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秦桧的诡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秦桧善于察颜观色,自是看出了赵构的担心。╔ ╗

    他脸上露出一丝(阴yīn)霾的笑容,接着说道:“官家,岳飞口口声声称他之所以极力主张北伐中原,收复河山,乃是为了解救在金国治下的百姓。而此次这么多中原的百姓来临安请愿,也是因他一直抗令不遵,滞留朱仙镇不归所致。眼下行营后护军驻地周围的百姓越积越多,如再缓些时(日rì),恐怕百姓数量还得再多一倍。所以,官家下旨要他安置百姓,谅他也不敢推脱。否则,搏取名声的好事他来做,安置百姓的苦差官家来干,岂有如此便宜之事?如若他坚持不接这项工作,那大家亦可看清岳飞的真实面目,与他平(日rì)声称(爱ài)民如子的言词相较,岂不是表里不一,伪善实恶?”

    秦桧的话深深打动了赵构的心,尤其是那句“搏取名声的好事他来做,安置百姓的苦差官家来干”的话让他大为震动。

    想到还在皇宫门口守候着的百姓,他就是气不打一处,心道:难道以为朕就不想北伐中原,就(爱ài)落个偏安东南的局面吗?这一打起仗来哪里都要用钱,多收复一块土地,就要多安置那么多百姓,还要驻扎军队,委派官吏,修复道路、城池。╔ ╗这岳飞,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想到这里,赵构便终于下定了决心,于是点了点头道:“朕准奏,就如秦相所说,由岳飞来安置百姓吧……这旨意就烦请秦相来草拟了,时间就再给他……给他三个月吧,容他于十一月底前,将百姓迁回我大宋安置!诸卿可有异议?”

    众大臣听闻后,哪还敢有什么异议,唯恐出言反对,一不小心就将这苦差事摊上了,于是全都异口同声道:“官家圣明!”

    “既然无异议!那就散朝吧!”赵构说罢便起(身shēn),在两名太监的伴随下向皇宫内走去。

    “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一起躬(身shēn)齐声道。╔ ╗

    不过此时秦桧没注意到,在他(身shēn)后不远处,刚刚发过言的户部侍郎薜弼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忍的神色。

    临安城内悦来客栈。

    王童正在和张择端下围棋,王童执黑先行,以星·小目开局,而张择端则执白以三连星相对,两人很快在棋盘东南角厮杀得不亦乐乎。眼看黑棋就要失败之时,张泽端却突然拈起棋子,出人意料地打入到了中腹一带原属黑棋的地盘,让王童只得回救,虽然左堵右截,却仍是让白棋在中腹做活了一大块,使得原本优势的局面,顿时转为劣势。

    张择端微微得意地轻抚长须道:“年轻人啊,就是容易冲动,只盯到东南角,没注意到自己中腹还如此薄弱,被我趁虚而入就瞬间崩盘了。”

    王童脸有惭色,低着头道:“张先生教训得是,在下是有些忘形了!”

    就在此时,一位中年文士却欣喜若狂地冲进来大叫道:“张先生,王先生,官家派一位公公到客栈来了,说对我们请愿的事已作出了决定!”

    “哦?这么快?”王童和张择端一听都是大喜,他们原本以为真的要等到三天后才有结果的。╔ ╗

    这时,一位须眉皆白的老太监,在四名(禁jìn)卫军的陪同下,拿着一卷黄色丝帛包裹着的卷册,走进了两人的房间。

    那老太监进来之后,用公鸡似的嗓子叫道:“哪位是张择端?”

    张择端连忙上前,一脸激动地说道:“在下便是,敢问公公,官家可有什么决定?”

