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冤家路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关铃看着面前的人影,惊叹道:“天哪!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酒醉之后,他居然难得地将一句话完整说出。╔ ╗

    不过,他话音一落,就发出一阵闷哼声,然后岳云便听到人的(身shēn)体倒地的声音。

    牛通见状立刻大叫起来:“你是什么……”他“人”字还未喊出,便也发出一声闷哼,便也伏倒在地。

    岳云心中一凛,酒立时醒了大半。他(情qíng)知不妙,却不敢就这样站起(身shēn)来,立刻就地翻滚,向旁边移去。

    一声女子(娇jiāo)叱的声音紧((逼bī)bī)过来。岳云睁眼望去,只见一个曼妙纤细的女子(身shēn)影向自己猛扑过来,她脸上涂着油彩,穿着戏服,所以看不清楚样貌,不过从(身shēn)形上看,(身shēn)材却是极好。

    他顺便瞥向自己的两名兄弟,却见牛通和关铃倒在茅厕门口,生死未卜。╔ ╗

    岳云见离这女子已有一些距离,当他翻滚到脸向着地面时,双手便猛地一按,奋力跃起,飞起一脚向那女子踢去。

    那女子(娇jiāo)叱一声,她手中拿的竟是一把陌刀。刀光一闪,刀刃便直向岳云脚上削来,力道极猛,且角度准确,绝对是用刀高手。岳云吓得连忙缩脚,往后跃退,不料这时酒气涌上来,脑中又再一阵天旋地转。

    迷糊间,岳云只能本能地向后退去,企图避开这一刀。

    就在此时,岳云却感觉脑后风声突起。

    他本想蹲下以闪避(身shēn)后的偷袭者,可惜想归想,酒醉的(身shēn)体却已不听使唤。只觉后脑被硬物重重一击,痛彻之下,眼前一黑,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这时,背后的偷袭者方显出了(身shēn)影,居然是一个穿着戏班子仆役服饰的精瘦汉子。╔ ╗如果岳云这时还醒着,就一定会认出,这就是在醉仙楼,和那美丽一桌的汉子。

    那精瘦汉子这时一指躺在地上的牛通和关铃,低声问道:“四当家,这两个小子怎么处理?一刀杀了吗?”

    那女子思索了片刻后,摇摇头道:“如果杀了他们,刘府的人发现一起丢了三个人,便会立刻查觉(情qíng)况不对,说不定会展开全城大搜捕,给我们出城带来麻烦。这两个家伙只是大仇家的下属一般武将,就算了吧!”

    那精瘦汉子方抬起脚猛地踢了一下关铃和牛通,骂骂咧咧道:“算是便宜这两个家伙了!让他们捡了条命!”

    那女子这时又低声问道:“孙大,老陈呢?”

    孙大连忙说道:“老陈已经将李家小姐装入箱子了!”

    那女子笑了一下,如果不是油彩遮着,现在应该是很好看的笑容。╔ ╗

    她点头道:“那好!我们就速度把这岳家小贼也装进箱子吧!大哥的仇至少可以讨回一点利息了!”

    约莫一柱香功夫后,刘府后门的守卫便见一名花旦带着两名戏班子的仆役扛着两口黑色的大箱子向门口出来了。

    那守卫见状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这么早就收场了啊?不是要演到晚上去吗?”

    那脸上涂着油彩的花旦唉声叹气道:“还不是这两个临时请的仆役搬箱子搬错了,把另外一场戏的戏服道具搬来了,我们为刘大人精心准备的演戏道具却没有搬来,还放在客栈的。咱们郭当家生怕再拿错了,就非要我亲自陪他们走一趟!”

    那守卫一听,神色顿缓,连连点头道:“这事可马虎不得,今天来的宾客那么多,全都是大有(身shēn)份之人。万一戏服道具弄错了,那可让刘大人丢面子了。你们快去快回吧!”

