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定计(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感谢雨叶淋朋友的打赏!)

    虞(允yǔn)文正色道:“眼下已是深夜,金军不善水战,应不会趁夜渡河,但以防万一,可命刘宝将军率水军驾驶小船于淮河上快速行进,一来绝金军偷渡之念,二来可吸引金军注意,为我军的偷渡作准备。╔ ╗”

    “偷渡?你的意思是我们派一支部队过淮河去?”韩世忠凝声问道。

    “是的!金军的细作是昨(日rì)撤走的,他们尚不知岳公这五百骑兵到了楚州。而这五百骑军正可作奇兵之用!我的意思是……”说罢,虞(允yǔn)文将他的计划详细说了出来。听得大厅内的众人个个目瞪口呆。

    他话音一落,韩世忠就摇头道:“太危险了!让岳贤侄去做这等事,极有可能全军覆没。我不能同意!”

    岳云也是听得心惊(肉ròu)跳,他万万没想到虞(允yǔn)文居然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个危险的行动。╔ ╗但他却不能不承认,这是目前形势下唯一有可能扭转局势的办法。而且,他原本也的确是最适合干这件事的将领……

    只是,岳云可知道,自己并非历史上那个冲锋陷阵,勇猛杀敌的“赢官人”,而只是一个穿越来的都市小白领,虽然穿越来此也(日rì)(日rì)((操cāo)cāo)练,但却从未上阵杀敌。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勇气和实力提枪上阵,勇猛冲锋。虽然他面色未变,但心中已是在考虑如何能推脱此事了。

    虞(允yǔn)文倒是毫无所动,依旧平静地说道:“在下只是依据我军目前的(情qíng)况,提出计划,是否采用,还请韩元帅与诸位将军决断。但依在下看来,岳公曾率背嵬军精骑在郾城一役中与金军精锐部队‘铁浮图’、‘拐马’正面交锋并击败敌人,论武勇和冲击力,当世堪称强中之强。”

    韩彦直虽然也知道虞(允yǔn)文说得有道理,但却依然不甘地说道:“可这行动也太危险了,岳大哥远来是客,肯助我军守城就已经难为可贵了,怎能让他再去干此等危险之事,虞先生,这绕到敌后偷袭之事,还是让我来吧!”

    虞(允yǔn)文却摇摇头道:“韩少将军,你的任务也一点不轻松,而且亦是计划中的关键一着,而刘将军、耿将军,乃至韩元帅均有重担在(身shēn),一环皆不可缺,故而此事非岳公去不可!”

    虞(允yǔn)文话音一落,便扭头望向了面色有些苍白的岳云,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而大厅中的韩家军众将领也都望向了岳云,期待着他的回答。

    岳云暗暗叫苦,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但他却也无可奈何,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实在不好意思说不敢去。而且他亦深知,自己想考验虞(允yǔn)文的能力,虞(允yǔn)文未必不想考验自己是不是适合他效忠的主君。如果此时胆怯示弱,恐怕想招揽虞(允yǔn)文的事就将成一场空了。╔ ╗

    想到这里,岳云只得上前一步,硬着头皮说道:“虞先生的妙计的确让岳云惊叹。这绕到敌后偷袭金军营地之事,岳云接下了!一定竭尽全力,给予金军重创。”

    他也想通了,如果借不到粮,回去之后亦是一个死局,还不如干脆搏一把试试。

    “好!不过岳公你手下的五百骑兵数量仍是偏少,(骚sāo)扰或许可以,想要袭营却嫌不够。不知道韩元帅这里能动用多少骑兵?”虞(允yǔn)文问道。

    韩世忠一听,却是苦笑道:“我们韩家军自然不能和岳家军比,我们驻扎在江淮之地,此处水网密布,不利骑兵作战,且大宋历来缺马,一名骑兵所耗钱粮又是步兵的五倍以上,故我军现在总共只有五百骑兵,眼下有两百还患了疫病,故亦只有三百精壮可以出战!”

