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袭杀萧毅(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二更时分,楚州城西驿馆的大门大开,驰出一队约四十多人,(身shēn)着黑色盔甲的士兵。╔ ╗他们走出大门后,就分成两列站立,将中间空了出来。

    尔后,一顶黑色官轿由八名轿夫抬着,缓缓出门,走到两列士兵之中,在轿子的四角,各立有一名头上扎着小辫,五大三组的女真大汉。他们个个手持弯刀,神色肃穆。

    片刻之后,轿中人对他们说了一句女真话,当先的一名大汉一挥手,用汉语叫道:“起轿!”

    于是,八名轿夫便抬着大轿向城东兰桂坊的方向走去。两侧的卫兵也与轿子一起,缓缓前进。他们都列成长蛇阵形,一个接一个地靠着路边而走,像两堵活动的墙般护卫着走在中间的轿子。

    人人一手持盾,一手持矛,脸朝外侧。╔ ╗即使有人在街道旁的房顶或者道路旁向他们放箭偷袭,亦很难一下子就(射shè)中他们,更不用说走在中间的护卫和轿中之人了。

    他们这支队伍穿过楚州城西侧的横街,再右转折往中央的大道,向城东缓缓行进。

    除了在队伍的头尾处各有两名士兵提着灯笼作照明外,整个队伍之中再无人举灯,加上这官轿亦为黑色,整队人就象没入黑暗之中一般,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身shēn)影。

    两侧的士兵均一脸警惕地望着街上偶尔路过的行人。他们手中紧握长矛,既可刺杀,亦可掷击。在晚风的疾吹下,更见肃杀森严之气。足见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

    他们的脚步声踏碎了深夜的宁静。

    萧毅此刻正端坐着轿内,心中盘算着自己南行以来的得失。╔ ╗

    虽然这次袭击行动没有杀了折损自己面子的岳云,他却也在秦熺和魏良臣面前显足了威风,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不是随便能敷衍的。

    萧毅心中乐滋滋地想,现在宋朝的谈判底线已由秦熺和魏良臣透露给了自己。想必到了临安之后,正式和谈可就容易多了。

    他暗忖,此次和谈事了,自己回上京后,在前线战事不利的(情qíng)况下,却在谈判桌上为金国争取到了如此多的利益,想必能得到皇上和兀术的重赏吧。

    大运河穿楚州城中央而过,将楚州分隔为城西和城东两个部分,而连接城西和城东两部分的有三座石桥。其中处于最中央的就是永胜桥。╔ ╗

    此刻,天上黑云密布,不见明月星光。但永胜桥却因由白色条石筑成,在这黑夜下分为显眼。

    一直追踪着萧毅等人的背嵬军斥候,正悄悄攀在屋檐,用灯火在敌人视线难以发现之处,向最近的同伴发出讯号,指示萧毅队伍的位置。

    苦守在伏击地点的岳云等人,迅速判断出萧毅行来的路线,作出临战前最后的调整布署。

    关铃带着一批弓弩手伏在永胜桥旁的屋檐上,他们连头脸都紧包在黑布之中,只露出一对眼睛,有若一群黑夜中的精灵。

    当看到淡黄色的灯笼光线出现在大桥远端时,关铃提到咽喉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假若萧毅他们不是从这条路来兰桂坊的话,之前的布置就只好作罢,再等明(日rì)了。╔ ╗

    脚步声越来越响,期待中的猎物却由远及近。

    潜伏在岳云(身shēn)旁的牛通颇有些意外地轻声道:“萧毅这厮还当真怕死,逛个((妓jì)jì)院都弄这么多护卫保护。”

    岳云低声道:“你别小看他了,萧毅的排兵布阵极为高明,他虽是文臣,可一样知兵,不象咱们大宋的文臣,对行军打仗是两眼一抹黑。一会儿你们注意,听我号令才可动手,别打草惊蛇!”

    萧毅等一行人走到永胜桥旁停住了,因为这桥的宽度只能容纳这顶大轿过去,两侧的士兵就没法同时行进了。

    而萧毅的卫兵显然不是第一次过这永胜桥,他们早已习惯如何应付这种(情qíng)况。╔ ╗左侧的一列士兵抢先奔过大桥,守好桥头。然后轿前的四名铁卫才迈动脚步,随着轿子向桥中央走去,气氛愈趋紧张。

    岳云知道是时候了,轻轻撞了牛通一下。此时萧毅坐的那顶黑色轿子正好走到大桥的中央。

    牛通将两根手指放在唇边,猛力一吹,发出了一声尖啸,划破了平静的夜空,也让轿夫有规律的脚步声愕然止住。

    萧毅(身shēn)旁边的卫兵无不骇然大震,往四周张望。

    只听“飕、飕”声响个不断,潜伏在两旁屋檐上的背嵬军精锐弓手,弩箭齐发,(射shè)向正在桥中央的轿子。此刻轿子周围除了八名轿夫和四名铁卫外,别无他人防守。

    轿夫的惨叫声,铁卫的怒喝声,震天响起。

    队伍头尾的灯笼顿时堕地,街道上的过往行人四处奔走,场面极为混乱。

    四名铁卫用弯刀格开(射shè)向自己的弩箭后,转过头一看,八名轿夫已经被弩箭(射shè)死了四名,剩下的四名也都中箭受伤,根本无法再抬轿而行了。

    为首的那名铁卫立刻对护卫们大叫道:“快!都到桥上来,保护大人!”

    他(情qíng)知眼下正是对萧毅所在的轿子防守最虚弱的时候,但只要多守得一阵,城内的城卫军必然赶来支援,届时就安全了。

    那铁卫一声令下之后,原本在桥头和桥尾竖起长盾防守的卫兵方收起盾牌,向桥上奔去。虽然遭遇突袭,但整个队形却大致保持完整,而且无人惊慌失措,足见确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不过岳云要的就是他们跑动这一刻。因为他们在跑动时,盾牌都收起来的,这正是(射shè)击的最好机会,一旦让这些士兵跑到大轿前竖好盾牌防守,那想再攻破他们的防御就难了。

    关铃亦知是时候了,用女真话大喝道:“用硬弩放箭!”

    只听“嗡”的一阵弓弦响动。比刚才那阵弓箭更猛烈得多的“嗖、嗖、嗖”声音不断,数十只弩箭从四面八方(射shè)向了桥上。这硬弩(射shè)出的弓箭力量更大,而且能够在五十步内穿透一般的盔甲,象现在这么近的距离,连重甲也能穿透。

    虽然萧毅的这些护卫全穿的黑盔黑甲,在夜色中原本不容易看清楚。但这桥面及栏杆却全是白色石块筑成,因此分外明显。

    在一阵硬弓强弩(射shè)击之后,护卫萧毅的四十多名卫兵至少倒了一半。就连那四大铁卫亦有一人中箭受伤。

    岳云知道出击的时机已到,立刻起(身shēn)跳下房檐。

    牛通此刻亦站起用女真话大叫道:“大伙儿上,杀了这个叛徒!”

    立刻,在屋檐下和街道两旁潜伏的背嵬军战士或高举狼牙棒,或手持弯刀,奋勇杀向敌人。同时向桥面上掷出火把,将敌人的位置照得通明。

    而关铃率领的弓弩手则继续手持弓弩,瞄着护在轿前的敌人放着冷箭。

    一时之间敌人措手不及,开始有些慌乱起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