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袭杀萧毅(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感谢苏猩猩同学的打赏!)

    那四名铁卫见势不妙,立刻大叫道:“列圆桶盾阵,护住萧大人!”

    只不过,这轿子实在太大,他们根本无法围着轿子摆成一个圆圈,只能在轿子前后布下盾阵。╔ ╗拼死抵挡已经杀到眼前的背嵬军战士。

    “杀!”牛通大呼一声,冲到敌人面前,挥起狼牙棒,一下子就将一名高举盾牌的敌人连人带盾打趴下了。

    这时,他只觉侧面风声响动,连忙一低头,只见一枝长矛正从左面袭来。

    牛通侧(身shēn)闪过,然后回手就是一棒,顿时将敌人打得口吐鲜血,滚翻到一边。在轿前防守的金军护卫见牛通如此神勇,顿时心生惧意,阵型略有松动。

    为首的那名铁卫见状惶急,大喝道:“我来会会你!”

    他也手持弯刀,猛冲到牛通跟前,与其战作一处。╔ ╗

    此刻,岳云冷眼观察,见敌人的四十多名卫兵已倒下了大半,大都是被关铃率领的弓箭手(射shè)杀的。他们原本是完整的防守队形,在牛通率领的战士正面进攻和关铃率领的弓箭手的阵阵冷箭之下,已经溃不成军。

    而街道两旁路过的行人更是四散逃命,场面乱成一团。

    岳云见时间已到,于是便从房檐下顺着事先拉好的绳索,滑行到轿子上空,从天而降。

    萧毅等一行人万万没想到袭击者会在永胜桥上空事先牵了一根黑色绳索。此刻他们的卫兵全集中在桥头和桥尾,苦苦抵挡牛通等人的攻击,根本未料到敌人会从天上落到萧毅乘坐的轿子前。╔ ╗

    岳云脚一触地,就猛力跳起,左右各踢了一脚,将两名站在轿前的轿夫踢飞。

    然后一扯轿前的帘布,只见轿内正坐着已吓得脸发白的萧毅。

    萧毅见敌人已经杀到自己面前,吓得连忙大叫道:“铁卫救我!”

    那几名铁卫此刻已在回赶,不过他们又不能瞬移,无法马上赶到轿子旁,离岳云还有五六丈距离。

    岳云嘿嘿一笑,用女真话大喝道:“任谁也救不了你这叛贼的狗命!”

    这句话可是他专门向关铃请教的,练了好多遍才算说得字正腔圆。

    此刻,关铃已是冷箭连连施放,三名未受伤的铁卫中,已有两人中箭倒下。╔ ╗

    而牛通这时也是率众奋力厮杀,尽量缠住敌人不让他们回防。

    萧毅见岳云已经举起了弯刀,又听他口吐女真话,大惊道:“你是鲁国王(鲁国王是完颜挞懒的封号)的部下?”

    岳云并不作答,一声厉叱。然后唰的一刀劈出,快逾电闪。

    萧毅连忙举起手中佩剑抵挡。只听“咣当”一声,那佩剑一下子被岳云劈落在地。

    岳云冷笑一声,眼中寒光闪过,挥起弯刀对准已经面如土色的萧毅一挥……

    只见萧毅立即人头骨碌碌滚落在地上,鲜血狂喷,惨死在轿中。

    岳云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他捡起萧毅的首级,然后发出撤退的号令。╔ ╗

    横过永胜桥上空的长索亦立刻被屋檐上的关铃收回,不留半点痕亦。

    整个袭杀行动,不出一盏茶的工夫,一气呵成。显现出背嵬军精锐部队的高效率的作战技巧和强大的攻击能力。

    等到楚州的城卫军赶来之时,却见熊熊火光之中,桥上全是尸体和血泊内呻吟的金人护卫,他们一眼望去,正好看到歪倒在轿内的萧毅的无头尸体……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秦熺从郑松那得知萧毅被杀之后,脸色极为难看,心乱如麻。

