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定计报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岳云思索了片刻后方说道:“今年金军进攻我大宋,在家父和韩伯父、张俊、刘琦、杨沂中等几位将军的合力抵御之下,连战连败,兀术亦不得不派出使者,与我大宋议和。╔ ╗**一旦议和达成。对于官家来说,最大的威胁就变成了象家父、韩伯父、张俊这样的前线统兵大将,大宋历来有重文轻武的传统,惯于以文臣压制武将,而眼下设宣抚司,让几位统兵大将掌部分地方权力,亦是权宜之计。只有剥夺了他们的兵权,官家才会安心。”

    顿了一下,岳云又说道:“韩伯父曾在苗刘兵变时救过官家,又是一名大老粗,官家对他应有些感(情qíng),不会杀他。而张俊就更不消说了,他贪财好色,作战能力低下,但却极听官家和秦桧的话,官家更不可能先动他。相比之下,家父在官家看来,就应是一个足以威胁到他地位的人。特别是家父曾多次声称要收复中原,直捣黄龙,迎回二帝,屡次违抗军令。三年前还曾上奏劝立皇储。这都让官家十分忌惮。再加上秦桧和家父一个主和,一个主战,两人一向不和,而现在秦桧却是权倾朝野,官家亦十分信任他。╔ ╗他难免会向官家进谗言除去家父。所以我担心一旦议和成功,官家将再无后顾之忧,就会对家父下毒手了!”

    岳云的一番话让虞(允yǔn)文惊呆了。他虽然不得不承认岳云的分析有些道理,但却是仍不太相信赵构能做出这种诛杀大将的事来,毕竟从太祖皇帝至今,除了谋逆之罪外,还没有哪位大臣和武将是被皇帝就这样杀了的。

    虞(允yǔn)文有些怀疑地说道:“按我大宋律例,就算官家要诛杀岳元帅,也要经过审判定罪才行啊!岳元帅一(身shēn)正气,(爱ài)护百姓,体恤部下,清廉奉公,又屡立战功,官家能以什么理由给岳元帅定罪呢?”

    “罪名找不到,不能莫须有吗?”岳云反问道:“而且,真的要害一个人,难道不会伪造证据吗?比如收买我们岳家军的将领诬陷家父要谋反,然后再伪造几封书信,甚至做些龙袍皇冠之类的东西,派人放在我们家中。.这都是不难办到的……况且就算定这种杀头大罪要调查审理。╔ 但在上有官家的旨意,下有秦桧的督促之下。大理寺的官员们难道还会认真审核那些证据是否捏造吗?”

    岳云这样一说,倒让虞(允yǔn)文哑口无言了。他虽然仍不相信官家会杀岳飞,却也不能不为出现这种可能(性xìng)考虑了。

    虞(允yǔn)文想了良久之后,方说道:“如果当真出现公子所说的伪造证据,诬陷岳元帅谋逆之事,那还真的无解,毕竟上上下下都是官家和秦桧的人,他们从中要做些手脚太容易不过了。眼下只能从阻止议和着手了。”

    “那如何阻止议和呢?”岳云急切地问道。

    “阻止议和的手段有很多种,比如说主动挑衅金军,(诱yòu)使金军向我进攻,然后再扩大战争规模……以此迫使金国或者我国的主战派掌权,这都是办法之一,只是依公子目前的实力,却都很难办到。”虞(允yǔn)文摇了摇头道。

    岳云也是苦笑了一声,他现在就三百来人在(身shēn)边,能起什么作用嘛?能挑起多大规模的战争嘛?

    “不过!有些时候我们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 ╗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就算不能阻止议和,亦能大大延缓它!”虞(允yǔn)文颇有自信地说道。

    “什么办法?”岳云立刻来了兴趣。

    “效那班超出使西域之举!斩杀金国使者!”虞(允yǔn)文微微一笑道。

    “什么?斩杀金国使者?”岳云听罢大惊.

