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定计(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幻新晨 书名:惊宋
    (感谢奔跑的裤衩朋友打赏!)

    虞(允yǔn)文得闻韩世忠请他过来商量对策,不(禁jìn)吓了一大跳,他暗忖自己只是一落泊书生,来楚州也只是为了找许叔微替其父治病。╔ ╗能够托岳云的福,进入韩府暂住已算是让他惊喜之极的事了。居然韩世忠还要来找他商谈军机大事,让他着实有些忐忑不安。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世忠找他,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拒绝的。

    待他来到大厅坐下之后,韩世忠便急忙向他深深一躬道:“虞先生,想必你也知道金军已((逼bī)bī)近淮河岸边,现我楚州已面临生死存亡之时。方才岳贤侄向本帅推荐,称先生是一位(胸xiōng)怀大才之人,有办法让楚州渡过此难关。现我城中大部兵丁皆不能战,如何保住城池不失,还请先生教我!”

    虞(允yǔn)文这才知是岳云使的鬼,不(禁jìn)顿觉有些惶恐不安。╔ ╗岳云有招揽之意他自是心知肚明。虽然未必就会出仕,但却对岳云如此赏识自己,还给自己很多帮助大为感激。他亦猜到岳云是想让他展现一下才能。

    虞(允yǔn)文这时干咳了两声,然后躬(身shēn)说道:“韩元帅,在下只是一书生,对于军机大事定不如元帅及诸位将军清楚,但既蒙垂青,在下亦将为元帅参详一二。只是不知目前我军和敌军的兵力分布,以及敌方将领的(性xìng)格特点、附近的地势水(情qíng)……”

    虞(允yǔn)文这一番话,立刻让众人刮目相看,因为他问的话全都是问到了关键上。由此可见他确有些真材实学。

    韩彦直及韩家军的几名将领立刻便你一言、我一语地将眼下楚州的现状、附近几只友军的状况,以及金军的(情qíng)况大致说了一下。╔ ╗

    虞(允yǔn)文听得十分仔细,不时还反问几句,以了解他感觉有些模糊不清的(情qíng)况。

    一直说了约半个时辰,虞(允yǔn)文方长吐一口气道:“韩元帅,在下已对目前的(情qíng)况大致有所了解。据在下推断,完颜亮和纥石烈志宁应只是名义上的主将,真正主事之人应另有其人,且地位高于二人!”

    虞(允yǔn)文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韩世忠皱着眉头说道:“完颜亮是金国左丞相完颜宗干之子,纥石烈志宁更是兀术的女婿,他们的(身shēn)份不要说在金军之中,就是整个金国也是极其尊贵。在前线能比他们(身shēn)份还高的人,就只有兀术和撒离喝了。可兀术不是还在汴京吗?而撒离喝更在陕西,他们能到淮北来?”

    韩世忠这番话一说出来,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

    虞(允yǔn)文却微微一笑,说道:“完颜亮和纥石烈志宁两人(身shēn)份虽然尊贵,但却对兀术十分尊敬,没有兀术下令,他们一般是不敢擅自出兵的。而且他二人虽然交好,但军无二帅,他们两人(身shēn)份、地位、能力都差不多。如果合兵一处作战,谁为主,谁为副皆是一个大问题。况且听闻将军谈起之前和上述两人作战的过程,他们应想不出此等用瘟马投入运河,使我楚州军民染上疫病之计。能够出此毒计,又能鼓动两人一起出兵之人,还能让他们协调一致作战的,必然是地位高于二人,且用心歹毒狡诈的金国高官。”

    虞(允yǔn)文如此一说,众人均觉言之有理。

    可那背后指使之人是谁呢?在座之人冥思苦想也不得而知。╔ ╗

    韩彦直想了片刻后便说道:“会不会是兀术玩了一手金蝉脱壳,他假装还在汴京,却秘密来了此处布置?”