    “属下到驿馆时,得知萧毅已去兰桂坊了。故连忙向城东赶去,到了永胜桥时,却见此处已被城卫军封锁。耿著、刘明成等均悉数到场。属下还好与刘明成相识,一问之下,方得知萧毅在永胜桥上遭遇伏击,四十余名随从卫兵非死即伤,四名铁卫有两名阵亡,萧毅连头都被伏击者砍掉带走了。╔ ╗”郑松亦是一脸紧张地报告道。

    “这下可出大麻烦了!”秦熺顿时急得六神无主,萧毅被杀,金国誓必不会罢休,定将提出种种苛刻条件,议和之事眼看又遥遥无期了。

    在他(身shēn)旁的魏良臣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护送萧毅前往临安之事就是由他负责的,此次萧毅被杀,如若追查不到凶手,就算秦桧不杀了他,他也休想再保住官帽了。

    “有没有查出凶手是何处人马?”范同虽然也很惊讶,但却比有着直接厉害关系的秦熺和魏良臣要冷静不少。

    郑松连忙答道:“据现场的百姓和幸存的卫兵称,这批人全部用黑布蒙着头脸,根本看不清楚相貌,但个个武艺高强,进退有序,显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锐之士。”

    秦熺迟疑了片刻后,方当机立断道:“马上去城守府,看看耿著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秦熺等一行人到了城守府大门,只见这里戒备森严,守卫较平(日rì)多了三倍以上。人人脸上神色紧张。

    郑松通报之后,秦熺等人方被获准进入府内,刘明成见到秦熺等人到来,慌忙上前见礼。

    秦熺一摆手,急促地说道:“刘大人,现在就不用多礼了,眼下查出凶手的踪迹了吗?”

    刘明成也是一脸惶急地摇了摇头道:“现在城内已经几乎被翻转了,但都未发现可疑之人。不过在城南靠近西侧城墙处却发现一处裂口,留下了一些攀爬的长索,城下有一些足印,通往城南两里处的树林内。我们的衙役在那里发现了不少马蹄印,估计凶手在得手之后就攀爬出城,然后到树林里上马逃走了。”

    秦熺闻听之后也不(禁jìn)长叹一口气,到这时才发现敌人骑马逃走,而且还不知是往哪个方向逃的,的确已经无法追上了。

    魏良臣慌忙问道:“那有没有推测出凶手可能是何路人马?”

    耿著(身shēn)为楚州防御使,显然已经派人调查了一番,他脸上颇有些不屑地说道:“萧特使当(日rì)在刘大人的寿宴上大放厥词,得罪之人为数不少,要查探起来颇为费力。而且最可疑的是,据幸存的萧特使(身shēn)边铁卫称,袭击者的喊话竟然是用的女真话,并称萧特使为叛徒。因此,末将推断,极有可能是金人内部下的手。”

    “不会吧!”秦熺一听,当即愣住了:“金人疯了不成?杀自己的特使做甚么?”

    耿著这时方详细解说道:“在下问过那两名随行铁卫,他们均称在萧特使被杀之前,最后吼出来的话是‘你是鲁国王的部下’,由此可见,萧特使死前应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魏良臣听到‘鲁国王’三字后,方精神一振,连忙说道:“我知道凶手是哪里的人了!一定是金国的前任丞相完颜挞懒的余党,他的封爵就是鲁国王!”

    秦熺听罢,却是十分疑惑,眉头微皱道:“魏大人,你的意思是完颜挞懒以前的部下派人杀了萧毅?”

    “是的!”魏良臣眉头这时舒展了不少,得知凶手是金人而非宋人后,心下一宽。就算官家追究责任,他也要松活不少。

    他这时详细解说道:“萧毅其人我十分了解,他原先是完颜挞懒一派之人,去岁签订合约时,亦是使臣,那会他还唯完颜挞懒马首是瞻……”

    魏良臣方开始详细地解说萧毅的(情qíng)况,让众人总算对此人生平及(性xìng)格有了一个大概认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