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狭窄的空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那赵耀是一名脸上有刀疤,余岁的中年大汉,相貌看起来凶狠,但其实胆子却是极小。╔ ╗他听到周伦的命令后便有些害怕,生怕杨月抓不到,自己倒做了杨月的刀下鬼。不过这话他却不敢直接说出来。

    赵耀这时眼珠一转,便凑近了周伦后,低声道:“三当家,王老三都去海中了,您(身shēn)边就只有五六人了,能压得住二当家原来那些人吗?要不我也留下来保护您老人家吧!”

    “没事!他们翻不起什么大浪的,老二都死了,他们还能怎么样?我可是宣布了,他们的待遇不会比在二当家手下时低,每个月还多发两吊钱呢!”周伦听后,却是不以为然道。

    然后,他顿了一下,目光凌厉地望向赵耀道:“赵耀,你该不会是又怕了吧?”

    “哪里哪里?我只是担心三当家的安危而已……”赵耀脸上有些微红,只得说道:“既是如此,那三当家你就多加小心了!”

    说罢,那赵耀无可奈何,只得对(身shēn)边那排拿着短弩的海盗说道:“把短弩收了,都给我换水鬼服,拿上分水峨眉刺,我们去岸边那块水域搜寻下……”

    这时,周伦方命令另外两名海盗下到小来,将已经吓得面如土色的李雨柔扛上了大船,并关进了船上的(禁jìn)闭室。╔ ╗

    此刻,杨月正带着岳云躲到了大船尾舵旁的一个狭小里,这里正好是视觉死角,从船上看不到这里,但却又在水面之上,可以从容呼吸,除非正好有人游到这尾舵旁边,才有可能看得见。只不过如果当真有人来时,只要将(身shēn)子侧过,躲在那舵扇叶片之后,便亦可不被人发觉。╔ ╗那王老三虽然也两次游过这里,却都被杨月拉着岳云围着舵叶转圈,均轻松避过。

    岳云(身shēn)上的绳索早已被杨月解开了。他见王老三和赵耀两伙人都已离得远了,方庆幸地低声道:“没想到在这船尾居然有这样一个藏(身shēn)之所,不然我们多半已被这伙海盗发现了。”

    杨月这时却是(情qíng)绪十分低落,蓦然遇上偷袭,两名心腹手下惨遭不测,而且是被自己的结拜二哥偷袭,心中的愤概和郁闷可想而知。

    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幽幽道:“这南海号是我和二哥刚刚逃到海上时,仿我们原来在洞庭湖的大型车船样式建造的。二哥专门在这里留了这样一个狭小空间,是准备尾舵万一坏了,好方便修理的。结果没想到二哥的这一念头倒救了我们一条命。”

    岳云这时颇有些好奇地问道:“杨姑娘,那三当家为什么要杀你呢?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杨月听罢,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大当家和三当家他们最近频频和金人联系,已经有些不稳的征兆,可惜我和二哥都太自欺欺人了,总认为大家一起从洞庭湖流落出来的,还是结拜兄弟,不会手足相残……”

    这尾舵内的藏(身shēn)空间非常狭小,原本只能容纳一人,现在硬挤了两人在里面,岳云和杨月的(身shēn)子已是贴得十分之紧。╔ ╗两人的头、(胸xiōng)、腹、背都紧紧得挨在一起。闻着杨月(身shēn)上的淡淡体香,感受到她柔软的(身shēn)体,岳云不(禁jìn)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努力将绮念排出脑外,低声说道:“杨姑娘,现在咱们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得想个办法脱(身shēn)才行。╔ ╗不然他们迟早总会找到这里来的!”

    杨月听罢,微微点头,不过却是面有难色道:“你说的(情qíng)形我也知道,不过周伦带的这批手下均是原来我们义军中的精锐水鬼,在水中追踪能力极强,只要我们一下水,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而且他们都带了分水峨眉刺和水弩。我(身shēn)上就只有一把陌刀,你更是赤手空拳,我们两人在水中根本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的。”

    岳云一想也是,自己虽然会游泳,但对水中打斗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恐怕入水之后,不但帮不上杨月的忙,还会成为拖累。

    于是,他思索了片刻后,再度问道:“杨姑娘,你的手下不会就只有两人吧,其他的在哪里呢?能够想办法通知他们,让他们来救援吗?”

    杨月听闻后,却是有些落暮地苦笑道:“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他们现在离我太远了。╔ ╗我们四海帮有数十艘中型战船,以及四艘大型战船,分别是东海号、南海号、北海号和西海号。南海号是二当家的座船,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艘。我的西海号被大当家钟子仪派去(日rì)本采购了。要不,怎么会让二当家的船来接我嘛?我的部众大多都在去(日rì)本的路上了,四海岛上只有数十名部众,估计现在多半……多半已经被关起来,甚至遭遇不幸了……”

    说到这里,她一张俏脸顿时露出伤感之色,显是想起了已经遇袭(身shēn)亡的孙大和老陈。

    “杨姑娘,那你给我详细说下这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吧,我也帮你想想办法,不敢说扳回局面,至少咱们也得找个机会安全脱(身shēn)才行!”岳云急切地说道。

    杨月听罢,凝视着岳云俊秀却又带着一丝焦急的面宠,心中却觉一阵暧意。暗道:这岳云看来还真是个英雄人物,当初我对他可没什么好脸色,还三番五次声称要杀了他,用他的头祭拜大哥。而他现在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恨我的意思,反而处处为我着想,这等以德报怨的举动,可着实让人敬佩啊。

    她心中对岳云的那一丝恨意和报仇之心,已在岳云救自己时,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甚至连对岳飞的仇恨亦淡下去了不少。

    杨月甚至暗自思索,自己大哥杨幺和岳飞,原本就是水贼和官军之间的争斗,是基于立场不同的,并非什么私人恩怨。就算朝廷不派岳飞来围剿,也会派另外的将领来的,而以当时的形势,自己大哥就算再如何苦苦支撑,也是难逃失败厄运。

    而离开洞庭湖的这几年来,闻听到的大宋谈及岳飞,均无不表现出崇敬(爱ài)戴之(情qíng)。他们都认为只有岳飞在,才能得保大宋百姓不被金人蹂躏,如当真杀了岳飞,金军大举南下,恐怕百姓更会陷入困苦境地。

    难怪这些年来,很多部下对岳家军的仇恨之心都淡忘了。或许,自己也不应该过于执着那份仇恨了。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的感(情qíng)动物,当她恨一个人时,是绞尽脑汁也要把那人碎尸万段,那人所做的一切,哪怕是好事,在她看来也是沽名钓誉,欺骗别人。

    但当她(爱ài)上一个人时,又会千方百计为他的罪行开脱,哪怕是坏事,也成了可以原谅的错误。杨月现在就因岳云以德报怨的救命之恩,心境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听到岳云的问话,她思索了片刻之后,方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我们四海帮的人几乎都是原来在洞庭湖的义军。五年前,义军被令尊击败之后,我哥哥杨幺战死,我们在洞庭已无法立足,就只好离开了家乡,流落到了这东海一带……”

    岳云望着杨月秀美的脸庞,只见她肌肤白皙,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烁着焦虑而哀伤的神色,一张红润的樱唇正吐露着清脆动听的话语。让他的心神微微有些迷离了。

    不过,岳云却还是清楚,现在正处在危险境地,可不是欣赏美女的时候,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仔细倾听着杨月的话,总算对于目前四海帮的(情qíng)况有一个基本了解了。

    ——————————————————————————————

    祝大家端午节节(日rì)快乐,粽子吃得肚皮滚圆—_—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