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催命的《绍兴和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在原本的历史时空,宋高宗赵构和秦桧解除了岳飞、韩世忠和张俊三大将兵权之后,就于绍兴十一年十月遣魏良臣为禀议使入金,并于十一月和金朝审议使萧毅、邢具瞻一同到临安,签订了《绍兴和议》。╔ ╗

    条约内容是:①宋向金称臣,“世世子孙,谨守臣节”,金册宋康王赵构为皇帝。②划定疆界,东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西南)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属金。宋割唐(今河南唐河)、邓(今河南邓县)二州及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二州之大半予金。③宋每年向金纳贡银、绢各二十五万两、匹,自绍兴十二年开始,每年(春chūn)季搬送至泗州交纳。

    而岳云还知道,这项条约其实还有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金国要求南宋一定要杀死岳飞,方能议和。而赵构和秦桧为了向金人乞和,就于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rì)在风波亭处死了岳飞、岳云、张宪三人。

    现在是绍兴十年,离历史上的宋金正式议和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只是现在的历史已经和原来的时空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绍兴和议》会不会还如期签订,已经是岳云无法预料的了。

    在原来的历史时空,绍兴十年时,魏良臣虽然也去过金国找兀术密谈,但那时岳飞已经撤回鄂州。兀术见宋军全退,又再度信心大增,拒绝和谈,继续挥师南下进攻。因而在绍兴十一年三月挑起了宋金淮西之战,此战兀术再次战败,才被迫收起了灭亡宋朝之心,同意议和。

    但现在的形势,却已经改变了。如今岳家军迟迟未撤,而刚刚发生的楚州之战也以金军失利告终,且金国还第一次损失了一位王爷。这样一来,兀术极有可能偃旗息鼓,不敢再次发动进攻了。绍兴十一年初的淮西之战也极有可能不再发生。这一变化,反而会让宋金目前达成和议的可能(性xìng)大增不少。

    岳云这一细想,顿时后背冷汗直冒。╔ ╗虽然他不知道兀术是不是亦如历史上那样,向赵构提出杀了岳飞才能议和。但从魏良臣进门之时一脸欣喜的表(情qíng)看,和兀术的密谈必然大有成果,让他足以回去和赵构、秦桧交差。

    想到这里,岳云哪还有心思吃什么饭,和魏良臣、胡纺寒噤了几句后,就立刻回到自己桌前,几下刨完饭,连那美丽少女也顾不得去搭腔了。他立刻叮嘱牛通和关铃吃完饭后即刻回府,然后便以自己困倦,想回去午睡为由,匆匆离去。

    待牛通和关铃也吃完饭离去后,那美丽少女一桌人脸上表(情qíng)方突然变得(阴yīn)沉起来。那名(身shēn)材瘦弱之汉子低声说道:“四当家,居然那人就是大仇家之子,刚才多难得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动手?”

    这时,只见那少女轻尝了一口凉茶,方低声道:“岳云武艺高强,且他(身shēn)边还有两名部将保护,胡纺周围亦跟随着大量侍卫。╔ ╗就算我们能够一击必杀,也未必能顺利逃走。”

    她抬起头来,轻轻瞟了一眼两名手下,那妩媚的眼睛,带着一股惊艳之感。

    不过只一瞥,她又低下了头,轻声道:“这次我们来楚州,原本只想关注李雨柔的行踪,以便在她不备时暗中出手。没料到竟然幸运发现大仇家之子亦在此处。岳飞那贼子(身shēn)边高手众多,保护严密,我们太难下手。如果能够杀了他儿子,让岳飞老贼气愤悲痛也可算是讨回点利息了。方才那岳云说是要去为那刘知府祝寿,这倒是个机会。这种宴会场合,李雨柔为了李家的生意,估计十有**是会去的,你马上去打听一下宴会的(情qíng)形,说不定我们能一石二鸟,将两件事都同时办了!”

    那名(身shēn)材粗壮之人听罢赞许地道:“不错,岳云再如何机警小心,总不可能带大队兵丁去刘知府家中祝寿吧。╔ ╗这种宴会场合,宾客云集,正是我们趁乱下手的好机会。不过,能去参加刘知府五十大寿宴会之人必是楚州城内的官绅名流,或者是如岳云这样大有(身shēn)份之人。我们要如何才混入刘府之中呢?”

    那少女一听之下,也眉头一蹙,感觉是个难题,不过就在她思索之时,一阵敲锣打鼓的响声从街上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三人向窗外望去,只见几辆大车插着彩旗,装着道具,几十个人簇拥着大车,正缓缓行进。而站在前面几人,还脸上涂着油彩,穿着戏服,高声唱着几段戏曲。引得路边众人围观和叫好。

    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身shēn)材极为高挑,但却瘦得象根竹竿的汉子。他们两人各自托着一幅两丈余长的白色横幅,横幅上有一行大字:“郭家戏班祝贺韩元帅力挫金贼,取得大胜!祝贺刘大人五十大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有了!”那少女见状大喜。╔

    “四当家,有什么了?”那两名汉子急忙问道。

    “呵呵,我有办法混进去了!你们听我命令行事便可!”那少女笑靥如花地说道。

    *******************************************************************

    岳云回到住处,便开始冥思苦想这魏良臣回临安一时,他现在已判断出,兀术十有**是同意了议和,那魏良臣才会如此大摇大摆地回临安,而且还能心(情qíng)大好地接受楚州武将的邀请赴宴。估计他明(日rì)还极有可能去参加刘明成的寿宴。然后才会继续南返临安。

    而且他可以断定,这魏良臣必是秦桧一党之人,这从他能够担任上次绍兴和议的宋使,且刚才对自己态度不善便可查觉出来。

    现在岳云最担心的是,他很怀疑兀术已经同意了议和,并提出要杀死岳飞的条件,还将这个消息由魏良臣带回给赵构和秦桧。如此一来,自己和岳飞就将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可以说是命悬一线也毫不为过。

    眼下怎么挽救局势呢?岳云心中焦急不已。

    杀了那魏良臣?于事无补,秦桧可以再派一个使臣去。而且事后追查凶手还容易把自己牵连出来,甚至连累岳飞。

    想再度挑起宋金之间的战火,难度更大,眼下无论是西线的大散关、中线的河南,还是东线的江淮,都已经进入了休战状态。

    四川的吴璘已经听从赵构的命令撤退到大散关,凭借秦岭天险和金军副帅撒离喝对阵;

    河南地区,自己的便宜老爹岳飞倒是想打,但是这么多渴望难归的百姓和缺粮少钱,严重束缚了他的手脚,他现在能顶住没撤,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指望他进攻是更是不可能了。

    至于自己现在所在的江淮沿线,韩世忠才经历了一场楚州之战,他是无力再战了,而另外几路宋军。张俊已经南渡长江,杨沂中也撤到了寿(春chūn),刘琦撤到了庐州,均和金军脱离了接触。而且他们几个都是守成之将,根本不可能主动向金军发起进攻。

    宋军已经无法再战,金军连遭大败,也定将无力再战。如此一来,宋金之间第二次绍兴和议岂不是比历史上还要提前一年达成了吗?

    想到这里,岳云一时便没了主意,毕竟他并非是一个以政治谋略见长的人。

    不过就在此时,他却听到了一阵“梆、梆、梆”的敲门声。

    “进来吧!”岳云道。

    这时,只见“吱嘎”一声,门开了。

    一名(身shēn)着白色布衣,戴着书生巾的青年文士走了进来。

    ——————————————————————————————————

    周末了,求推荐票,求收藏!唉,我喜欢的荷兰队啊,咋成了这样啊!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