    那老太监瞥了王童一眼,微微一笑道:“本座只是向张先生传一道口喻,官家已决定任命岳飞为荆襄安置使,加封太子太保之衔,全权负责中原百姓的安置之事,并由府库中拨出一笔专款,以及一批官粮,送往朱仙镇交由岳飞专断。╔ ╗本座亦将一同赶赴朱仙镇向岳飞宣旨。”

    “官家圣明!大宋中兴有望啊!”张择端感动得老泪纵横,又跪下向着皇宫的方向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王童听闻之后开始也是惊喜交加,但后来却觉得有些不对。官家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到如此多的粮食金钱?他到临安来后,可是专门托人打听过朝廷现在的财政状况的。

    于是,他急忙问道:“敢问这位公公,可知朝廷拨给我们中原百姓的专款和官粮有多少呢?”

    那太监听后却是将脸一板道:“这些可是朝廷机密,怎么能随便向你们透露呢?就是本座也是不知的!本座马上就要出城去前线宣旨,两位如还有事相询,可凭此令牌直接找秦公相询问。╔ ╗”说罢,将一面银白色的玉牌交给了张择端。

    王童正待再问,张择端却怕他出言不逊,得罪了这位太监,接过玉牌后连忙向他急使眼色,让他勿要再问。

    随后,那太监方冷哼了一声,在张择端的恭送声中走出了客栈。

    待那太监走后,张择端方责怪王童道:“王贤侄,你怎可和宣旨的公公如此说话,也不怕得罪人。”

    王童有些急道:“张先生,在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啊。朝廷现在财政拮据,就连皇宫中的内耗都减少了许多,这在临安几乎无人不知。但官家何来这样一笔专款和官粮安置二十多万百姓呢?”

    “这……”张择端闻后,也觉是个怪事,轻抚了一下三绺长须,正在思量之时,却听王童大叫道:“有办法了!”

    “王贤侄有何办法?”张择端连忙问道。

    “刚才那位公公不是说他马上就去朱仙镇向岳元帅宣旨吗?我想,那些官粮和银钱应该是和他一起押运到朱仙镇去的吧。”王童说道。

    “这倒大有可能。”张择端听罢也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就去看看!”王童丢下一句,转(身shēn)就往楼下奔去。

    “王贤侄,等等我!”张择端也觉不放心,又怕王童冲动,也跟了上去。

    临安城的北门处,大约一千名(禁jìn)卫军正护送着一辆接一辆的大车出城,城上虽然盖着一些白布,但从缝隙处仍然可以看出装载的是一袋袋粮食。

    “一辆、二辆、三辆……”王童躲在城门旁的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身shēn)后悄悄数着这些大车。

    “王贤侄,数清楚了没有?”张择端也站在他旁边急切地问道。

    “数清楚了,一共五十辆装粮食的大车,还有一辆大车看来装的东西不多,但行进起来却看出很沉,估计应该是装铜钱的车。”王童脸色微变道。

    “这一辆大车只能装一百石粮食,这五十辆大车,估计也就五千石粮食顶破天了,一辆半满的装铜钱的车,也最多不过十万贯铜钱。这点钱粮完全是杯水车薪啊!”张择端叹道。

    “糟了!这点钱粮的话怎够岳元帅安置百姓啊?”王童一拍脑门,大叫不好。

    “唉!看来我还得去跟秦相再说说,尽量想办法多要点钱粮才是!”张择端也是一脸愁色,握紧手中的白色玉牌唉叹道。

    “这样吧!我现在立刻赶回去通知岳公子和岳元帅,让他们早作准备。”王童当机立断道:“张先生,您就继续留在这里跟官家和秦公相多磨磨,看能不能让他们再拔点下来!”

    “嗯!好吧!看来咱们这个请愿团还暂时解散不得。”张择端这时才终于体会到岳云叫上那些商人有多大的作用了。

    他们这两百多人在临安这么多天,食宿、印刷、讲演、发放资料,制作标语等等,花的钱可着实不少。如果真的象他原先设想的那样,恐怕走不到临安就饿死了。

    这岳公子智勇双全,见识不凡,以后几十年可是我大宋的栋梁啊!张择端心中感概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