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真假金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什么?钟子仪居然知道自己是冒牌的,这怎么可能?”岳云心中大骇。╔ ╗//

    而站在他(身shēn)旁的赵耀和李雨柔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只是还好钟子仪现在注意力全放在岳云(身shēn)上,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的脸色。

    岳云强作镇定地反问道:“大当家何出此言?在下可是金国九王爷帐下幕僚,不知大当家如何认为在下是假冒的?”

    “咦?你是九王爷帐下的幕僚?”那钟子仪一听,却是一脸惊奇的表(情qíng)。

    而白原这时也连忙辨解道:“大当家,属下就是听这位姚特使称,他是九王爷的幕僚,才特地带他来禀报的。”

    钟子仪摇晃了一下脑袋,脸上的肥(肉ròu)随之抖动,片刻之后,他方眯着眼说道:“白原,你去把昨晚到的乌林答勒大人请来!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下子来了两个使者?”

    岳云算是明白了,感(情qíng)是在自己之前已经来了一位金国使者,也就难怪钟子仪对自己不善了。╔ ╗他一定认为金国的使者只有一个,而居然又钻出来了一位使者,自然就认为自己是假的了。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报了完颜宗敏的旗号后,又让他有些犹豫,生怕弄错了。估计接下来就会要自己和那叫什么乌林答勒的使者当面对质了。

    岳云这时心中在不停祈祷,这金国使者可千万别是认得自己的,不然叫一声“岳云”出来,那就什么都完了。

    赵耀原本就胆小,他配合演戏,还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不过如今他站在厅内,也是腿直打哆嗦。

    而李雨柔更是吓得俏脸苍白,紧咬着樱唇,蹙首不语。

    约莫盏茶功夫之后,白原方带着一位(身shēn)穿圆领窄袖锦衫,腰间拴着一条皮腰带,头上扎着两条油黑发亮小辫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岳云定睛望去,只见此人年约余岁,留着八字胡,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线,神(情qíng)却甚是桀骜不驯。

    他一走进大厅,就大吼起来:“钟子仪,这么早就把某家叫起来作甚?不是说好了下午才宣布你们的职位吗?”他的汉语说得倒是很流利,只是腔调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

    那钟子仪脸上肥(肉ròu)一颤,却是陪着笑脸道:“乌林答勒大人,眼下又来了一人,自称也是金国使者,所以才想请大人出来一见!”

    “哦?”乌林答勒这才注意到大厅内站立着的岳云等人。.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岳云几人后,方问道:“你们哪个自称是我大金国的使者?”

    岳云这时心中却是一阵窃喜,心道这下可能有救了。因为这乌林答勒是个文官,根本上前线打仗,所以十有**是不会认识他的。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知道乌林答勒是何许人。这让他心中更是大定。

    说起来,这乌林答勒本(身shēn)在历史上是没什么名气的,但却有个妹妹极有名气。

    他的妹妹就是金国任皇帝完颜雍的老婆乌林答香,两人于1140年初结婚。由于聪慧美貌,在金国颇有名气,因此于1153年,被当时的金国皇帝完颜亮看中,要召入宫中为妃,她宁死不屈,在途中自杀以保清白。╔ ╗并因此让完颜雍决心找机会造完颜亮的反。

    后来,完颜雍也果然找准机会,在1161年,完颜亮征伐南宋之际,发动政变当上了金国第五任皇帝,也就是后来的金世宗。

    岳云立刻装作一副很惊喜的样子,冲过去对乌林答勒来了个熊抱,然后大声说道:“乌林答勒大人,你记不得我了吗?我是九王爷的幕僚姚远啊!年初时,令妹和完颜雍将军在上京成婚时,我随九王爷还在席上见到了大人的啊!”

    乌林答勒其实对岳云一点映象都没有,但他妹妹于今年年初和完颜雍结婚倒是事实。只是那席上那么多人,他只知道完颜宗敏是到场了的,但完颜宗敏的幕僚谁到谁没到他哪记得啊。

    乌林答勒于是便只得含糊地说道:“好象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在下的记(性xìng)一向不太好,竟然记不得阁下的姓名了。”

    他心里其实有些暗惊,这汉人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九王爷的幕僚,而且相貌堂堂,想必亦有真材实学,以后前途定不可限量。╔ ╗

    顿了一下后,他方问道:“姚大人,不知九王爷派你来此有何事?王爷现在应该是在城和亮(殿diàn)下在一起吧?”

