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中原民众请愿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八月的临安,骄阳似火。╔ ╗人们走在路上都感觉一股透到心脾的燥(热rè)。不过让大宋君臣如(热rè)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却是来自中原的“民众请愿团”。

    这只由两百多名中原商人及文人组成的上访请愿团开始进入临安时,并没有引起朝廷的重视。

    因为每年从全国各地赶来临安告御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规模百人以上的虽然不多,却也总有几起。他们都是派几名衙役,将这些人往大理寺府衙一引,交由那些专职判案的官员处理即可。

    可这一回,这只打着“中原民众请愿团”旗号的队伍做的事(情qíng)却让他们惊恐不已。

    这只“中原民众请愿团”进入临安城后,立刻四散开来,在城内各处人员密集处张贴各类布告及画像。╔ ╗内容全是控拆金人如何荼毒中原百姓的。特别是那些画像张张生动无比,将金人的残暴和民众的悲惨遭遇刻画得入骨三分,让观者不(禁jìn)深深同(情qíng)和怜悯,其中有些感(情qíng)脆弱的女人甚至掩面痛哭起来。

    而这支队伍中的文人,更是组成二十余个“金人罪行宣传队”在((妓jì)jì)院、酒楼、客栈、大型商铺门口讲述金军的罪行。由于他们都是亲(身shēn)经历或者目睹了这些悲惨之事,讲述起来更是声泪俱下,(情qíng)真意切,感染力极强,让听者泪流满面。

    这下,临安城是全城沸腾了,各处私塾的文人居士都愤怒了,那些普通百姓也在感染下强烈要求向金人复仇。当然,也有部分从北方逃到临安的人士,早被金军的凶残吓破了胆,只想安逸现状,不想再北伐中原了。他们虽然对这些请愿团百姓的遭遇十分同(情qíng),却是默不作声,没有那么燥动。╔ ╗

    原本朝廷众臣对此并不在意,甚至还有部分大臣认为这是好事,待金使来时,正好可以以此向金使施加压力。就连秦桧一党之人也认为,这些人把金军的残暴罪行弄得临安人人皆知,让百姓痛恨金人的同时,也会让他们感到害怕,生怕金军南下毁了他们的家园,从而有利于将民心引导到主和派一方。

    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qíng)发展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这支请愿团在民意都已经被充分激发起来后,才开始了一轮让宋室朝廷瞠目结舌的行为。

    八月二十五(日rì)这一天,“中原民众请愿团”的两百余人用竹竿举起各种横幅标语,沿着中央大街向皇门奔去,并且高呼“血债血偿!”、“誓杀金贼!”、“还我河山!”、“夺回汴京!”、“直捣黄龙!”、“大宋万岁!”等等极富煽动力的口号。╔ ╗

    在临安全城百姓和文士的高涨(情qíng)绪已经如一个火药桶般时,这场游行示威和他们高喊的各类口号就象是引信一般把火药桶点着了。大批民众都(情qíng)不自(禁jìn)地跟着游行队伍,向皇宫门口走去。其中不乏朝中大员的家属、仆役。

    负责皇宫保卫的(禁jìn)军(殿diàn)前司都点检丁光翔急忙率领大批(禁jìn)军拦在皇宫门口,阻止百姓进入皇宫。

    他是一员四十余岁的中年武将,(禁jìn)军平时都闲着没什么事,就连站门岗也多是作个样子。早就养尊处优惯了,虽然人数约有三万余人,但说实话,战斗力只能跟差役比。现在突闻百姓闹事,万一酿成暴乱,可大为不妙,让他心中着实有些慌乱不安。

    “我们要见官家!”王童这时走在队伍最前面,振臂高呼道。╔ ╗

    丁光翔看着皇宫门口黑压压的人群,内心焦急万分,却又有些手足无措。这种突发(情qíng)况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应付,如果是要攻打皇宫的叛乱者,他自然会毫不犹豫地下令士兵放箭。可如今这些百姓只是要堆积在皇宫门口,只是要向官家请愿而已,并没有攻击皇宫的行为,他却是不敢下令对百姓进行屠杀。而且他也看到,人群中有不少是朝中官员的亲属,如果真的打杀过去,自己恐怕就成了第一个被清流弹劾的人了。

    可如果置之不理,就让他们这样一直堵在皇宫门口也行不通啊,官家出来看见咋办?明(日rì)早朝时,那些大臣们如何上朝?

    “丁贤侄!你还记得老朽吗?”这时,一名头发斑白的老学究走到百姓队伍最前面大声问道。╔ ╗

    “啊!你是……你是张世伯!”丁光翔这时终于认出来了,这老学究居然是他父亲的好友,宣和年间的翰林学士张泽端。

    他记得,此人所画的《清明上河图》可是深得先帝称赞,堪称画中极品的。只不过听说他当年并没未随官家南下,而是一直留在中原,本来以为他已经过世了。却没想到今(日rì)也居然来到了这里。

    “丁贤侄!我等是中原百姓的代表,现在中原百姓正深受金军荼毒,我们要向官家请愿,请你向官家通报一下吧!”张泽端一脸期待地说道。

    丁光翔见状,只得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千万不可擅闯皇宫,我马上就进去通报!”

    大宋官家赵构此刻正在皇宫内的张贵妃处饮酒作乐。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道:“朕岂是这些百姓想见就见的。念在他们口呼大宋万岁的份上,也算是忠君(爱ài)国的百姓,叫他们走吧!”

    丁光翔见状,只得无奈地磕头行了一礼,回到了皇宫前。对还在高呼口号的众人说道:“张世伯,各位父老乡亲,本将已经向官家禀报此事了。但官家现正在忙于处理国事,无隙相见。你们还是回去吧!”

    王童见状,微微一笑,之前岳云早已交待过,如果遇上此种(情qíng)况,该如何处理。他于是便上前说道:“既然官家为国事((操cāo)cāo)劳繁忙,我们也不好打扰,就等官家有空了后再出来相见吧!”

    说罢,他对着(身shēn)后众人大吼道:“官家现在没空见咱们,我们就在此静坐等待吧!看官家什么时候有空来见我们!”

    人群中立刻轰然响起一片附和声,随即便有人在广场上开始搭建帐蓬,甚至还有人拿来了被盖,硬把皇宫前的广场当成了野营的地方。

    “这……这个……诸位,你们这么做可有些不妥啊!”丁光翔见状,顿觉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只是他又实在不知面对此种(情qíng)况该如何应付。

    张择端一拱手道:“丁贤侄!老朽可是宣和年间就是翰林学士了!对大宋律可谓是倒背如流。我等皆是守法良民,在这宫前广场静坐,等候官家接见,并未违反任何一条律令。还望将军为我等维持秩序,以防有(奸jiān)人作乱!”

    “这……”丁光翔见这广场上黑压压的只怕有数千人,广场外的道路上还在连续不断地来人,他还真怕发生践踏混乱,导致人员伤亡。由于这是在皇宫前,出了事(情qíng)他这(禁jìn)军(殿diàn)前司都点检也脱不了干系。尤其是在这种全城民众(情qíng)绪激动的(情qíng)况下,更让他小心翼翼。

    于是,丁光翔只得对(身shēn)后的(禁jìn)军士兵道:“你们都出来,分作两列!维持好秩序,不要让百姓撞着了,踩踏着了……”

    他实在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带着(禁jìn)军来维持秩序。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

    [bookid=2389024,bookname=《异界之至尊邪徒》]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