    那花旦谢过之后,便和两名仆役扛着黑色的大箱子走出了刘府后门。╔ ╗

    那守卫望着花旦的背影,不(禁jìn)((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略有些干裂的嘴唇道:“这回请的戏班子真不错,花旦的样貌精致,声音都那么好听,腰肢那一个扭得啊……完全就和真女人差不多了……可惜老子还得在这看门,看不了这戏了。”

    *****************************************************************

    当岳云醒过来时,只见(身shēn)子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呼、呼”的风声传入耳里,带着河水气味的风吹到脸上后感到微微的凉意,不过还好,头总算不那么痛了,让他可以正常地思考问题了。

    他睁开了双眼,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站在船头的窈窕女子的背影,早晨的金色阳光正照耀在那女子的(身shēn)上,她背上挂着一把青雕花纹的弯弓,腰上则挂着一把陌刀,正遥望着前方。╔ ╗

    岳云只觉自己(身shēn)子随着船的行进左右摇晃,看来这小船正在河中急速行进。

    没想到醒来就已经是天早上了,居然过了一天一夜,岳云心中暗惊。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脚都给对方用牛筋绑得牢牢的,那种绑法十分特别,他用力一挣,发现反而绑得更紧了。

    岳云坐了起来,然后打量四周,蓦然就见在自己(身shēn)旁竟是同样也被绳索捆绑着的李雨柔,不过她却并没有被牛筋捆绑,而是用的普通麻绳,想必这绑架之人也知道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不值得用牛筋来捆。

    岳云看着麻绳深陷进李雨柔的衣服和肌肤,而她的头也是低垂着靠在背后的舱壁上,不知道是死是活,心中不(禁jìn)有些惊怒。

    他扫视了一下周围,只见这条船并不大,是只最多也就只能装七八人的小船,而船航行的方向是往河的下游,这条河很宽,水流还比较湍急。除了船头上站着的那名穿着玄色服饰的女子外,船侧和船尾还一名船工在划行。

    “你醒了?”这时,那女子转过(身shēn)来。凌厉的目光直视岳云的眼睛。

    岳云一见之下,顿时大惊失色,这女子居然是他在醉仙楼见过的那名美丽少女。由于当时想起急事,慌慌张张就回去了,也没和这女子说上一句话,曾经让他还有些微微失落。只是他实在没料到,竟然只过了一天,两人就再度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么古怪的(情qíng)况下见面。

    “没想到是你?昨天我在醉仙楼还看见过你的!”岳云忍不住说道。

    “哦?你也注意到我了?”那女子黛眉微蹙,显然有些惊讶。

    “当然,姑娘的容颜如此惊艳,只要是男人,见过之后都会映象很深的!”岳云这句话倒是发自真心说的。

    那女子冷艳的表(情qíng)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岳家小贼,死到临头再如何讨好我也是没用了,待到我们岛上后,自然就会砍了你的狗头祭我大哥!”

    要杀我?岳云这下可是大惊失色了,他自认历史书也看过不少,却怎么也没听说过岳云被一女子绑架到海岛上的事。难道是因为自己来了历史发生了改变?

    “这个……姑娘是……金国或者秦桧父子派来的?”岳云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他看来,只有这两方的人才可能对付自己,毕竟死在自己手下的金兵金将已不知有多少了,最近更增添了一位王爷,而且自己昨天还把那位金国使臣萧毅气得晕倒在地。可谓苦大仇深。

    至于秦桧,那可是史书上都写得明明白白要害岳家的,而且自己昨天还教训了一下秦桧的儿子秦熺。听李雨柔说,秦熺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儿,父子要对付自己也极有可能。

    不过,那女子却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道:“你以为你们岳家就只得罪了金国和秦桧那(奸jiān)臣吗?”

    “那还有谁?”岳云更是迷糊了,心想总不至于是赵构直接派大内高手来暗杀自己吧,这历史变得也太可怕了点啊。

    这时,那站在船侧的粗壮汉子却大吼道:“岳家小贼,别在那里装疯卖傻,我们大圣天王就死在你那老子岳飞手中,等到了岛上先砍了你这小贼的狗头祭拜我们天王,以后再慢慢找那岳老贼算帐!”

    “大圣天王?”岳云听了却是一阵莫明其妙。

    ——————————————————————————————

    这名女子的(身shēn)份应该呼之(欲yù)出了吧。如果还不知道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前文中提到的“大圣天王”是谁。现在,新晨拜求推荐票,求收藏!只有在大家的全力支持下,新晨才能有更好的动力把本书越写越精彩!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