    岳云这时心中更是大定,看来这乌林答勒连楚州之战都不清楚,那要瞒过他就更不是了。

    他此时却不知道,这楚州之战根本就是完颜宗敏、完颜亮和纥石烈志宁擅自发动的,自然其他地方的金人都不知晓。

    “唉,还不是纥石烈将军在王爷面前多说了几句,让王爷对水师((操cāo)cāo)练和招抚四海帮义军之事甚为关切。此次王爷在前线视察,发现我大金水军比起宋军水师差得实在太远,所以就想详细了解一下这四海帮的(情qíng)况,看他们是否真有能耐为我大金编练打造一支强悍水师。”岳云叹道,表现出一副极不(情qíng)愿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的态度。

    乌林答勒听罢又信了几分,因为纥石烈志宁的确在他出发之前半月就率军前往泗州了,这姚远在泗州碰到纥石烈志宁亦很正常,而且他能知道纥石烈志宁到了泗州这等机密之事,倒是真有可能是完颜宗敏的幕僚。╔ ╗

    他这时也叹道:“是啊!咱们北人说打水战了,就连坐船都有很多晕船的。我昨天坐这四海帮的大船北海号前来这岛上,也是头晕得很,睡了一整夜才略微好些。姚大人没晕船吧?”

    “还好!还好!”岳云打了个哈哈。

    然后两人又寒噤了几句,乌林答勒听他将泗州城里的(情qíng)况都说得头头是道,已是信了七分,他这时便好奇地问道:“姚大人,王爷可否有书信托你带给钟大当家呢?”

    “这当然有了!”岳云这才感觉到背后全是冷汗,刚才如果乌林答勒再多问几句金国和金军的(情qíng)况,他就绝对答不上来了。

    岳云从怀中取出信,交给了钟子仪。

    钟子仪这时态度已是大变,一脸恭敬地用双手接过了李雨柔炮制的那封信件。

    他打开看了之后,心中十分激动,连忙问道:“九王爷真有意推举我统率大金国的水师?”

    岳云听罢却是板着脸道:“那得看你的水平和战绩如何,我大金对于有材之人自当重用提拔,但对于招摇撞骗之徒,却也决不会让他们在我大金军中混饭吃!”

    “对!对!这是应该的!”钟子仪掏出一张手帕,擦了一下那张肥脸上的汗水,然后赌咒发誓自己定不负王爷的厚望,会为大金打造出一支优良的水军出来,一举击败宋朝水师。

    乌林答勒这时也好奇地拿过信纸看了一下内容,他以前也见过完颜宗敏的手稿,感觉笔迹倒是很象,而那印章也是真的。只是这样一来,他就更加疑惑了。

    因为现在金国的水师就只在莱州才有,这莱州的水师统制是原伪齐降将徐文。如果让这肥如圆球的钟子仪当大金的水师提督,置徐文于何境地?而徐文可是兀术的心腹亲信啊。

    难道九王爷和兀术这两兄弟面和心不和?还是背后有丞相完颜宗干在支持九王爷?九王爷所以才有这么大的胆子,另推一名降将来当水师提督。

    乌林答勒一细想下去,就感觉又牵涉到国内的朝堂斗争了,这几年金国朝政内乱不止,去年主和派的完颜挞懒掌了权,将兀术罢免了职务。可是仅过了一年,今年年初兀术又联合完颜宗干发动政变,将主和派的完颜挞懒等一干大臣杀的杀,免的免。现在兀术掌军权,完颜宗干掌政务,两人表面上是各司其职,但内中难免没有些磕磕碰碰。自己还是远离这些皇室成员的内部斗争为妙。

    想到这里,他对于岳云这位九王爷(身shēn)边的红人自然更不敢得罪,两人一下子象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谈笑风声起来。

    钟子仪见这两位金国使者已经相认,顿时松了一口气,传令将那些战舰撤回码头停靠,并命人将李雨柔看管起来,准备另外遣人跟李家谈赎金和条件。

    赵耀见这次总算已经化解了,总算松了一口气。便称要回去看看三当家的伤势如何,人醒过来没有。

    而他内心打的主意,却是想趁机回去向杨月禀报目前的状况。

    乌林答勒这时大概是心(情qíng)愉快,便称要去南海号上看看这位多次来青州与他接洽的三当家周伦伤(情qíng)如何。

    岳云一听,正中下怀,便也谎称自己尚有行李物件在,要回去拿来,正好一同前去。

    两位真假金使这一唱一和,倒让钟子仪也不得不表态,要和两位特使一同前去探望周伦。毕竟人家两个外来使者都对周伦的伤势如何关心,他一个当老大的居然不去看下三弟,也太说不过去了。

    赵耀见事(情qíng)居然发展到了这一步,实在是心中大喜,连忙便称先回船上好好打扫清洁一番,好迎接大当家和两位金使大人上船。

    钟子仪不疑有他,挥了挥手便让他回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三人便在数十名护卫的保护下,向山下的码头处走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