    听闻此言后,众人皆纷纷点头称是,觉得言之有理,但虞(允yǔn)文却是微微一摇头,继续分析道:“在下倒觉得并非如此。现我大宋正和金国商量和谈之事,虽然并没有就此停战,但除河南一带岳家军和金军还保持胶着态势外,淮河沿线两军早已脱离接触。我军大部已经后撤至淮河以南,而金军也未敢再向前进攻。双方都在等和谈的结果。眼下岳元帅的军队已离汴京只有数十里,如果兀术率军到楚州再开战火,汴京必然空虚,我想岳元帅必然不会放过机会,将会立即出兵收复汴京。”

    顿了一下后,他接着说道:“而汴京一旦收复,将会引起极大震动。╔ ╗去年兀术杀了完颜挞懒等主和派大臣,独揽大权,并撕毁和约重新攻我大宋,在金国已引起极大不满,如果此战他能得胜,自然是高枕无忧,但若失败,尤其是还丢了汴京这样影响巨大的城市,那他必将成为金国朝臣众矢之的。金国的皇帝也未必保得住他……所以,在下认为,此次金军攻楚州的行动,必定不是兀术下令!”

    虞(允yǔn)文的一番话,让岳云心中大喜,暗道自己真的捡到宝了,看来这虞(允yǔn)文不光是军事才华出众,政治眼光也很厉害。而且他对金国的朝中形势看得如此清楚,只怕很早以前就下过一番功夫研究了。

    不过,韩府的众将领却没想到那么深入。但大都听明白兀术是不可能来楚州主持进攻的。

    此时,耿著便有些疑惑地问道:“不是兀术下令,那会是谁有这(身shēn)份地位说动完颜亮和纥石烈志宁擅自出兵呢?”

    耿著这一问,倒提醒了岳云,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记得自己穿越来的第一天,在大帐内,一员铁塔般的黑脸大将说了一句:“兀那官家什么意思?现在金贼还没退去,据探子回报,金贼的什么九皇叔都还在前线军营里劳军,丝毫不见撤兵的样子。却倒叫我们撤回去?是什么道理?”

    他事后才得知这人就是牛皋,也就是自己部将牛通的老爹。在岳家军中也是地位排前的将领。

    于是,岳云便立刻说道:“虞先生的话,倒让我想起来一个人了,那就是现在正在前线劳军的金国九王爷完颜宗敏。此人前些时(日rì)倒在汴京,不过他如果来了淮北,算下时间,倒也正好……”

    “完颜宗敏?”韩世忠一听,面色微变道:“这家伙我十年前倒是和他交战过几次,只是最近几年没怎么见他领兵上阵了。看来他是转到幕后来((操cāo)cāo)控了!此人(性xìng)格多疑,为人(阴yīn)险歹毒,如果他是主事之人,倒是极有可能想出散播瘟疫这等毒计,而且他和完颜亮的父亲完颜宗干关系甚好,要说动完颜亮应不是难事!”

    虞(允yǔn)文听罢微微一笑道:“既然知道主事之人是谁,韩元帅又知其(性xìng)格,那我们就可依其(性xìng)格定下几条计策,争取拖到援军到来!”

    “啊!还是要寻援军啊?”耿著不(禁jìn)微惊道。

    “这个……耿将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不找援军,现城中三万士兵中,只有数千能战……光凭数千兵丁就和敌人五万之众作战,可是绝对打不过的。”虞(允yǔn)文叹道。

    “其实,(情qíng)况也没那么恶劣。我想,只要我们能拖上个三四天,或者那些生病之士兵就能投入战斗了!”岳云这时笑着将自己采取的各项疫病防治措施说了出来,并称根据他的经验,只要坚持贯彻下去,三四天内这些生病的士兵应该就能恢复战斗力了。

    虞(允yǔn)文一听大喜道:“如此一来,在下就多几分把握了!此战最关键的就是前三天,只要我们能挨过前三天,想必就能成功守住楚州了!”

    “虞先生有何计策应对此危局呢?”韩世忠听虞(允yǔn)文说有办法,心中顿时大喜,迫不及待地问道。

    ——————————————————————————————

    想知道虞(允yǔn)文有什么妙计吗?就请大家把推荐票投来,顺便收藏一下《惊宋》。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惊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