    “三百人也勉强够了,就请韩元帅将这三百骑兵调拔给岳公,凑成八百之数,用刘宝将军的水师船只运至淮河北岸,向金军背后的重镇泗州发起偷袭,使金军不得不分兵回救。╔ ╗”虞(允yǔn)文说道。

    “行!彦直,你拿我的虎符出来,将骑兵营调拔到岳贤侄属下听用!”韩世忠立刻应(允yǔn)道。

    虞(允yǔn)文这时已经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两口韩府婢女端来的凉茶后,方继续说道:“另外,请韩少将军率本部亲兵前往张俊将军处求援,向他陈明楚州失陷的危害后,张俊将军应有三成可能派兵援救楚州。”

    众人一听,都有些失望,说明危害也只有三成希望让张俊出兵。那还何必派韩彦直去啊。

    虞(允yǔn)文见了众人反应,也猜到了他们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以韩元帅和张俊将军的关系,以及张俊将军的个(性xìng),在下说有三成希望其实还是高估了。只是眼下(情qíng)况紧急,哪怕只有一成希望也只有试试。╔ ╗”

    韩彦直这时有些忍不住了,他不(禁jìn)反对道:“虞先生,既然那张俊有极大可能不派兵援救,那我还何必去他那里呢?不如安排我守城或者和岳大哥一起偷袭金军吧!张俊处随便遣一信使通报即可。”

    众人听后,也纷纷点头,觉得韩彦直说得有理,为了一支极大可能来不了的援兵,让韩彦直这样的勇将去白跑一趟实在不值。

    虞(允yǔn)文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如若真的只遣一信使前往,那张俊则十成十不可能派援兵了,且在下的后着亦无法施行了,此后着还非得韩少将军去能成功!”

    “什么后着?还非得我去行?”韩彦直惊奇地问道。

    虞(允yǔn)文一脸神秘地说道:“还请韩少将军让下人拿一锦囊和文房四宝来!”

    韩彦直满腹孤疑地叫家仆送来了一个锦囊和笔墨纸砚,虞(允yǔn)文拿起毛笔,龙飞凤舞地在一张宣纸上写了一行字,然后将其折叠起来,放入了锦囊之中。

    他将这锦囊交到韩彦直手中,一脸郑重地说道:“韩少将军,如若张俊将军同意发兵救楚州,那此事也就罢了。你就随援兵回救楚州。但如若张俊将军不同意发兵或者不予答复,那韩少将军就可速度拆开锦囊,依锦囊中的计策行事!”

    岳云见这虞(允yǔn)文也搞了一个锦囊妙计出来,不(禁jìn)暗自好笑,心想他的习惯咋和诸葛亮差不多啊!如果真的将他招到旗下。一定给他做(身shēn)白色长袍、再配个羽扇伦巾,让他装诸葛亮装个够。

    虞(允yǔn)文却不知岳云已经在心中设计他的装束了。他接着又道:“在下以为,明(日rì)金军必将渡河,现我水军力量不足,加之淮河水浅,无力阻止金军渡过淮河。所以,我军应将兵力全部收缩进城内,依托城墙展开坚守。”

    “什么?全部缩进城内?那岂不是成了据守孤城?楚州东、西、两端各有一卫城,这两个卫城就这样放弃了?”刘宝不满地说道。而且他还想他的水军发挥一下作用呢。

    “是啊!留一支兵马在城外岂不更好?万一有事也好接应,让金军顾此失彼,不致于全部注意力放在攻城上,以减轻我军守城压力。”耿著亦不解地问道。

    见众将纷纷反对,虞(允yǔn)文却也不生气,仍是微微一笑,解释道:“两位将军,如若我军阵容齐整,仍是原来的三万可战士卒,倒是可以分据各卫城,形成崎角之势。但现在我军有战斗力的人不足五千之数,如果再分兵,守城的兵力将更捉襟见肘。且一旦城池被破,城外的部队就算完好无损亦是无用。我军如摆出一副死战态势,金军见强攻一时难下,说不定会动念头(诱yòu)劝我军投降,届时我们假意委蛇,亦有可能多拖几(日rì),待援兵赶到、城中患病军士好转,或者岳公的偷袭成功。金军都将不得不退。”

    众人听闻之后,仔细一琢磨,也明白了其中道理,似乎眼下(情qíng)形正是如此,此刻分兵,反而会得不偿失。

    韩世忠见这作战会议也开得差不多了,便站起来厉声喝道:“好了!虞先生智谋过人,我们得他相助,希望亦大了几分!诸位想必对目前(情qíng)况亦十分明白,我军拼死一战,方可在这岌岌可危之形势下求得生机。此次守城,希望诸位齐心协力,给金狗迎头痛击!让他们明白:咱楚州可不是他们想攻便能攻下的!”

    ——————————————————————————————

    本书的第一个大**,楚州之战开始了。岳小哥儿说:想看我的表现,就先得把票票交出来!还有谁谁没收藏的,都给云哥儿收藏了!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