    “是的!金国使者若死,必将造成巨大震动,金国恼羞成怒,必将向朝廷追究责任,要求缉拿凶手,进而提出一些苛刻要求。而是否接受这些要求,朝中必将引起很大争议,追查凶手也必用去不少时间。╔ ╗或可赢来一些缓冲时间。而在此期间,如金国内部,或者我大宋内部出现大权易手,则事态的发展或许会有所变化。”虞(允yǔn)文分析道。

    岳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虞(允yǔn)文说的倒也很有道理。而且这金使萧毅原本就是他怀疑的凶手人选之一,于公于私,于(情qíng)于理,杀了他都只会百利而无一害,当然前提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是他杀的。不然自己免不了要被赵构交给金国抵罪,还会连累岳飞甚至整个岳家军的。

    而且岳云也深知,刺杀这金国使者萧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qíng)。他作为特使,(身shēn)边就有不少护卫;而且他还将得到宋**方派遣的部队保护。

    他点了点头,同意道:“(允yǔn)文,行刺之举倒是值得一试,班超只三十六人就敢袭击匈奴使者,我们现在有三百多精锐之士,不去尝试一下怎么甘心?只是……”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然后方对虞(允yǔn)文接着说道:“只是这行刺计划必须周密详细,同时还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允yǔn)文,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虞(允yǔn)文听闻之后,沉思了片刻道:“萧毅如果一直在城内住处里,我们是很难有机会下手的,就算能击杀他,也势必付出惨重代价,因此最好的办法还是在路上伏击。”

    岳云听罢也知要虞(允yǔn)文在不了解对方实(情qíng)之下,想一个周全的伏击之策是太强人所难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道:“那还是等我明天悄悄回到楚州之后,再行考虑吧。”

    虞(允yǔn)文闻后问道:“那公子是否需要(允yǔn)文陪你一起回楚州呢?”

    岳云一听,原本想同意,但仔细一思量,却是无可奈何地说道:“有你在旁边,自是能让我省心不少,只是如若我们全走了,杨将军和成将军那里却是不好交待。还得你留在这里掩饰一下!”

    “是!(允yǔn)文遵命!”虞(允yǔn)文拱手行了一礼。

    岳云这时又细想了一下,却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允yǔn)文,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完全撇清我们的嫌疑,而且还能让金人自己内部说不定乱上一阵。”

    “哦?公子有何办法?”这下虞(允yǔn)文都有些惊奇了。

    “这金使萧毅(身shēn)份特殊,他现在虽是金国手掌大权的兀术亲信,但之前可是兀术的死对头完颜挞懒一派的人。不过此人善于审时度势,见兀术势大,就转投投了门户,还献上了对付自己原来主子的计策,所以原属完颜挞懒一派的人都恨他入骨……”岳云于是将他在四海岛上从乌林答勒那里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然后接着说道:“如果我们袭杀萧毅的人,蒙面便装,却偶尔口吐几句女真话,所用武器又尽为金人惯用的狼牙棒和弯刀。你说事后会别人如何认定凶手来自何方呢?”

    虞(允yǔn)文一听,立刻拍案叫绝道:“公子此计甚妙,弄出这样似是而非,却仔细一想就能看出破绽来,定能让兀术甚至官家都怀疑到完颜挞懒一系人上面去。”

    “那我们就如此行事好了!明天我就让牛通和关铃挑选擅使狼牙棒和弯刀的军士和我一同赶回楚州!(允yǔn)文,你也回去休息吧!顺便帮我想想如何瞒住成闵和杨中业,装出一副我们还在濠州的假象。”岳云说道。

    “公子请放心!(允yǔn)文一定为公子遮掩好此事!”虞(允yǔn)文微微一笑,方对岳云耳语了一番。

    “啊!这样也行?”岳云听闻后也惊奇不已。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这样才能让杨中业认为我们还在濠州,同时你们又能顺利离开!”虞(允yǔn)文正色道。

    岳云却是一脸苦相:“(允yǔn)文,你这样一说,我就惨了。别人一见我还不吓得掉头就跑?”

    虞(允yǔn)文微微一笑道:“公子,要成大事者需不拘小节,如若公子觉得还有其他病能阻止杨中业前来探望,亦可提出。”

    “……算了,我还是忍了!那就照你说的去办,跟他说我是得了麻风病吧!不管他信不信,先吓吓他再说吧!”岳云无奈道。

    ———————————————————————————————

    云哥儿马上要反击了,请大家把推荐票票投来吧—_—,还没收藏的朋友也请收藏一下!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