杰点了点头道:“按大宋律例,对此倒无限制,明(日rì)宣判之后,你再参加拍卖吧。╔ ╗”

    白广仁心中大喜,又深深地向孟邦杰行了一礼,才一脸欣喜若狂地离去了。^//^

    岳云却觉有些索然,孟邦杰这时便邀岳云一起去酒楼用晚宴。称是为他到来蔡州的接风之宴。岳云本不喜欢这种场合,但却又觉得如果出言拒绝会让孟邦杰误会自己看不起他。便只好硬着头皮随孟邦杰等一群蔡州的将领向外走去。

    一行人到了蔡州城中心的一处迎(春chūn)来酒楼,找了一个包厢坐下。店老板见是孟留守来招待客人,急忙下令厨房在孟邦杰原点的菜单之外,另加了几个菜。

    酒过三巡之后,众人都惭有醉意。就在此时,包厢之外却传来士兵的喝斥声,以及一名女子清脆的叫声:“让我去见孟将军!我家小姐可真的是无辜的啊!”

    孟邦杰听见之后,心中十分冒火,暗想这才隔多长时间,就遇上两起告状的,不是偷盗就是有冤(情qíng),又全让大公子撞见了,可别让他误会,以为蔡州在自己治下民不聊生,那传到大帅耳中去,自己不立刻被撤职才怪了。╔ ╗

    只是岳飞治军极严,要求部下都必须善待百姓,现在有人来喊冤,而且岳云又在,不见也不行。

    他便只好对守在门外的士兵道:“传那女子进来吧,我问问她究竟有何冤(情qíng)。”

    片刻之后,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便在两名士兵的押送下,走进了包厢。众人观去,只见她大约只有十四五岁。清秀的小脸未施妆粉,素雅妩媚,她(身shēn)着一袭淡绿色的边花裙子,黑色的秀发上还插着一根青色木杈,一对乌溜溜的黑色大眼睛上还挂着些晶莹的泪珠,想是刚刚哭过的原因。╔ ╗她现在走进来后,看到如此多的武将,不(禁jìn)脸上又露出了些许怯意。

    岳云见到这少女清秀的脸蛋,和一副羞涩的神(情qíng),心中不(禁jìn)大起怜意。心道这么年幼可(爱ài)的一个女孩,难道是遇上了歹人欺负?

    这时,那少女却终于鼓起勇气大声问道:“请问……请问哪位是孟将军?”

    孟邦杰轻抚了一下自己颌下长须道:“本将便是,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有何冤(情qíng)禀报?”

    那少女听了这话之后,却立刻在他面前“扑嗵”一下跪拜道:“小女子名叫姚婉儿。是黄秀丽小姐的贴(身shēn)侍女,民女可以为我家小姐作证,她真的未曾偷盗那位白公子的玉佩,她是冤枉的啊!”

    她的声音清脆却又带点凄凉和无助。╔ ╗岳云虽然不清楚,但孟邦杰却是了解,象她这样属于黄秀丽的贴(身shēn)侍女,命运全系在黄秀丽(身shēn)上,如果黄秀丽被罚为官奴,她的下场多半是被怡(情qíng)院拿去接客,改作皮(肉ròu)生意。想象以前一样,干些待人接物,伴唱伴舞之事,是不太可能了。

    孟邦杰虽然也有些同(情qíng)她,却是只能叹道:“姚姑娘,本将知你心系黄姑娘的安危,但你是她的贴(身shēn)侍女,与她关系亲密,是不能作为证人作证的。现在人证、物证皆在,白广仁失窃的玉佩又是从黄姑娘的房内搜出的,你让本将如何判决?此事亦是无可挽回。你还是回去吧!”

    姚婉儿抬起头,见到众人皆是有些同(情qíng),却是无奈的神(情qíng),心中更是一阵激愤,不(禁jìn)柳眉一蹙,嗔怒道:“这白广仁分别就是见色起意,想强娶我家小姐不成,就意图栽赃陷害。我家小姐如被罚为官奴,他就可以出价购买,这么明显的事(情qíng),难道诸位大人都看不出来吗?”

    孟邦杰听后,却是脸上浮现怒气,姚婉儿这话,岂不是说他查案不明,且有包庇白广仁之嫌吗?

    他当即便一拍桌子,铁青着脸说道:“姚姑娘,本将念你牵挂黄姑娘,不予追究你出言不逊之罪,断案之事,本将自有分寸,岂容你胡乱评价?”

    他这一大发官威,倒把姚婉儿吓了一大跳,她也立刻回过神来,自己刚才的话实在得罪这位大人之极,不(禁jìn)吓得连连磕头。

    岳云终于不忍,起(身shēn)好言相慰道:“姚姑娘,你家小姐的事着实难办,孟将军也是不得不这样做的。你还是勿要再怪孟将军了。”

    他这一说话,却让姚婉儿眼前顿时一亮,这一桌之人大都是些三四十岁的将领,只有岳云一人较为年轻,加上他相貌俊秀,怎么看也比那一脸络腮胡子的孟邦杰好说话些。

    而且姚婉儿久随黄秀丽见客,自有一番察颜观色本领。她见岳云年纪虽轻,在座的这些岳家军将领却都对他态度十分恭敬,显然他的地位极高。

    于是,姚婉儿就象找到救星一样,一下子就抱住了岳云的腿,泣声道:“这位公子,你一定有法子救我家小姐是不?就算难办一点,只要您说出来,小女子也定当试上一试。”

    她这一说,在座诸将七八双眼睛全向岳云盯来,心想咱们这大公子上阵杀敌那是一流勇猛,几时他还会断案了?

    其实孟邦杰虽然是武将,不通断案之事,但也看出黄秀丽很有可能是冤枉的,只是白广仁证据齐全,且他现在手下的三千军马还要依仗白家供粮,又怎好细细盘查,得罪白家呢?眼下见岳云似乎有意插手此案。他心中倒是一喜。

    于是,孟邦杰便立刻问道:“大公子,要不这案子就交由你来处理如何?”

    岳云一听,连连摇头道:“这可使不得,我明(日rì)就要上路回朱仙镇,哪有时间细细盘查……”

    不过,他还是没有一口拒绝,而是转(身shēn)对姚婉儿说道:“姚姑娘,你暂且到屋外等候片刻,我和孟将军商量些事(情qíng)。”

    姚婉儿已猜到他应该是说自家小姐之事。连忙拜倒,弯腰行了一礼后,方才出去了。

    ———————————————————————————————

    (欲yù)知云哥儿有何办法拯救黄秀丽,朋友们就请把推荐票票投来吧—_—,没收藏的书友们也请收藏一下本书!后续(情qíng)节将会更为精彩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